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太子妃说要休了您!》宋芷柔拓跋明月全集阅读_宋芷柔拓跋明月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太子殿下,太子妃说要休了您!

作者:八重晚樱

主角:宋芷柔拓跋明月

简介:小户人家的女儿宋芷柔,阴差阳错成为了太子拓跋明月的太子妃,可是太子不爱她,她也不爱太子
“你和我只是合约夫妻,等青黛生下孩子我就休了你,放你走

“好嘞,只要您金子到位,我立马腾地方走人

这么干脆,是欲情故纵,还是真的不在乎
拓跋明月漆黑的眼眸里闪现出一丝不舍
“其实娥皇女英也可以同时拥有

“不,你应该只爱沈小姐

太子殿下,太子妃说要休了您!

《太子殿下,太子妃说要休了您!》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成亲啦

三天后,全城狂欢,大家都在庆祝太子殿下娶亲成功,庆祝他离皇位的距离又近了一步。大家都很高兴,不包括宋芷柔、拓跋明月,还有躲在人群里哭红了双眼的沈青黛。

那十里红妆的气派,原本属于拓跋明月和他心爱的沈青黛,如今他的身边坐在一个陌生的女人,她既没有沈青黛的气质如兰,也没有她的博学多才,完全是个没教养的乡野丫头,搞不懂为什么自己的老子非要自己娶这种的女人,什么天选之女,不过是说出来唬人的话,也只有这群看热闹不嫌大的老百姓才相信这种鬼话。

坐在马车的上的太子和宋芷柔,各怀鬼胎,貌不合心离。

宋芷柔在想:原来结婚这么好玩呀!那日全城的老百姓都出来了,还有很多听到喜讯在赶来的路上。路边每隔一米就挂着大红灯笼,灯笼上贴着烫金的喜字,有穿着红色喜庆服饰的宫人垂手而立,他们的身后有杂耍的戏团,有舞狮的队伍,还有吹拉弹唱的戏班表演,比元宵节都热闹。

宋芷柔的身体不由自主跟着锣鼓的鼓点摇动起来,只可惜自己现在坐在马车上,不能下去与民同乐,要是今天不是自己的婚礼就好了。

拓跋明月厌恶地看了一眼她。

“坐好,你现在是太子妃,要注意自己的形象!”

宋芷柔有点怕拓跋明月,他老是黑着一张脸,要不是看在他还长得好看的份上,自己才不愿意和他多待一分钟。

迎亲的队伍来到皇宫,这里又是一片喜气洋洋,文武百官和他们的官眷们都等候在大殿外,等待新人入场,这里面就站着沈青黛,她今天特意穿了一身玫红色,头上发髻**戴着一朵红艳的绢花牡丹,又插了一对凤凰造型的步摇,“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差把自己的野心写在脸上。沈宰相和沈夫人自然是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做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装扮,无奈这是太子赏赐的,要求她今天必须这么打扮

。拓跋明月是在用行动告诉世人,今天他名义上娶的是宋芷柔当太子妃,其实在他的心里,今天的新娘是沈青黛。他们两个隔着人海遥遥相望,满含热泪,无声中诉说无限伤情。幸好宋芷柔此刻带着盖头看不到,不然依了她的脾气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坐在正殿上的拓跋山河和皇后,把一切看得真切,皇上一个眼神,身边的太监立刻会意,不一会儿,沈青黛就消失在人群中。

拓跋明月在人群中搜寻了半天,没看到沈青黛,就是不肯行礼,眼看吉时要过去,不论大家怎么催促,拓跋明月就杵在原地不动弹,用无声的行动抗议父皇刚才的所作所为。

宋芷柔站在原地,腿都站酸了,关键她头顶着快二十斤的巨大凤冠,她撑不住了呀,不赶快完成接下来的礼仪,真怕自己会晕倒在殿内,她瞅两眼身边的跟木头一样的拓跋明月,他在搞什么鬼,他不情愿结这婚,自己也不愿意呀。但是既然都这样了,不要让大家为难。

宋芷柔趁他不注意,用脚狠狠踢了他肘窝一下,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顺势跪下,拓跋明月狠狠瞪了他一眼,宋芷柔隔着盖头都感受到了死亡的凝视,好在下一秒他被礼官押着低下头,顺利完成了接下来的仪式流程。

坐在婚房里,拓跋明月遣散了众人,现在就剩下宋芷柔和他两个人。

拓跋明月对宋芷柔一点感情没有,他连盖头都不想掀起。

一想起来白天的事情,他气都不打一处来,自己可是大齐高高在上的太子,竟然被一个小丫头当众戏弄,成何体统,关键她还是破坏自己幸福的那个始作俑者,要不是应为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人,此刻坐在自己身边的就是沈青黛。

