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外卖员》张卓信仰之领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兼职外卖员》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兼职外卖员

作者:信仰之领主

角色:张卓信仰之领主

简介:一个普通的都市中年遭遇着生活的不幸后,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兼职外卖的道路,在这条路上他有着痛苦的遭遇也遇到了人生的知己

评论专区

娇妻如云:七章败退。骗酒、比画、比诗,低劣无比,作者智商低不是错,拿来糊弄读者才是错。

穿梭时空的商人:我承认我没看完,这也叫小说?这是账本吧?敢写点情节吗?

我家艺人太没上进心了:前世真好啊,没脑子都能混成天王

兼职外卖员

《兼职外卖员》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遭遇差评

昨天一夜的奔波忙碌使得原本在平时就疏于锻炼的张卓分外疲倦,正当他还沉浸在刚刚的美梦中的时候,“叮铃铃”一阵吵闹的闹铃声将他从梦境中唤醒,他睡眼惺忪地想要起来,但是因为长期的不运动加上昨天大量的运动导致他浑身难受,整个人就仿佛要散架了一般。

他本想伸个懒腰便抬了抬胳膊,却发现自己左胸处的肌肉居然出现了痉挛的情况,疼的他立马额头冒出了冷汗,本能促使他“啊”的叫出了声,但他赶紧捂住嘴,因为他生怕吵醒还在熟睡的刘雯,他咬着牙紧闭着双唇忍着疼痛一手捂着嘴,一手不停地揉搓着已经痉挛的肌肉群……

此时床头的的闹钟已经显示时间到了5:50,当疼痛感稍微退去点之后,他便坐在床边深深地吸了口气,用力站起身费力地穿好衣服走出卧室,习惯性地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了面包,牛奶、鸡蛋,给刘雯做起了早餐……

在用早餐时,张卓已然忘却了早起时候的腰酸背痛,他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跟刘雯分享着昨天送外卖的情节,说到自己得意之处更是手舞足蹈,开心的跟个孩童一般,而一旁的刘雯看着他眉飞色舞的样子,略显尴尬的陪了陪笑脸,宛如相声中的捧哏一般机械般的回复着“嗯,是吗,真好。”之类的话语,还不断地催促张卓不要讲了,快点吃,上班要迟到了之类的话语,而张卓并没有在意刘雯的表情,依旧沉浸在自己第一次送外卖的喜悦和兴奋之中。吃完早餐就骑着电瓶车去上班了。

在上班途中,张卓兴奋地看着周边的一切,他感受着阳光洒在他身上的感觉、那阳光是如此的美好又温暖,他感受着风吹过耳边的感觉,那风声仿佛夹杂着美好的歌声,不知不觉中他便到了公司楼下,张卓将电瓶车停好之后便上楼刷卡了,这一天的他简直与以往判若两人,对自己所要完成的任务也是颇为上心,有人需要帮忙他也一一回应,公司的同事们都对他今天的变化感到惊奇,大家面面相觑仿佛每个人的脑袋上都充满了问号,连王总经理也一时之间摸不清张卓到底是什么路数,他本想叫他聊下天问问具体情况,但是看着张卓的表现好像给公司也带来了活力一般便打消了刚刚的念头任由张卓自由发挥了……下了班之后,他兴冲冲地回到家,一边哼唱着自己编排的小曲一边麻利地换上了外卖行头,骑上电瓶车后准备开始了新的一次配送之行。

今天的配送单子出奇的少,张卓刷了好几次配送列表才在手机上抢到一个配送单,这次配送的物品是个蛋糕,当他拿着外卖单看着导航中显示的配送点后,他有点疑惑,因为那个配送的点是在一处偏僻的群租房中,导航也不能精准到位,他想这一单好不容易抢到的还是要尽力做好,便赶到了商家去取了蛋糕,当他从商家手里接过蛋糕的时候发现配送单上写着“蛋糕很重要,如有损坏,不接收!”,看来又是一个难送的单,张卓心里想着,然后小心翼翼地提着蛋糕放进了自己的配餐箱里,发动电瓶车向着目的地驶去,凭着自己较为熟悉地形的优势,摸索着一点一点向配送点进发,但是因为群租房所在的地方都是弄堂里巷,私自搭建的违章房屋众多导致道路错综复杂,而天色又渐渐昏沉,电瓶车一路行驶在有点崎岖不平的砖块路上,一会一个大坑一会一个砖头,电瓶车随着路面的颠簸也跟着忽上忽下的,张卓一边小心翼翼地进行着避障,一边担心着车后餐箱中蛋糕会不会因为颠簸而变形,就在这一路的担心与揪心中,他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不过也因为他的小心谨慎导致配送时间比预期时间慢了足足5分钟。

