(泥腿子修行录)黄淡白周阳全集免费阅读_黄淡白周阳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泥腿子修行录

主角:黄淡白周阳

简介:人这一生,往往稀里糊涂的活,稀里糊涂的死,有人生而好命,有人生而贱命
有人有命无运,有人有运无命
但万物到底不能只是命
日月存在,世间万物就会存在,世间万物存在就会有芸芸众生
而我们就是芸芸众生,但凡我们有所执就能明白怎么活

泥腿子修行录

《泥腿子修行录》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三章 日出之前

日头已至中天,阳光也到了最暖时分,冷风已不再那么寒意逼人,配着日光倒有着几分舒适感。

黄淡白伸展着瘦小的身体打算给自己和周阳做一餐饱饭,他已经买了草药,得了些银钱,分了些给周阳后又买了够一个月的米面,还剩了两个铜钱被他藏在了床板底下。

周阳打到的两只野鸡已经被处理了,天气刚转暖,野鸡没什么肉,轻瘦轻瘦的,正在被周阳在一块破烂砧板上斩着。鸡杂用来煮粥,鸡骨架煲汤,鸡肉煨熟就好,加上黄淡白剩的腌鱼和几个野菜就无比丰盛了。

两人哧哧呼呼,大快朵颐之后心满意足的坐在凳子上摸着肚子不说话。

黄淡白知道周阳在想什么,默默的洗碗去了。

周阳满意的从怀里掏出那本叫导气决的书,对着书里的图画摆弄姿势。

看字,那是不可能的,有图为什么要看字。

此时周阳正摆着一个手脚朝天的盘坐姿势,看着书上图画的小箭头把四肢力量都调动了起来,可能是太用力他把浑身的肌肉都崩的紧紧的,以至于崩得自己脸色发红。

接着他试着把四肢紧紧崩着的力量一点一点的崩到了小腹上,他一次又一次的成功了,他感觉身体暖洋洋的。

“有效”他心想“我真是个天才。”

他又多试了好几次,一次又一次的成功让它兴奋无比,终于他感觉到了小腹有一种膨胀感,这种膨胀感一次比一次强烈。

他起身了,腿有些麻,但他还坚强的去了茅房。

黄淡白刚洗完碗就看见周阳从茅房里慢慢的踱步出来,脸上带着七分的自得三分的惆怅。

只见周阳远远的还没有走近就听他说道:“本天才已经窥得武学奥义,不日将成为威震青山镇的一代大侠,小小黄淡白还不来扶本大侠回屋。”

黄淡白不理,问道:“你怎么走路走的那么奇怪?”

“脚麻了”周阳说。

“怎么麻的?”

“练功练的,又蹲了好一会茅房。”周阳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哈哈哈哈”黄淡白想不笑,但他忍不住:“所以你把屎给崩出来了。”

“那又怎样本天才现在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书上说要把力量汇聚到丹田也就是小腹位置,没说让你憋屎。”黄淡白看着书上的文字道。

接着黄淡白照着书上说的做了遍,除了脚麻什么感觉都没有。他扭头看向周阳:“你真的感觉你做完这个动作之后浑身充满了力量?”

“嗯!”周阳点头道:“而且身上暖洋洋的都不觉得冷。”

“那我怎么不行!”黄淡白道。

“那是因为你没有憋出屎。”周阳傲娇嘲讽。

一刻钟后,黄淡白从茅房里出来,拖着麻掉了的双腿,感觉到身上流淌的暖意。

看着还在打坐的周阳无法置信地感慨道:“这他娘的这是个天才。”

“这第二页到底怎么练,怎么把力气憋了半天都没用,还有这些小箭头画得扭来扭去的到底怎么回事”周阳纳闷道。

“叫你有事没事多认字,一整天的就知道跟人打架,还天才呢,我看就是文盲天才。”黄淡白不满地说道。

说完把书拿过来凝视了许久这才说道:“嗯!有好多字我也不认识,不过大概意思应该就是要先练气。呃,就是得多练第一页的那个图,等感觉到气之后就用这股气去冲击身体的各个节点。直到把大小周天都打通就可以让气在身体里游走了。所以我们得先练第一页,把气先练出来,然后学会控制气来冲击身体的节点。呐!图上有画的,箭头连着的小点点就是要冲击的节点了。”

“嗯!那就只能练第一式,等我把气练出来了,再来找你练第二式。”周阳看了下天色,说道:“我得回去了,明天还要上工。”

“天还没黑呢,你莫要再找人打架,甄家那小子体格可要比你壮实,他们好几个打你一个,你怎打得过,就算打赢了你又哪里能讨得了好?他们啥样你又不是不晓得。咱势单力薄的,能忍则忍就是了。”黄淡白对着周阳说道。

“他们说我俩骂我俩有多凶,你还不明白咧,你只晓得善良,只晓得忍让,他们何时可怜过我俩,你看看你的手,看看你这鸡屎巷,寒冬腊月时他们可曾给过你一碗饭,若是你来和我一起,又怎会冻废了右手。”

“总之你不能去找他们打架!”黄淡白决绝的说道。

“为什么不打,只要我周阳还活着就不能叫他们小瞧了去!”

