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妮亚每天都是夕阳(原神之这是阿妮亚?)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阿妮亚每天都是夕阳)完整版免费阅读

书名:原神之这是阿妮亚?

简介:阿妮亚:可莉,这AK47好玩吗?
可莉:阿妮亚是好人,给我最爱的嘣嘣玩具!
阿妮亚:七七,来,吃根棒棒糖,我们去玩小风车吧?
七七:小……风……车
阿妮亚:早柚,今天我们去群玉阁睡觉好不好?
早柚:好啊,那个地方早柚是绝不会被抓住的!
阿妮亚:迪奥娜,我们去研发新品吧!
迪奥娜:不去,不去!你又想拿人家赚钱!
阿妮亚:派蒙,我想把你做成抱枕!
派蒙:说了多少次了!做不了!做不了!派蒙不是毛绒绒!
女士:我这是抽出来了个什么玩意?
公子:女士!北国银行要破产了!
巴巴托斯: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再过来我要报警了!
钟离:你干嘛……说了我是绝对不会穿背带裤,白衬衫去打篮球的!
雷神影:说了多少次了!不要随便进我的一心领域!我不会做饭!
八重神子:我的尾巴可不是那么好摸的~
天理:这个世界,到底进来了个什么玩意?
荧:我不知道啊!
空:我真服了你个老六了!
阿妮亚:我是第二个六道,这个世界唯一的存在!

原神之这是阿妮亚?

《原神之这是阿妮亚?》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四章 奇怪的凯亚和迪卢克

赶来的尤菈背着菘籁大剑奔跑着,与惊喜的安柏对视一眼,微笑了一下。

随后冷漠的扫过了派蒙和荧,让派蒙和荧感觉这个人好像不太好相处的样子。

随后只见尤菈越过安柏三人,跳上高空,空中身体顺着大剑自由转体,只听尤菈大喊一声。

“冰浪怒涛!”

从空中一大剑砸在火海中,大剑砍在地上的那一刻,想飞起的尘土都被大剑瞬间释放出的冰元素力压制了。

冰元素化为坚冰爆开,一下子就覆盖了尤菈前方的火海,寒气快速压制了浓厚的黑烟,四周温度快速下降,直至冰点。

火焰再无法燃烧!

刚刚还火光四起的树林,顿时变成了冰雕,散发着刺骨寒气。

把安柏三人看的目瞪口呆!

“牛逼…………”

此时三人脑海只剩国粹了……

随后看着尤菈优雅的站起身,大剑化为金光消逝,尤菈转过身,右手潇洒的撩了一下头发。

冷哼一声,悠然自得。

看向三人。

只可惜三人久久没有回过神,还沉浸在尤菈的优雅当中。

尤菈只好自己开口了。

“究竟发生什么事?能仔细跟我说一说吗?”

安柏最先回过神,但一想到自己看到的场景,安柏就激动的语无伦次。

凯亚突然让自己去风龙废墟侦查。

随后被风魔龙追杀。

路上遇到了女士,女士把风魔龙打残了。

然后她一路逃啊逃,就遇到了派蒙和荧。

随后,被三只蝴蝶袭击,为了自保,使用风元素将三只火蝴蝶包裹,引燃了树林。

最后,尤菈出来救了场。

嗯,就是这样!

以上是派蒙根据安柏的语无伦次,好不容易整理出来的。

派蒙:嘿嘿嘿,感谢本派蒙的聪明与智慧吧!(骄傲)

到此,尤菈更疑惑了,风魔龙,女士,还有风龙废墟到底发生了什么?

怀着疑惑,尤菈四人一起回到了蒙德城。

嗯,哪里有点不对劲,派蒙算人吗?

派蒙(气的跺脚):哼!我怎么就不算人了?

回到蒙德城,西风骑士团,结果发现琴团长,凯亚他们都不在,听其他人说,去风龙废墟了。

想找卢姥爷打听一下,结果卢姥爷也不在,奇了怪了。

三人一应急食品,正准备去风龙废墟援助琴团长,结果在桥上就与琴团长等人碰面了。

听闻派蒙和荧救了安柏一命,所以也没瞒着派蒙和荧,请她们一起去西风骑士团喝茶去了,顺便想请她们加入西风骑士团。

毕竟现在人手实在不够,多一个也好。

风魔龙的问题被女士解决了,琴团长也松了口气,但是可莉说,女士的女儿阿妮亚也跟她一起被抓到了风龙废墟……

啊……这……

琴,迪卢克陷入了沉默……

他们在风龙废墟里只找到了可莉,并没有另一个女孩子,反倒是有一个神秘面具男。

这时迪卢克觉得有些不对劲,突然对着沉默已久的凯亚问道。

“凯亚,去救可莉之前,你只说了可莉被抓走了对吧?”

