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与歌(秋子夜长腿猕猴桃)全集在线阅读_秋子夜长腿猕猴桃热门小说

天地初开,本为一片混沌,后阳清之气逐渐上升,变为天,阴浊之气日趋下沉,化为地
随着阴阳交汇,灵气出生,上有日月星辰照耀世间,下有江河湖海滋润万物,众生皆按其道自行运转,生生不息
沧海桑田,时过境迁,最初神州大地上的荒凉已被一片繁荣的景象所取代
此时,人们早已摆脱了刀耕火种的生活,不满足于现状的他们转而开始追求起了更高的目标,长生
自此以后,各类门派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这其中,既有弟子成百上千的名门大派,也有寥寥数人的江湖密宗
其中,主张以感悟天地、修身明性来实现长生的门派大多也将扶危救世、惩奸除恶作为立派的宗旨,而受过其恩惠的世人们便将其称之为正道;主张人定胜天、命由己握的门派大多是将个人利益放在首位,所以门派中人往往也是冷酷嗜杀、为祸一方,从而被人们称之为魔道
放眼整个神州大地,在多如繁星的门派之中,能够被称为正道巨擘的无疑只有俯星宫与华露寺两大门派
而临湾村,则是位于俯星宫百里之外,零星散落的七八个村庄之中最不起眼的一个
有一天,随着一条大蛇闯入了这里,在打破村子近百年平静的同时,也让两个少年的命运默默地发生了改变…

长夜与歌

长夜与歌》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激战十里坡(上)

“脚底抹油的功夫倒是挺厉害,有本事不要走。”

十虎提斧大喝一声,见圆宽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后,身形一动,便要上前去追。

“施主,止步于此吧,不要再追了。”

只见那身材清瘦的僧人手持禅杖,横向一挥,在逼退了十虎后,冲着对方颔首施了一礼。

岂料对方并不吃这一套,名为钟鹭的白衣男子趁着对方低头的瞬间当即抽出腰间的两把短刃,一个踏步便来到了清瘦僧人的面前。

在围观的众人看来,白衣男子虽然步伐诡异,招式狠辣,但眼前这个大和尚始终神情自若,应对的游刃有余,所以在他们心目中两人实力早已高下立判。

“十虎,你就打算这样看下去么?”

“可是,我若去帮忙的话就算赢了也是以多欺少,胜之不武,再说这和尚那么瘦,肯定经不住我几斧子。”

红衣女子闻言,微微一笑,伸出如葱白一般的纤细玉手指着前方说道:“话是不错,可你仔细看,对面那个和尚站在那里可曾动过一下?”

十虎闻言,抬头望去,虽然钟鹭攻势猛烈,可只不过是在做无用功罢了,而那名僧人自始至终都未出手,而是在一味地被动防御。

“如果你再这样看下去,恐怕刚才逃走的大和尚就要把游离带走了,若果真如此,你想想回去后该怎么交差,到时,冥帝若要饿你十天半个月的话,我可不会帮你说话。”

“这么一说,那我就明白了。”

十虎闻言,提斧向前大步走去,与此同时,他手中那柄巨斧突然发出了渗人的红色光芒,那种感觉看起来就像是恶虎在撕咬完猎物后,嘴角边流淌下的鲜血。

随后,十虎右手举起巨斧,直接使出了一记竖劈,刹那间,一道两尺多宽的裂缝开始快速向前蔓延而去,僧人见状,虽然用禅杖及时化解了迎面而来的罡风,但仍是被股蛮横的力道给硬生生推出了一段距离。

见此骇人情形,街道上看热闹的人们早已是四散奔逃,而那些原本站在二楼张望的食客们也赶紧缩回了脑袋,躲在自己的座位上开始瑟瑟发抖。

“施主如此神力,相信定可与我师弟平分秋色,只是贫僧还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告辞。”

“这群和尚,动起手来不行,跑的倒是比谁都快。”

说罢,十虎转身看了红衣女子一眼,见对方同钟鹭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自己则也是化作一道流光追了上去。

