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阳勾栏听曲儿)我,第一炉鼎,镇压三十三天女帝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牧阳勾栏听曲儿)全集阅读

书名:我,第一炉鼎,镇压三十三天女帝

简介:穿越【小说】世界,觉醒【炉鼎】系统
牧阳发现,自己既不是【主角】,也不是【反派】,而是一个处境尴尬的边缘人物……
【仙帝】:执一人之手,守一城终老
【佛帝】:佛前一扣十万年,回首红尘心茫然
【鬼帝】:黄泉太冷,但跳下去,我不后悔
【魔帝】:那年杏花微雨,春光迷离,我措手不及,乱了百年心绪
【神帝】:我们之间,要从一场交易说起……
【妖帝】:先来后到,麻烦诸位叫声姐姐!
主角:“咱虽然是【老乡】,但【截胡】这件事儿,我跟你没完!”
反派:“啥?你俩都有【系统】?我【不配】?”
【简介无力】

我,第一炉鼎,镇压三十三天女帝

《我,第一炉鼎,镇压三十三天女帝》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预言之子

“哎,听说没有,有人打进刑罚司了。”

“什么?长老团被灭了?”

“不是吧?月魔宗打上山门了?”

消息越传越快,也越传越离之大谱。

而作为双方正主,一个一头雾水,一个却还在路上。

妖月宗的山门很大。

入目之处,不是星罗棋布的堂皇殿宇,就是随处可见的白衣弟子。

岭南两大霸主之一,不是说说而已。

一路西往。

路过一片墨绿颜色的映月湖,又经过一片玄铁浇筑的演武场,再穿过一片殷红如血的枫木林,一大一小一双身影,终于来到了一扇血迹斑斑的玄铁巨门之下。

刑罚司!

妖月宗六司中,戾气最重之处。

据说凡是被请来喝茶的,就没一个全乎着走出去过。

看着比自己高了十倍不止的巨门,小萝莉下意识的握紧了小拳头,同时小脸一绷,俨然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她觉得,她不太聪明的小脑瓜,今天终于想透彻了一件事情。

与其这样受尽欺凌的苟活着,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拼死一搏,大不了十三年后又是一条可爱的小萝莉。

哼!哼哼!哼哼哼!

“叫门!”

看着跃跃欲试的小萝莉,牧阳会心一笑,一把将她推了出去。

“啊,啊?”

事发突然,小萝莉吓的一抖,差点就条件反射的跪了下去。

“师兄,我,我不会的呀!我,我,我还小的呀!”

小萝莉小脸一苦,带着一丝丝哭腔转身就往回走。

“怕什么?”

“有师兄呢!”

“叫!”

牧阳一手顶住她的小脑瓜,无情的又给她怼了回去。

这一怼,恰似一记当头棒喝,明显的起到了一些作用。

只见小萝莉大眼一瞪,腮帮一鼓,仿佛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吼一声。

于是乎……

“你,出来呀!”

声线清脆,音色稚嫩,若不是气氛肃杀,还以为是在叫玩伴出来耍呢!

“噗!”

守门的几个白衣实在是没绷住,直接笑出了声,但很快又变得一脸肃然,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他们提前就得到了消息,知道那一身外门弟子装扮的小白脸是个绝对惹不起的主,是以一直目不斜视,全当视而不见。

开玩笑,大人物之间的私怨,凭什么他们拿命去埋单。

苟就完了!

牧阳扶了扶额,聊表尴尬。

“没吃饱吗?”

“哦。”

小萝莉回头看了他一眼,大大的眼睛写满了小小的幽怨。

而后再度大眼一瞪,腮帮一鼓,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吼了一声。

“你,出,来,呀!”

“噗!”

“嗯哼!”

“嘿!”

一众白衣忍俊不禁,但迫于牧阳的威势,一个个还是很识趣的强行憋了回去。

太难了。

想不笑太难了。

这哪里是来寻仇的呀?

这分明是来认真搞笑的啊!

牧阳也很无语。

还好小萝莉是萌蠢萌蠢,不然真想赏她一个大比兜。

“凶一点!”

“已经很凶了呀!”

“骂脏话!”

“不会。”

“她平时怎么骂你,你就怎么骂回去!”

“说不出口。”

“……”

牧阳彻底无语。

他本想借机让小萝莉重拾一下自信,可终究本性难移,非一朝一夕所能改变。

于是他缓缓抬起左臂,遥指着刑罚司的森然巨门,指尖轻轻一按。

“都给朕……”

“趴下!”

嗡!

仿佛天穹为之一暗。

一股无形的波动,自指尖处一点辐射横扫开来,瞬间笼罩了整座刑罚司大院。

似九天之云垂降,若四海之水倒悬。

霎时间,但见屋倒房塌,楼倾殿毁,山体如蛛网般龟裂开来,直出千丈之远。

砰!

厚重森冷的巨门,发出一连串不堪重负的悲鸣,硬生生被崩断成了好几截。

“还是师兄厉害!”

小萝莉没心没肺的笑笑,屁颠屁颠的跑回到了牧阳身后。

“必须厉害!”

好看的眉眼一挑,修长的双手一背,牧阳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踏入了已成废墟一片的刑罚司大院。

他之所以不讲武德,主要是怕里面有埋伏。

毕竟身娇体弱,被刮碰一下估计都能要了他的老命。

谁让他就会这一个技能呢,如果能再有个防御类的天赋,就完全不用这么小心翼翼了。

还是得双修啊!

风轻柔不错,人美心善,有一品治愈类天赋【万木春藤】。

月魔宗的教主也不错,风情万种不说,还有一品飞遁类天赋【黑天魔翼】。

话说……

他这是算卖呢?还是算渣呢?

牧阳浮想联翩。

“好有趣的小家伙。”

“能复制他人天赋的炉鼎,确实是闻所未闻。”

“你我不过就是偏安一隅的井底之蛙罢了,天南尚且不过是化外之地,又何况一个小小的岭南。”

“是啊!人寿至极八百,不成王,终究不过是蜉蝣蝼蚁罢了!”

“可惜呀,老夫不是女儿身,不然倒是可以双修一下。”

“呵,老申倒是女儿身,可子孙都传了十几代了,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啊!”

牧阳才走不久,一男一女两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刑罚司的大门前。

两人仿佛自始至终就站在那里,只是所有人都没有察觉罢了。

如果牧阳看到两人,应该能联想到妖月宗隐世不出的两个老古董。

若论资排辈,两人应该算是掌尊天袭月的师叔祖。

若论实力,两人也是不遑多让。

“那这陆家的两个小辈怎么说?”

“哼!若非有我妖月宗提携,陆家岂会有今日,如今翅膀硬了,竟然开始与天南圣地眉来眼去。”

“确实吃相难看了些,许是太平日子过久了,忘了谁才是岭南的天。”

“唉,多事之秋啊!月魔宗蠢蠢欲动,天南四大圣地又虎视眈眈,就怕是没几年太平日子喽!”

“呵,说的你我好像还能活多久一样。”

“嗨,先不说这些,你觉得,此子可是娘亲口中的预言之子?”

“七成吧,你觉得呢?”

“没时间了,你我寿数将尽,所以我赌他……就是预言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