“他们说我俩是野种时,说我俩有爹妈生没爹妈养时,各自问候我俩爹妈。我不恼吗?我恼火的很,我又不像你,我只能装得乖顺一点,暗暗的去争那一口气。”

“你尽管去过好自己,有了本事好叫他们知道什么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我知道你有火气,阙家那小子在你身上滋尿,马家小子用板砖拍你脑壳想拍死你,我都替你记着咯,你急个什么?你把武林秘籍练会了还不是干翻他们,书上都说了秘籍练好可是有崩山碎石之力的。”

“你带上些米面,回你的水车巷,上工之余好好练第一式,我还要与你比谁练得快嘞!待到你我神功大成之时,别说是小镇几个毛孩子,就是整个小镇又有何惧?”

周阳终是听了劝,带了些米面便回了水车巷。

两个小小少年吃的苦,受的罪是普通孩子的好几倍,生活只会让他们懂的更多,他们也会去恨,去怨,会自艾自怜。但自然而然的也会比别人能知道人间疾苦,只要心中还有着一股气他们就不会被打倒。

对于生活不过就是这般:你可能会哭,可能会崩溃,可能骂天怨地,也可能会低头乞求,更有可能就此认命,但你得活着,无论以什么方式。

周阳已经回去了,黄淡白却还要去接一些活,对于当下,他希望他不要饿死,对于未来他希望他能有钱。

他不像周阳能在铁匠铺子里当学徒,还能管饱饭。指不定以后学了打铁的手艺生活也就牢靠了。

黄淡白只能接一些散工,他本就不高壮,现在右手又使不上力气。能做的事也就比以前少了,他以前看哪家建房子了,还能去搬砖,人家看他搬得快也就要他了,现在自然就没那么快,也就没人要了,倒是还可以给人送信,送一封两文钱,只是给信送的那人却是个不厚道的,总是扣了他的钱去。

无事做的时候破烂他也捡,货郎来了能卖就卖。货郎不收的也不扔,捣鼓着也能做些玩意可以用。

纵使他把生活过成了这般也会有人不放过他,他家中本是有些田地的,他耕种不过来就租了出去,说好了一季给他二十斤的粮,也不过只是只给了一季,到了最后连田也不是他的了,当官的人家收了钱又怎么肯帮他。

他那一次动了真火,却不知怎么办,想来想去燥的很,便悄摸摸地堵了那家人的孩子。

那家人是个有钱的,孩子也金贵的很,只是打架不在行,三拳两脚的也没使出来,就被黄淡白掐在墙上。

那孩子满脸通红,脸色骇然,还不忘威胁,黄淡白却是冲动的用了大力,好在被周阳喊了一下才放松了手。

人家有钱有势,黄淡白是怕的,周阳也怕,但那孩子更怕黄淡白跟周阳把他搞死在这里,此事到了最后也没有说出去。反正那个有钱人家的孩子不敢再惹黄淡白了就是了。

黄淡白是个忠厚人,良善得没没什么威胁力,只是这般人却吃不开,好像整个小镇就他最傻。

送信时别人扣他工钱,他也不争吵。跑了好几里的路把信送到了,人家也不谢他。寄得起信的都是富人家,他们有着高高的门槛嘞。

黄淡白送信的人家都住在茂林街,旺福巷这些地方,收信的最是喜欢把门开出一条缝,就把信接过,黄淡白想看富人的家是什么样子也是不能够的。

倒是也真的有好心的富人家的,比如李府的一个门房老爷爷就是个好说话的,看到他跑的满头汗还会给他水喝,他偷偷的往府邸里面看也不脑他。

待一一送过了信,便也是日暮西垂,他又回了让他送信的人那里,试着讨一讨被扣下的铜钱,可不少,要算上以前送的信加起来足足有十文钱呢。

那家伙是个光棍儿,好饮的很。他自然是不肯给的,铜钱早就让他换了酒喝,非但是不给还踢了黄淡白的屁股蛋儿,骂了声:“滚。”

黄淡白早就被踢习惯了,倒也不恼,骂骂咧咧了几句也就走了。

要是其他人他可不会随便的就敢跟人对骂。

骂架他多少也是学了些的,只是不敢惹到人,给信让他送的这个光棍他是熟,老生意人了,骂了也不影响生意就是。

黄淡白在天还没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就回到了逼厌的鸡屎巷。他的家就在鸡屎巷的中段,他养父母在的时候他的家还不是特别穷,院子里有放着他采的一些草药还在晒干,也堆些他捡来的废品,对他来说都是些能用的。

他早早的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并找到了床,天还不是很黑,只要他不走动就不需要点蜡烛。

他做出了打坐的姿势打算趁着今夜把导气诀的第一式先练着,困了便躺下睡觉,可练着练着就感觉身体变得暖洋洋的,可能是太累他就保持着盘坐的姿势靠着墙就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