“…”

城外,十里坡。

“你们这两个臭和尚怎么不跑了,丑话说在前面,现在求饶可来不及了。”

“你以为贫僧是怕你么,要不是背着这个铁笼,早就把你打趴下了。”

说着,圆宽取下肩上的背带,将笼子随手放在了一旁。

从铁笼落地时发出的闷响以及扬起的浮土可以看出,这个铁笼的重量即使是三四个普通的成年人也未必能抬得起来。

在扭动了一下脖子,活动周身筋骨直至发出一阵噼啪声响之后,圆宽随即褪下僧衣,绑于腰间,指着十虎说道:“待会谁求饶还不一定呢,你要是输了,我的笼子可装不下你。”

“笑话,不妨告诉你,我十虎乃是逆生殿开山堂堂主,能死在我的斧下也算是你三生有幸,你是华露寺什么辈分的和尚,报上名来听听。”

“啰里啰嗦,华露寺圆宽,前来渡你。”

说罢,圆宽侧身一转,以腰发力,先是一跃腾至数丈多高,随即一记直拳朝十虎砸下。

那拳劲在融合自身的灵力之后,刚一出手,威力便已扩大数倍,犹如天降陨石般,伴随着“轰隆隆”的声响从天而降。

“三脚猫的功夫,也敢拿来丢人现眼。”

十虎手持巨斧,仅仅朝着拳势飞来的方向挥了一下,就以一道半月形的罡风轻松化解了圆宽的招数。

“钟鹭施主,我观阁下早已跃跃欲试,在下华露寺圆空,前来讨教。”

说罢,身材清瘦的僧人将左手所持佛珠抛向上空,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佛珠就在空中四散开来,呈现出一个匀速旋转的圆形。

紧接着,其中四颗佛珠毫无征兆的激射而出,宛如离弦之箭般朝着钟鹭直飞而去。

见此情形,钟鹭急忙射出银针进行反击,趁着四颗佛珠被暂时止住攻势的间隙,一路左突右闪不断变换着身形,目的就是为了为了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近战的优势。

通过之前的交手,钟鹭清楚的知道,眼前的圆空绝不是个一般的角色。

方才在城内,数百根银针从手中射出到飞至圆空面前几乎就是转瞬之间,如果对方是和自己一样的明灵期高手,他自信对方绝不会那般泰然自若的应对。

在与圆空目光交汇之时,他基本可以断定,对方必定拥有着飞灵期以上的实力。

“既然你有意藏拙,我偏偏要让你显出真面目。”

在钟鹭看来,目前自己这边的阵营中还有一人尚未出手,圆空之所以会有所保留,应当就是为了以防万一,而这恰恰给自己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只要做到悍不畏死,便能帮助十虎创造出营救游离的机会。

念及至此,已全无保留的钟鹭开始不断尝试着接近圆空,继而开始了猛烈的攻势。

通过数十个回合后的交手,他发现,只要圆空手中的禅杖接触到地面,对方身前就会出现一道由灵力结成的屏障,虽然屏障无法用肉眼看见,但通过判断及数次试探所得出的结果,屏障的范围应该没有超过其五步之外。

当下,最麻烦的还是那四颗步步紧逼的佛珠,虽然钟鹭也曾尝试过以其之矛,攻其之盾的方法,可是每当佛珠在快要接触到屏障的前一刻便会止住前行攻势,继而调转矛头,再次对自己紧追不舍起来。

而另一边,十虎与圆空的战斗看起来则是更为猛烈,两人所到之处,皆是树断石裂,泥土飞溅。

近身接触之时,拳与斧相互碰撞后所爆发出的巨大气浪,让二人脚下的青草尽数伏贴着地面,那样子看起来好似是阿谀奉承之人在俯首帖耳,以示尊敬。

“十虎这家伙,一打起来就上头,最后还得要我出手。”

只见红衣女子右手呈捏花状轻轻一弹,腕上的丝线登时便从她那如葱白一般的玉臂上悄然飞出,瞬间缠住了圆宽的右脚。

随着女子手腕稍稍用力,十分轻松的便让立于半空的圆宽失去了平衡,朝着地面重重的摔落下来。

“十虎,还不快去。”

见红衣女子冲自己使了个眼色之后,十虎当即会意,身形一闪便朝着铁笼飞去。

此时,正与钟鹭周旋的圆空见此情形,赶忙操纵着四颗佛珠紧跟十虎身后。

“圆空,你的对手是我,难不成当我不存在么?”

