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农门娇美小福包)李氏苏三妹全集免费阅读_李氏苏三妹全文阅读

书名:穿成农门娇美小福包

主角:李氏苏三妹

简介:苏小鹿意外身亡后,胎穿了

  她一出生,亲娘赵氏就大出血,失去了生育能力

  奶奶王氏当即就嚷着:“这就是个扫把星,必须给我丢了,不然你们一家就都给我滚出去

  亲爹苏三郎咬了牙:“好,那娘就把我们一家分出去吧

  她才出生,就分家了

  大哥是个傻儿,二哥也被烧坏了脑子,幸好三姐还正常

  全村人认为这一家子熬不过这个冬天,却不知苏小鹿有空间在手,全家人每日灵泉滋养,…

穿成农门娇美小福包

《穿成农门娇美小福包》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9章 生死都跟着你

  第39章生死都跟着你

  赵氏不知道苏三郎去苏家经历了什么,她只知道她从看见苏三郎的身影开始,苏三郎的身子就像是受了很重的打击,步法沉重而踉跄。

  他时不时的抬手,虽然看不见,赵氏也知道他是在擦泪。

  搬家那一日她都没看见他哭,这一次却泪流不止,赵氏就心疼了,她想让苏三郎知道,无论什么时候,她都会在他身边。

  苏三郎冰冷的心暖了一下,他回握着赵氏的手,哽声道:“孩儿娘,委屈你了,是我无能,对不住你,他们要把我们革除族谱了,对不起。”

  赵氏身子颤了一下,瞬间落泪了。

  她明白,革除族谱意味着什么。

  她抬手抹去眼泪,艰难的露出一个微笑说道:“孩儿爹,没事的,咱们先吃饭,我炖了鸡和兔子呢,可香了呢。”

  “孩儿爹,我不怕,你也别怕,你为我们做到这一步,我已经无能回报你了,如果你不嫌弃我,无论生死,我们一家人都随你可好?”

  赵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她并不害怕,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了却此生。

  她并不怕死,只是想起自己的孩子心里生疼而已。

  没有了她和苏三郎,苏崇和苏华活着也是受罪,走必定是要带着两个傻儿子的,至于两个女儿,她也怕无人待她们好,留她们世上走一遭最后也饱受伤痛折磨。

  所以,如果要走,那一家人一起走,了无牵挂,自此从不分开。

  “好。”

  苏三郎回了一个好字,这个字,很轻,却又很沉重。

  两人双手紧握,擦去泪水,笑着进屋去。

  两人一进屋,苏三妹就抱着苏小鹿和苏崇苏华一起出来了。

  苏三妹忐忑不安的看了看苏三郎,又看了看赵氏,怯怯的喊了一声:“爹,娘。”

  苏崇和苏华什么都不懂,但家里的氛围明显不一样了,两人都非常紧张和害怕,跟着苏三妹一起喊了一声‘爹娘’之后就乖巧的站着。

  苏三郎只觉得自己的心口奇痛,这是他的孩子啊,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心,他哪里能割舍得下他们,就是他死了,他也还会牵挂担忧着。

  赵氏止住的眼泪簌簌而落。

  赵氏走过去,轻轻的摸了摸苏三妹的头发,颤声说:“三妹乖,坐着吧,娘给你们舀饭吃了。”

  苏三郎抱了抱两个儿子,感受到两人都在害怕的发抖,苏三郎心揪着的疼,他艰难的说道:“崇哥儿华哥儿,别怕,爹和娘在呢。”

  “饿坏了吧,快吃饭吧。”

  苏三郎拉着两个儿子坐下,看着赵氏盛来的满满一碗肉,苏三郎眼里闪过一丝伤痛,他梗咽了一下,最后什么也没说。

  苏崇和苏华的紧张和害怕,都在这喷香的食物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爹也吃,娘也吃,妹妹也吃,香香。”

  苏崇看了看爹娘和苏三妹,见大家碗里都是同样的多,这才放心的吃了起来。

  苏三妹还怯怯的,她偷偷的看看爹娘,似乎想从他们的脸上看出什么来,可她到底还是个孩子,再怎么懂事,也没法理解大人的伤痛。

  赵氏摸了摸苏三妹的头发,温和的说道:“三妹吃饭吧,多吃点,明天娘再给你们煮,咱们一家都吃的饱饱的。”

  苏三妹抿了抿嘴唇点点头。

  鸡肉和兔肉一起炖煮,味道相融合,有着说不出的香和鲜美。

  看着爹娘都大口的吃肉,苏三妹也暂时忘了害怕大口的吃起来。

  赵氏一手抱着苏小鹿,吃着肉喝着汤。

  苏小鹿淡淡的叹了口气。

  一锅肉,一家人吃的干干净净,倒是饭吃的少。

  等洗漱之后,苏三妹和苏崇苏华三个孩子都睡着了,赵氏才轻轻的碰了碰苏三郎的手说道:“孩儿爹,等我们被革除族谱了,这些东西,我们是不是都带不走?”

  对这件事,赵氏已经接受了,她没有多少难过,只是想着孩子可能会和他们一起死在这个冬天,她的心里就疼。

  苏三郎轻轻的应声:“嗯,这房子,和地,都是祖上留下来的,现在都由爹做主,我被逐出族谱,这些都不属于我了。”

  苏三郎睁着眼睛看着茅草顶,心好似不会疼了,只是想着妻儿,他还是会有不甘,他暗暗的问老天爷,为什么要让他苏三郎如此饱受疾苦,给了希望又收回去。

  赵氏叹了口气:“收回就收回吧,如果真的走不下去了,咱们一家人就一起走。”

  苏三郎转头抱住了赵氏,浅浅的应她一声:“嗯。”

  同样没有睡着的苏小鹿,也幽幽的叹了口气。

  她是真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古代,被逐出族谱,那是很严重的事情啊,被彻底的抛弃,连祖宗都不认。

  这些先不说,就这寒冬腊月的天气,房子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了,怎么过??

  听着爹娘的意思,真的过不下去,活不下去了,就买点毒药,全家一起死。

  苏小鹿心里除了难过也毫无办法,她一个婴儿,不能走不能说,她也没有选择,她倒不是怕死,只是觉得不公啊。

  一切都是那么让人忧心,却没有一点办法。

  后半夜的时候,赵氏突然对苏三郎开口说道:“孩儿爹,你把咱们后来来买的那米面和米,趁黑给虎子兄弟他家送去吧,这么多粮食,他们一家总能吃上口好的,就当做是报他的恩情了,银子,也送去十两吧。”

  陈虎的帮助,赵氏一直记在心里,想着以后可能没机会报了,她赶紧让苏三郎把粮食送过去。

  苏三郎点头,立马起身去扛了他后来买的米和面,趁夜摸黑去了陈虎家,陈虎家靠西屋边,苏三郎敲了窗子学了鸟叫。

  陈虎听到声音,他迷迷糊糊醒来,听出了这鸟叫是苏三郎曾经和他约定过的信号,他瞬间清醒了,轻轻下床开窗:“三哥,是你吗?”

  苏三郎轻声说:“虎子,是我,我来不及和你解释了,你也别问我什么原因,我明日就要被我爹革除族谱,我们一家人可能会离开南山村,这辈子或许没机会再见面了,这点东西你拿着,悄悄放着,找机会给孩子们做了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