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之言梁月辞)殿下,王妃她说她不想嫁你全集阅读_沈之言梁月辞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殿下,王妃她说她不想嫁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珍妮玛珂艾

角色:沈之言梁月辞

简介:【甜宠+双洁+搞笑+小白】
他是夜国最尊贵的摄政王沈之言,战功赫赫,无情冷血,让人闻之丧胆
当朝皇上为了权衡他的势力,把自己的妹妹楚月辞嫁给了他
这桩婚事,让沈之言极为不满,却又无可奈何
谁知道,风水轮流转
昔日冰冷无情的摄政王,变成了一个宠妻狂魔!
“夫人,今天是吃为夫剥的红虾还是吃为夫炒的蒜蓉排骨呢?”沈之言笑容十分的灿烂
“做错事就是错了,不要想着蒙混过去!”楚月辞十分的傲娇
某王爷心虚的摸了摸鼻子,低声道:“那今天能不能不跪门口了……”他堂堂一个夜国战神,摄政王殿下,每次犯了错还要罚跪!实在是太丢人了!
“可以啊,鸡毛掸子和罚跪选一个吧!”小样儿!她还治不了了!?
“……我还是罚跪吧

于是某王爷跪在家门口一天一夜,一时间流言四起,都说摄政王殿下惧妻!

书评专区

主角猎杀者:黑猪的小说也就那本无限美剧能看看

武侠之神级捕快:可以让人看下去的武侠小说还有主角是真武痴

深夜书屋:不喜欢这类书,既不是别人老师,又不是别人老子,哪来那么多想法往别人脑子里塞?

殿下,王妃她说她不想嫁你

《殿下,王妃她说她不想嫁你》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我谢谢你

楚月辞没想到这个冰块脸会突然说出这么大一段话来,愣了半响,才道:“昨天还不承认我是你妻子,今天为了让我去做那种事情,就开始一口一个夫人了?看把你给能的。”比嘴炮是吧?她还没输过!

沈之言也没想到楚月辞竟如此的伶牙俐齿,眉宇间染上了点点寒冰,声线有些暗沉道:“本王的命令是什么,你就要去做什么!”他从来不喜有人违逆他的话,以前不喜欢,以后也不会!

楚月辞虽然想继续怼回去,但想想楚承枫给她的任务,再看看眼前这个男人的气场,她的确有点怂了,为了苟活下去,她决定还是不要得罪他了。

于是看着沈之言也不说话了,但脸上是一股不爽的神态。

沈之言看她不说话了,且心里很不服气的模样,心情有些奇异的大好,这个女人有点意思!要是换了别人早就因为外面的传言害怕了。他冰冷的嗓音中带着一丝趣味道:“抓紧时间你现在就去后院干活吧,影会带你过去。”

“本王困了,要休息,出去把门关上,本王睡觉不喜有光。”

说罢,便躺了下去,盖好被子,闭上了眼,一副不再理会的模样。

楚月辞深吸了几口气,把想揍他的情绪压下去后,才迈步走了出去。

行!沈之言,你等着!别让我有报仇的那一天!

影依然等在门外,见到梁月辞满脸不郁的走出门,上前问:“姑娘何事这么生气?”

“让你刷马桶你气不气!?”楚月辞怒气冲冲朝他道。

“啊?不会吧?”影也是一脸懵,他家主子什么性格他最清楚了,怎么突然间让姑娘去做这种活?难不成是主子的玩弄之心起了?这么久了,主子终于有不一样的情绪了。

作为沈之言的手下,影内心突然感觉到一阵老母亲的欣慰。

“他妈的沈之言,以后最好别落到我手里!不然……哼哼。”楚月辞阴险的笑声传入影的耳朵里,不由得颤了颤,看来这位姑娘也不是好惹啊!

来到了后院,看着眼前一排排的马桶,少说也有几十个,里面还散发出阵阵恶心的臭味,强忍着想吐的感觉,面目僵硬的转头看向影:“这些我都要刷??”

看到这个场景的影不免也有些同情楚月辞,半响才道:“姑娘可以和我们的嬷嬷一起刷,这样也许快一些……”

“嬷嬷在哪?”

“来了。”

这话刚说完,就看到一个身穿粗布麻衣三十几岁的妇人走了过来,笑眯眯道:“姑娘,老奴已经收到了王爷的意思,今天就由老奴跟姑娘刷马桶。”说到这顿了顿,然后继续道:“对了,王爷还说了,不刷完不能吃晚饭。”

“卧槽!这他妈能忍??”楚月辞本来已经就一忍再忍,但却听到不刷完马桶还不给吃饭?就忍不住爆了脏话,这纯纯就是把她当仆人使啊!!

影在一旁听着,只道:“主子吩咐的事情,姑娘您就做吧,我们不会亏待您的。”

呵呵……

楚月辞看着影,就知道他肯定不会帮自己说话了。

只能朝着沈之言的方向,做着鄙视的手势,大喊一声:“沈之言!我他妈真的太阳了狗了,才遇到你!!!”

虽然影和妇人也不懂太阳是什么意思,但看楚月辞这个愤怒的表情,以及这个中指向上的手势,也知道她说这些话是在发泄。

“哎哟,姑娘刷马桶很快的,不必如此生气。”嬷嬷许是看楚月辞的表情太过于悲怆,不由得开口劝了一声。

“赶紧开始吧!不想拖了。”楚月辞深吸一口气,屏住了呼吸,拿起刷子,刷了起来。

表面动作利落干净,实则心里骂骂咧咧。

嬷嬷看着她,满意的笑了笑,也跟着刷了起来。

影也退了出去。

主院。

“主子,为何让楚姑娘去刷马桶?”此时,影跪地好奇的询问坐在床上看书的沈之言。

沈之言冷淡的面庞此刻出现了一些趣味,“她反应如何?”

“一直在辱骂您……”且不说他一个大男人都嫌弃刷马桶这件事,更何况是一个小姑娘。

“虽是骂了几句,但后面似乎也认命了,开始刷起了马桶,动作挺利落的。”似是觉得前面说的话,感觉像在背后说了楚月辞的坏话一般,于是后面又补了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