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崽种田,王妃好生猛(安以柠沈陌)全集在线阅读_带崽种田,王妃好生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带崽种田,王妃好生猛

简介:1v1双洁,背景设定架空,非女尊
安以柠意外穿越到古代,刚丧夫没多久不说,还得接手他留下来的两个娃娃
这让母胎solo的她可犯了难
到底该怎么驯服人类幼崽呢?她没经验啊!在线等,急!
最关键是他们家完全没有经济来源,嘴皮子都要挂起来了……
但是!空间在手,天下我有
且看她如何利用空间发家致富,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个长得不安分、超漂亮的猎户,总在她四周转悠,她发誓,一定要收了他!
不过……这个“猎户”好像还有马甲?不管是啥,都给他扒喽!
安以柠的目标是什么?
“暴富!娶最漂亮的猎户!”
某个最漂亮的王爷(划掉)……某个最漂亮的猎户咬牙切齿地说:“到底谁娶谁?你给我说清楚!
还有,不许再用‘漂亮’这俩字来形容我!”

带崽种田,王妃好生猛

《带崽种田,王妃好生猛》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你的名字

这边老李家的人,跟被鬼追似的跑出很远之后,才想起他们的老母李何氏,还在安以柠的院子里。

商讨了很久以后,几个胆大点的才决定,提着棍子回去看看。

小心翼翼地绕到安以柠她家大门附近后,立即就看到躺在地上的李何氏,急忙上前查看。

使劲晃她还晃不醒,再一看她后脑勺上肿起一个大包。

“这正常人打架伤的不都是正面吗?这怎么伤的是后脑勺呢?”

李家老二突然说了这么一句细思极恐的话。

老大哆嗦着说:“莫不是……莫不是那苏安氏像鬼魅一般消失,又突然出现在娘的身后,给了她一下子?”

他这话一说完,所有人都汗毛直立,一个个都感觉自己身后站着鬼魅一般的苏安氏……

安以柠:……脑补得很好,下次不许再脑补了。

正所谓“吓死自己的,是自己的想象力”,因此这些人,再次像被鬼追一样,一边哇哇大叫着,一边拖着李何氏离开。

三个儿子,两个拽着她胳膊,一个提着她双腿。

只不过没有提前规划好逃跑路线,一左一右往哪跑的都有,差点把昏迷中的李何氏给“车裂”了。

屋里的安以柠掏了掏耳朵,蹲在凳子上看着面前这俩小孩“呼啦呼啦”几口就把这难以下咽的糠粥野菜吃完。

还意犹未尽地舔舔碗边,好像吃的是多美味的东西。

其实这玩意连一点盐都没有放,估计还糊了锅底,吃起来有股烧焦味。

本来她是想倒掉的,但在两双眼睛无声的指控下,就给他们了……

弟弟舔了舔嘴边,看向她说:“娘,你真的不饿嘛?”

“不饿不饿。”安以柠艰难地扯了扯嘴角,其实她饿得快要昏过去了。

她轻叹一声,随后说道:“你们两个,各自说一下自己的名字。”

一直都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俩小孩,而且原身的记忆里也没有。

因为原身也是刚嫁入这里不久,还没来得及了解这个家的具体情况,就丧夫了。

说起丧夫这个事,安以柠就忍不住想吐槽。

她嫁的这个人叫苏普,年纪不小,都快四十了,还有过好几任老婆,但最后都死了。

由此,那克妻的名头是响当当的。

而原身为什么会嫁给这种人呢?

其实是因为原身的名声也不咋滴,这一带地方都知道她安以柠是个出了名的悍妇,两句话不对付,就能跟你打起来。

她也因此跟自己大姑那一家子分了家,出来在一个破草屋里单住。

这就让她成了一个大龄剩女,十七八了还没嫁出去。

没有人敢要她,没办法,她就只能找这个因为有克妻名头,而讨不到老婆的苏普商量。

两人一合计,哎,成了,我不嫌你彪,你也不怕我克妻,那行,就择日成婚。

就在原身以为自己终于能有个家的时候,大婚当天,苏普一时高兴,喝多了,当场暴毙。

连洞房都没来得及进,人就这么嗝屁了。

就在所有人都惊叹还是安以柠命更硬的时候,她又病倒了,还一病不起。

直到今天早上的时候,观望已久的李何氏,感觉她快不行了,这才虚情假意地请来一个大夫给她看病。

大夫一把脉,那是直摇头啊,最后说了句:“想吃什么就吃点吧。”

潜台词就是,这人没救了。

于是,原身死后,她就穿越过来了,就有了之后这一幕……

想到这里,安以柠搓了搓脸,表示自己真的很无奈。

她都能把一个克妻的人给克死了,那她是啥,天煞孤星吗?啊?

真就离谱。

今后她的名声绝对好不到哪去。 坐在她对面的兄弟俩看着她丰富的表情变化,都不知道她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想了这么多。

最后还是弟弟的一声“娘!”,将安以柠的思绪拉回。

“啊?你们刚刚说啥,我没听见。”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娘,你刚刚不是问我们叫什么嘛?我哥叫铁锤,我叫铁柱。”

气氛凝固了片刻,安以柠抽了抽嘴角,说:“那你们的大名呢?”

两个看起来清清秀秀的小男孩,居然叫铁锤铁柱?

这也太草率了吧!

弟弟看向大哥,大哥摇摇头说:“我们没有大名。”

居然还没有大名!

这什么父母啊……

安以柠揉了揉眉心,看着两个男孩,说:“铁锤铁柱什么的,都是烂大街的称呼了,眼下我是你们唯一的亲人,能给你们重新起个名吗?”

据她所知,他们所在的这个镇子上,叫铁锤铁柱的,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两个孩子看起来很高兴,迫不及待地说:“好啊好啊!以前我们也想让爹给我们起大名,因为别的小孩都有大名,就我们没有……”

说到这里,兄弟俩情绪又低落下来:“结果爹至死也没给我们起大名。”

安以柠皱了皱眉,隐约觉得这其中有点不对劲,谁家小孩不是一出生,或者出生不久,就有了大名啊?

偏偏这苏普,大儿子都五岁了,还没起大名。

就算是起名困难户,也不能这么难吧?

但看这两个小孩也不明白其中原由,她就更不知道苏普是怎么想的了。

“嘿,起名还得看我,虽然好不到哪里去,但肯定比那什么铁锤铁柱强。”

安以柠打了个响指,然后说:“这样,以后哥哥呢,就叫苏晚意,弟弟就叫苏晚离,怎么样?是不是听起来就很有诗意?”

兄弟俩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一副“不明觉厉”的样子。

随后安以柠又告诉了他们名字里每个字的含义。

这可让从来没学过读书识字的他们犯了难,从头到尾都只是愣愣地点头。

“小名的话,哥哥叫晚意,弟弟叫阿离,成不?”

兄弟俩又是小鸡啄米似的,疯狂点头。

弟弟苏晚离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镇子上还没有叫阿离的人呢!我是唯一一个!”

苏晚意宠溺地摸了摸他的脑袋。

该说不说,这俩小孩的底子是真不错,现在虽然有点瘦,还有点邋遢,但从五官和脸型可以看出来,有点肉以后,肯定是俩帅气的酷boy。

看到兄弟俩这么开心,安以柠也忍不住嘴角上扬。

尽管她前世是母胎solo,完全没有带孩子的经验,但眼下看着,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搞嘛!

她不知道的是,在不久的将来,她会果断收回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