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喂病娇魔君喝忘情水》钟情谢枝上热门小说_《我喂病娇魔君喝忘情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我喂病娇魔君喝忘情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谢狗蛋

角色:钟情谢枝上

简介:喝了忘情水,不会忘记你所爱的人,而是会忘记你对她的那种感觉,再次见到她,只觉得对方是个熟悉的普通人而已,她在你心里的位置再也没有任何特殊
文案一:
上辈子,被天界驱逐的残仙钟情和魔君谢枝上在魔界度过了百年时光,在仙界的刑罚台上,钟情以灵魂献祭,位谢枝上求得一线生机
这辈子再醒来,钟情不再对天界抱有任何期待,只想找到昔日旧友,护他万事如意,福气安康
可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在印象里,霸气侧漏的魔君大人成了小孩子也就算了,而且还动不动委屈巴巴地朝她嘟嘴卖萌,撒娇发脾气?
上辈子那个威风八面的魔君大人到哪里去了?
文案二:
钟情给谢枝上喂下含有自己一滴血的忘情水时,她没发现自己的眼睛始终不敢正眼去看躺在自己怀里的少年
当谢枝上再次醒来,一本正经地向钟情行师徒礼时,钟情知道,忘情水起作用了,少年的眼睛里再也看不到对自己的喜欢了
后来,谢枝上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钟情总是有股想靠前亲近的举动,但身体偏偏被什么东西禁锢住一般,只能眼睁睁看着外面那些“癞蛤蟆”跟她示好,他想,钟情这么单纯善良,可别被骗了啊!
再后来,当钟情离开谢枝上的时候,他的心里突然空落落一片

书评专区

灵魂画手:仙草很不错的克系仙草难得的是竟然不晦涩就目前十三万字而言很好了,希望不要高开低走

神鉴:这文虽然经典,但是过程太虐主了,所以给个干粮

绿茵峥嵘:足球作者就没有一个会写女性角色的

我喂病娇魔君喝忘情水

《我喂病娇魔君喝忘情水》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糖葫芦

在魔界的谢枝上一手遮天,但凡他不喜欢的东西或者人,谁也不敢违逆半句。

钟情记得有一次,自己不小心走出谢枝上的统辖范围,被一个妖物看中想吃了她残仙的躯体提升修为。

当时的钟情在魔界根本没有活头,不过是行尸走肉,正当她做好死的准备时,谢枝上从天而降,他没有做任何事,也未出一招半式,只单单露了个脸,那妖物就立马吓得屁股尿流地跑了。

谢枝上后来还开玩笑地说“普天之下,谁不知道我这个魔君有一张丑陋的脸?那些胆小的妖魔都不需要我出手,只要看到我这张脸,自动滚蛋。哈,还省了我不少事。”

他自己说得风淡云轻,钟情也就以为容貌与他无关紧要,可现在再回头想想,任你是人、是魔、是仙、或者是妖,一张看得过去的皮囊总比长满丑陋疤痕的脸要好看。

钟情看着那个丑陋的孩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哭得伤心绝望,她越过众人,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走到他面前,蹲下身仔细去看着这个孩子。

小时候的谢枝上有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黑黑的眼珠子像黑葡萄一样漂亮,没有胎记的右脸又白又嫩,肥嘟嘟的,钟情的手不自觉地往上面戳了戳。

正哭得伤心的谢枝上自然没有察觉正有人在“轻薄”他,他只觉得自己的右脸被什么东西抚过,那动作太轻,轻地他可以忽略不计,只专心地留着眼泪难过。

谢老爷眼睁睁地看着谢枝上哭得狰狞难看,他眉头一皱,嫌弃地撇过头,叹着气说“哭什么哭?也不嫌吓人。你既然不说,我也就不追究了,以后,你就待在你的院子不要出门了。”

谢枝上听后,立马不哭了,他急急地拉着谢老爷的裤脚问“爹,你,你是要把我关起来吗?”

谢老爷扯了扯被谢枝上抓住的那只脚,看也不看他一眼地说“小孩子整天惦记着出去,改天我给你找个先生好好教教规矩。”

“我想出去,”谢枝上从地上爬起来,穿过隐身的钟情跑到谢老爷面前,抬起头恳求他“爹,我想出去玩,我想和大哥一样每天有人玩。”

谢老爷一听他这话,脸色难看无比,他猛地低下头,眼神凶狠地盯着他“你拿你自己和大哥比?你也不看看你自己……”

话说到一半,谢老爷看到谢枝上那害怕的神情,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吓到了他,立即收回后面没说完的话,一脚绕过谢枝上,大步离开这个令他如鲠在喉的小儿子。

谢枝上受伤地看着谢老爷的背影,刚才他那个眼神也烫地他心里像被水浇了一般,疼痛难受。

钟情看着这样的谢枝上,心里只觉得世事无常,嘴里不由说道“你不是总爱骂我废物吗?你自己小的时候也没多厉害嘛!”

“你说的那个孩子啊?”卖糖葫芦的老大爷叹息着摇头“那孩子可怜,每次过来都要买一串我这个糖葫芦才肯走,不过我听说他们谢老爷不怎么喜欢他,反倒他那大儿子倒是整天带在身边进进出出。”

钟情迟疑地问“是因为他脸上那块胎记才不喜欢的吗?”