张卓停好电瓶车,慌忙打开后餐箱,他拿起蛋糕仔细端详了一番,所幸蛋糕并没有因为路面的颠簸而变形依旧保持着那份出店时的精致,于是他一手提着蛋糕一手拿着手机往一个狭隘的胡同里走去,当他看着手机中显示的目标标记的位置和自己所在的位置已经重合了,但是自己的面前却赫然出现了一堵老墙,无奈之下,他只得拨通了顾客的电话.

“喂,是王先生吗?您要的外卖已经到了,但是我找不到您家地址在哪,您能方便出来拿一下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雄厚的声音:“我说你个外卖连门都找不到还送什么外卖,你都超时了知道不?我现在没空出来,你自己找吧。”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无奈的张卓只好重新找了起来,张卓返回到电瓶车旁将蛋糕放在了自己脚踏板上,然后骑着电瓶车绕了好大一个圈之后才在一所老旧的宅院门前停下来,他将车停了下来,他习惯性地放下斜脚撑,准备下车拿蛋糕,没想到蛋糕竟然顺着倾斜的电瓶车滑了下来,还好张卓眼疾手快忙弯腰接住了这个蛋糕,他提起蛋糕细细端详了一番,虽然蛋糕有所倾斜滑动,但索性蛋糕的样子还算安然无恙,便提着蛋糕小心翼翼地走到了这个老宅的门口。

眼前这座老宅斑驳的墙面满是青苔的痕迹看起来已经很有年头了,它的大门虽然看起来是不久前重新被刷新过的不过还是能看得出年代有些久远了,张卓敲了敲大门见无人回应便继续敲着门,不多时只听门后传来一阵抱怨声“敲敲敲,催命啊!”

只听见门“吱——”的一阵响,伴随着响声一位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赫然出现在了张卓面前,他看了看张卓又看了看他手中的蛋糕,面露凶相地对着张卓就表示坚持要退单。

“你看看你都超时了,这个蛋糕是我直播时要表演,本来一切安排好了,就因为你这迟到了几分钟,你知道我这几分钟要损失多少吗?你知道我的粉丝有多伤心吗?你知道因为你,我PK输了,我现在要吃两个蛋糕了。都是你害得我,你要赔我钱!”

张卓听着眼前这位壮汉的训斥,心里泛着嘀咕:此人五大十粗,如此彪悍的模样直播居然有人看?那我是不是减减肥也可以直播了。想到这些,他嘴角不免往上翘了一下,索性他的口罩掩盖住了刚刚的窃笑,自知理亏的张卓马上收起了笑容向着壮汉双手递上蛋糕,然后恭恭敬敬地道歉。

“真的不好意思,我这边因为导航的问题没有及时将餐点送到您手里,我向您道歉,希望您能接受。”

只见大汉双手插着腰,偌大的肚腩仿佛装了个足球一般顶在了张卓面前,并不依不饶地喊叫了起来:“光道歉?道歉要是有用,要**干什么?别的少啰嗦,我就问你打算怎么赔偿我吧?”

张卓被这个男人的架势吓了一跳,忙不迭地继续表达着歉意:“先生,您看,我今天是第二天送餐,业务上有点不熟练,对于给您造成的困惑,在此我也甘愿认罚,只是希望您不要给我差评,那您说说看怎么处理才能让您消气。”

壮汉看着张卓诚意满满的样子,眼珠子滴溜一转:“你这个认错的态度倒是不错,但是误点了这个是不争的事实,这样吧,你把这份外卖的钱先赔给我,然后再帮我去买另一个蛋糕,这样事情就算平了。”

张卓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难以置信这一单本来就送的很费力,不但自己赚不到配送费还要搭进去钱,张卓脸上一下子写满了不高兴,壮汉看着张卓的模样,似笑非笑地说:“怎么?你给谁看脸色呢?你到底去不去啊?不去,我就点差评了,然后还要投诉你。”