越想越气,他猛地抽出随身携带的软剑,架在了宋芷柔的脖子上。

这是结婚呢,还是要命呀,宋芷柔被突然起来的利剑吓呆住,不过她很快明白了拓跋明月的意图,她不慌不忙扯下自己的盖头。

盖头上,一张绝美的脸庞出现,她不是青黛的病弱中那种娇弱的美丽,她的美丽生机勃勃,充满活力。对比青黛总是泪汪汪的楚楚可怜的大眼睛,她的丹凤眼明亮纯净,像是天上的明月光彩迷人,长长的睫毛闪动,像是有股魔力,让拓跋明月再也狠不下心去讨厌她,她的嘴唇红润,虽不笑,却仍旧在嘴角处浮动出上扬的弧线。

拓跋明月的目光错乱了,他手里的刀不知何时已经放下。

宋芷柔开口,传来悦耳的声音,连她的声音都饱含活力,如春天的百灵鸟在林间的欢歌。

“太子殿下,不要这么嘛,有事好商量,干嘛动刀动剑的,你看着你的剑多锋利,很容易弄伤我的,我知道,你有心爱之人,我不是夺人所爱的恶女人,这件事情我也是受害者,我不想嫁给你,同时天涯苦命人,你就不要太为难我,放我一条生路吧!”

宋芷柔说得恳切,加上她那明艳的双眸流露出来的害怕,拓跋明月这杀人如麻的无情阎罗,收回了自己的软剑。

宋芷柔悬着的心放了一半,可是现在还不安全。

“太子殿下,今日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但是当着那么多人,如果我不这么做,皇上和皇后一定会生气,一定会怪罪下来,我怕无辜的人会受牵连!”

拓跋明月听着这些话,眼前浮现出自己心爱的沈青黛受苦的画面,确实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太子殿下,您放心,我是自己掀的盖头,这最后一道礼仪没走成功,咱们两个就不算是夫妻,这就是个假婚礼,老天爷不认可。”说到这里,宋芷柔停下来偷偷看了一眼拓跋明月,他的脸上已经平和很多,自己的小命暂时保住了。

她绞尽脑汁,给自己想象出了一个刻骨铭心的爱人。然后声泪俱下地开始控诉皇家的无情,硬生生拆散了他们这对苦命的有情人,企图引起拓跋明月的同情心,让他完全放弃杀掉自己的意图。

果然,听了宋芷柔的那通破绽百出的诉说后,拓跋明月实在忍不住打断了她,这姑娘编故事的能力太差劲了,算了,看在她也是被逼迫的份上,暂时留她一命。他看着宋芷柔娇嫩的小脸上那颗拼命挤出的一滴泪水,突然觉得眼前的女子也不是面目可憎,甚至有点可爱。

“你知道我不想娶你,我有心上人,在我心中太子妃之位只能是她的。”

“是不是那位沈小姐?”

宋芷柔是明知故问,虽然自己多多少少知道点他和沈青黛之间的故事,可还是忍不住想八卦更多呀!

“自然是她,没有人可以和她相比!青黛她,”

哟哟哟,说下去,说下去,明天我就找话本子店的老板,把第一手劲爆八怪卖出去,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宋芷柔抬起小脸,满脸期待地望着拓跋明月。烛火摇曳,夜色静谧,偏偏这月色撩人,柔情似水,不肯安静,悄悄透过窗子,将一缕皎洁的月光轻轻打在了宋芷柔的脸上,那认真聆听的脸上透出诱人的光彩,拓跋明月的喉结动了一下,眼睛里依然全是宋芷柔的模样。

“怎么了,太子殿下,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你放心,我不会拆散你和你的心上人,只要你听我的安排,我会给你一大笔钱让你离开太子府,与心爱之人远走高飞。”

“真的吗?”宋芷柔连忙下床,规规矩矩跪在地上,举起三根手指头对天发誓:“太子您放心,只要钱到位,不,是只要您需要,这太子妃之位我随时可以让出来给她真正的主人,要不您现在就放我走,我保证再也不出现在您的视线里,走得远远的。”

看到宋芷柔那副开心劲,拓跋明月突然就不开心了。

“你确定?这可是太子妃之位,也就是未来的皇后之位!”

他在诱惑她,是在考验她,他见过太多有心计的女人,没有一个人能像他的青黛一样能够拒绝权力的诱惑。他太小看了宋芷柔,宋芷柔怎么会被这种画大饼的事情所诱惑,她可是胸无大志的小女子,她只看重眼前的利益。

“太子殿下,您别逗我了,我不是自不量力的人,我知道我配不上您,您心里只有沈小姐一人,我也有意中人,如果不能和意中人在一起,就是让我当天王老子我也不乐意。”

她有意中人?刚才编的那个,还是真的有?拓跋明月心里不舒服,语气变得不好起来。

“既然你有自知,我也不会为难你,只不过在青黛嫁过来之前,为了应付我的父皇母后,你要和我装作恩爱的夫妻,等到了好时机,我会请求休掉你。”

“太子殿下您英明,别以后了,现在就先写好休书一封,只要您愿意,随时随地都可以休了我,当然在这之前我绝对听您的安排,我绝对会配合您演好这假夫妻,我也是讲究的人,今天晚上,您睡在床上,我去外边睡。”

说着,宋芷柔已经将纸笔伺候上来,拓跋明月被架在这里,本来这件事可以明天再做,或许以后某个时候都行,没想到这宋芷柔这么积极,真的是急着去见情郎?拓跋明月竟然有几分赌气,他刷刷刷在纸上写好休书,顺便按了自己的手印,看这小丫头现在还有什么花样!

