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的小说突然开始攻击我》方棠槐恨梦觉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死去的小说突然开始攻击我完结版免费阅读

书名:死去的小说突然开始攻击我

作者:槐恨梦觉

主角:方棠槐恨梦觉

简介:三流小说作者方棠重生到少年时代,本想着逆转人生,修补遗憾,却发现自己的同学都变成了过往小说里的人物
原初世界、妖魔侵入、奇术之灵、魔法学院……
世界陡然变得不太平,一件件玄奥诡谲的事件接踵而至!

死去的小说突然开始攻击我

《死去的小说突然开始攻击我》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陆上猎妖联盟

顾彩的办公室没有和高三(1)班的教室在同一栋楼,而是在盛歌中学东南角一处比较偏僻的区域,这里四面竹树环绕,寂寥无人,幽深静谧。

若不是日头高照,方棠还真不敢独自一人走在这通往顾彩办公室的石板小径。

看着周围静悄无声的竹林,他总感觉里面会冒出一头黑熊精来。

想不通为什么顾彩一个教导主任办公室要设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方棠一边走一边想,直至眼前豁然开朗,是一栋三层高的白色小楼,没什么特别之处。

在楼前,有三个身影,都隔得较开,像是互不熟稔。

巧的是,这三人方棠都认识,分别是他前女友何文瑜以及那邝氏两兄弟。

想来也是,这三人都是插班生,初来乍到,来顾彩这儿拜个码头也是理所应当。

方棠走过去,看着这三人,突然心中觉得有些奇异。

要说这三人与他之间,那可都是关系匪浅。

何文瑜不必多说,是他前女友,两人是知根知底,可毕竟已经分手多年,别说此时此刻何文瑜不认识他,就算认识,方棠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亲昵地搂住对方的肩膀,那样只会换来一个声音脆生的大逼斗。

至于邝龙津和邝茳齐,这两个人都是方棠呕心沥血创造出来的,对他们的性情、好恶都一清二楚。

方棠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给他一定的时间,他定能和这两人成为莫逆之交,但由于先前在校门口的那一出,这两人现在对他是百般提防。

因此,当方棠缓步向这三人走过去时,他心思电转,最后竟无奈地发现,没一个可以上前搭话的。最终,他只好插兜走到一旁,自立山头,看着地面数蚂蚁。

让他感到好笑又觉得理所当然的是,那邝氏两兄弟也没有亲密地贴在一起,而是中间隔开好远,看上去兄弟感情并不好,这也如他所料。

邝龙津像个军人一般,毕恭毕正地在那儿站着,双手紧贴裤缝,神情坚毅。

这幅模样要是放在军队里,定是能上全连宣传栏的大人物。

与他相比,一旁背靠着墙、宛如在拍平面广告一般的邝茳齐就显得松弛许多,他目光放空,面朝空无,一双狭长深沉的眸子里像是藏匿了许多的心事,给人一种很有故事的感觉。。

方棠偷偷地观察着这两人,有一种文字照进现实的满足感。

至于他们四人为何迟迟不进顾彩办公室,方棠想,应该是顾彩在忙其他的事吧,让他们四个暂时在外等待,可能是在会客。

约莫等候了半晌,门内传来密集的脚步声,以及隐约的人声喧闹。

等得都有些困了的方棠振作精神,看到那扇门被人从里拉开,随后走出两个人来,都是男性,穿着笔挺干练的制服,左胸膛上别着“剑刺厉鬼”的徽章。

方棠只是略微瞥了一眼,就感觉像是被那柄剑刺中了眼睛一般,一阵剧痛,他忙不迭捂住双眼,好几秒才缓过劲儿来。

被他注视的那个男人像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正想要说什么,却看见邝氏两兄弟,于是就与对方叙起旧来。

方棠一边揉眼睛一边偷听,多是一些“我小时候抱过你”、“邝司令最近身体好不好”之类的长辈客套话,看起来并不是和邝龙津他们是熟识,而是想借邝龙津之口拍他爸的马屁。

面对突如其来的父亲旧友的关心,邝龙津显然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情况了,应对得相当得心应手,且大方得体。

倒是一旁的邝茳齐,只是略微点了一下头,并不是很有礼貌,甚至有些冷淡。

不过那两人也知道邝茳齐这个小儿子的性格,都不往心里去,客套了两句后就称有公事要忙先走一步,日后有空来邝家登门拜访。

他们走后,就轮到方棠他们四人进去了。

方棠曳在最后,跟到一半,突然回过身,看着那两人离开的方向,面露回忆。

“剑刺厉鬼”,那是……陆上猎妖联盟的标志!

