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狂魔!总裁太爱我!哄我撩我(桑锦歌季明煜)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桑锦歌季明煜)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名:亲亲狂魔!总裁太爱我!哄我撩我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落长风

主角:桑锦歌季明煜

简介:【先婚后爱+宠妻+马甲+青梅竹马+甜宠互撩】
豪门千金桑锦歌捡到一个漂亮男人,男人天生神颜,宛如神明,年轻有钱体力好,又乖又奶超会撩,还嗜妻如命,宠妻成瘾,夜夜把她抱在怀里温柔甜哄;
某日,震惊全球的神秘大佬身份曝光,桑锦歌:咦,他怎么和我家那黏人不能自理的老公长那么像?
后来,漂亮老公无数吊炸天的马甲纷纷掉马,桑锦歌把男人摁在墙上:老公不乖,骗我,要惩罚的哦
季明煜反手把她圈入怀里,瘦长白皙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甘愿被夫人惩罚
俯首,低头,啵啵
桑锦歌沦陷在他的吻里,唔!他好会亲!
【甜宠撩,全文一直高甜无虐,喜欢甜宠撩的一定要入坑

亲亲狂魔!总裁太爱我!哄我撩我

《亲亲狂魔!总裁太爱我!哄我撩我》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新婚夜,不负春宵

“钱的事你不用操心了,我养你。”

桑锦歌对着季明煜,很豪爽的挥了挥:“你好好读书,过好你平凡又富贵的一生就行。”

“你负责平凡,我负责保你富贵。”

季明煜弯了弯眸子,笑容干净又清隽。

他知道,她在有意保护他,心里划过一缕暖意。

他漆黑的眸子倒映着她的身影,嘴角扬起,左边脸颊漾起一个浅浅的梨涡。

平凡的一生吗?他好像做不到。

但衣锦华贵的一生,他有足够的能力给她。

两个人坐进保姆车,桑锦歌侧首看他:“晚上帮我一个忙……”

晚上……

帮忙……

今天晚上,是他们的新婚夜……

季明煜心生期待:“锦锦,让我帮什么忙?”

桑锦歌大咧咧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直拍的季明煜身子一颤。

什么忙……,他都愿意帮……

他双眸灼灼的望着她。

桑锦歌眼神清澈:“晚上陪我去参加一场晚宴。”

季明煜心里一空:“哦。”

桑锦歌看到他略显失落的神情:“明煜你怎么了?明煜你在期待什么?”

季明煜脸上扯出一个浅笑:“没事……”

想到今天晚上的宴会,桑锦歌眼眸转幽,红唇勾勒出上扬的弧度。

她很期待今天的晚宴。

桑家别墅。

大厅灯光辉煌,门口摆放着一张巨幅海报,海报上映着一个少女,弯着眉眼,看起来很甜。

海报最上方印着一行鎏金大字:欢迎参加桑语宁小姐的生日宴。

宴会大厅里,衣着华贵的男男女女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极尽奢华。

一群打扮光鲜的年轻女人围在一起,窃窃私语,热烈的交谈着。

“宾客都来了,这宴会的主角怎么还没来?”

“我们都迫不及待,想欣赏桑家公主的美貌了!”

“不是桑家公主,是桑家的小公主!”

“小公主?桑家除了桑语宁,还有其他的女儿吗?”

“有啊!我之前听说了,桑家还有一个被放养到乡下的大女儿,叫什么名字来着,我记不太清了,好像叫桑什么歌。”

“呦,乡下来的呀,那和桑语宁根本没法比啊!”

“桑语宁可是当红女明星,还一直按照富家千金的标准娇养长大,那个被丢到乡下的大女儿,怎么能跟桑家娇贵的小公主比!”

“谁说不是呢,一个天一个地,那个乡下来的大女儿,连桑语宁的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

谈话间,一个衣着繁复华美的少女走下楼。

有人低声惊呼:“咱们的桑语宁大明星来啦!”

一群女孩子立刻围到桑语宁身边。

“语宁语宁,你今天穿的好漂亮啊!你这裙子是全球限量款吧,真好看!有钱都买不到!”

