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棠崔幼薇《玄幻:我是垄断大掌柜》最新章节阅读_(许棠崔幼薇)全集在线阅读

小说:玄幻:我是垄断大掌柜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一个达布扭

角色:许棠崔幼薇

简介:看着堆积如山的锦旗,许棠还是忍不住摇头感叹,自己还是太善良了,顶级法器才收一千万银子,不过看在他太上长老在集团当保镖的份上,就勉强给他打个折吧……
仙道崩坏,仙子出山弘扬道法,却没想到被许棠忽悠,成了史上第一个品牌代言人
俗世王朝复兴,皇帝连下一千道圣旨,只为了求许棠去兼职驸马,没办法,谁让他的集团垄断了这个世界的所有资源……

评论专区

(咒回)伏黑家的宁宁同学:短篇!我喜欢短篇,作者跑路的概率更低呜呜呜。是隔壁《[咒回]你无时不刻想退游》的if篇,男主是海胆头伏黑惠,没有修罗场,就是甜甜的养猫日常。

汉魏文魁:来,我给你两个选择,送女还是吃翔?开头是神作,后面文风转为小白,剧情转到火星,我估计作者是准备送女凑成七龙珠,然后召唤神龙。抱歉,你太高端了,我太小白了,我还是去看龙傲天好了!

大宋好屠夫:文笔情节平均水准,抄袭诗词败笔。。。经商啥的太想当然

玄幻:我是垄断大掌柜

《玄幻:我是垄断大掌柜》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姚老头

许棠双腿一蹬,灵活得像条鱼儿,停留在女子面前,嘴角邪魅的笑容渐渐挂起,见仙子也满是惊恐,心中反而越兴奋,大手一挥,朝女子抓去。

沈青竹心中绝望,认命似的闭上眼睛,等了一会儿,却没感觉到身体有什么异样,睁开眼打量着自己的衣物,仍然完完整整,不由得抬头朝身前的许棠看去,却发现此人竟然愣在了原地,仔细一看,他手中正抓着自己掩面的丝巾。

乖乖,这次真遇到仙子了。许棠像根木头一般杵在水中,看着褪去面巾的沈青竹,秀口琼鼻,朱唇玉面,一切的一切都似乎是老天的杰作,集天下之毓秀于一身。

沈青竹见面纱不在,羞怯中更多的是悲愤,激动之中又喝了几口,看着痴痴望着自己的许棠,似乎猜到了自己的接下来的命运,她自诩神智坚定,原来此刻也不过如此。

想到这里,沈青竹连挣扎的力气都少了几分,与其被这登徒子玷污,还不如自沉湖底。

这道姑竟然如此天人之资,倒是自己小瞧了,不过虽然长得跟花一样,但下起手来却狠辣无比,自己不过是不小心露了点,就要一掌劈死自己,这般泼辣,自己绝对不会中她美人计。

见沈青竹动作越来越小,眼神也越来越无力,许棠犹豫一下,还是游了过去,虽然这娘们想要自己小命,但自己毕竟无碍,再说,亲眼看见如此美丽的事物陨落在自己面前,这还真做不到。

许棠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狠狠在沈青竹的玉脸上拧了一下,似乎是要给她一个教训,沈青竹羞耻的闭上眼睛,装起鸵鸟来,可等了半天没有动静,睁眼一看,却发现那人早已消失不见,就在感到松了口气时,突然臀下一轻,竟然发现一个脑袋钻到自己裙中。

许棠本想将她拖出水面,可沈青竹哪明白的他的意思,脸色焦急羞愤,双腿夹着许棠的脖子,以为他又要轻薄自己,抗拒着许棠的动作。

许棠也不管她的挣扎,脚下发力,拖着她缓缓上浮,快出水时,猛地一蹬,直接将她托出水面。

沈青竹甫一出水,贪婪的吸了口新鲜空气,毕竟有从小修真打下的底子,再加上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倾覆的乌篷船,许棠在水中再次发力,一把将她顶到漂浮的船上。

沈青竹半躺在船上,等了许久却也不见周围有任何声响,咬牙道:“无耻之徒,还不快出来!”

