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虽然是神,但权柄是幽冥)洛文英卡洛斯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洛文英卡洛斯完结版阅读

书名:原神:虽然是神,但权柄是幽冥

主角:洛文英卡洛斯

简介:世界观变量 多种乱七八糟世界观融合的产物 不否认存在迪化 总体还是轻松愉快的;
“大世界地道的意志化身,小千世界幽冥的共主——伟大的英卡洛斯殿下!”
“弗拉基米尔,你够了……你不尬我还尬呢

“这不是走流程嘛,殿下

“说正经的,找我干什么?”
“提瓦特世界的执政摩拉克斯希望您能赏光见面一叙

“……告诉他我知道了,还有,我俩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就是约个饭,你别整这些有的没的幺蛾子

原神:虽然是神,但权柄是幽冥

《原神:虽然是神,但权柄是幽冥》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决战• 天衡山之巅

夜深。

“想不到你竟然一个人来啦啊。让我看看您有几两重。”早就等在山巅的达达利亚看见刚爬上来的洛文道。根据对自身的战斗力的自信心,达达利亚出现异常的自信心,乃至能听得出一些自傲。应对仍在喘粗气的洛文,出自于对对手的尊重,他好意的询问道:“必须先休息一下再逐渐嘛?”

“不用。”此时的洛文也严肃认真了下去,收拢了平常那极其不正经的模样,“这一场作战是白首太玄经或是生死决斗?”

不知道是战争的负担或是哪些,达达利亚也是一本正经的说“我能白首太玄经,你也就施展全力以赴好啦。能杀了我的混蛋还没出世呢。”

听见这句话的洛文很想笑,可是务必憋住,不可以毁坏了这第四章了才千辛万苦发生一回的正儿八经风格。他来以前和钟离商议好啦,道德底线是肯定不可以让达达利亚去世了,对于别的,那么就看达达利亚的成就了。(洛文:我不想他死谁敢取走他的命?)

都说我自岿然不动,就算是夏季的天衡山,夜里的罡风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但在这时这气体都快化作固态的时时刻刻,那剧烈的风好像也发不起一点响声了。

只看见相对性而站的两个人都取出了武器装备,提前准备等待对手先动。

达达利亚提着他的冬极白星,用着极为怪怪的的姿态盯着洛文的左脚膝关节,这也是准备开场便立即封禁洛文的活动工作能力。

正对面的洛文则是双手拿着他的冥王剑阵(样式参照圣斗士星矢哈迪斯那柄),如临大敌一样的抵着胸口。摆下了规范的……初学者枪术练习起手势???

在那样的“高档对战”中,比的其实是彼此的细心,都是在用自我暗示的方法尝试让对手处在气魄的低处,谁先下手那便是谁输。

二人的身位中间有着很大的间距,以广泛客观来讲,对应用远程控制兵器的达达利亚来讲——远程控制对近身战,优点在我。

只遗憾对手他不是啊(◐‿◑)

一直处于对峙情况总并不是个事,洛文或是先动手了。不是他怂了,反而是——尽早打过早点睡觉,明日的日常生活更幸福。

洛文一个箭步冲出来,手上的剑也恶狠狠的朝着达达利亚的脖子砍去。这一击没有的额外实际效果,仅仅简单的平A。

正对面的达达利亚好像早想到会那样,一瞬间射出去三发由水元素组成的箭矢正脸对着跑过来的洛文的头、胸、膝关节射去。

如果是平常人得话,那样的多方位遮盖打压大部分在没有使用原素力的情形下是根本没办法防御力或是躲避的。假如他用心得话,这就是必死无疑的进攻。但是即然讲了下不来死手,达达利亚或是略微偏开一点,绕开了重要。

但是这也是高端局,洛文还不会那样就被揍趴下去。

达达利亚的进攻好像见效了,直跑过来的洛文迫不得已更改了行动轨迹。但是,这个是真的吗?

三支箭擦着洛文的影子秒射以往,只听到那水落地式的响声,却再看不到洛文的人。

不得不说,达达利亚的作战工作经验便是丰富多彩,马上自来水原素在全身围住了防御力天然屏障,并计划根据横跳更改部位。

手上的冬极白星也改成了狂澜,提前准备着下面的近身战。

但是……

胸脯一瞬间传出的极大痛感和忽然终止的挪动让达达利亚的人的大脑发生了那一瞬间的空缺。过大的热血已经不能够被人的大脑所解决了。

待人的大脑未响应情况完毕后,他才搞清楚发生什么事。

“你输了。”身后传出了洛文冷漠无情的响声。

完美冰凉泛着星光的单手剑从身后捅穿了他的身体。这一部位恰好断开了他胸骨内的上下肺动脉。尽管这把剑完美的锐利,但极大的血压值依然促使血夜从身体与剑的创口间隙中喷了出去。

伴随着血细胞的外流,达达利亚的观念也逐渐模糊不清,但是他的脑中仅有托克、冬妮娅也有别的家人,及其对“这真真正正的能量”的憧憬。

接着,他便失去观念。

……

睁开眼睛,看见依然万里无云且闪着星河的虚报的天上。达达利亚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

“别傻了小伙儿,你还活着呢。”就立在不远的地方的洛文边解答问题边向达达利亚离开了来。低下头俯瞰着躺在地面的‘遗体’。

“躺可以了就来吧。”

乖巧坐下去的达达利亚对着洛文问起:“刚刚那就是密境吧?洛文你做的真的是难分真伪。”

“我如果你也就会先检查一下创口再提出他们。”洛文一脸宁静的回答。

达达利亚闻言低着头,只看见自身的服装已被染上了暗红色,坐下来的地面上也充满了那喷出来了接近2米的血渍。可自身的胸脯却一点迹象也没有。

“这也是……”这时的达达利亚已经不能了解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多得话,我不能跟你说。想要知道发生什么事,就去问你的女王,英卡洛斯名字的含义意味着着哪些就好了。”

“……”达达利亚尽管沉迷于于武学,但他并不傻,他知道,能讲出他们,就说明这一洛文根本就不是他所预料的,有一些才能被钟离认同的人。反而是一个能和自己家女王,璃月岩王最少在一个层级的存有。

“你送我的那一个亿摩拉还算术吧?”在凶案现场还能如此宁静的提出这句话……只有说不愧是冥神吗?

“……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