听到壮汉说的这些话,此时的他好想将手中的蛋糕朝着面前的壮汉扔过去以发泄心中冉冉升起的怒火,他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那壮汉继续哀求起来:“先生,我知道因为我配送时间过期的缘故导致了您的直播出现了问题,我也愿意对我的失误负责,但是您提的要求我真的没法满足,也没法办到,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靠送外卖赚钱养家的人,如果赔您一个蛋糕,那我今天一天外卖都白跑了,更别说赔两个了。”

此刻的张卓已经完全没有了以往趾高气昂的样子,“您看在我这个打工人的份上能不能让我少赔一点,我真的求求你了。”壮汉用手指着张卓的脸,恶狠狠地说道:“什么少赔点?不行就是不行,没什么好商量的,你必须得赔我全款。不过看你道歉态度还可以的份上这样吧,我的另一个蛋糕就不要你赔了,你现在马上给我付钱,不然现在就给你差评。”

大汉边说着边从裤袋里掏出手机向着张卓亮了亮手机上的收款二维码。

“那…那好吧…”

张卓看了看快递单上的金额,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开支付扫码页面。

“你墨迹什么啊,你是不是爷们,怎么这么墨迹。”

壮汉催促着张卓,张卓突然放下手机再次哀求道:“先生,咱们再商量一下,咱们对半分行吗?”

听到此话,那壮汉怒目一睁喊道:“废什么话。”

只见他不耐烦地上前一把夺过张卓的手机,迅速地扫了一下支付二维码,然后把手机往张卓怀里一塞,又快速从张卓手里拿走了蛋糕,催促着张卓:“你快点输密码,我没空跟你这耗着,我那几百万粉丝还等着我呢。”

此时张卓被刚才的一幕给整晕了,他仿佛做梦一般,当他缓过神看着手机上显示着这笔八十七元待支付金额的时候,张卓悬在半空的手指却停住了。

“怎么?你不会余额不足连87块钱都没有吧,快点,你已经耽误老子这么长时间了,没叫你赔更多的钱已经算不错了,快点,是个男人就别墨迹。”

在男顾客的一再催促下,张卓无奈地摇了摇头,咬了咬牙终于还是按下了支付密码,随着手指输完密码“滴”的一声,钱就转到了男顾客的账户里,男顾客看了看钱到账了笑了起来。

这笑声让此时此刻的张卓觉得全世界都在与自己作对一样,而眼前正在哈哈大笑的男人更像是一只会吸血的恶魔一般,他低头看向了手机,看着屏幕中支出的金额,默默地将手机放入口袋,转过身一边叹气一边走向自己的电瓶车。

那位男顾客则满意地提着蛋糕进了门,还故意将门重重的关上。

张卓好后悔接了这一单,要是不接,自己也不至于赔钱,张卓自己开导着自己,就当花钱买教训了,下次要注意才是,一切都自认倒霉,想着想着,张卓突然停住了脚步,他的内心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千万不能有差评,千万不能有差评。”

可是怎么才不能有差评呢,他突然想到了自己增加的特色服务—“扔垃圾”,于是正在走向电瓶车的张卓平息了自己的心情后又转身面对这厚重的门,再次叩响了那道木门,里面的壮汉被这敲门声弄烦了,“哐”的一声便一把推开了门。

而被门撞到头的张卓瞬间倒在了地上,眼见倒在地上的张卓,壮汉便劈头盖脸地就骂起来:“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再不滚,老子就报警了。”

张卓不顾疼痛支撑起身体,强颜欢笑着:“您好先生,刚刚是因为我的问题导致了您的餐食未能按时送达,不过我现在有另一项免费服务提供给您,不知道您这边有需要扔的垃圾吗?我可以帮您处理。”

大汉听到这话顿时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您好,您这边有需要扔的垃圾吗?我可以帮您处理。”

“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说完“砰”的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当张卓慢慢起身失望准备失望的离开的时候,后面的门突然又打开了。

“你等下。”

只见大汉手里拎着好几袋垃圾站在门口。

“老子正愁没时间扔垃圾。”说完便将垃圾一股脑的放在了门外,然后把门关上了。

垃圾因为袋子没系牢而散落在了地上,看着这散落一地好似一个多月未处理的垃圾,张卓叹了口气从口袋中掏出垃圾袋走了过去,蹲下身去默默地收拾起要处理的垃圾。

当他终于收拾完地上的垃圾之后,躲在门后一直观察的壮汉打开了门,张卓手里拎着垃圾看到门口的壮汉,便鞠了一躬,“对给您今天带来的麻烦,我表示真诚的道歉,最后祝您用餐愉快。”说完便转身就要走。

