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宁麻壳菠萝)顶流的末世大佬小娇妻全集在线阅读_《顶流的末世大佬小娇妻》全章节免费阅读

【穿越+娱乐圈+复仇+甜宠+顶流总裁】
末世大佬鹿宁摸着怀里身世凄惨的女孩说道:“我既成为了你,自然会为你报仇

而后,人们惊奇地发现,那个胆小怯懦的花瓶演员,竟是个深藏不漏的武英级演员
重型仇人跪求原谅,鹿宁冷笑:“原谅?你们比受害人痛苦百倍,那才叫原谅!毕竟她本不该受这个罪

轻型仇人跪求放过,鹿宁建议道:“这我不能做主,你爻杯问问?”
某顶流哭唧唧,他为什么爱上了一个钢铁直女?
而刚刚斩断自己烂桃花的鹿宁,将空碗伸到顶流面前,龇着大牙:“再来一碗!”
顶流傲娇,这钢筋水泥般的安全感,只有他有,别个都没有
随后开心地继续挥舞着自己手中的锅铲

顶流的末世大佬小娇妻

顶流的末世大佬小娇妻》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你演我也演

鹿宁那惊慌带着恳求的眼神渐渐消失,转而带上了死鸭子嘴硬的气势。

眼神不自在地躲闪,声音陡然拔高,像是被人抓到把柄般,恼羞成怒道:“我只是去酒店找我朋友罢了,鹿媛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对你不客气了,你最好想清楚了。”

沈晋声音冷硬威胁道:“鹿宁,你敢!”

鹿宁抿了抿唇,没有说话,暂时再忍忍这个二缺。

鹿宁直接的警告和躲闪的眼神,让鹿媛隐忍的神情也变得犀利了起来,像是终于做出了决定:“姐姐,本来我不想这样的,但是我觉得你应该长大了,不该再这么执迷不悟了,挥霍自己的身体了。”

“鹿媛,别说一些云里雾里的话了,有什么你尽管来!”鹿宁干脆一副迫不得已撕开了脸面的模样。

“好!”鹿媛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李妍熙发来的视频,眼中依旧带着不忍地说道:“姐姐,你自己看就好了,我还是想给你留点颜面的。”

鹿媛的话简直勾尽了众人的胃口,让人都想去看看那手机里面是什么。

只是在递给鹿宁的时候,那么好巧不巧的,手机掉了下来,视频里面那暧昧的喘息声格外地响亮。

众人狐疑的眼光看着鹿宁,像是想看到鹿宁惊慌失措的模样。

鹿宁冷笑了一声,朗声道:“不用,我鹿宁行的端做得正,既然你拿出来了,那就大家一起看好了,只要你真的敢放出来给大家看。”

那神情带着丝丝不自信和没有把握的硬气,像是在赌鹿媛不敢当众播放。

鹿媛抿了抿唇,最后坚定地说道:“姐姐,我知道你在赌我的不忍心,你总是这样,利用我心软替你隐瞒。但是今天若是我再心软,任由你这么胡闹下去,对你并不是好事。晋哥哥,你帮我把手机里的视频投屏到那边的大屏幕上。”

鹿媛的心里乐开了花,既然鹿宁自己想找死,那她为什么不成全她呢。

沈晋冷冷地瞪了一眼鹿宁,然后柔声对鹿媛说道:“好。”

众人那八卦的小心思彻底被勾了起来。

其实众人可以想象得到的,这视频无非就是曾经的鹿大小姐风流史罢了。

现在争议的不就是这个吗?

鹿媛执意说鹿宁私生活不检点,滥交;鹿宁坚持鹿媛作妖污蔑,心思歹毒,故意泼脏水。

还是别人家的家丑,看起来有意思。

而在一旁已经醒来的历稷也好奇地看向那屏幕。

本来他还在想自己要不要去给自己的救命恩人帮帮忙,把那个视频毁了。

可是从他透着眼睛缝里面观察到情况和听到的信息,历稷觉得,这个视频,那个叫鹿宁的恩人是巴不得放出来的。

看来是心里有底了,那既然如此,自己也看看好戏。

没想到自己一个昏迷,竟然直接昏到了榕城的鹿家大本营来了。

而救自己的,竟然就是那个在娱乐圈有名的花瓶演员鹿宁。

历稷和鹿宁有过一次交集,之前他主演的一部电影里面,有一个绝色美人的角色,就是鹿宁饰演的,出境不多,也没有台词,倒是十分合适鹿宁了。

不过,看到今天这一场好戏,这鹿宁也不是太花瓶嘛。

再想起了鹿宁刚才在雨中的那一场打戏,看来这个鹿家大小姐隐瞒了不少,有点意思。

突然,一阵淫靡的声音打断了历稷的思绪,历稷也往屏幕那边看去了。

众人在看到视频里面的**,瞬间呆住了,只是还没有看到女人的脸,倒是看到了圈内知名投资人王德的脸。

鹿媛转头看着鹿宁说道:“姐姐,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鹿宁一脸无辜地说道:“鹿媛你在搞笑吧?你发一个小h片出来,然后问我有什么话说?跟我有什么关系?没想到你的兴趣还挺特别的,喜欢看熟人的片子。”

