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缘盛云《带飞全场》全集在线阅读_《带飞全场》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带飞全场

作者:兰夏柔

主角:陆缘盛云

简介:本文属于电竞游戏类,第一次写~
文案:
盛云是一个技术主播,他不仅有技术,还有颜值,这让他获得了很多粉丝,但是,盛云以前也不知经历了什么,直播的时候不怎么跟粉丝互动,也不怎么说话,看起来很无聊
盛云有一只布偶猫,名叫云霞,云霞的颜值跟它的主人一样,都是颜值巅峰,盛云一般都是开着摄像头,但是摄像头内只有一只猫的这种情况
盛云的观察力和反应力堪比职业选手,甚至要比职业选手强得多,这让很多战队的经理来邀请盛云去打职业赛,但是不管怎么跟盛云好说歹说,盛云始终就两个字,“别想

但谁都不知道,盛云以前就是因为电竞而留下遗憾的

带飞全场

《带飞全场》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单挑

所谓异能呼应,就是指异能的其中的一名掌控者在得意或是高兴的时候,一不留神放出了一丝丝异能,这样会导致另一名异能掌控者会出现相反的效应,比如说,对方在高兴时,另一方会哭泣,一方在得意时,另一方会落魄。

但这种事情基本不会发生,陆缘应该是没控制住,所以盛云才会流眼泪。

直播间的粉丝发现异常,立马询问。

【阿云怎么了?怎么哭了?没事吧?】

【阿云!怎么了?跟妈妈说!】

【怎么了怎么了?阿云怎么哭了?】

【发生什么大事了,阿云竟然哭了?!不哭,妈妈抱。】

盛云看着弹幕,真没忍住笑出声来,就形成了眼睛还有泪珠,但嘴角却在微笑,再加上窗外现在是黄昏,形成的样子超级好看,很治愈。

直播间立马沸腾了,都在说阿云笑了!!!!或者好治愈啊!好像一只露出原样的小奶猫!!

盛云擦去眼泪,“没事,起风了,风进到眼睛里了。”语气中还有一丝未散去的哭腔。

弹幕没办法,只能妥协,继续看比赛。

在OLV的速战速决下,比赛很快就结束了,结果当然是OLV取得胜利,不过大家还是有疑惑,因为陆缘这个人,一般都是会慢慢的结束一局,要的效果就是把敌人整破防,这样后面会好打些。

但是今天却大不相同,陆缘每局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结束游戏,越快越好,不带一丝拖泥带水,这让粉丝感到很奇怪,只有盛云知道,陆缘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比赛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盛云也准备下播了,他跟大家说了一声,就关掉直播间,转身去房间换衣服,秋天的晚上很容易着凉,再加上盛云是一个比较虚弱的人。

盛云打算去基地的时候,顺便把猫拿了,也不知道基地准不准带,要是不准的话,那盛云就把云霞放在家里,每天用自动投食机远程给云霞弄吃的。

盛云想着,手机响了,盛云接了起来,“喂?”

“阿云,我去接你吧。”

盛云有些哭笑不得,这是生怕他跑了吗?“行,我把地址发你。”

“嗯。”

说了几句之后,盛云将自己的地址发给陆缘,陆缘看到之后,惊讶的说:

【你家离基地好近,我都不用开车了。】

【?不是也有几公里吗?】

【基地换地方了,就在你家对面左转。】

盛云想,怪不得我总是看见那里有个俱乐部,原来就是OLV啊……

【那行,我换件衣服。】

【嗯呢。】

外边挺大风的,地上的树叶被吹的形成一道道小型龙卷风,盛云开门的时候,被这妖风扑了一脸,盛云嫌弃的眯了眯眼,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路边的路灯散发着光芒,好像在照应盛云前方的路。

根据陆缘给的定位,盛云很快就找到了新的基地,他老远就看见一个瘦瘦高高的身影站在基地旁边的大榕树下,很显眼,想不看见都难。

站在树下的男生看见他,招了招手,盛云走过去,陆缘看到他的围巾没戴好,鼻子都冻红了,陆缘皱了皱眉,语气带一些责怪。

“围巾都掉下来了,不怕着凉?”

盛云愣了愣,他自己都没注意,只是觉得鼻子冷冷的,没别的感觉,陆缘以前可是不管这些闲事的吧?盛云心里这么想着,出了神。

回忆:

医生看着盛云的病历,皱了皱眉,“这么年轻,怎么会得这种病呢?”

盛云咬了咬嘴唇,没说话。

“这种病也不是无药可救,有一种方法可以,但也是唯一的方法。”

“怎么方法?”

“多让身边的亲人陪伴你啊,或者是你感觉有安全感的人,让他随时照顾你,顾及你的感受、心情,不要让自己有压力,放轻松面对生活。”

盛云垂下眸,亲人?酒鬼父亲?还是刚刚还嫌弃自己的爱人?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多可笑。

盛云出神了好一会儿,陆缘叫了他几遍,盛云才回过神来,“啊,怎么了?”