此时男顾客突然喊住了他:“我还是头一次遇到主动帮忙扔垃圾的外卖小哥,那个哥们,刚刚脾气不好抱歉哈,对了那个刚刚收你的钱,我退给你吧。”他边说着边拿出手机,也示意让张卓拿出手机,准备将先前收的钱转回去。

张卓站在门口诚恳地对壮汉说道:“因为我的业务不熟,导致您用餐时间被耽误了,这是我应该做出的惩罚。”说完他挥手与男顾客告辞后便骑上电瓶车往群租房的出口驶去……

男顾客看着张卓渐渐远离的背影,又扭头看了看自己外卖app里正准备发送的差评,马上进行了删除,并点满了五星好评,还给张卓进行了“打赏”…….

彼时的张卓刚刚扔完垃圾,看了一眼深邃的星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拿出手机寻找下一单……

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的张卓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幕,心中不免泛起了往日的涟漪,以前的他是多么的阔绰潇洒,不管是朋友聚会、唱歌、去酒吧都是自己抢着买单,就算是兜里一分钱都没有,还是打肿脸充胖子刷着信用卡的钱请客。

一次跟朋友聚会,看着朋友们一个个晒着豪车的车钥匙,他为了不输给他们,硬是在这群朋友面前当起了大款,在酒精的催化下,他更是酒壮怂人胆,夸下海口要买下这一单,但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事,他的那些朋友听到他要请客的时候,不但点着名贵的食材,更是他们的怂恿下张卓还点了上万元一瓶的红酒和好几瓶茅台,那一次张卓刷爆了两张信用卡,他买下了那晚的单,光是那一顿饭,张卓就花了半年多的时候省吃俭用才还清。

可是谁又能想到现在当他遇到困难的时候,他那些开着豪车的朋友却变得如此的陌生,变得就好像不认识他了一般,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熟视无睹;在他最需要安慰的时候,他们冷眼旁观;在他最需要支持的时候,他们倒打一耙……

想到这些,张卓倒吸了一口凉气,摘下了头盔,任凭着凛冽的寒风吹着自己的头,他只想让自己冷静一下,在寒冷的冬夜,他在这个十字路口发呆了许久,身边路过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和车,在这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此时的张卓显得格外的孤寂……

许久,张卓给自己打了打气,重新戴上了头盔,他将手机支在了手机架上,然后打开了配单app,没一会一个单子就跳了出来,他也没细看配送地址只知道是一个送药的单子就直接点了抢单,跟着导航就往药店驶去,到了药店,张卓习惯性地下车询问店家:“您好,4号单好了吗?”

坐在柜台里面的一位售货员用眼神瞄了一眼在门口的桌子,张卓顺着她的眼神看去,一个被装好的袋子已经摆在了桌子上,他对照了一下地址“城西花园39号210室。”这个地址有点眼熟,但是张卓一时也没想起到底是哪,于是他就骑着电瓶车带着药往目的地赶去,他穿行在路上旁边的店铺一个个的从眼前闪过,曾经他去过的那些酒吧、饭店也匆匆而过,他在告别着过去,向着未来前行,很快他便来到了这个似曾相识的地方,张卓下了车拿起外卖转身向着39号210室走去……

短短的一段路却勾起了张卓在此地的回忆:曾几何时,他与住在这里的陈凡是一对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他们从小玩到大,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大学都是同桌,他们无时不刻地在一起学习、一起玩游戏、一起翘课,毕业之后,他们联同隔壁寝室的伙伴一起开了一家软件开发公司,名字就叫卓凡软件。

那时候他们除了接了点其他软件公司的尾单,一起挤在出租屋里用着自己学过的软件知识没日没夜地敲击着代码,一起啃着蘸着酱啃着馒头,一边做着程序代工的活,一边自己开发着属于他们的程序。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四个月的苦熬中,他们终于开发出了一个电脑病毒查杀软件,并偷偷摸摸地利用网吧里的电脑进行着测试,在一通测试下来,他们发现自己的病毒查杀软件比当时的瑞祥杀毒软件体积更小功能更强,于是他们就派出了口才最好的陈凡去找其他软件公司进行谈判,经过几个星期的寻觅和努力谈判,陈凡终于找到了一家软件公司进行接洽。

