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鲤鬼球《全家穿越:极品反派一家只想种田》全集免费阅读_全家穿越:极品反派一家只想种田全文阅读

小说:全家穿越:极品反派一家只想种田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鬼球

角色:唐鲤鬼球

简介:【全家穿书+空间+种田】唐鲤和爹妈一块穿了,穿越成了古言甜宠文里作死不断的极品大反派
没钱,没田还欠了一屁股的债,被老宅大房三房追着打
更多了两便宜哥哥,一个酸腐书生除了读书,啥都不会
一个问题少年上房揭瓦,偷鸡摸狗,屁事样样行
为此唐鲤实在很愁,要养家糊口,要家族和睦,更要拳打酸腐大哥,脚踹问题二哥,调教一番锦绣田园

书评专区

东汉末年枭雄志:不能打破阶级的斗争,只能让阶级更加牢固。杀死恶龙的勇者最终变成了恶龙。我想知道最后是谁摄取了胜利的果实。看来作者的局限性也就这么大了。

机斗大明朝:反向金手指实在太厉害了,给日本开着象腿级别的外挂,然后还拼命削弱自己方的队友,借此来突出主角一个人,说真的没看出主角多厉害,只看出了队友都是傻逼

致四千年后:白皮为主一星走你

全家穿越:极品反派一家只想种田

《全家穿越:极品反派一家只想种田》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原主实在太缺德

张谷玉指关节敲着唐鲤的脑门,顺手把那“人参”拎在了手上,一字一句的念叨:

“这玩意叫三七,才一年份你就给刨了出来,现在也不知道值不值钱。”

吱呀!

好不容易补上的木门,被进门的唐承德推开,已是摇摇欲坠。

唐鲤出了空间他同样也没闲着,想打听打听这村里的活计,结果这具身子在村里的名头可是大的很。

凡是所到之处,大门紧闭,路口无人。

还能听见不少妇人把唐承德当作了那夜可止小儿啼哭的例子。

这村头逛到村尾,唐承德就只见那尘土飞扬,硬是不见一处人影。

这刚刚进了门,张谷玉话才落,唐承德也是心大的很,道:

“管他几年生的三七,反正这缺医少药的太平日子,上镇医馆多少能卖些钱。”

唐承德把脑子里的记忆捋了几天,总算也是捋明白了不少,他们一家现在所在的时代与上辈子历史上大明相似。

平民皇帝开创一朝,为百姓立令。

大脚皇后让百姓女子出嫁时皆可凤冠霞帔。

亦有科举八股取士让百姓有着上升途径。

北有大将挡鞑子,南有文士教化蛮夷,天下太平。

但百姓的日子依旧苦,因北有士绅,南有士族,百姓甚至是食不果腹。

唐家村算的上是罕有的乐土,开创者唐家曾祖算个奇人,得了举人后不从官,改回乡带一族开荒建村。

硬是躲了士族士绅,等到真正文书立村时,村里又养出了几个童生秀才,士族士绅皆染指不得。

法令下,村中只需交朝廷粮税,因而过的尚且温饱无忧。

但时代下医者不下乡,基本上一场大病就可以要了性命,缺医少药的情况,管它是什么年份的药,多少都是钱。

唐承德话落,进了屋子,捧着个破陶碗喝水。

正想着自家该怎么在这个时代立足,转眼就看见了那只被绑了爪子的野鸡,口水不自觉的就咽了下。

这家里得几个月没开荤了吧!

张谷玉对自家老伴那目光秒懂,拎着鸡道:“得了吧!赶紧和你儿子把这鸡收拾了。”

唐承德领着鸡,乐呵呵的拎着便宜二儿子就去烧水拔毛。

被拎着的唐松,在一旁听着是一愣一愣,他娘怎么还会认识药材?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唐松低着头始终是没有想明白。

他娘还是他娘,他爹还是他爹,他妹还是他妹,明明那张脸还是一模一样,但总让他觉得哪里有些古怪。

“二郎,想什么呢?还不快把热水拿过来!”

有着这么个便宜儿子,唐承德循着原身的性子,指挥的团团转,他就只管动嘴不动手。

果然这儿子使唤起来,也没那么心疼。

唐松忙上忙下,又烧水又拔毛,顺带着还得烧壶水给他爹送去,瞬间就不觉得哪里奇怪了。

果然他爹还是他爹,除了不赌钱了,其他一点没变!

