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铭远星元大仙)鸿蒙仙祖全文阅读_张铭远星元大仙完结版免费阅读

无端遭遇灭世之劫,被神秘法宝带到异世,于弱小坚困中一步步崛起,劈波斩浪,同时发现了世界起源之密,对决幕后黑手,最终超脱混沌

鸿蒙仙祖

鸿蒙仙祖》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相遇

眼下弄不明白这处空间的意义,张铭远心头一动,将视角转换到血肉之中。

不得不说,新感官太强大了,他看到了什么?条理分明的骨骼、各按其则的五脏六腑、纵横交错的血管等。

能够透视自身,应该也能透视别人,张铭远觉得自己有了成为神医的资本。

等等,那是什么?

在他无所遁形的视界里,出现了一圈一圈分布全身的透明脉络。这又超出了他既往的认知,难道又是一种新器官?

“砰”,张铭远调动意识过去,想观察其内部,才接触到其表面,就像撞到了铁墙,脑袋一晃,眼冒金星。

几次之后依然如此,他不得不放弃了这种不愉快的探索。

终于,他又想起了那个神秘的微观世界,基因、线粒体……想到就做,意识接触到血肉细胞,刚想往里突入,结果满眼红色的血影之中,突然传出一股震荡和冲击之感,他眼前一黑,脚下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过了好一会,张铭远才稍微恢复过来。他生怕是身体出了什么怪毛病,舒展了一下筋骨,一切正常;以意识感官扫视周身,也是安然无恙;可再次尝试窥探血肉更细小结构的时候,猛然又遭到了剧烈“抵抗”。他不死心,又尝试了几次,症状依旧如故,这才警醒,新感官有应用范围,人体有禁区。

“哎”,张铭远长吁短叹。虽然有了新能力,对眼下的困境并没有太大帮助,强撑着心神做完新感官测试,再也坚持不住,姿势都没换,就沉沉睡去。

不知过去了多久,睡梦中的张铭远,眼珠急速转动,身体毫无征兆的颤抖起来,汗液不停流出,好似费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才强行睁开眼睛,大口喘息着。

他做了一个噩梦,天亮后一直没有等到来人,于是决定冒险穿越这片山脉,结果被各种凶猛的野兽追赶,但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怎么都提不起劲,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活生生看着自己丧命在兽口。

接连遭受厄运,情绪犹如过山车,再加上胸口还隐隐作痛,张铭远仍然感觉深深的疲惫,他打算再合眼休息一会,晚点再出去查看天色。

嗯?

他刚闭上双眼,立马又睁开了,本以为是神情恍惚,看错了眼前的一道阴影,结果真有一道人影站在他面前,微微摇曳不定的火光,将对方的身影面容照耀得忽明忽暗,更阴森恐怖的是,那张苍老的面孔,正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

“鬼啊!”张铭远想逃,可他选择的地方太狭小了,突围的空间都被面前的人影挡住。他害怕极了,双腿不停蹬地,双手乱摸,试图后退,恨不得把身体挤进挨着的矿洞石壁里去。

这不能怪他反应过激。带有原无尘痕迹的想法比较朴素,对这堪称神话的世界里的大多数传言都抱有敬畏之心;而属于张铭远的那一面虽然曾经相信无神论,但在这里显然不合适了。

过了片刻,对方只是一双黑洞洞的眼珠朝着他,却始终没有更进一步,但未知才是最煎熬人的。

尽管小心肝还提在嗓门口,但他不得不飞快的转动大脑,试图寻找突破所在。

“你是人是鬼还是……野兽变化成的?”

“我的肉不好吃,血也是酸的,如果你饿了,洞窟里的其他‘点心’有很多!”

“我就是个普通人,还没娶媳妇,阎王大老爷放过我!”

张铭远瑟瑟发抖,牙齿不停的打颤,口中碎碎念,语无伦次。

“小子,你闹够了没有?”魏明成有点惊奇,刚刚他自身出了点问题,牵连到了面前的凡人小子,没想到他能在自己搞定影响之前,自行挣脱开精神束缚。

当时张铭远睡得正酣,就算是醒着,也抵抗不了这种情况,两人的差距太大了。

正当他失去控制,新意识感官要冲出脑海,即将暴露的一刻,在他脑海不可感知之处,一枚透明的珠子自虚无中浮现。

珠子中心亮起一点白色的微光,微光在闪烁中扩散至整个珠子表面,刹那间,如烟花般绽放,碎成星星点点的毫光,悄无声息的扩散、蔓延张铭远的整个识海。瞬息之间,一切归于无形,透明珠子缓缓消失。

