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紫风澹渊)战王医妃有点甜完结版阅读_战王医妃有点甜最新章节阅读

传说燕王府世子性子乖戾,不顾伦理,侵占弟媳
现代法医魏紫穿越而来,悲催成了这位“被侵占的前任弟媳”
世子红唇微勾,笑容妖冶:“想在我房中留宿吗?”魏紫断然拒绝:“不想!”世子桃花眼滟滟:“好,那我去你房中留宿
”傲娇忠犬战神王爷×现代天才学霸法医,甜宠无下限

战王医妃有点甜

战王医妃有点甜》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那男人在床上像野兽

风澹渊离开后,魏紫跟宋妈说:“熬些米汤来,孩子得吃东西。再做些下奶的鲫鱼汤、猪蹄汤或排骨汤,等有奶了,我喂孩子。”
“好好好——”宋妈连连点头。
翠翠拉了拉宋妈的袖子,小声说:“厨房里什么都没有,我们也没有钱……”
魏紫这才想起,魏家嫡女来别院后,过的是囚犯一样的日子,平日里的吃食几乎连肉星子都见不到,不然也不会体弱到难产。
“我想想办法,去跟村子里的人借一借……”宋妈说。
魏紫拔下头上的玉簪,递给宋妈:“拿这个跟人换吧。空着手,人家不会理你的。”
宋妈连连摆手:“小姐使不得,这是您母亲留下的,不能卖的。”
魏紫说:“身外之物,没了就没了,命才最重要。”
翠翠看了眼外面:“要不,求求世子……”
宋妈低声喝止:“不可!他把咱们小姐害得还不够惨吗?”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啊,怎么可以再跟他有瓜葛?
犹豫了下,宋妈拿着簪子出门去了。
魏紫对翠翠说:“烧些热水来,帮我擦洗身子,再换身干净的衣服。”
“坐月子是不能擦洗的呀。”
“坐月子不是不能擦洗,是不能着凉,你把门窗都关严实了,烧着火呢,没事的。”魏紫耐心解释。
翠翠歪着脑袋看魏紫,小姐还是一样的脸,可她觉得不一样了:眼睛不一样了,说话的语气也不一样了。
擦洗干净身上的血和汗,换好衣服,魏紫觉得舒服多了,人也有了些精神。
宋妈换了猪骨来,准备给魏紫熬汤。
厨房里,翠翠熬着米粥,看了眼篮子,吃惊道:“一根玉簪呢,怎么就这么些猪碎骨?”
宋妈叹气说:“能换到就不错了。村里都是魏家的佃户,魏庄氏说让小姐自生自灭,谁能给我好脸色?我好说歹说,跪下磕了头,陈屠夫才勉强给我这些骨头。”
“自打小姐怀孕起,就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这好歹是有点肉了,等下我好好做一顿,给小姐补补身子。”宋妈安慰自己。
翠翠抹着眼泪:“小姐招谁惹谁了,过的是什么日子呀!”
门外,风澹渊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笑:对自己挺狠的,也不怕饿死。这女人,心志够坚定,放他下面手把手教,倒是一颗好苗子。
朝手下勾勾手,风澹渊低声吩咐了几件事。
*
好疼。
魏紫忍不住倒吸一口口凉气,小心扶正伏在她身上吸奶的小家伙。
跟只小猫儿似的,也没牙齿,可吸起奶来,像刀割似的,她最娇弱的部位甚至破了皮,渗出了血。
可没办法,要想尽快下奶,食补是一方面,还得靠人类的本能,而让孩子吸是最有效的办法。
翠翠搬来了上好的碳,将屋子烧得暖暖的。
宋妈端来了热腾腾的猪蹄汤:“没放什么盐,滋味不怎么好,但下奶最好不过了。”
翠翠开心地说:“世子看着凶,可人很好呢,让人送了好多东西来呢!”
魏紫沉默不语。
风澹渊怎么可能是好人?
记忆里的那一晚把她也吓到了,风澹渊简直跟野兽无异。
次日他说出要吃人的话,魏家嫡女忍了一晚上,终于在那一刻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