那天,陈凡穿着大家凑钱买的新西服和皮鞋,带着装着他们几个月心血的杀毒软件软盘去那家软件公司谈判,其他人则在出租屋里静静地等待着陈凡带着好消息回来,在等待的时候一屋子的年轻人也开始幻想着自己靠着这个杀毒软件以后过着如何这般衣食无忧的生活,他们左等右等,等的天变得黑了也没等到陈凡带着好消息回来,等到的却是那家原本陈凡应该去的公司打来的电话,不但不是说什么好消息,而是将他们骂的狗血淋头,什么不守时,没信用,一群草包,要张卓他们付违约金等等……

张卓和同伴们当时都懵了,完全没明白明明有着大好前程的未来,却遭到了如此痛骂。后来当他们了解了情况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陈凡并没有去跟大家承诺的公司谈判,而是他自己先收了那家公司的预付款后去了另一家开价更高的公司,更可恶的是他还是以自己的个人名义去了那家公司谈判并将软件进行了授权售卖,当原本付了预付款的公司知道这个消息后,他们就第一时间就来找张卓他们讨要违约金……

张卓和其他三个同学哪有那么多钱进行赔付,他们马上打电话尝试联系陈凡,但是电话那头依然出现的是“嘟嘟嘟”的忙音,张卓他们也没办法了,只好让那家公司自己去寻找陈凡,因为陈凡背叛了他们,而他们为了不再被事情惹上身,就急急忙忙地搬离了出租屋,卖掉了所有的电脑,换取了一些钱分了分四散回家了,张卓则掐断了一切的联系方式回到了爸妈家。

从此他发誓见到陈凡便揍他,陈凡是他这一辈子的仇人。

回到爸妈家一段时间后,张卓通过朋友的关系得知了那时候陈凡不但拿到了几十万的授权费,还成为了那家公司的股东,后来陈凡跟很多暴发户一样去了澳门,在那边一掷千金,不到一个星期就从身价百万的人变得负债累累,他也从股东变成了员工……

后来张卓和另外几个朋友起诉了陈凡,使得陈凡无法再在那家公司待下去了,被公司驱离只好另谋生计了,随着陈凡的名声扫地,从此这上下铺最好的兄弟的感情也就彻底断裂了,在法院庭审现场陈凡对张卓高声地喊着。

“以前我欺骗你是觉得你好欺负,当时做出那个决定的我很后悔,那时候我一直怀着愧对你的心,活的很内疚,现在你们落井下石,那么我们两清了,从踏出这个法院门口的那一刻开始,你我以后不再是朋友,而是敌人,一辈子的敌人。”

想着曾经的点滴,张卓已经走到了门前,他本想将东西放到门口便走,但是限于自己的工作需要,还是敲了敲门,许久不见人开门,张卓便先按下了“已送达”的按键,然后拨通了电话:“喂,是陈先生吗?你的外卖我已经送到,请你出来取下。”

只听得话筒里传来一阵咳嗽声后“你等下,我马上开门。”

张卓挂断电话站在门外等着开门,正在张卓准备低头刷下配送列表的时候,门打开了,一个人伴随着屋里的灯光一同探出了门外,那人看了看张卓,推了推眼镜。

“你是张卓吗?”

张卓马上低下头递上外卖就说道:“你认错人了。”

那人接过外卖继续追问道:“你不可能骗得了我的,你就是张卓。你怎么现在送外卖了?”

张卓没有答话转身就想走,谁知那人一把拉住了张卓的衣服。

“你就是张卓,你的声音骗不了我,怎么?当初你们几个把我告上法庭,让我落魄街头的时候,你想过我吗?没想到现在你落魄成这样了?还送起了外卖,真是可怜……”

张卓压抑住了原本想揍他的心,而是选择了并没有理会他,用力甩开了陈凡抓着衣服的手准备继续往外走。

伴随着背后的一阵讥笑声,张卓骑上电瓶车离开了这个他不愿意久留之地,远离了这个无耻卑鄙的小人。张卓一路开着电瓶车,一路默默的咒骂着,希望陈凡早点咳嗽咳死,但是张卓终归是善良的,他为自己的怒发冲冠而向上帝道歉。

他向上帝祈求着:“我只是不愿意再遇到曾经的好兄弟,那个我最信任的人,也是伤我最深的人……”

在他不断的忏悔中,系统提示:您收到一条差评,张卓点开了一看原来是陈凡给的差评,评语是:你永远是个lo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