而他不受控制的意识感官被安抚下来,重新安静飘荡在特殊空间。

“你是人?”张铭远回过神,试着问过对方一句。

此时,他有了余力观察当前的状况,面前站着一位黑袍装扮的老者,虽然颜色不一样,但明显跟监察矿洞的仙人们是一个系列的套装,而在他的身后,封住洞口的石块不知道何时已经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你是这家矿洞的仙人东家?”也不管对方没有搭理他的上一个问题,他重新问了个问题。

张铭远不知道对方的心性喜好,但毫无疑问,对方的手段不是他可以猜测和称量的,他也只能尽量表现得符合一个凡人少年的无知无畏的心性。

魏明成沉默不语,仍是盯着面前的这个少年。

宗门矿脉遭到突袭,看守此处的修士发出最紧急的求救信号,他刚好在这附近,不到半个时辰就来到此处,却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大战早已结束。

检查了一圈下来,他发现出手之人应该是三名筑基修士,行动毫不拖泥带水,此地又处在两宗交界,凶徒很容易就能逃入对面,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也只能让宗门接手处理。

目前的矿洞内,其余无一人幸免,除了眼前的这个小子。他能看得出来,眼前之人是个凡人,身体内还有着轻微骨裂。

但这正是他想不通之处,凶手屠杀完宗门修士之后,此地所有的凡人都被战斗余波震荡而死,但眼前这人,不但没死,身上居然还有灵气冲刷过的淡淡痕迹。

张铭远眼睛一花,就发现手腕被老者拿住,宛如铁钳一般捏得他生疼,想抽回来,却抽不动。

接着,他感知到有一股奇怪的物体在体内游动。他头皮发麻,吓得差点魂飞魄散,这就要上刑受死了吗?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愣了一下,才发现老者已经放开他,正背负双手,一副有道高人模样在问话。

“原无尘!”这个时候,张铭远当然不会拎不清,实力相差悬殊,如果还不配合,那吃亏的只会是自己。他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原无尘来此的经历和生死遭遇简明扼要的诉说了一遍,除了张铭远的信息,其他东西都没有做遮掩。没有实力,那就只能让自己显得小白,然后赌一把运气和对方的格调。

他翻出了矿上给出的代表身份的工牌,展示给对方看。最后,他好似鼓起勇气,看了一眼对方的眼神,又赶紧移开视线。

魏明成微微沉吟。他检查过了,面前这个小子,是五灵根资质,在这个天道衰落的时代,最难修炼。好巧不巧,对方却又处于这个灵气浓郁的矿洞中,也许是生死危机的刺激,人体潜能爆发,居然让他在没有任何修炼功法的前提下,突破了仙凡之隔,聚拢而来的灵气修复了身体的大部分伤势,让他从死亡边缘挣扎回来。

更让人无语的是,这小子不知道走了多大的好运,聚拢了可以猜测的庞大灵气量。现在的身体内虽然没有一丝灵气残留,没有一点修为,但他体内的所有经脉都被灵气冲刷一新,等到以后修炼时,打通经脉的难度大大降低,对比其低下的资质,也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

“天道无情又至公,如此遭遇都能活下来,说明你也是个有大气运之人!既然这样,老夫就给你机会,让你有机会接触超凡之路,能走多远,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随老夫出去吧!”

魏明成显然不打算跟原无尘浪费口舌多做解释,领着他往洞外走去,沿路碰到的尸体,弹指射出一朵火苗,转眼就燃烧殆尽,尘归尘土归土。

张铭远张了张嘴,本想告诉老者,人与人是平等的,不要一副鼻孔朝天、老子最大的样子,可看到那些瞬间化作灰飞的尸体,他就浑身一颤,理想放在心中就好,现实还是务实一点为好;咂舌的同时,他还有点不真实的感觉,神话的大门这是上赶着来敞开了?

“仙人大老爷,前面有暗影,看不清路,我来走前面,拿火把照亮。”

张铭远将自身完全催眠成了无知冲动少年的角色,一副想要努力表现自身的样子,小心翼翼观察着对方的神色,见对方不置可否并且没有反对的样子,试图引出不同的话题。

“仙人大老爷,这次矿洞不知遭遇了什么样的残忍暴徒,留着这些尸体,不是可以查找凶手的线索吗?”

“这位仙人大老爷,我们要去的是哪里?”

看对方始终面无表情,张铭远是真的有点慌了,未知是最可怕的,不断问着各种问题,希望能得到哪怕是一点点反馈。

“但愿你以后还能如此天真!”魏明成嘴角微翘,心中的话语却没有说出来。

他没有理睬或者制止张铭远的幼稚举动,仍然自顾自的一边走,一边收拾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