宋芷柔完全不按照套路走,她美滋滋拿起休书,正准备按上自己的手印,即刻生效,却被拓跋明月拦下。

“现在还不可以,你我今天才举办婚礼,如果父皇和母后知道我成亲当晚就休了你,肯定会大发雷霆,更加不会让沈青黛进门。”

也对,不急这一时,反正这休书在手,就是保命符在手。

宋芷柔将休书收好,拖着厚重的礼服走到外边去了。这卧室很大,分为内外两室,内室是放床,外室靠窗子的地方有个炕,现在天气不算冷,在炕上对付一晚应该不成问题。

拓跋明月原本以为她只是做做样子,等了一会,就听到外边没了动静,自己走出去一看,这小丫头已经躺在炕上睡着了,口水流了一地。

拓跋明月吃不准她这是欲擒故纵,和那些想爬上自己床的女人是不是一个套路;还是真的有自知之明,认清自己的处境选择放弃。不管她了,拓跋明月想到青黛,此刻她一定伤透了心,估计在暗自垂泪,今天晚上就去看看她吧。

拓跋明月将外边的喜服脱下,喜服之下是一身夜行衣,他施展轻功,嗖一下子就消失在黑夜中。

宋芷柔正睡得香甜,突然被人摇醒。

“太子妃,您怎么睡在这里,您赶快去床上睡,皇后娘娘正领着一大群人往这里赶来呢!”

“什么皇后娘娘,我要睡觉,什么!皇后娘娘来了!怎么办,我要怎么办!要死了,要死了!”

宋芷柔从没遇到过这种紧急情况,但是她知道一点,新婚之夜,她应该和太子睡在床上,她赶紧跑到里间,床上哪里还有人在,太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看到太子不在,身边伺候的丫头们先慌了神,她们可是一直在门外守着,没看到太子出去呀,这太子不见了,可是大罪,她们可担待不起。有几个年轻一点的侍女,已经吓得哭起来。

宋芷柔拿着那件被扔在地上的喜服,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对众人说:“谁都不许哭,太子不过是刚才觉得有点闷,出去透口气,你们几个给我听清楚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对谁也不能说,否则我让你们脑袋搬家,一会皇后娘娘来了,你们就该干甚干什么,你们两个,快来给我把头上的凤冠拿下,把我的衣服脱掉,其他的人先出去打探消息,随时汇报皇后娘娘那边的情况。”

紧急关头,宋芷柔异常冷静,她能不冷静处理吗!她这是在自救呀!

很快,她头上的东西都被拿掉,她把身上的衣服随意仍在地上,又拉过来一个身材高大的丫头,塞进被窝。

“听好了,一会皇后娘娘来了,你就只管蒙头睡在里面,不准发出任何的声音。”

“可是,太子妃,我害怕,我想哭。”

“忍着,不然你的脑袋就保不住了。”

听到要掉脑袋,那丫头果然不敢哭了,她捂住自己的嘴巴,缩在被被窝里一动也不敢动。

宋芷柔看了下现场,应该可以混过去了,她赶紧躺到了被窝里。

刚做完这一切,就听到有人推开门进来,王皇后领着一群人走进了婚房,她刚得了消息,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竟然丢下新娘子逃跑了,听到这里,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这是要毁了自己当奶奶的美梦呀,不行,不能由着他胡来,于是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杀过来捉拿拓跋明月。

宋芷柔听到来人后,就用细细的嗓音说:“哎呀,太子殿下,您轻点,我害怕。”

“怕什么,今天我们都成夫妻了,不要怕!”这是拓跋明月的声音,宋芷柔竟然会口技,竟然能够模仿太子的声音。

皇后偷偷从屏风望进去,看到满地散落的衣衫,被窝里有两个人,当下就乐开了花。喜上眉梢,看来不用多久,自己就能抱上孙子了。

她朝众位女官使了个眼色,大家静悄悄走出了屋门,不敢打扰这对恩爱的小夫妻。

这边,宋芷柔听到皇后离开,终于松了口气,她让宫女下床,那宫女早就吓得面色惨白。

“放心吧,他们走了,你回去吧,记住,今天晚上的事情谁都不能说,否则我也保不了你的小命。”

“是,我一定守口如瓶。”

宋芷柔让她离开,如今她累瘫了,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庆幸自己小时候调皮,跟着门口戏园子的师傅偷学了口技这个技巧,不然今天晚上还真危险。宋芷柔太累了,她躺在床上,一闭眼睛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她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接着好像有人掀开被子躺了进来,抱住了自己。她实在太累了,几乎一天一夜都没吃东西,晚上又闹了那么一出,现在就是火山地震也别想吵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