“语宁你皮肤真好,像剥了壳的鸡蛋,又嫩又滑!”

桑语宁满脸笑意的迎接赞美:“我最近工作太忙了,都没时间护肤,我感觉我皮肤都变粗糙了很多。”

“没有没有,语宁可是娱乐圈出了名的美人,皮肤好的不得了。”

桑语宁满意的笑笑。

在一众恭维声中,有人好奇问道:“语宁,听说你还有一个姐姐?”

桑语宁听到“姐姐”二字,脸上的甜笑一下子僵了。

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知道她这个姐姐的存在。

她妈妈当初嫁给她爸三个月,就生下了足月的她。

明眼人一推断日子就会知道,她妈和她爸婚外情的事。

到时候她妈被扣上小三的身份,她就沦为了小三的女儿。

这身份是何其的屈辱!

如果这事被狗仔爆出来,那不耽误她的演艺事业吗!她还没有拿奥斯卡影后,她怎么甘心因为桑锦歌葬送星途!

所以桑语宁十分厌恶桑锦歌,巴不得桑锦歌早点死。

桑锦歌死了,就没有人知道她是小三的女儿了。

只是桑锦歌这个贱人命真硬!在乡下吃糠咽菜,都没能噎死她!

桑语宁想想就遗憾,想想就心痛到无法呼吸。

转念一想,桑锦歌没死,对她也有好处。

现在桑家遇到财务危机,需要一个女儿嫁给傅家那个植物人儿子冲喜,这事让桑锦歌去,不就正合适。

反正桑锦歌命贱,让她嫁给傅家守活寡,既能解决桑家的危机,又能当上傅家的少奶奶,对于她这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来说,真的是天大的好事。

桑语宁想到桑锦歌即将当上傅家的少奶奶,又觉得心里不舒坦了,这种好事,真是便宜那个村姑了。

桑语宁学表演的,很善于表情管理,她收拾好自己僵掉的表情,又恢复了甜美的样子。

她看着那一帮小姐妹,眨了眨眼睛,很无辜的样子。

“姐姐?桑家只有我一个女儿,哪里还有第二个女儿啊,你们别乱猜了,这都是外人乱传的谣言。”

那一帮小姐妹纷纷附和:“啊,是谣言啊,我就说嘛,桑家只有语宁一个小公主,哪里还有另外一个女儿,我们要相信语宁!”

“对对对!我们身为语宁的好姐妹,只相信语宁的话!”

桑语宁甜甜地笑着:“好姐妹当然要相信好姐妹啦,我从来不骗你们的。”

“对了,我代言的那个大牌护肤品可好用了,一会儿我送你们一人一箱,保管你们的皮肤也和我的一样嫩滑。”

一帮小姐妹纷纷赞叹桑语宁人美心善,兴高采烈讨论护肤心得。

桑语宁笑意盈盈的享受着吹捧,她不担心谎话被拆穿,反正只要那个桑锦歌悄无声息的嫁给傅家的植物人,外人就不会知道她的存在。

而她桑语宁,就可以一辈子光明正大的当她的富家千金。

桑语宁正得意的笑着,门口方向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哇!快看啊!刚刚走过去的那一对恋人是谁啊!男的帅女的美,我一个颜狗的眼睛都要被闪瞎了!”

“天呐!活了二十多年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他们两个像从画里走出来的神仙一样!”

“俊男美女站在一起果然很养眼!有谁知道他们是谁吗?”

在众人的注目和讨论下,一袭吊带高开叉红裙的桑锦歌,挽着西装革履的季明煜,出现在宴会大厅。

桑锦歌径直走到桑语宁面前,停住脚步,语调慵懒,又带着女王般的睥睨:“我的好妹妹,我们又见面了。”

桑语宁当场石化,面露惊恐。

她紧张道:“你……你来干什么!”

桑锦歌红润的唇瓣翘起,秀美的眼尾微挑,美得撩人摄魄,又狡黠的如同夺魄的狐狸。

“我来干什么?看不出来吗,来砸你场子啊,难不成向你说生日快乐?”