鹿媛没有想到鹿宁现在还在嘴硬,“你今天傍晚就是去金伦酒店和王德私会了,现在连视频都有了,你还想狡辩吗?姐姐,我本来不想放出来的,是你执意要如此。我现在只是想让你收收性子,毕竟作为女人还是要洁身自好的。”

鹿媛说完之后,就见众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劲,有点不明所以。

鹿宁似笑非笑地看着鹿媛说道:“你为什么觉得,视频上面的女人是我?你又什么始终知道我去了金伦酒店?而且还认定我是去见王德?你在跟踪我?”

鹿媛不知道为什么鹿宁这么问,明明视频已经放出来了不是吗?

“我没有跟踪你,只是李妍熙偶然遇见你,然后给我发了视频,我才知道的。”鹿媛解释道。

“那你还真的是我的好妹妹,一段李妍熙和王德的欢爱视频,你就胡诌诌地说是我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有你这种妹妹,我何愁没有烂名声。”鹿宁阴阳怪气地说道。

鹿媛这才意识到不对,慌忙转头看向了那屏幕,那个满脸春色,放浪形骸的女人,根本不是鹿宁,而是李妍熙。

鹿媛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愣愣地看着屏幕,半天没有回过神。

“我不知道是怎么惹了你,你竟然在外面到处散布我的谣言,故意诋毁我的名声。”鹿宁忍着背后的疼痛说道。

众人也纷纷嘲讽了起来。

“什么心软,我看就是心硬,我最讨厌那种装小百花的女人了。”

“笑死了,糊弄谁啊,就那么巧,手机就掉到地上了,太有心计了。”

“句句为了姐姐好,字字把姐姐推上滥交的名头,见识到了。”

“哪有那么巧,说不定是鹿媛自己策划的,我电视剧看多了,都是这么演的,别想糊弄我。”

众人那嘲弄的眼神和窃窃私语,让鹿媛被说的脸都红了。

沈晋看到鹿媛此时的尴尬,立刻上前解围说道:“阿媛也只是一时关心,怕你做错事,所以这才误会了,你就不要这么斤斤计较,揪着不放了。要学会大度。”

鹿宁挑眉看向了一边的沈晋,嫌恶地说道:“你是什么东西,你一个自身都不检点的人,是以什么身份来说教的?”

沈晋从来没有想到鹿宁竟然会这么说他,瞬间怒了起来:“你在胡说什么?”

鹿宁轻笑道:“怎么?生气了呀?哟,干嘛这么斤斤计较啊,我也只是关心你一下,怕你做错事,你就不要揪着不放了,大度点,对吧。”

周围有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开了,。

就是嘛,刀不割到自己身上,永远不知道痛,所以,凭什么劝别人大度。

“都说鹿氏的二小姐温柔善良,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可不是,还挺会装的。明明是想污蔑别人,败坏别人名声,还搞得自己被逼无奈。”

“就是,若是真的想藏住这件事情,也不会一开口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的姐姐带野男人回家了。”

“不会装,怎么勾引男人为自己出头啊。”

“我要是鹿宁,谁敢这么一口一句我‘又带野男人回家过夜’,我撕烂她的嘴。”

“哎,可怜啊,没有爸妈的孩子,就是这样啊。”

“不过这样伶牙俐齿的鹿宁,似乎和传说中那个懦弱胆怯的鹿宁,有很大的出路啊。”

“谣言不可信呗。”

沈晋瞬间一口气堵在胸口里,憋得满脸通红。

鹿媛拳头攥紧,眼圈发红,恨不得撕烂鹿宁那张嘴。

鹿敏沅看着眼前陌生的鹿宁,眼神微眯,口气沉稳带着质问说道:“阿宁,你这是在做什么,今日是你妹妹的生日,你还要闹到什么地步,你的教养呢?”

鹿宁深呼吸了一下,这才转脸看向那个便宜二叔。

已经40岁的鹿敏沅,微微有点发福,小圆眼睛,却带着生意人的狡诈,这几年吃着原主父母的家产,倒是养的白嫩白嫩。

鹿宁眼神毫无畏惧地直视鹿敏沅,字正腔圆,一字一字地说道:“我再没有教养,也不会没有教养到,赖在别人家里,更不会在别人家恬不知耻地举办生日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