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飞霸飞雪凌峰《一把匕首闯天下》完结版免费阅读_花飞霸飞雪凌峰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一把匕首闯天下

主角:花飞霸飞雪凌峰

简介:花飞雪是一名踽踽独行的修行者,追求自己的修仙之路
在一次被打劫的经历中,意外遇见了自己亲生母亲念梦,而此时的念梦还是花季少女,并未认识花飞雪的亲生父亲
花飞雪能否意识到自己已经进行时空穿越了呢?到底是谁在他不知情时将他送到了出生之前?念梦与花飞雪能否母子相认?大事件到底是什么?离奇事件越来越多,隐秘势力不断登场,将水搅得越来越浑,花飞雪能否抽丝剥茧发现其中的真相呢?

一把匕首闯天下

《一把匕首闯天下》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定身术

麟角刀里面的刀灵心里苦啊,当时几个人打怪兽抢这个刀,自己观察到这小少年年纪轻轻法力不俗,心想跟了他,自己的的品级肯定会获得不小地提升。

于是借力飞向小少年的身边。

谁知这小少年是个小傻子,有眼无珠,天天不是拿自己切菜,就是拿自己砍柴,风里来雨里去,如今自己这般破败模样,锈迹斑斑,心中生闷气,不肯从刀中显身。

此时众搬运工顿悟:原来花飞雪手中的锈刀不是普通的刀,怪不得四人想尽办法要搞到手,只是花飞雪小小年纪从哪里搞到这么多开宝刀?

花飞雪拍了拍麟角刀:“刀灵,快出来,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子。”

刀灵就是不现身。

花飞雪拍了几拍,依旧不现身。

花飞雪撇了撇嘴:“未必是什么好刀,你不是要刀吗?给你!”说着便砍向念梦。

念梦右手两指一夹便夹住了刀尖,心道:这小子体术果然差得很。

花飞雪左右晃刀,晃不动,气道:“这刀不算,重来,你松开。”

念梦冷笑:“偏不放。”

花飞雪又抽了抽,见抽不回来,撒手道:“哼,不嫌累,那你就夹着。”

四人:……

骆康大声吐糟:“卧槽,小白痴,这么轻易就把刀让出来了,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白痴。”

心中十分懊悔,早知道如此简单,自己应该去夹的。麟角刀在念梦手里,不好抢夺。

念梦大喜过望,心道:这么轻易就到手了,真像是做梦一样。

简直不要太开心。

念梦将佩剑挂在腰后,手握住刀柄,将麟角刀仔细地看了又看。

虔诚地对着麟角刀说:“请问,刀里的神仙能否显身,让我们一睹风采?”

麟角刀刀灵知念梦四人不是花飞雪的对手,懒得理她,何苦出来得罪花飞雪。

转念一想,正好气气花飞雪,让他以后对自己好点,便现出真身。

只见先出了一团灵云,随后刀灵出现,身穿了件暗深红色翠毛锦直裰,腰间系着冰雪蓝师蛮纹金带,留着长若流水的发丝,眉下是明眸皓齿的凤眼,体型伟岸,真是品貌非凡。

一身傲气,甚是得意。

一时间众人都看呆了。

尤其是搬运工从来没有见过精灵,今天一见,果然如神仙一般。

念梦双膝微微一曲,空着的手扣住握刀的手行礼:“拜见刀仙。”

刀灵见是个俊俏的姑娘,心生怜爱:“不错,真是个知礼数的美人,不像某些小孩,基本的礼貌都不懂。哼!”

花飞雪气道:“哼,你说谁呢?”

走了过来,转着圈看刀灵,啧啧称叹:“哦~~长得真帅气,有我的风范。”

众人:“咦~~~”

沙秀讥笑:“小乞丐,你能撒泡尿照照自己的鬼样子吗?!”

花飞雪听后便要解开腰上绳带:“哦~~照照也是很帅。”

沙秀赶忙拦住他,气得直吐槽:“讽刺,讽刺懂吗?卧槽,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花飞雪嘴一撅:“要你管。”

骂道:“好你个小破刀灵,我叫你,怎么不出来?她一叫,你就出来了,你是她的哈巴狗吗?”

刀灵气得脸都绿了,哼了一声,偏过脸,不理他。

沙秀走上前来,抬手要指花飞雪的鼻子,骂道:“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侮辱”

忽然感觉到了不对劲,手越抬越慢,最后竟僵在了半空中,身体动不了了!

一股寒意袭上心头,急喊:“骆师兄,我动不了了。”

骆康、刘岩和念梦都心中大惊,他们的身体也不听使唤,如雕像一般,杵在原地一动不动。

花飞雪拍着手笑了起来:“哦~~哦~~哦~~被我定身了,嘿嘿”

他边拍手边围着沙秀转:“哦~~哦~~刚刚杀了我一次,是吧?”

刀灵一看四人形势不妙:溜了溜了。

一下子钻进了麟角刀的异空间。

只剩下身后的灵云渐渐消散。

众搬运工见状,才反应过来,这半痴不癫的花飞雪原来是个修行者,而且是段位不低的修行者。

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么小的年纪,压住了赤日阁四位弟子。

工头心道:等等,修行者的年龄原本就不能依据外表判断的,这花飞雪实际年龄可能并不是看上去的十二三岁。

但是真令人费解:

以前只当他空有一身蛮力,但智力发育不全,毕竟正常十二三岁的少年懂一些人情世故了。

现在来看,更何况是一位段位不低的修行者,那心智为什么和小孩子一般?难道天赋技能全点在修行上了?

骆康大骇,心道: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定身术,有这等法术,岂不无敌了?还是自己修行段位低,见识短浅?

花飞雪抬手捏住沙秀的脸颊往下拉:“哦~~哦~~你杀我一次,我杀你一次,不过分吧?算是扯平了。”

沙秀背后冷汗直流,慌道:“在幻术中怎么算数?少爷,您放了我吧。”

花飞雪嘴一咧笑着说:“嘿嘿,怎么能不算数呢?如果不用幻术,我现在脑袋都没了。哼!”

沙秀直感到花飞雪孩子气的笑意中暗藏着令人肝颤的杀意。

骆康大喊:“是幻术!快调用灵力解除。”

花飞雪满是好奇,不停地点头:“嗯嗯,快运功试试,看看管不管用?”

骆康气得直吐槽:“这不是你施展的法术吗?你急个什么劲?管不管用,你不知道?!”

说时四人已调动丹田灵力运功。

花飞雪一脸求知欲,真诚地问道:“哦~~管用吗?”

四个人直气得吐血。

骆康一次运功后,心中疑惑:嗯?!

又运了第二次功:嗯?!

接着运了第三次功,脸上的惊讶已写不下:“这特么真是定身术!”

花飞雪得意地点了点头:“嗯嗯。”

走到念梦身边前,夺回了麟角刀。

拿在手中挥了挥。

四个人吓得面如死灰。

随后花飞雪将刀挂在腰后。

四个人松了一口气。

花飞雪走到沙秀面前,一脸坏笑,双手在空中不停地乱抓,:“我要摸了哦?”

沙秀惊恐:“抓奶龙爪手?你要干吗?你,你,你个小屁孩难道有龙阳之好?士可杀不可辱,你还是杀了我吧。”

众人:……

刘岩像个大明白似地喊道:“怪不得对美若天仙的师姐不感冒。”

念梦若有所思:“怪不得!这小子搞得我都抑郁了,甚至对自己的魅力有点不自信,原因在这里啊。”

花飞雪很困惑:“什么是龙阳之好?”

说着双手一把扑在了沙秀身上。

众人:“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