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恶毒肥妻生崽后被婆家团宠》江妙妙沈正精彩小说_江妙妙沈正全章节免费阅读

书名:八零:恶毒肥妻生崽后被婆家团宠

简介:江妙妙穿成了年代文里的恶毒女配,抢堂姐未婚夫,卖小姑子和亲生女儿,最后自食恶果掉茅坑里淹死了
身家过亿的江总挥挥手,她要改邪归正不仅要做个人还要成为女强人,左手空间右手创业经,在八零年代努力奋斗重回江总的人生巅峰
只是还没奋斗成女霸总呢,一不留神变成了温柔贤惠的俏媳妇,惹得厌恶她的婆家人天天围着她嘘寒问暖,就是恨她恨得牙痒痒的某男有事没事也爱在她面前晃悠了,一天到晚“媳妇媳妇”喊得她心神荡漾…

八零:恶毒肥妻生崽后被婆家团宠

《八零:恶毒肥妻生崽后被婆家团宠》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非要作死

外面许久都没有再传过来声音,只有疾风吹动树枝发出的“咯吱”声,整个世界仿佛陷入了死水般的沉寂。

江妙妙的思绪却是越发凌乱,脑袋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住了,来来回回浮现的都是那张瞎了左眼瘦得不成样子的小脸儿。

她这胸口像是被压着一块巨石,喘气都有点困难了…

如今换了芯子的江妙妙是不会丧尽天良去卖沈晓晓的,所以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后面不会出意外,眼睛也不会瞎的。

但是,这一年里原主对她的伤害,却是要由她来背负的。

原主嫁进沈家后打了沈晓晓多少次呢,她记不清楚了,但是被沈正逮到的次数,她还能清晰地记得。

第一次是沈晓晓把原主的衣服给洗坏了,她却诬赖沈晓晓故意的,一脚把她给踹倒,导致沈晓晓的额头撞在铁盆上破了个洞,到现在右额角还有块疤痕。

而那天晚上沈正刚好从县城回来,看到沈晓晓的伤气得额头青筋都暴起来了,但因为是原主第一次动手,再加上沈母百般的劝阻,沈正只能作罢,咬牙把怒气给吞回去了。

第二次可是被沈正亲眼给看到了,去年冬天,那天傍晚又恰好是沈正休息回来,沈晓晓给原主端的洗脚水有点儿烫,她脚放进去被烫到了,不仅把一盆热水淋到了沈晓晓头上,还狠狠打了她一巴掌,把人给打倒在地了地上。

刚好被沈正给逮个正着,而原主下一秒立即摆出一副可怜的嘴脸,用力撇着嘴装委屈,说沈晓晓故意欺负她,给她兑的洗脚水太烫,把她的脚都烫坏了。

沈正可是最疼爱这个小妹的,这一次不顾沈母的阻拦,也不管原主正怀着身孕,怒气冲冲地狠狠教训了她一顿,还说如果下次她再敢打晓晓的的话,他绝不会轻饶她。

见沈正发这么大的火,一张俊脸黑得像包公,原主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是真的有些害怕了!

所以那次之后,她一直都隐忍着没再敢动手打沈晓晓,不过她每天几乎都要动嘴骂沈晓晓不下二十次。

只是今天早上,原主实在没忍住火气又动手了…

即使看小说时就知道原主是个黑心的恶毒角色,但回忆起她对一个八岁小姑娘的心狠手辣时,江妙妙还是愤恨的在心里把原主给痛骂了千万遍。

唉,虽然她想把自己和原主剥离,但事实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如今她和原主已经合二为一了,而她就是人见人骂的恶毒江妙妙。

所以,她除了鼓起勇气直面现实承认错误外,只能暗暗发誓要改邪归正重新做人。

因为除了这两条路外,她没有别的选择了。

虽然这次沈母替原主背下了黑锅,但她知道,沈正不是个傻子,铁定是不会相信那种哄骗三岁孩子的谎言。

沈晓晓可是沈家的心头宝啊,况且她不仅乖巧听话还勤快懂事,从小到大沈父沈母包括她的三个哥哥连大声对她说话都不会的。

退一步说,即便沈晓晓做错了事,沈家人别说打她了,怕是连大声骂她一句都不会的。

眼下沈正是没有怒气冲冲地找她算账,但她心里也清楚明白的,他绝不会咽下这口恶气的。

小说里也有写原主这次打沈晓晓的剧情,而且打她的原因也是因为她打翻了红烧肉,不过情况又不一样。

小说里,原主狠狠打了沈晓晓一巴掌,她摔倒在地后头撞到桌子角并没有一屁股坐在红烧肉上,所以原主也没动了胎气,沈正也就没回来。

等沈正回来时已经过去半个月了,沈晓晓脸上的伤早就好了,原主威胁沈晓晓不能向沈正告黑状,否则的话就打断她的腿,再悄无声息地把她卖到山窝窝里给牙齿都掉光的老光棍当老婆。