唐鲤和张谷玉在厨房关了门,转身就进了空间,只是这一进来,蓦地就发现整个空间都大变了样。

原本雾气所在凭空多出了一亩地,油亮亮的黑土地上光秃秃,看上去煞是显眼。

“这是发生了什么?”唐鲤捧着张小脸,显得懵逼,张谷玉同样是一脸懵。

两人缓了半刻,最终目光落在了这次唯一多出来的物件上。

“娘,该不会是因为这些种子吧?但那些几株稻谷进来的时候怎么没什么变化?”

唐鲤脸上疑惑,为了入乡随俗称呼也不喊妈了,改为喊娘。

这村里的家家户户都认识,万一哪天喊秃噜嘴了,可不就露馅了,习惯多少都得从现在养成。

张谷玉看着那一小碗的冰粉籽,和角落里的小堆土豆,有些不确定,道:

“我也不清楚,这空间也没个空间说明书,不如下次多带点种子再试试。”

唐鲤点了点头,和张谷玉两人合力将这些冰粉籽,连着土豆全都种了下去。

留了些吃的,刚好种满半亩地。

唐鲤头上已是大汗淋漓,改坐在小溪边洗了把脸,目光盯向空间里唯一的那只老母鸡。

比起进空间前已经肥硕了不少,此时正就着野鸡窝孵蛋,周边被唐父简单围了个鸡圈。

整只鸡呆在里头安逸的不行。

张谷玉则一双眼紧盯着那半亩地,更多的是好奇。

刚种下空间的种子,如今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生长发芽,说不定过几天就能收获。

“娘,我们出去吧。”

唐鲤待着有些无聊,倒没忘记外面还得做午饭,稍微打量了下空间周围,带着张谷玉再次出现在厨房。

野鸡已经被放血杀好,正放在案板上,张谷玉手上利索的在这精瘦鸡肉上割下不少鸡油。

唐鲤撸了把袖子,蹲在土灶旁生火,打火石一敲,就只管往里面添些柴火,火苗不时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黄灿灿的鸡油下锅烧油,张谷玉掌着锅铲润锅。

“火小点。”

唐鲤听着,立马收了不少柴火。

随着火苗不断跳动,滋滋滋的油响声下,一股鸡肉香直往唐鲤鼻孔里钻。

馋的她烧一会儿火,就得往锅里看上一眼。

张谷玉只觉得自家闺女这模样好笑的很。

上辈子要啥啥都不缺,到饭点就开溜,一天天的抱着杯奶茶说减肥。

这辈子饿了几天,粗盐炒菜都馋的慌。

炼好油,张谷玉往那小油罐子里装了半罐。

随后鸡肉切块,切的极为细碎,一并倒入大锅加了点野姜炒香,加上水和粗盐,盖了盖子就只管炖。

张谷玉守着炖鸡,唐鲤就摸到了另个灶上,准备研究研究今天带回来的冰粉籽。

这土法的冰粉她也只在某视频上见过不少,真要动起手来,心里多多少少都没底。

厨房外的屋檐下另有个烧水的土灶,唐鲤拿了上面的凉开水,倒进装菜的大陶盆。

顺便翻了翻自己房间想找了块干净的帕子,结果找了半天,唐鲤头一回为原主的懒感到汗颜。

整个柜子里的衣物多多少少都带着股味,直接就让她想起了原主的装衣规律。

一天一件,穿完不洗又塞柜里,等着三房二闺女干活时一块丢人盆里。

三房没儿子,除了大女儿唐玉蓉其他全是包子,原本的二房一家仗着有两个儿子,简直要给人欺负死。

三房二妞唐玉梅更是敢怒不敢言。

现在分了家,又换了唐鲤可不就是一衣柜都没洗吗?

“原主这也太缺德了,看来我还得找个时间把这衣服都给洗洗。”

唐鲤抹了把汗,暗骂了几句,又想起来这也骂了自己,果断闭嘴。

双眼余光却是意外瞥见一抹淡黄,让她顿是惊喜。

“这有块干净的能用。”唐鲤仔细端详着,却是发现这帕子角落,竟绣了个极为清秀的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