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春枝宋璟和(重生之邪戾权臣的小娇花)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重生之邪戾权臣的小娇花》精彩小说

书名:重生之邪戾权臣的小娇花

作者:清集

主角:沈春枝宋璟和

简介:沈春枝是上京城沈府的娇娇女,一朝重生,她定要为自己好好挑一个夫婿,至于赵廷钰,她是无福消受了,只是那个总是远远望着自己的男子,这会怎么就成了她的夫婿了呢?

重生之邪戾权臣的小娇花

《重生之邪戾权臣的小娇花》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神秘的木盒

“这是自然,不过三妹妹怕是思虑过多了了吧,再者我是沈府的嫡女,而三妹妹左右也不过是一个庶女,母亲仁慈,只是三妹妹怕是忘了嫡庶之分了吧。”沈春枝颔首声音微微加重。

是了!嫡庶之分!

“是嘉怡的错了。”沈嘉怡低着头,细长的睫毛在卧蚕上下微微闪动。

她是庶出,奶娘一开始就教过她,不争不抢,以后嫁个好人家。

这么些年,沈春枝看不上她,压根也不会和她多说几句话,她这位嫡出的姐姐在外面和赵二公子拉拉扯扯,她这么些年广交友,只是为了攀上一门好的亲事罢了,可是却也被沈春枝弄的不堪入眼。

就因为她是自己的嫡出姐姐吗?

身份地位真的如此重要吗?

她不知道。

沈春枝目光扫过沈嘉怡,罢了,毕竟还是一个小姑娘。

“祖母,母亲,我先回枝院了。”沈春枝抿嘴,笑道。

沈老夫人抬了抬手,示意让她回去。

沈春枝也不去看低头的少女,让绿芜带上沈嘉怡做好的糕点离开了。

“三姐姐,你刚刚是被二姐姐训了吗?”出声的不过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女,她带了一丝担忧,沈嘉怡对上了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里面全是戏谑和嘲笑。

“慎言。”沈嘉怡露出一个笑,不去理会那个少女。

沈嘉怡回了院子,丫鬟翠屏端着一杯茶给沈嘉怡递了过去。

“姑娘,那五姑娘可真是真是……”

“真是什么……”沈嘉怡接过茶,抿了一口,再去看自家丫鬟青一块紫一块的脸。

“真的恶毒。”翠屏低着声音,轻声斥喝道。

“翠屏。”沈嘉怡饶有兴趣的看着手中的水杯,语气带了一丝戏谑。

“是翠屏多嘴了。”翠屏打开木窗,让微风轻轻吹了进来。

五姑娘吗?

枝院。

沈春枝回了枝院,绿芜和红叶陪着她,沈春枝就没有再出去过。

夜晚,星光点点,倾斜在屋檐上,偶尔传来蝉鸣蛙叫,稻香田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沈春枝望着窗外出了神,红叶整理好了床铺,见自家姑娘伫立在窗前,不由的走上前。

“姑娘,可是在想赵二公子。”

沈春枝的思绪也被打断了,想赵二公子?

她目光落在了红叶的脸上,见她一脸虔诚并没有什么不妥,沈春枝微微笃眉。

红叶么?

“红叶,你来沈府多久了。”她转过目光,扫过她整理的床铺。

整理的干干净净。

“回姑娘,奴婢进府已经是第八个年头了。”她回道。

八个年头,倒是很久了。

“红叶,我记得前些日子祖母派人送了一本佛经来,你去抄写,心诚则灵,下去吧。”沈春枝透过暗淡的烛光去看红叶那张微微圆润的脸,她挑了挑眉。

红叶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看向沈春枝的的眼神中多了一丝疑惑。

“是。”红叶掀开珠帘退了出去。

她立在门口,绿芜拉住了她:“姑娘睡下了?”

“还没呢。”红叶点头。绿芜见她心情不佳,一屁股坐在了门口的石墩上。

“红叶,姑娘可是惩罚你了。”她望着红叶,见她不语,绿芜不禁叹了口气:“红叶,你与我一起入府,姑娘这些年待我们不薄,姑娘平时任性了些,可是还是护着我们的。人心都是肉长的,你这样她会多难过。”

红叶顿时慌了,她哀求看向绿芜:“绿芜,你别说了。”

今日之事,是她受了蛊惑,往后她再也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

“好了好了,瞧把你吓的,我不说了。”绿芜收回了严肃的表情,带了一丝笑意。

“嗯。”红叶低低嗯了一声,绿芜站了起来,拉住她的手,有些哽咽:“你我情同姐妹,我们之间定要好好扶持姑娘。”

“干嘛突然说这种话。”红叶的脸一红,嗔道。

“那我先去服侍姑娘了,你也累了,先回去吧。”绿芜放开她的手,转过身子轻轻推开闺房的门,走了进去。

“姑娘。”绿芜见姑娘不知道在窗外看些什么,她轻轻喊了一声。

“嗯。”沈春枝应道,她突然看向绿芜,带了一丝绿芜看不懂,摸不透的神色。

绿芜一袭绿色衣服,个子小小的,一张清秀的脸庞,细细看去显得稚嫩极了。

她想到那个被塞到井底的绿芜,她全身已经被浸泡肿了,散发着尸臭味,身子已经生了蛆,在那副身子上不停游动。

沈春枝眼睛一红。

“姑娘,你怎么了!”绿芜走近了些,看见沈春枝低着头拿着一方丝巾轻轻擦拭眼睛。

“无事,风沙迷了眼睛。”语气带了哽咽,绿芜自然是听到了,她上前把窗子关上。

“绿芜,你下去吧,今夜不需要你伺候。”

绿芜吹灭了离床最近的蜡烛,深深地看了一眼沈春枝,退了出去。

沈春枝听着门口的动静小了些,打开了房中的漆黑木雕刻花衣柜,她翻了一会儿,最后找出一个上了锁的木盒。

木盒有些老旧,就连木盒上的铁锁也劣迹斑斑。

她看着眼前的木盒微微发怔,她抖着身子用手轻轻擦拭上面的灰尘,眼泪掉在木盒上,她忍住哭腔,把木盒搬了下来。

明日,她就会把这个木盒交与大理寺少卿程柯。

天微微亮,天边泛起一块块黑云,这应该是要下雨了,绿芜和红叶和院子里面的小丫鬟把院里的名贵花收了进花房。

绿芜张罗着今天的早膳,桌子上摆了一份奶糕,和一道炖乳鸽,另外还有一份粘稠冒着热气的红豆薏米粥。

沈春枝起了床,裹着纱裙坐在黑漆雕花木凳上。

她有些没有胃口,红叶伺候着喝了两口,沈春枝就摆手不喝了。

“姑娘,只喝这么一点?”红叶熟练地用筷子夹了一块炖得软糯的乳鸽肉放在沈春枝的碟盘前,笃眉。

“不吃了。”沈春枝厌厌道。

“可是犯了春困?”红叶低低一问。

“嗯。”沈春枝点头,红叶朝着屋子里的小丫鬟示意。

小丫鬟麻利的收拾把桌子上的东西撤了下去。

“红叶,你今日把这封信送到周府。切记不要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沈春枝从衣袖中拿出一封封死的信。

周府?

可是上京城没落的周府。

周府什么时候与自家姑娘有联系了。

“是。”红叶心里没有底,沈春枝继续道:“把这份信交于周府管家就好了,其他的也不必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