“我问你饿不饿,你怎么心不在焉的?”

盛云淡淡地笑了笑,“在想以前的事。”

陆缘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陆缘开口说:“这次不会了,以后都不会。”

盛云稍稍愣了那么一下,真的就一下,过后又恢复成往常的那副冷漠的模样。

盛云其实患有一种病,这种疾病跟“木僵症”很像,同时也跟“抑郁症”很像,那这种疾病叫什么呢?

肉体团结症。

别看名字挺滑稽的,这种疾病的情感不是抑郁而是平淡或冷淡为主,表情呆板,情感 活动与内心体验及四周环境不谐和,另外,其妄想内容较荒唐,多与心情无关。

慌张型肉体团结症与抑郁性木僵类似,但当深化重复接触抑郁症患者仍有可能得到某些应对反响,患者可流露抑郁心情。

当然,盛云很显然跟以上症状相似,但并不符合,这就是罕见的混症状型,所谓“混症状型”就是把“肉体团结症”的症状混合在一起。

除此之外,盛云还患有低血糖,出门随时随刻都要带着糖,他一直隐瞒着,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包括陆缘。

盛云跟着陆缘来到基地里,在门口还能听见二三楼传出来的鬼哭狼嚎,估计是在练习,盛云被带到经理室里,贺黎还在百般无聊的玩着手里的合同,一看到盛云来了,立马坐好,把合同放到桌子上。

“盛云啊?来来来,坐。”

陈鹤也招招手,示意盛云坐。

盛云坐下来,贺黎立马把合同放到盛云眼前,“这是签约合同,你先看看,没什么疑问就在下面签名就行了。”

盛云点点头,浑身散发着冷漠的气息,搞得贺黎有些不习惯。

盛云粗略看了看合同,正准备签名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条,他略带尴尬的抬起头,指着直播时长那条协议说:“贺经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之前的直播时长没这么长的吧?这会不会有些太长了?”

贺黎也看到了,有些尴尬,“这,害,因为队里的选手啥都行,就直播不行,一个个跟要了命一样的,我不想新人也变成这样,一气之下,就在合同上…….”

盛云了解的个大概,瞬间有些哭笑不得,陆缘实在没忍住,笑出声来,贺黎立马发火:“这么严肃的气氛呐!陆缘!”

陆缘连忙摆摆手,“没事没事,你们继续。”

脸都憋红了,憋笑真是一件难事。

盛云短促的笑了笑,与其说是笑,不如说是给面子,皮笑肉不笑的感觉,放在盛云身上,好像有些……

毛骨悚然?

签完合同,陆缘起身带着盛云去二楼训练室,训练室那群小崽子们还不知道呢,这次必定是个大惊喜。

盛云被陆缘推着走,眯了眯眼,没多说什么。

很快到了二楼,陆缘推开门,瞬间,一股熟悉的感觉传来,这很奇怪,也是理所应当。

球球因为在游戏中死了,准备开下一局,好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看向门口,结果就进来一尊神。

一尊大神,能吓死人的那种。

球球瞪大眼睛,反复确认自己没看错,过了一两秒,尖叫起来:“啊啊啊啊啊!”

小揪被吓得不轻,“干嘛啊?!有病……”话说到一半,猝不及防的看到盛云,他张大嘴,“卧槽!”

这架势,想不注意都难,陆缘在心里怕是骂了这群兔崽子一万遍、一亿遍!

盛云皱了皱眉,但还是没多说什么,不是受病情的影响,因为他的病情并不严重,还是能自我控制的。

大家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梦,这不是幻觉,是真的,切切实实,唯独Siml不知情,不明白大家为何这么高兴,也不认识眼前这个陌生的男生。

陆缘制止了大家的喧闹,“大家没看错啊,盛云回来了,这次,我希望大家能好好对待他,不要像以前一样,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球球在底下小声嘀咕了一句:“那不是说的是你么?”

陆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球球说的也没错。

陆缘看得到一脸茫然的Siml,勾了勾嘴角,“大家可能都知道Shops,但可能Siml不知道。”陆缘简单介绍了一下盛云,并且说了盛云要代替他,让他去做替补的事。

Siml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就被这猝不及防的坏消息砸的个半死,他本身就是个骄傲自大的人,不怎么喜欢跟队友打配合,总喜欢自以为是,这导致队友都很讨厌他,早就想换了。

Siml回过神来,蹙起眉头,“凭什么啊?!”