虽然沈家人都疼爱沈晓晓,但小姑娘的胆子小又软弱,被原主的威胁给吓怕了,才导致了她最后的悲剧。

唉~

江妙妙忍不住又叹了口气,这“现实”和小说里的剧情出入有些大啊,估计是她穿过来引起了蝴蝶效应吧…

“呜哇~呜哇~”

就在江妙妙无奈地长吁短叹时,漆黑中突然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不等她完全回过神来,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沈母焦灼的声音。

“哎哟,是小妮妮醒了…估计是饿了…”说着,沈母还压低了声音,小声叮嘱沈正:“你等下进屋,可千万不能拉着脸啊…这女人生孩子都是从鬼关门走一遭的,可受罪了…唉,看在孩子的份上,好好过日子吧…”

“呜哇~呜哇~”

小婴儿的哭声越来越激烈了,江妙妙也没心思再偷听墙角了,全被孩子给吸引了注意力。

小说里,原主对这个亲生女儿十分厌恶。

因为她愚昧地认为只要她能生个大胖小子,沈正就会开心欢悦,自然而然也会喜欢上她的,结果她生了一个女儿,所以她就认为女儿没法讨沈正的欢心,再加上小孩子晚上老是饿要吃奶影响她睡觉,这嫌弃加心烦就促使她生了恶毒心思,在女儿两个月时带着她和沈晓晓一起进城,把她们俩卖给了事先联络好的人贩子。

但此时,听着这一声声的啼哭,江妙妙却是莫名地揪紧了心。

虽然她上一世没有当过母亲,而且穿过来后也没经历过十月怀胎的过程,按理来说,她和这个孩子根本不存在“母女连心”的情愫,可事实是听着这一声又一声的啼哭,她心底深处的母性像是被激发出来了。

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强忍着身下的剧痛挣扎着坐了起来,慌乱焦灼地在黑暗中寻找孩子…

嚓~

这会儿,沈母跑到了堂屋里,摸黑找到了方桌上的火柴盒,匆匆点燃了煤油灯。

一瞬间,昏黄的光亮吞噬掉了黑暗。

江妙妙看到了床边放着的木制婴儿床,里面躺着一个穿着红色小棉袄带着小红灯笼帽包着红色碎花小棉被的小小人儿。

她眼睛紧闭着眯成了一条线,皱巴巴的小脸上粘着的胎脂没有完全擦干净,看起来脏兮兮的,张着小嘴儿委屈巴巴地大哭个不停。

虽然早产一个多月,但因为原主孕期的营养跟得上所以小婴儿不是特别的弱小,不过模样儿有点儿丑啊!

这不是江妙妙第一次见刚出生的小婴儿,上一世她虽没结婚生孩子,但家里的弟弟妹妹还有堂姐堂哥们都结婚生孩子了,所以她见过不少小婴儿。

说句良心话,这么丑的小婴儿,她还是第一次见!

不过,吐槽归吐槽啊,她打从心里可是一点儿都不嫌弃小家伙丑呢!

大概是这个孩子是她亲自生出来的,所以潜意识中便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打从内心深处也把自己当成了亲妈。

不是有句老俗话嘛,没有一个亲妈会真正嫌弃自己的孩子丑的!

就在江妙妙的一颗心被小婴儿牢牢地吸附住忘却了外界时,沈母端着煤油灯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哎哟,妙妙,你快躺着不要动…”

江妙妙猛地抬头,但还没完全看清楚沈母的脸时,视线却是被她身后瘦瘦高高的男人给深深吸引住了…

他个头约有185CM,虽然削瘦但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瘦弱,身姿倒是挺拔伟岸的,一头乌黑浓密的板寸头,剑眉星眸,五官立体深邃,这样的身材这样的颜值放在21世纪的娱乐圈绝对能分分钟爆红的。

虽然他穿着款式老土的灰粗布褂子配黑色粗布裤子,脚上穿着破旧的黑布鞋,还沾满了灰尘,但丝毫不影响他的颜值和气场,一看就是鹤立鸡群的男主角色。

不得不说,这原主上辈子肯定烧了不少高香,所以这辈子才能走了狗屎运,用了卑劣手段从她堂姐手里抢了这么一个帅气的老公。

虽然这老公不喜欢她,但也没有虐待她,好吃好喝供着她只是不和她亲亲抱抱罢了,而且婆家人对她也是不错的,她要是能洗心革面当个人好好经营这段婚姻,可能也会打动男人的心,可她倒好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一天到晚的不是作恶就是作妖。

把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

也活该她一头栽进茅坑里淹死了!

她自个非要去作死,连老天爷也救不了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