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之遥楚照《废后重生:暴戾将军的小蛮妻》完结版免费阅读_废后重生:暴戾将军的小蛮妻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废后重生:暴戾将军的小蛮妻

简介:【虐渣复仇+先婚后爱+双向救赎+架空权谋+双洁1v1】
  姜国宰相幼女温之遥,被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太子哥哥送给了邻国的将军作妾,美其名曰为了复国
  可待这太子哥哥大业暂成,自己反倒成了一个冷宫废后,哥哥送命,国破家亡
  一朝重生,温之遥深知定命难为,只想护得亲人平安
却没成想,自己上一世在这邻国的大将军身上倒是欠下了滔天巨债,罢了,上一世欠的,只有这一世来还了
  几年之后
凶狠暴戾的大将军望着自己看似柔弱的夫人,
  “夫人英明,为夫自愧不如,给夫人赔罪!”
  “夫人替为夫抢了那么多地盘回来,夫人辛苦了

  “夫人请歇歇吧,为夫可不想要皇位!”

废后重生:暴戾将军的小蛮妻

《废后重生:暴戾将军的小蛮妻》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10章 孩子心性

楚照见温之遥今日态度如此柔和温顺,心下暗喜,嘴上仍是不饶人,“你今日怎么不去管那马夫了?”

“马夫自有蒋大夫他们照看,遥儿又不懂医术,去了也是无用。”

温之遥如实回道,一边将食盒中的膳食一一拿出,摆在在一旁的木案上。

“如果将军再不用膳,怕是过不了多久也得去住那医帐了住着了,遥儿那时一定去守着将军。”

这军营之中的膳食,自是比不了将军府中的种类繁多,但在这军营之中也算是着实丰盛了。

食盒一揭开,饭菜的香味弥漫开来,楚照已有了几分胃口,“今日太忙,忘了传膳了,遥儿你即来了,就伺候本将用膳吧。”

楚照看着温之遥在一旁帮自己布菜,又想起昨夜之事,酝酿再三,软下来缓缓开口:

“昨日遥儿所言之事,本将今早已一一交代过了,本将虽是不能认错,但那小子的棍子不是白挨,待他伤好了,便把他调到本将身边来。”

温之遥想起那张勇的嘴脸便心下不忿。 “将军,恕遥儿多嘴,这张副将昨日如此欺上瞒下,怕不是第一次了,还需好好彻查才是。且张副将身为堂堂一副将,为何要如此针对一小马夫,定然不是为了泄私愤,其中定有蹊跷”。

“本将知道了,已撤了他管马厩的职权,换了郭副将和刘监军一同去查。”

说罢,楚照还想着为这张副将开脱一二,“这张副将是这榭洲本地人,已在军营中二十多年,本将看他平日为人老实本分,许是这一次真的弄错了呢。”

温之遥想起上一世哥哥和叶姐姐的遭遇,心下想到这楚照果然识人不清,这张副将与老实本分几个字实在是沾不上边,但想着楚照今日所行,自己也不好再驳他的面子,只得语气尽量温柔地说道,“这可不好说,还是等那马夫醒来之后再问问吧。”

午膳过后,温之遥盯着他桌前的几本账册,“将军在看什么,怎的看得连饭都不想吃?”

“是本将叫张副将拿来的马厩账册,本将老觉得对不上,可又不知道究竟有何不对?”

温之遥翻了翻,便摇头道,“这只是近一年的账册,将军有所不知,这账册要想看出差池,需得至少拿出近几年的账册进行比对。这仅仅一年,是看不出什么的。”

上一世温宰相需过目这姜国所有的兵马钱粮,温之遥时常在父亲书房翻看,对着账册倒是熟悉的很。

复国之后,姜国国库空虚,温之遥更是腆着脸向昔日父亲的旧友同僚东拼西借,又许以来日高官厚禄,才得以筹措军饷。

后宫之中更是俭省度日,严禁铺张,才硬是将姜国摇摇欲坠的江山苦苦支撑三年有余,直至自己被废。

想起自己上世在宫中俭省度日,难怪后宫妃嫔对自己多有微词,自己当时太过在意姜焕,只顾着维护他的江山,替他化危解忧,可没成想自己却成了别人的眼中钉。

“原是这样,怪道怎么看不出来呢。”楚照眉头紧皱。

温之遥笑了笑,“将军来榭洲已有两三年了吧,难道从未查看过这军中兵马钱粮的账册吗?”

“按例,这军饷军粮马匹的账目,本将是要每月过目的。”楚照自觉低下了头,伸手摸了摸脑袋,声音也渐渐变小。

“头几个月本将是看过的,并无差池,后面本将就觉得麻烦,这些账册众多又甚是无趣,想着这张副将是军中老人,对营中之事熟悉,便将这事交于他了。”

温之遥觉着这将军简直胡闹,瞪大了双眼,本想斥责一二,但终究忍下了,耐着性子细声细语道,“将军糊涂,这账册批阅之事乃军中要务,怎可假手他人?再者这张副将既管了马厩,又怎可让他批阅这马匹的账册,这自个儿做的账自个儿批阅,岂非有监守自盗之嫌?”

楚照看着一边陲小国的亡国之女,竟头头是道地教训起自己这堂堂将军来,顿觉颜面尽失,垂头丧气道,“本将知道了,明日一早便吩咐下去,让他们把账册全都搬来。”

温之遥看他确实苦于翻账,“若是将军不愿管这些琐事,也需每月召集各营将官,将这兵马钱粮花销公开禀明才是,怎么全然不顾?”

楚照只得点头称是,忽的又想起了什么,喃喃自语,“当初郭副将也劝过本将此事,说是张副将审阅账册的话,马厩便交给他或刘监军来管,不过……”

望着面前密密麻麻的账册,又看了眼楚照愁眉苦脸的眼神,温之遥心下一软:“将军不必愁烦,遥儿以前家中也片不小的草场,又帮爹爹管过账,若是将军实在不愿批阅账册,遥儿可为将军分忧。”

“那太好了!”楚照见温之遥如此说,嘴角咧开,脸上已然浮现出笑意。

“本将前几日还不欲带你来军营,早知你会看账,该早点让你过来。”

温之遥看着楚照苦兮兮的一张脸立马变了,心想这将军不过是外表暴戾凶悍,内里却是小孩心性,一两句话就被哄得笑逐颜开。

谈话间,二人被一声急促的通传打断。

“将军!郭副将求见!”

李四见楚照正用午膳,本不欲通传,可这郭副将火急火燎的赶来,神色凝重,李四也不敢耽搁。

“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