桑语宁脸色一白:“谁让你来的!你的教养呢!你竟然敢私闯我的生日宴!”

桑锦歌睨她一眼:“今天早上是谁给我打电话,要我滚回桑家的,嗯?”

桑语宁被噎住了。

今早是她和她妈给桑锦歌打电话,让桑锦歌滚回来的。

私下里,桑语宁一定会说:让你滚回来怎么了,让你滚回桑家都是看得起你个村姑。

但现在有这么多人看着呢,桑语宁惯于伪装,她脸上又挂上职业性假笑,对着桑锦歌,态度也软下来。

“这位小姐,来了就是客,你能来到我的生日宴,我感觉非常荣幸。”

她伸手去拉桑锦歌的手腕,想把她拉到没人的侧厅:“这位姐姐,你跟我来,我们去侧厅,好好叙叙旧。”

桑锦歌利落侧身,躲开她的手:“既然来了就是客,其他客人都在大厅,我为什么要去侧厅?桑语宁,你就那么怕别人知道我是谁?”

桑语宁立马慌了,她就是很怕,她怕外人知道桑锦歌的存在。

一旁的几个人看着这剑拔弩张的情形,好奇心被完全吊起来:“语宁,这位小姐到底是谁啊?”

桑语宁更慌了,语气都不淡定了:“没、没谁。”

她又去拉桑锦歌的胳膊:“这位小姐,你还是跟我去侧厅吧,咱们有什么话,都好商量。”

桑锦歌躲开她的触碰,声音响亮在整个大厅:“桑语宁,别害怕呀,我可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你说你为什么怕别人知道你还有个姐姐?”

宾客们立马嗡嗡的讨论起来。

“原来桑家还真的有另一个女儿啊!”

“桑家有这么一个天姿国色的女儿,为什么还要藏起来?”

“能因为什么,里面有猫腻呗。”

“据说现在的桑夫人嫁过来三个月,就生下了桑家的二女儿。”

“那这样说来,桑恒建岂不是在上一任夫人重病期间,就和这任夫人……”

桑语宁听着周围的议论,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

她也顾不得装了,直接朝桑锦歌身上扑去,想要强行把她拉到没人的地方。

桑锦歌正要往一旁撤,腰间就环上一只有力的手臂,整个人被腾空抱起。

季明煜抱着她,将她整个人护在怀里,躲过桑语宁伸过来的手。

桑锦歌抬头,就看到了他黑眸里的关切。

季明煜附在她耳边,温柔问她:“锦锦还好吗?有没有被吓到?”

桑锦歌望着他灿若星辰的瞳孔:“没、我没事。”

他笑着看她:“锦锦没事就好。”

旁边传来一道好奇声:“这个男人是谁啊?”

桑语宁用中指指着季明煜,赶紧转移话题:“桑锦歌,这个野男人是谁?这里是大城市帝都,不是你从小待的山沟沟,你回家还带着个来历不明的野男人,真是丢桑家的人!”

“不过这个野男人,跟村姑出身的你倒是绝配!”

邃然,啪!

桑锦歌一巴掌打在桑语宁的脸上,直接把她扇到嘴角流血,重重摔在地上。

“谁给你的胆子骂他!”

这干脆有劲的一巴掌,不只打懵了桑语宁,还震惊了客厅里的其他人。

大厅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桑语宁才回过神,不敢置信地看着桑锦歌:“你竟然敢打我!”

桑锦歌语调懒散:“打都打了,有本事你还回来。”

此刻的桑语宁,整个脑子里都是愤恨,她完全顾不得任何形象,挣扎着起身,穿着奢华的公主裙,朝桑锦歌猛扑,没有一点公主的样子,完全像个泼妇。

在她扑向桑锦歌的瞬间,背后响起一个厉声呵斥:“宁儿,不可以!”

桑语宁听到这个声音,像听到救命稻草一样,转身跑向谢安惠的身边,哭诉道:“妈妈,那个贱人欺负我!”