迪卢克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凯亚一瞬间有那么点惊讶,但随后就轻松地笑了起来,笑眯眯地回道。

“哦~这个啊,可能当时我没看太清吧!毕竟可莉被抓走就是一瞬间的事,我根本都来不及营救!你说是吧,我的义兄大人。”

闻言迪卢克皱眉沉思了一会儿,低声回道。

“确实可能会没看清,嗯……那就先这样吧!一切等女士回来再说吧。”

迪卢克说完转身离开了团长办公室。

出了西风骑士团,重重疑惑在迪卢克的脑海中回旋,他有不好的预感。

“凯亚,你究竟想干什么?安柏的事,也是你干的吗?如果哪天你威胁到了无辜的人,我会……”

“亲手……了结你。”

……分割…………

璃月,群玉阁

凝光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璃月风景。

对着身后的夜阑问道。

“夜阑,深渊在蒙德的动作查的怎么样了?”

夜阑平静的回道。

“深渊尝试操纵风魔龙,不料风魔龙半路带回了两个小家伙,其中一个是突然出现的愚人众执行官女士的女儿,于是,风魔龙现在生死不知,深渊也沉寂下去了。”

“哦……很好,夜阑,不如今天就在我这吃顿饭吧?”

凝光对夜阑说的内容好似完全不关心一般,话题转移到了用膳上面去了。

而夜阑则拒绝了。

“没事我就退下了,凝光大人。”

“嗯。”

夜阑走后,凝光喃喃道。

“你的心里,究竟埋藏着什么?夜阑”

……分割…………

视线回到女士。

风龙废墟现在已经成了真正的废墟了,焦黑焦黑的……寸草不生。

女士找遍了整个风龙废墟都没有找到阿妮亚,于是把气全撒在了风龙废墟上了。

里面的丘丘人等生物,死的别提有多惨了,阎王爷见了也要给女士递根烟。

阎王爷:以后你要是死了,来我地狱,直接就是高官厚禄!十八层地狱全让你来管!

现在的女士已经恢复为常态了。

回到了蒙德城。

很是平静。

但,这样的举动却让琴团长等人越发的不安。

现在蒙德城势弱,大半以上的骑士都被法尔伽大团长带走远征了,乃是防御最为薄弱之际。

一旦女士想要毁灭蒙德,就凭她们这点人手,根本杯水车薪。

风神又好像消失了一般,甚至一度被称为无神的国度。

琴团长现在坐立不安,辗转反侧。

也只有一口口浓浓的咖啡能够麻痹一下琴团长焦虑的内心了。

而女士,此时,正在房间里不断地摔杯子,砸桌子。

守在外面的愚人众士兵们,瑟瑟发抖。

只听里面。

“阿妮亚,阿妮亚,阿妮亚……!!”

“巴巴托斯!你骗我!我要撕了你!”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

过了一会儿,房间里沉寂了下来。

女士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平静地说道。

“将整个蒙德城封锁,一天见不到阿妮亚和巴巴托斯,我就杀一个人。”

愚人众士兵吓得冷汗直流,浑身颤抖,回道。

“是,是,女士大人,属下这就去办!这就去办!”

说完屁滚尿流的跑了。

门口总共有四个愚人众士兵,三个都溜了,只剩一个最胆小的,没有走,也许是心中的善意让他留了下来。

他眼泪鼻涕直流,浑身颤抖,与女士毫无人性的眼睛坚强的对视着,一顿一顿的说道。

“女士…大人,我知道…我…不应该说这些…”

“哦?”

女士来了兴致,冷冷地盯着面前这个比自己矮一大截的士兵。

士兵被女士的声音吓得浑身一颤,低着头,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他们,都是无辜的,不应该杀他们!”

闻言女士冷漠的眼神里,窜起了一团怒火!