他眼睛微眯,这个联盟顾名思义,就是猎杀妖魔的组织,它的成员追求以更强力、更直接的方法彻底毁灭妖魔,都是些比狠人还要多一点的狼人。

方棠记得,他在小说中用来形容这个组织的成员的描写是:“看到他们的瞬间就会使人不自觉地联想起尸山血海这些残暴血腥的画面”,现在看来,小说到底是夸张了,现实里碰到后就会发现这两个人也只是平平无奇的普通人。

抛开“买家秀”和“卖家秀”的荒谬对比,方棠一边上楼一边思索,陆上猎妖联盟的人来盛歌中学做什么。

这个组织的人出现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妖魔作祟。

想到妖魔,方棠就抬眼看了下走在最前面的何文瑜。

她是妖魔?

她如果是妖魔,那以刚才两个陆猎盟成员的资深经验,会视而不见?

赵翠翠说,就算何文瑜是妖魔,也只是小妖小魔。难道是因为没什么挑战性,所以才不想对何文瑜出手?

好像逻辑通。

但细细想来,又有很多地方说不通。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连赵翠翠这种在读高中生都能做出来简易版本的妖魔探测器,盛歌中学这么大个学校会如此草率地放妖魔进来读书?

盛歌中学的校训难道是“有教无类”?其实他们都是截教门徒?

假设何文瑜不是妖魔,那妖魔探测器之所以出现剧烈的反应就只有一种可能,这玩意坏了,或者根本没用。

一念及此,方棠便觉得胸中通畅了许多,他真的不能接受自己刚重生回到高中准备和前女友再续前缘,结果前女友是个妖怪这种狗血剧情。

你说要是个狐妖或者兔妖,那还能接受,狐狸尾巴、兔子耳朵还是很可爱的,可要是个什么乌龟精、黄鼠狼精,那就只能达咩了。

他可不是什么福瑞控。

想象一下何文瑜戴着兔耳、背后有毛茸茸的大尾巴,穿着黑色**,娇声娇气地叫自己“主人”……

嗯!他可不是什么福瑞控!

方棠觉得鼻中一热,吓得赶紧捂住了鼻子,摊掌一看,还好,没有流鼻血,不然就糗大了。

四人上到二楼,又是漫长的等待,跟论文答辩似的,一个个进去。

方棠装作无意实则有意地在办公室门外徘徊,竖起耳朵聆听里面的说话声,想知道顾彩都和何文瑜说了什么,可奈何这扇木门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好,他听了半天也一无所获。

和他这样坐不住似的相反,邝家的两兄弟到底是家教森严,全都眼观鼻鼻观心不发一言,保持沉默,导致门外等待的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气氛肃穆得就好像是哪个大人物的追悼会。

顾彩和何文瑜会在里面说什么呢?

方棠不是一个八卦爱听墙角的人,但奈何里面有一个是他前女友,而且这个前女友现在还有50%的可能是妖魔。

顾彩不会聊到一半突然发现对面的漂亮女孩是狐狸精变的,然后从抽屉里掏出一把四十米长的大砍刀,当众处决了何文瑜吧?

或者有另一种可能,何文瑜家里长辈是哪座深山里的超级大妖,一出来就能毁灭人类的那种,何文瑜作为他的后辈,有幸进了盛歌中学读书,顾彩和那两个陆猎盟的人都知晓她身份,但碍于她的家庭背景强大,出于保护人类的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又或者,顾彩其实也是妖魔,所以才知道何文瑜是妖魔而不声张?两个人狼狈为奸妖妖相护?

方棠踱着步,脑中胡思乱想。

大概过了七八分钟,何文瑜才从办公室里出来。

她一出来,原本紧张失措的方棠立刻飞也似地坐下,双腿并拢,甚至翘起了二郎腿,视线到处乱飘,嘴里哼着小曲,就是不看何文瑜,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我一点都不关心你,你出来前出来后我都在自娱自乐。

他的小心思没有入何文瑜的眼。

她谁也不看,就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气质中七分带着疏远,三分呈现怜悯,自顾自走了。

倒是另一边的邝氏两兄弟目睹了全程。

邝龙津奇怪地看着方棠,不晓得这小子在发什么癫,就这七八分钟的时间,已经走了上千步了,是有什么多动症吗?

而邝茳齐,他凝视着方棠,右手食指有节奏地敲击着大腿,那双眼睛像是能把人的灵魂都看穿。

“下一个,方棠你进来。”办公室里,顾彩叫道。

方棠噌的一下就跳了起来,双腿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打着摆子。

冷静点方棠,他暗暗告诉自己,你可是个二十多岁的成熟男人,前世今生加起来你都快五十了,区区一个顾彩你怕什么,她还能吃了你不成?

他颤颤巍巍地走进了这间内里大有乾坤的办公室。

入目一侧是顶天立地的珍木大书柜,一侧是各种的奖杯、森白的头骨。

一柄白光宝剑悬在顾彩背后的墙上,她端坐在宽大的木椅中,猿背蜂腰河马臀,难以言说的暴戾气场,方棠觉得,这个世界的顾彩比他以前的教导主任顾彩还要凶残。

他真认为这个顾彩能把他吃了。

“顾…顾主任…”方棠从嗓子里艰涩地、结结巴巴地吐出这几个字。

“坐。”顾彩皮笑肉不笑,伸手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