谢安惠环顾了一圈四周看热闹的人群,然后瞪了桑语宁一眼,压低声音:“宁儿,注意你大小姐的身份!”

桑语宁回过神,点头,站在谢安惠身旁。

谢安惠对着一众嘉宾低头鞠躬:“不好意思,各位,让你们受惊了,今天的宴会先到这了,改天我和桑先生一定亲自向你们赔礼道歉!”

宾客们逐渐散去。

大厅里只剩下了谢安惠、桑语宁、桑锦歌、季明煜。

谢安惠走到桑锦歌身边,笑得很慈祥:“歌儿,你回来啦,妈妈见到你很开心。”

桑锦歌笑的漫不经心:“是吗?继母开心什么?开心我要嫁给傅家的植物人儿子了?开心你们的荣华富贵又可以保住了?”

谢安惠眼中闪过尴尬和阴狠,但脸上还是笑的:“歌儿,妈妈就是单纯的想你了,见到你就觉得开心。”

提到嫁给傅家植物人儿子的事,谢安惠眼中闪过期待:“歌儿,你同意嫁到傅家了?”

“其实嫁给傅家挺好的,衣食无忧,还能一辈子荣华富贵,比你在乡下强多了。”

桑锦歌笑了,表现出很兴奋的样子:“哇!真的啊!嫁到傅家待遇这么好啊?”

谢安惠看到她这么高兴,立马觉得有戏,继续说道:“真的!傅家可是有头有脸的豪门,多少人想嫁到傅家都没机会呢!能迈进傅家的门,这当然是件大好事了!”

桑锦歌微笑看着谢安惠:“这事当真这么好?”

谢安惠点头:“当然好啊。”

桑锦歌笑说:“那让桑语宁嫁过去啊!”

谢安惠愣住了。

桑锦歌继续:“再不济,你跟你老公离婚,然后亲自嫁过去啊!反正你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谢安惠被气到心口疼,脸一阵青一阵白。

桑锦歌挽过季明煜的胳膊,看着谢安惠和桑语宁,语气骄傲:“看到这个男人了吗?”

谢安惠和桑语宁疑惑地看向季明煜。

不可否认,这个男人确实长的很帅,而且是那种见一眼就惊为天人的帅。

但长得帅有什么用啊,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富家大族出身。

因为谢安惠和桑语宁已经把帝国所有名门望族还未娶妻的男人都调查了一个遍,很明显,不包括眼前这个男人。

长得帅但没家世,季明煜一点都入不了谢安惠和桑语宁的眼。

谢安惠和桑语宁看季明煜的眼神,都是上位者对低等人的俯视,一个不起眼的小喽喽而已。

桑锦歌抱着季明煜的手臂,对谢安惠和桑语宁道:“给你们正式介绍一下,这个男人是我老公。”

谢安惠和桑语宁被震惊到五雷轰顶。

什么!老公!桑锦歌竟然不经过她们的同意,就擅自结婚了!

桑锦歌把鲜红的小本本亮到她们眼前:“看到没,带钢印的,合法老公。”

她转头看着季明煜,俏皮地朝他眨眨眼,**一样,语气娇懒地喊了两个字。

“老公。”

季明煜脑中炸开了一束烟花,看着她的眼睛都是温柔宠溺:“夫人,宝贝。”

桑锦歌:“……………”

双腿忽然有点发软。

她咳了咳,状似淡定的收起小红本,对着谢安惠和桑语宁:“我现在已婚,而且老公长得贼帅,我们夫妻恩爱。”

“傅家怎么说也是豪门大户,他们难道要棒打鸳鸯,要我们新婚夫妻离婚,然后让我嫁过去?这要传出去,傅家和桑家的脸就都没了!”

“啧,这可怎么办,你们不能利用我保住荣华富贵了,你们桑家要完了!”

桑锦歌眼中带着戏谑,看向谢安惠和桑语宁,而后潇洒转身,挽着季明煜的胳膊往外走。

倏然,她又回头,故作惊讶地捂着嘴:“忘了告诉你们一件事,刚刚大厅里混入了狗仔,录下了桑夫人当小三的八卦,桑语宁现在正当红,这条新闻要是爆出去,喷,多劲爆!”

