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你的时空里的我)谷壶凌玉墨最新热门小说_(谷壶凌玉墨)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活在你的时空里的我

主角:谷壶凌玉墨

简介:谷壶凌生活在古代世族大家的深闺女子,从小到大都是以大家闺秀的模范来教养,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便会与其他世族大家联姻潦草结束余生
玉墨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博古通今学贯中西,却是出了名的宫斗剧穿越剧的狂热爱好者
一天,她突发奇想用自己毕生所学研制了一台时空穿梭机,让自己如愿以偿穿梭到了谷壶凌生活的年代,而谷壶凌也被时空机传送到了现在,两个人的穿梭之旅即将开始

活在你的时空里的我

《活在你的时空里的我》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早产

一女子被人搀扶着走下了台阶,这女子长得眉清目秀,袅袅娉婷,看起来也就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苍白的脸色也掩盖不了她的绝世容颜,即使不施粉黛也甚是好看,引人注目。

她挺着一个大肚子游走在这后花园之中,这桩婚事本就不是自己愿意的,奈何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的人如果是个正经顾家的谦谦君子也就算了,还是个经常出没于花街柳巷,吃喝嫖赌没有一样不沾的花花公子。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还有几日就要临盆了,自从怀孕之后就搬到了偏院一个人独居,一是不想理会这宅内的纠纷图个清静,二是再也不想见到这个花天酒地的丈夫。

“王妃,王爷的侧室罗氏说要过来给你请安!”

一个丫头急匆匆地跑到这里来,原本想拦着罗氏,不让她过来的,结果她气势汹汹杀过来,自己招架不住只能前来向她禀报了。

“姐姐,你可得小心肚子里面的小王爷呀,他可是我们整个王府的希望呀,将来他可是我们王府顺位继承人啊!”

罗氏是刚刚被纳妾不过十来日的一个出身梨园的戏子,才不过十来日就把王爷的心勾了去,整日流连在她的祥阁不出来,虽然她搬到偏院之后就不再理会这些事,但是吓人们嚼舌根的时候还是知道一二的。

“一个妾室就敢在我面前嚣张,来人把这个罗氏给我送到柳巷卖了。”

“我倒是看看你们谁敢动手,我可是王爷的宠妾,小心王爷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你以为你是夫人就了不起啊,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不是王爷的可不好说哦,我可是听说夫人入王爷府之前可是有过一段缠绵悱恻,动人心弦的婉转爱情呀,指不定你肚子里的就是个野种!”

“来人啊,把她给我卖了!”

谷壶凌被她的一句话给呛住了,本来就是因为这个事情,自己和王爷就有隔阂,现在她又过来火上浇油,自己怒火攻心,动了胎气,肚子一阵一阵地发疼。

司徒家和谷家两家本就是世交,只是司徒家家族升迁搬到了京城去,司徒殊和谷壶凌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到了十五六岁的时候才分开。他们家从小就定了娃娃亲,司徒然是个信守承诺的人,看司徒殊也已经长大成人,便有了让他成家立业的想法,于是就让他一人回到了苏州,重新建了个王爷府,承袭了自己的爵位,自己在京城安享晚年。

在司徒家离开的这两三年的时间里,他们各自有了新的生活。司徒殊自然是在司徒家的府宅里浑浑噩噩的,从未想过什么建功立业,过着醉生梦死的酒肉生活。反倒是谷壶凌从小就被父母教养得很好,从小识得四书五经,琴棋书画也都样样精通,哪怕知道她与司徒家有婚约,上门求亲的人也是络绎不绝,敲破了谷家的门槛。不过这些一众的公子哥,谷壶凌早已经看腻了,也早已经厌倦了这种世族大家的生活方式,想从里面跳脱出来,逃离这种循规蹈矩的生活,开启自己新的生活。

与她一起长大的还有一个护卫,自打小就一直保护她,朝夕相处日久生情,自己也就慢慢的芳心暗许于他。两人都是情窦初开时,自然那种喜欢又比平时更加真实,更加纯洁,哪怕喜欢也从不逾矩。他们为了能够在一起,也试图私奔过,只是闹得满城风雨后,护卫离开了苏州不知去向,而谷姥爷把她看得更紧了,为了让她彻底死心,就和司徒老王爷传信,希望她和司徒殊早日成婚,这样他便能安下心来了。

司徒老王爷收到信笺之后,一开始还在犹豫,毕竟苏州的流言蜚语能传到这京城来想必也不是什么小事,恰逢司徒殊又刚花天酒地回来,这王府夫人主位一直空缺着,于是便火速回信,一月不到便草草办了他们的婚事。

司徒殊本来就是个无所谓的性子,而谷壶凌刚遭受了这么大的打击,心死如灰,也就不再反抗了。

“不好了,不好了,夫人这是要早产了!”

贴身丫鬟吓得大惊失色,没想到罗姨娘竟然上手推了谷壶凌,让她从花园走廊的小梯子上滚了下来,加上肚子月份又大了,这一摔见红了。

“不是我干的,跟我没关系,我只是生气推了一下你的胸口,我没有用力啊!”

罗氏自知理亏,害怕得离开了这里,双手瑟瑟发抖,直冒冷汗。

谷壶凌躺在地上虽然疼痛难忍,原本并不希望肚子中的孩子出生,只是怀胎这段时间以来,都是他一直陪伴着自己,渐渐地放弃了轻生的想法,想要把他顺利生下来,哪怕再不济也不能将自己对司徒殊的恨报复在这孩子身上。

“晓莲,帮我叫大夫,我要护这孩子长大成人。”

谷壶凌被下人抬回了房间,王府上下都在门口守着,唯独迟迟不见司徒殊的身影。

她身子骨弱,在怀孕初期大夫就千叮咛万嘱咐过让她好好在家养着,切勿动气伤身,容易影响胎儿。今日这么一闹,更是让自己差点送了性命。

“王妃,你要坚持住啊,已经能看到孩子的头了,再加把劲!”

“啊,不行了,我坚持不住了!”

谷壶凌疼痛得几乎昏厥过去,游走在鬼门关,这辈子都不会想要重新再体会这样的经历了。

“出来了,出来了!”

产婆抱着孩子,擦了擦额头的汗。谷壶凌看了一眼孩子之后就昏厥过去了,嘴角上露出一抹浅浅淡淡的微笑。

“孩子,娘亲终于把你安全送到了这个世界了。”

“老太妃,大喜啊,是个孙子!”

一个拄着拐杖,面色红润的老太太才慢悠悠地从隔间走出来,双脚颤颤巍巍,头发已经完全花白。这老太妃是皇帝的远亲,下嫁到司徒家也顺便抬了司徒家的门第,而司徒殊便是她的孙子。

“壶凌为我们司徒王府立下大功了,我们司徒家后继有人了,来人传令下去,今日我便做主了,我这曾孙啊,以后便是这王府的顺位继承人了,哪怕是老王爷也不能够违抗我的指令。”

虽然谷壶凌顺利诞下了子嗣,但是也就是从那日起就一直昏睡在床上,再也没有睁开眼看过这世界,司徒家的人都来问候过,谷家也派人来看过,就是没有一点起色,像是个半死不活的人,到现在已经持续昏迷了三月之久。老太妃十分忧心,因为不放心孩子被其他妾室照料,便收养在自己的养心阁中,找了个奶妈日夜照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