老大爷点头“可不是因为那块胎记嘛!不然哪个做爹的会不喜欢自己儿子的?”

钟情了然地点头,正要走,被那老大爷给叫住“诶,姑娘,你干嘛打听那孩子?你是他亲戚?”

“我是他朋友。”说出这话的时候,钟情也觉得好笑。

和她做朋友的是上辈子的那个谢枝上,可现在这个孩子,连她脸都没见过,谈什么朋友?

老大爷以为她在和自己开玩笑,也笑着摇摇头,拿了串糖葫芦给她“你要是真关心那孩子啊,就给他带一串回去,他保准喜欢。”

钟情点头,她接过糖葫芦后,想起自己身上没银子,索性把自己头上的仙簪给他“我身上没银子,就拿这个抵债吧!我这个簪子没什么大本事,只是在佛祖像前开了光,您要是不嫌弃,就拿回去当添了一道福气吧!”

老大爷拿过簪子看了看,发现自己没吃亏,便笑着接下了。

钟情看了看手上的糖葫芦,嗤笑一声,爱吃糖葫芦的魔君倒是从未见过。

再回到谢府的钟情找到谢枝上的院子时,院门是从外面锁起来的,谢老爷这个爹说话算话,前话说完,后脚就让人锁门了。

这个院门根本锁不住钟情,她大大方方地从正门进去,没人看见,也没人拦得住她。

院子里很安静,钟情进去后,还看见一个竹蜻蜓扔在地上没人管,她弯腰正要把它拾起来,就看见靠近院墙的那棵树下绑着个秋千,谢枝上正坐在那秋千上生闷气。

之前第一眼看见谢枝上的时候,钟情就知道他不是上辈子的魔君大人了。倘若要是他也和自己一样回来了,是绝不会乖乖跪在地上让所有人围观他受罚的。

钟情看了看手上的糖葫芦,在考虑自己要不要现身和他见一面。但现在的谢枝上还只是一个孩子,她不知道自己见到他后该说什么。

谢枝上并不知道有个人正在暗处悄悄看着自己,他坐在摇晃的秋千上,盯着禁闭的院门,眼里泪花闪烁。

“你想和你大哥比?你也不看看你自己……”

谢枝上想起父亲说的话,不由越发痛恨自己脸上的那块胎记。他用指甲狠狠地去抠那块胎记,只抠地自己疼痛难忍,抠地皮破肉绽,鲜血都冒了出来,也丝毫没有停手的打算。

钟情在一旁看得不忍心,立即现身在他面前,没费多大力气就把他的手给拉开了。

谢枝上原本还沉浸在自己的悲伤当中不可自拔,这时候,当自己的面前突然出现一个奇怪的女人时,吓得他瞪大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她,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钟情看他呆呆傻傻地盯着自己,她摇了摇手上的糖葫芦问他“要吗?”

谢枝上眨眨眼睛,视线在糖葫芦和她之间来回移动,过了一会,一只脚偷偷摸摸溜下秋千,等踩到实地后,立即大叫着跑到院门那里使劲哭喊:

“救命啊,有女鬼,快给我开门,有女鬼要吃我。”

女鬼?

钟情气笑了,自己虽然没有长得貌美九天,可也绝没有到女鬼的地步好吗?这谢枝上小的时候真是没见识,堂堂神仙站在他面前竟会以为是女鬼,眼睛长鼻孔里去了吗?

钟情一步步走近惊慌失措的谢枝上面前,决定给他个教训吃吃,既然你认为我是女鬼,那我就扮装女鬼吓吓你好了。

“闭嘴,”钟情神情故作严肃地吓唬他“再叫就吃了你。”

谢枝上立即闭上嘴巴不敢再呼救,他紧贴着院门不敢乱动,恨不得整个人都和门融为一体才好。

钟情蹲下身和他平视,肃着脸问他“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谢枝上恐惧地摇头,实则心里早就有了答案。这个女鬼肯定是来吃人的,只是她虽然长得不错,但看样子好像不怎么聪明,连自己来干什么都不知道,真笨。

“我是闻到血腥味出来的,”钟情用一块手帕擦了擦他冒血的左脸,忽略掉他那发抖的身子,继续骗道“我在树下睡得好好的,突然就被你给打扰了我的修行,你说,我现在该怎么惩罚你好呢?”

啊?原来是我把她给引出来的。

谢枝上摸摸自己的左脸,心里恨道:这个脸长得丑就算了,竟然还会引鬼,真是要不得。

钟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然绝对会在心里又狠狠嘲笑他一顿。

谢枝上看着面前的女鬼,心里又怕又好奇,憋了半天才问“那你,你想干什么?”

“我可不喜欢吃小孩子,”钟情故作嫌弃道“没几两肉还磕牙,吃了也不划算。”

一听她不吃自己,谢枝上松了口气,整个人自在了很多“那你找我是有别的什么事吗?”

钟情点头,她把糖葫芦递过去给他“有啊,诺,给你送冰糖葫芦来的。”

谢枝上这时候舔舔嘴唇,最终抵挡不住诱惑,欢喜地拿过糖葫芦后,还很有礼貌地说“嗯,谢谢你。”

钟情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悠悠说道“我最喜欢吃有糖葫芦味的人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