钟鹭趁此机会,将自身的灵力尽数集中于手中双刃之上,只见原先比匕首稍长些的短刃忽的伸长了一节,变成了犹如能够刺穿鱼腹的鹭喙一般。

圆空见状,向后一跃,原本在天上旋转的其余佛珠也尽数回到了身前。

在被对方一挥衣袖弹开身形之后,钟鹭仍不死心,再次猛冲上前。

“十虎那家伙,怎么这么慢。”

虽然钟鹭并不畏死,可圆空显然已经不想和他再多做纠缠。

只见对方手持禅杖轻轻一挥,便将钟鹭打飞了足有十余丈远。

“十虎,好兄弟,快放我出去。”

笼子里一个身材矮小,面相丑陋的男子正用双手抓着铁笼不停地晃动着,眼里满是焦急与渴望。

“着急什么,这不是来了么,你把手松开,退到一旁。”

“呀。”

只听十虎大喝一声,仅仅一斧,那看起来足有千斤之重的铁笼便瞬间被一分为二。

重获自由后的游离在地上接连翻了几个跟斗,仰天大笑道:“老子终于出来了。”

随即,他整个人像地鼠般快速遁入地中,一下便不见了踪影,等到再见到他时,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红衣女子的身旁。

“游离不才,劳烦荧姬亲自搭救,他日,若是您看上了哪家的公子,尽管开口,无论对方身处何地,三日之内我必定带到。”

被称为荧姬的红衣女子闻言,轻哼一声道:“天下间只有跪倒在我脚下的男人,从来都没有我想要而却得不到的,还需要你将其掳来?倒是你狗改不了吃屎,不知此次办事又被路上哪个姑娘迷的神魂颠倒,这才被对面的大和尚抓了去,好好想想,回去该怎么和冥帝交差吧。”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还望荧姬到时能替我美言两句。”

对于红衣女子毫不客气的言语,游离听后并未动怒,而是在旁一个劲的赔笑道歉。

“十虎、钟鹭,回来吧。”

待二人回到身边,荧姬笑着看向远方问道:“对面的公子们既然已经到了,为何迟迟不肯现身,又不是见不得人的姑娘,难道…,还会害羞么?”

话音落下,只见乐心及白凌浩一行四人瞬间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师兄,你不是说藏的很隐蔽,不会被发现么?”

荧姬闻言,右手轻轻在空中一挑,收回了缠在圆宽小腿上的丝线。

“我也是无意中感觉到有一种像小老鼠般微弱的灵力呢,应该就是小弟弟你无意间发出的吧。”

见对方将目光停留在了自己身上,秋子夜有些迷茫的问道:“漂亮姐姐,你是在说我么?”

“哦,这位小弟弟不仅人长的可爱,而且很会讨女孩子欢心呢。”

看着对方被逗乐的表情,再回头看看这个一脸呆萌的师弟,白凌浩轻叹一声后以手遮面,无奈地说道:“笨蛋…,你以为还会是谁?”

“啊,那为什么知轩就不会被发现?”

武知轩看着秋子夜瞪大的眼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解释道:“可能是因为当时我太紧张,所以屏住呼吸,没敢出声的缘故吧。”

就在几人小声探讨之际,圆空与圆宽来到乐心一行人身前,微微颔首道:“在下华露寺圆空,身旁是我师弟圆宽,我二人本想处理完寺中琐事后再去约定之处与诸位相会,没想到中途出了些许变故,耽搁了时间,还请诸位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