水面平静,无人应答。

沈青竹冷哼道:“你被我的灵气侵袭了经脉,再不出来,难逃一个死字。”

等了许久,依旧无人应答。

沈青竹咬着红唇,环顾周围平静的湖水,一时间心绪飘渺,竟然不知道想些什么……

……

幸好翻船的距离离岸边不过几里水路。许棠顺着水势,半是漂流的朝岸边慢慢游去。

虽然心里有些恼怒,但许棠却不后悔刚才的举动,不就是扯掉遮面的纱巾,捏了捏脸蛋吗?又没少几两肉,这道姑应该不会丧心病狂,不要命的来追杀自己吧?

许棠充分发挥了一番阿Q精神,把道姑柔软细腻的腰肢,狠狠的回忆了一番,就当是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他现在四肢无力,头脑发晕,而且胸膛一阵火辣,就像针扎一般难受。

等到岸边时,天色已经黄昏,许棠潜伏在岸边,借着繁茂的柳枝,不时探出脑袋向四周观望。大雨过后,街道一片湿哒哒,所幸没有几个行人。

许棠靠着岸边观察了一会儿,见无异常,便拖着沉重的四肢,缓缓从水中爬起来,一路闪闪躲躲,生怕哪个拐角处突然蹦出一个人影,给自己扎个透心凉。

他刚一踏进家门,憋着的一股气再也坚持不住,吐了口老血,软软地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许棠眼神模糊,隐约看见从屋内走出一道苍老而又熟悉的身影。

“你回来了。”姚老头举着一根蜡烛,在昏暗的屋内增添了几分暖色,他声音有些嘶哑,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许棠,竟一点也不觉得诧异,缓缓开口道:“怎么搞成这个模样?”

不说还好,一说许棠心里就来气,他点头答道:“我老老实实摆渡,谁想到渡了一个疯婆娘,差点到湖里喂鱼了。”

他跟姚老头相处了两个多月来,许棠除了自己的来历,几乎与姚老头无话不谈。

姚老头见多识广,虽然说起话来有些神神秘秘,但是言语中对许棠的关心不似作假。

许棠心中也隐隐猜出,就凭姚老头这等见识,绝对不是一般乡村老父所拥有的,不过这涉及到的**,他一直没说,许棠也一直没问。

姚老头点了点头,将烛台放到一边,缓缓蹲下身来,两指搭在许棠的脉搏之上,沉吟一会儿,才缓缓说道:“你这是中了纯正的仙家灵气,再加上剧烈活动,筋脉逆流,不过施术者似乎并不想要你性命,等我帮你把灵气导出,休息上几个时辰就能恢复原状了。”

许棠听说这伤不会致命,顿时长出了口气,想起那小妞的俊俏脸庞,心中也好受了七八分,不过一想到自己在水里泡了那么久,顿时又觉得有些亏大发了,只恨自己没有多揩点油水,白白苦了自己。

也不知该说这人是乐观大条,还是说了好了伤疤忘了痛。

“你且忍着一些,我帮你把体内的灵气引导出来,”室内虽然烛光微弱,但姚老头眼神却是极好,只是看了许棠的胸膛一看,便稳稳地把掌心按了上去。

一股温热的气息顺着姚老头的手掌,缓缓钻到许棠体内,就像泡热水脚一般舒服,许棠惬意得直哼哼。

姚老头一手抓住许棠的肩膀道:“你忍着点,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疼。”

许棠愣了一下,苦着脸道:“姚老头,就没有无痛人流吗?牵动筋脉,就跟抽筋一样,疼。”

姚老头愣了下道:“什么无痛人流?”

无痛人流都没有,那自己来个妇科圣手,岂不是要赚大发。许棠不死心问道:“难道就没有那种可以让人暂时感觉不到痛觉的药物吗?”

姚老头呵呵一笑,点头道:“有。”

“那就麻烦姚老哥,”许棠连忙点头,能少吃苦头,就少吃苦头。

姚老头从身后掏出一跟木棍,似笑非笑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许棠。

许棠大汗,连忙摆头道:“姚老哥,别玩了,我是认真的。”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姚老头话音刚落,就举着木棒朝许棠砸来,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啊。”许棠睛呼一声,睁眼一看,姚老头已经乐呵呵的站起了身。

好家伙,转移注意力是吧。许棠勉强投过一个礼貌的微笑,心中却是把姚老头骂了给狗血淋头,但一站起身,瞬间觉得身体轻盈了三分,体内乱窜的气息也已经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