“很好!很有胆量!你叫什么名字?”

女士好似夸赞的一句话,让士兵稍微松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的大脑更加清醒了,挺起了胸膛,直视女士回道。

“阿莫尔兹!”

女士笑了起来,

“呵呵呵,很好!很不错的名字!”

随后眼神一厉,语气一转。

“那就带着你的骄傲和弱小,化为灰烬吧!阿莫尔兹!”

女士右手掌抓在阿莫尔兹的头上,只是三息之间,阿莫尔兹就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了一具干尸,随后化为灰烬,与风同在了。

“哼!弱小!就是罪孽!死亡,就是命运!”

……分割…………

天空岛

阿妮亚被带到了天理的面前。

天理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如同傻子一般的阿妮亚。

最后判定。

“这也许是个傀儡,空有一身莫名其妙的力量,却完全不会驱使,威胁,也算不上,就这智商,还是算了吧,成不了气候。”

“看来这随机召唤器,召唤出来的人类,都是有缺陷的啊。”

“嗯……放她回去吧,等下次那个面具男出来的时候,再动手抓起来。”

以上都是装傻的阿妮亚听到的。

傻人有傻福算是被阿妮亚玩明白了。

随后,天理挥手一道金光,把阿妮亚送回了蒙德城。

至于为什么送回蒙德城,而不是送回原处,是因为,上司,也要稍微关心一下下属嘛。

巴巴托斯去草之国救特瓦林了,女士已经在蒙德城无人能挡了,所以天理不想让女士给自己造成更多的意外。

……分割………………

就在女士和西风骑士团等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天空一道金光落下。

阿妮亚,闪亮登场!

女士看到阿妮亚的一瞬间,一顿,随后继续变得冷漠起来。

与琴团长等人对视着,说道。

“很好,阿妮亚已经出现了,今天你们不用死人了!”

迪卢克最先忍不了,站了出来,指着女士怒道。

“女士,你把人命当儿戏吗?别以为我们怕你了!”

女士轻笑一声“哦~?”

对着迪卢克笑眯眯地说道。

“你是,想挑战我吗?”

闻言,琴团长,凯亚等人慌了起来,连忙示意迪卢克冷静。

然而迪卢克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于是硬着头皮大喊道。

“来就来!”

得到迪卢克的回复后,女士狂傲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很好,我也不欺负你,明天下午三点,桥上见,我允许你们一起上!”

“你!”

迪卢克气的跳脚,就想冲上去揍女士了,可惜,被凯亚等人拉住了。

凯亚皱着眉对着迪卢克轻声责骂道。

“兄长,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这不像你啊!”

闻言迪卢克笑了起来,回道。

“看来,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哥哥啊!凯亚”

凯亚只觉得迪卢克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回道。

“兄长大人这是说的什么话呀!有我凯亚在,没有人能动你分毫!我说的!”

闻言迪卢克嘴角上扬,说道。

“那,明天你跟我一块对付女士!”

凯亚一惊,“什……什么?”

迪卢克反问,“不行吗?”

凯亚扎心了,“额……没有,没有”

“那就好,我的好弟弟。”

……分割……

女士带着阿妮亚回到了家里,嗯……换了一个房间。

没有多过问什么,因为丑角前两天在联络器里教她。

“孩子要有自己的**,为人母不应该有太强的掌控欲,等到感情深了,想知道什么,孩子自然会跟你说的。”

第二天早上

阿妮亚吃完早餐,出门看到守卫换了,平时都是拿权杖的,今天变成拿长枪的了。

看到枪,阿妮亚来了兴致,对着房间里正在梳妆打扮的女士说道。

“阿妮亚要玩枪!biubiubiu!”

女士涂口红的动作一滞,开始回想丑角教的东西。

“不能让小孩子玩危险物品,特别是枪!”

想要开口拒绝,但是,脑子里又浮现了一个声音。

“要啥给啥!宠她!”

这让女士犯难了。

而女士的心声都被阿妮亚听到了耳朵里。

所以,阿妮亚嘿嘿一笑,问道。

“炸弹和枪,哪个危险?”

女士想了想,回道。

“炸弹更危险。”

然后

“阿妮亚想去和可莉炸鱼!”

“啊?这!来人,去找一把手枪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