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南禾尹正(半岁音书:我和皇帝大大一起长大)完整版免费阅读_乔南禾尹正完结版阅读

—、乔南禾在六岁穿越到嘉南国,女扮男装之后,人生就像开挂了似的,先是帮皇帝夺得皇位,成为重臣
然后在朝堂宣扬开创“国家企业”的概念,宣扬减少赋税,简直是嘉南国的赚钱小能手,开创奶茶店、火锅店、烧烤店,简直把现代生活带回去了
二、尹正一直好奇,这乔南禾脑子里到底装了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竟可以花样百出,欣赏他到开始有点爱慕她让他心理痛苦万分,自己岂不是有断袖之癖
三、在尹正好不容易接受自己的断袖之癖时,竟然意外发现乔南禾女儿之身,兴奋不已,后来乔南禾去战场打仗,军营里,他不容她退缩,轻轻地吻着她的唇:“终其一生,你只能是朕的人

男主是杀伐果决的帝王,女主,是古灵精怪的户部尚书,文章倒叙的形式讲述他们青梅竹马的故事

半岁音书:我和皇帝大大一起长大

半岁音书:我和皇帝大大一起长大》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战事

五日后,军队顺利到达边境,开始扎寨安营。

南禾是大将军,她有自己的营帐。毕竟是女儿身,为了方便自己在边境的的生活,她让何香几个丫头,女扮男装呆在自己身边侍奉自己。

晚上,乔南禾让帐外的士兵把守,没有允许除何香几个贴身侍从外绝不能进来。

营帐内,“公子,真是不懂您为什么要好端端来受这样的苦。”何香替乔南禾感到委屈。

南禾笑了笑,“国之大事,我又怎么能窝在家中。”

“可是,您……”乔南禾打断了何香的话,“好了,别说了,走了这么多天,也辛苦了,你们早点休息吧。”

等何香几人走后,乔南伏在那个破旧的桌子上,写信给哥哥报个平安。

第二日,内殿。

“周公公,边境之事如何了?”尹正声音冷冷响起。

“回禀皇上,据探子来报,昨日乔大将军已经安扎驻营,今日正在和徐副将军在讨论作战计划。”

“没有其它的了?”

毕竟是在皇帝边上侍奉多年的的老人,皇帝的心思还能看不出来“回皇上,乔大人昨日扎寨后,并未做什么,只是写了封信飞鸽传书于其兄长乔句了。”

尹正的目光突然凛冽了很多,周公公吓得不敢吱声,不知道说错了什么。

“乔南禾,你真的无所谓了吗?你以前的话都不作数了吗?你就这样不愿意再与我多说一句,即使仅是告诉我你是平安的。”尹正喃喃着。

周公公也不知这个年轻的帝王在自言自语些啥,不敢询问,自己也是紧张得汗如雨下。

边境大营中。

乔南禾和徐和正在热火朝天的讨论着作战战略。

让徐和震惊的是,他本以为乔南禾没什么经验,可是细细聊来,发现她竟熟知兵法,而且非常有军事上的天赋。

“这次敌军兵力和我军相差不多,如果仅仅战场的兵刃相见,我觉得想取下此次战役非常之难,而且我军损耗会很大,我们最好智取。”南禾对着面前的沙盘,若有所思。其实,在乔南禾前世,就是她穿越前就很喜欢看电视里的军事节目,那时候还有一段时间想当兵呢,现在正好给了她机会去体验一下。

“乔将军说的对,只是南国人狡猾万分,战力甚强,恐怕此番有点难对付。”

“徐将军,可能这次战役会拖得较久,我们的粮草是情况如何?”现在的乔南禾一下子没了刚行军出发时的稚嫩之气,举手投足反而显得稳健自信。

“回将军,这次粮草准备非常充足。”

“那我们这几日先派兵打探敌军军情,贸然出手显得太过急切,我们可以先看看对方的态度,同时去了解一下敌军粮草运送的路线。”

“是。”

南国阵营。

“报——”

“说。”为首的是一个是南国有名的大将军,秦玉。

“将军,乔南禾和他的军队前几日便已到达边境,但迟迟不见动静。”

秦玉的下属纷纷讨论起来,担忧是不是有诈。但是秦玉为人自傲,加之听说乔南禾这个从来不会打仗的上前坐镇,更是不屑。

“这等小儿,哪有什么能力可言,保准不是怕了,不如我们先发制人,打他个措手不及。”