陆缘抬起头来,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就凭他比你懂配合、懂信任,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比、你、强。”陆缘特意强调了最后四个字,一字一顿地说。

Siml愣了一下,“那你怎么就知道他还跟以前一样?!”Siml有些恼怒了。

“卿云江。”陆缘眼神有些冷。

Siml愣了一下,卿云江是他的真名,但他很少听见队长会喊他真名,只有不耐烦或者生气的时候。

盛云瞥了一眼卿云江,“你要是不服,可以来跟我单挑,看谁的能力更强。”他的声音依旧是发自心底的冷漠。

但在卿云江看来,盛云不过是装装样子,在他面前装什么高冷啊?!

卿云江握紧拳头,咬牙同意,陆缘见状,也没多说什么,毕竟总是要分个结果出来的。

陆缘只是在盛云耳边说:“你要小心点他,他喜欢玩脏的。”

盛云轻轻一笑,转过头来,用嘴型无声的说:“那我也玩脏的。”

然后头也不回的地走向陆缘给他准备好的位置,陆缘站在原地愣了一下,随后嘴角微微上扬。

卿云江带着一肚子火开了房间,盛云速度也挺快,三下五除二就登上了他直播的那个号,进了卿云江的房间。

盛云看着地图,眯了眯眼,选择了小厂,其他人在旁边看着,球球看见盛云跳小厂,立马扒开盛云的耳机,小声说:“这可是地形最纷杂的地方啊!”

盛云比了个手势,意思是“嘘”,不过在陆缘看来,更像是“闭嘴行吗?”。

盛云跳下飞机,毫无疑问,卿云江这种喜欢玩脏的人,肯定跳小厂,小厂地形复杂,资源丰富,但凡是熟悉地形的人,基本上是无敌了,属于是开挂的状态。

果然,卿云江一看见小厂,立马跳了下去,盛云笑了笑,故意比他晚跳,跟在他后面,观察他的走向。

卿云江不是这种细心的人,跳伞的时候,愣是没发现盛云跟在他后面,这可把大家乐坏了,只不过他俩带着隔音耳机,听不见。

卿云江落地后,转身就进了茅坑……旁边的加工厂。

盛云没跟着他,而是在离他最近的地方搜索,盛云运气竟然不错,物资还挺肥的,反倒是卿云江那边,穷的叮当响,连一个头盔都没见着,就只捡到了一把左轮手枪,甚至只有一排子弹。

连陆缘都看不下去了,这是得多穷啊?

盛云占据物资方面的优势,单挑可谓是轻轻松松,但是盛云明显不想跟卿云江正面硬刚,如果正面硬刚,毫无疑问,肯定是盛云赢。

但是盛云没选择硬钢拿下比赛,而是选择用更多的时间来跟卿云江玩脏的。

大家还不知道盛云要干什么,只是觉得很急,如果让卿云江发育起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盛云这一做法,搞得大家人心惶惶的。

卿云江一场下来,还没看见盛云的影子,这让卿云江感到有些奇怪,但也没放在心上,卿云江认为盛云不可能回来小厂,所以就放心的走进小厂。

结果刚进去,就被炸了,因为他皮厚,被炸了一次,还没炸倒,反应过来,刚想跑,结果一到出口,就看见了几辆没了轮子的吉普挡在面前。

卿云江:“…….”

因为没轮子,坐也坐不了,盛云慢悠悠地拿出一颗雷,拔掉保险丝,“砰!”

【阿云云】击倒【OLV Siml】

【阿云云】击杀【OLV Siml】

盛云没给他一丝机会,几乎是秒杀,真是杀人不眨眼。

卿云江都懵了,整个过程仅仅只有两秒钟。

盛云下手果断,确实是个职业选手的料。

盛云赢了,赢得很彻底,好像从他跳下飞机开始,就注定了这场单挑是他赢,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没什么好惊讶的,但是其他人不一样啊。

球球愣了一会儿,“哇哇哇!这也太厉害了吧?!”

“牛啊牛啊!”小揪立马捧场。

“厉害。”就连云仙都称赞了。

卿云江的脸色很不好看,他蹙着眉头,看起来很不服气。

陆缘走过来,“既然胜负分明了,你还有什么不服吗?”

没想到卿云江还有理了,他指着盛云说:“明明是他玩脏的,他哪有实力了?!”

陆缘摇了摇头,刚想开口,就被盛云抢先开口说:“我这是模仿“前辈”啊,您不也经常玩脏的吗?好像玩的比我还脏。”盛云的语气依旧是冷漠到不能再冷漠,听不出来任何情绪。

卿云江被怼的哑口无言,片刻后又说:“那你会跟她们打配合吗?”

盛云歪了歪头,萌萌的像一只小奶猫,“会啊,你不信可以看一下今晚的训练赛,看看我是怎么打配合的,行么?前辈”

其实按道理来说,盛云算得上是卿云江的前辈,盛云这么说只不过是想嘲讽一下罢了。

卿云江气场一下子上来了,“行啊,那我就看看。”

盛云点了点头,没说话。

不是不知道说什么,而是不想看卿云江打脸打的太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