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生刘二狗(牲畜凶猛)完整版免费阅读_(牲畜凶猛)全集免费阅读

书名:牲畜凶猛

作者:熬夜的树懒

主角:引生刘二狗

简介:亲爱的观众老爷们,
请你们千万不要相信刘二狗,
就是这个笔名叫做“熬夜的树懒”的骚包!
打小不学无术!
猥琐至极!
还是让我老猪,
亲自来澄清
那些年,
我错过的母猪——
呸!
我睡过的——
呸!错了!再来——
那些年,我在畜生道轮回的那些事!
那年,我刚好18岁,
她也刚好18岁…

牲畜凶猛

《牲畜凶猛》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沂蒙山猪

虽然我还没有看到沂蒙山猪的形象,

仅仅是听到了它们的叫声,

嗅到了它们汗臭混杂着屎尿的古怪味道。

但我已经预感到,

这是一群丑陋的家伙。

黄永华书记骑着一辆自行车赶来。

他将自行车支在一棵梧桐树荫下,

锁都没来得上,就大步往前走来。

可见,他的兴奋非同一般。

他像迎接远征归来的士兵,

激动地拍着冷峰的肩膀

“买到了吗?”

“报告书记,共计九百五十头猪,超额完成任务!”

冷峰说着,身体变开始摇晃起来,

两眼一黑,栽倒在平地上。

随着冷峰的倒下,

刘德顺和荣亮一行人也歪七扭八起来,

像是多米诺骨牌

一个个

呕吐的呕吐,

晕倒的晕倒,

呆滞的呆滞,

只有

“熬夜的树懒”,

起了个这骚笔名的刘二狗

此时精神抖擞,

他振臂一呼,大声叫喊着:

“胜利了!我们胜利了!我们杀回来了!”。

清晨,红通通的太阳照着他们,

使得场面有些悲壮。

黄永华搀扶着冷峰,招呼着大队里的干部和民兵,

把这些劳苦功高的买猪人,

连同三位司机,

扶的扶,抬的抬

都弄到了饲养员住的那排宿舍。黄永华大声吩咐着:

“白雪、杨水兰….,你们找几个妇女,擀面条,煮茶叶蛋,好好慰劳他们,其余的人都跟我来卸猪!”

大卡车后面的挡板刚打开,

我就看到了这些可怕的家伙。

他们哪里是猪?!

他们怎么配叫猪?

它们七大八小,毛色混杂

身上无一例外地粘上了肮脏的粪便

散发出刺鼻的恶臭。

我慌忙夹起几片梧桐树叶,

堵塞了鼻孔。

我原以为他们会弄来一群美丽的小母猪和我作伴,

使我这个未来的猪王享受艳福。

没想到竟然弄来了一群怪物们。

我原本再也不想看到他们,

但是听到他们奇特的方言,

沂蒙山口音,

又令我感到好奇。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更何况是我一头猪?

同时,为了减轻他们的尖叫对我耳膜的刺激,

我将两片梧桐叶揉成了小团,

堵住耳朵。

后腿发力,

前腿举起,

我把住树杈,

取得一个开阔的视野,

将空地上的景象尽收眼底。

做好了一个吃瓜群众的所有准备!

我知道自己肩负重担,

将在四川省龙门山镇团山村扮演一个重要角色。

我的事迹,

最终要被刘二狗那小子,

也就是所谓你们口中的“熬夜的树懒”

写进网文当中。

我要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

保护好自己的听力、视力、嗅觉,

这些都将是我创造传奇的必要条件。

我将前爪和下巴抵在树枝上,

借以减轻后肢承载的负担。

树枝因我的压迫而下垂,

并微微颤抖。

一只啄木鸟贴在树皮上,

歪着脑袋,用黑色的小眼睛,

好奇地看着我。

我不懂什么鸟语,

无法和它进行交流。

但我知道我的形态,

引起了它的好奇。

我透过疏朗的树叶,

看到那些从车上卸下来的家伙,

一个个头昏眼花、双腿发软。

有一只两耳尖削的老母猪,因为年老体弱、不堪旅途颠簸

一下车就晕倒在地。

它侧卧在沙地上,

嘴里吐着白沫。

还有两只模样稍稍周正些的小母猪,

弓着脊梁,在那里呕吐。

她俩的呕吐,就像是病毒性感冒一样迅速传播

使得广场上的大半数猪,

都哇哇呕吐了起来。

那些幸免于呕吐的那些家伙们,

也不轻松,

一个个歪七扭八的,

有的猪在空地旁蹭着粗糙的梧桐树干瘙痒的,

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天呐!

多么粗糙的皮肤啊!

他们身上有虱子,有癞痢,

我要保持警惕,保持距离!

有一只黑色的公猪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家伙,瘦而精干,

嘴巴奇长,尾巴拖地,

鬃毛密集且坚硬,

肩膀阔大,翘臀结实,

眼睛细小,但目光尖锐。

两只焦黄的獠牙,从唇边伸了出来。

好家伙,

简直就是一头未经驯化的野猪!

所以,当众猪因为舟车劳顿而丑态百出,

歪七扭八的时候,

这家伙还能闲庭信步,悠哉悠哉地散步

像是吹着口哨、整日无所事事的街溜子!

几日之后,

冷峰为它取了个响亮的名字——

刁小三。

我看到,在黄永华的指挥下,

社员们将那些猪捉进二百间猪舍。

捉猪的过程纷乱且嘈杂。

那些智商低劣的家伙,

在沂蒙山区是被放养惯了的,

并不知道进了猪舍就可以过上养尊处优的幸福生活,

他们把进猪舍当成了上屠场,

他们放声大哭,

尖声嚎叫。

他们胡乱碰撞,

他们四处逃散。

他们使出了浑身解数,

作最后的困兽之斗。

结巴荣亮为了在村书记面前大展手脚,

从饲养室里叼着包子走了出来,

结果却被一头发了疯的黑猪撞中小腹,

包子被甩出很远,

很快就被无数的猪蹄的残影,

践踏成肉沫。

荣亮仰面倒下,

费劲地坐了起来。

面色灰白,头冒冷汗,

光秃秃的头顶,像是被汗水抛光,

打了一层密蜡。

这个卤蛋,

真是个倒霉蛋。

什么事情都想掺和,

但是最后吃亏的也是他。

还有一头豁了半只耳朵,

鼻子上扎了铁环的公猪,

咬伤了刘二狗的手指。

好家伙,

刘二狗这厮夸张地大声嚎叫,

全然不复之前的少年英雄气概!

仿佛被咬伤的不是手指,

而是被啃下了整只手臂。

他屁滚尿流

被这只公猪撵得

哭喊着全场疯跑。

与这些无用的男人相比,

形成对照的是那些行动迟缓的中年妇女。

以杨水兰为代表的妇女们,

她们都弯着腰,伸出手,

嘴里发出“啰啰”的声音,

脸上挂着友善的笑容,

向那些被逼到墙角的沂蒙山猪靠拢。

尽管这些猪全身散发出恶臭,

这些女人的脸上却丝毫没有嫌弃的意思。

她们的微笑是那么真诚。

猪崽子们虽然还是发出“哐哐”的惊恐声

却没有逃窜了。

女人的手伸过去了,

不避污秽地接触到他们的身体。

她们为这些猪挠痒,

猪是禁不住瘙痒的,就像人是架不住吹捧。

它们的斗志顷刻之间就被瓦解了,

一个个眯起眼睛,

摇摇晃晃软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