下属听了也纷纷附和,于是当日便向乔南禾下了战书。

边境大营中,乔南禾正在和徐和密会。

“将军,属下已经掌握南军粮草的路线,这边敌军向我方下了战书,是否应该应下呢。”虽然徐和多年作战经验,但是此时此刻,他也想听听这个让他刮目相看的乔大将军的应对策略。

南禾狡黠地笑了“当然要应下,但是我们要表现的犹豫一些。我在出发之前也探听过秦玉,此人虽骁勇善战,但极为自负,此番他知道由我带兵打仗,必定不把我放在眼里。”

“将军的意思是……”徐和突然想通了前面南禾所做的所有战前的准备。

“正是,这必将是持久的战役,在过两天的战役中我们适当的示弱和后退必会使秦玉大意。我们到时候拦截他们的粮草,部分人乔装混入他们军队,夜里烧掉他们粮草,趁他们大乱之时攻入,必定令他们手忙脚乱,然后强攻,杀他个措手不及。”

徐和,此刻咽了咽口水,看着眼前身披盔甲的年轻人,长相真的看着只能说飒爽,在军队里都算弱不禁风的,可看不出她心思竟如此深沉啊,心理不禁有点害怕。

“大人果然心思缜密啊。”徐和赶忙作揖。

乔南禾心里暗想,废话,从小在尹正那个狐狸边上长大,能不多点花花肠子吗,不然现在自己估计被啃得只剩骨头了吧。

于是,第二日,徐和命手下装着很勉强的样子接下来了南国的战书,而这边也派人开始了截胡敌军粮草的行动。

第一战如乔南禾安排的那样,嘉南军队节节败退,南国的军队开始真的相信嘉南皇帝这次派了一个草包上阵,毕竟战役中,乔南禾人都没来,估计本就不会行军打仗。

南国阵营现在一片欢声笑语,想着可以早早结束战役,回去去会自家的娇妻美妾。

而这边,徐和正在和乔南禾报告军情,“大将军,此战所伤人员不多,但是战线后退了10公里。”

乔南禾点了点头,“那件事做的如何了?”

“回将军,我方已经截到粮草,现在已经乔装打扮,往南国阵营送。”

“好……”南禾,疲倦的输了口气。这打兵作战,真是太辛苦了,这几日连轴转地想策略,已经很多天没好好睡过了。

徐和看着乔南禾疲惫的样子,欲言又止。

“徐副将军,但说无妨吧。”

“这南国又发来战帖,就在后日,将军觉得应该如何回应呢?”

“把战事推后两天,然后示弱,这样即可以给送粮草的士兵更多准备时间,同时第二次胜利必定会让对方乘胜追击,我们先下好埋伏,等对方追过来,先毁他后路,再伏击他们。”

“属下遵命。”

于是,实在撑不住的南禾就赶回自己营帐休息,这几日不知为何,她一直情绪不定,白天总感觉疲惫。

军中初次战役失败,嘉南军队唯唯诺诺,作战消极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大臣耳中。

朝堂上。

吏部尚书齐其上奏,“皇上,乔南禾消极作战,导致边境后退10公里,望皇上下令,辞去其大将军职位,另找他人,不然国门失守啊——”

“臣复奏。”好几个朝中和齐其关系甚好的官员站了出来。

天子坐在朝堂前,眯着眼睛,一言不发。

宰相突然站出来“皇上,老夫觉得不可啊,,突然换下将军定会导致军心不稳,何况首战虽然失败,人员伤亡并不多,我们应该静观其变。”

“宰相是想静观到国破再想办法吗?”齐其的话让朝堂一阵呢喃。

“够了。”尹正突然站了,怒吼了一声,“退朝。”就回去了,留下一脸呆滞的大臣。众多官员都拿捏不准皇帝的意思,都纷纷等在御前想要觐见。

“大家都回去吧,皇上说他自有办法,他今儿谁也不见。”周公公帮尹正打发走了众多大臣。刚进入大殿,看见皇帝眼睛直直瞪着前方,像是发呆,又像是再思考。

“你可知受伤的人里有谁?”周公公听了,先是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回皇上,只是一些作战的士兵,并没有大将军。”

此时的尹正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说了一句,“这几日朕有些累,便不上朝了,周公公都帮我回绝吧。”

“喳。”周公公也好奇呢,这可是第一次看见皇上不上早朝,可是咱是奴才,也不敢多问。毕竟,皇上今日朝上的怒火还没歇下来,但现在他敢肯定,皇上,对乔大将军,肯定是不一样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