说完,她面带微笑,挽着帅哥老公扬长而去。

这消息要是爆出来,不止桑语宁的星途堪忧,整个桑家的声誉也会被毁。

谢安惠和桑语宁再也不淡定了,一齐朝着桑锦歌扑过去:“你个扫把星!贱……”

蓦地,噗通!

两个人的膝盖骤疼,两颗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石子砸在她们的膝盖上,两人重重跪在桑语歌身后,像赎罪的犯人。

季明煜余光扫过跪着的二人,眸底含霜。

桑家大厅里哀嚎一片,乱成了一锅粥。

“妈妈,那个狗仔拍到的东西千万不能传出去啊!我会沦为小三的女儿,网友们都会骂我的,我一辈子就完了!”

“宁儿别担心,我一定不会让这件事传出去!”

不到十分钟,一条爆炸性新闻登顶热搜,引起全网声讨。

#桑语宁妈妈知三当三,插足别人家庭#【爆】

#当红女星桑语宁是小三的女儿#【爆】

网上一片口诛笔伐。

【呸!知三当三,真是不要脸!最恶心这种破坏别人家庭的人!】

【没道德没底线!这种人就该被钉在耻辱柱上!】

【桑语宁一直对外称是独生女,这下好了,被啪啪打脸!】

【一个当小三的人能养出什么好东西!就是个谎话精!】

与此同时,人们惊讶发现,该说不说,这个桑家的大女儿,长得真好看。

于是又一条词条登上热搜:

#桑家大女儿曝光,桑锦歌美若天仙#【爆】

【这是哪里来的沧海遗珠!这种绝色大镁铝,我为什么今天才看到!】

【什么?!她竟然还是个女明星!这种颜霸一样的存在,她为什么被冷藏?】

【一定有阴谋!退!退!退!退!退!】

【被姐姐美到了!姐姐给个姬会!】

【姐姐,性别不要限的那么死!康我康我!】

【桑锦歌,你是我的神!】

网上大肆赞叹桑锦歌的美貌,而当事人此刻正闲鱼一样,懒洋洋倚在保姆车里,咔嚓咔嚓吃着薯片。

烧烤味薯片和麻辣味薯片应该先吃哪一个呢?

叠在一起,一口两个,超级加倍,快乐加倍。

桑锦歌吃得不亦乐乎。

她单手刷着热搜,看到她的名字挂在最上面,红唇翘起,漾着满意的笑。

很好,这跟她当初计划的一样。

她这次高调亮相,当然不只打脸桑家那么简单。

不出意外,她会引起那帮走私少女团伙背后大佬的注意。

计划有条不紊,顺利进行,静待大鱼上钩。

桑锦歌放下手机,整个人松懒下来。

她身子一软,斜倚在椅背上,又滑到了少年的肩膀上。

她想抽身坐直身子,肩膀处忽然箍上一道力量。

季明煜的大掌覆着她的肩膀,声音清润无比:“锦锦靠着吧,靠我,比靠椅背上更舒服,不是吗?”

少女倚在少年身上,一双水眸微微眯起,面貌昳丽,容颜舒展,像高贵慵懒的波斯猫,又像魅惑众生的狐狸。

她点头:“靠你,是更舒服。”

嗯……这话怎么有点怪怪的?

季明煜被她依靠着,她的体温透过薄薄的布料,传递到他身上。

他忽然感觉到烫。

她的身子很软,很香。

是水蜜桃的那种香味,独属于她的体香丝丝缕缕,萦绕进他的鼻尖,很好闻。

好闻到搅乱了他的心跳,扑通扑通。

季明煜任由她靠着,甘当她的人身靠垫。

他修如梅骨的手里拿着洁白的纸巾,帮她擦拭掉嘴边沾着的薯片渣渣,温润又体贴。

他看着慵懒肆意的少女,眼中闪过一丝憧憬。

今天晚上,是他们两个人的新婚夜。

新婚夜,是不是总要做点什么,才能不负**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