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追!又是想强娶小青梅的一天)时荆祁淮全章节阅读_(难追!又是想强娶小青梅的一天)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难追!又是想强娶小青梅的一天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头发莓有拉

角色:时荆祁淮

简介:【甜宠➕八岁年龄差➕校园】
【直球选手小可爱VS隐忍克制长发醋王】
时荆有个一起长大的“大龄竹马”,有事没事喊他淮叔叔,后面分开了
4年后,她在“夜色”遇到一个长发男人,内心欢喜给他唱歌跳舞
第二天醒来,她看到推开房门的男人
秒变小结巴,“淮、淮叔叔?!”

她误会他喜欢同性,当着他的面夸学长想牵线,“淮叔叔,学长温柔、体贴、阳光,你觉得怎么样?”
某人沉着脸,“你喜欢他?”
她看到他当面拉黑学长
时荆不明白

后来某一天
她揪着他的衣领质问,“你离开那4年是因为我……”顿了顿,“给我亲一口!”
而后反被按在墙上
男人湿热的气息喷洒在耳廓
“亲一口不够,我不想忍了……”

书评专区

院长驾到:开篇很棒,情节也有趣,几个人物的人设同样讨喜,可惜前期以后作者似乎转变了文风然后被人喷了之后再次换了文风,最后就变成了一本很奇怪的小说集合体……总的来说还是蛮可惜的,书荒可以看看,温馨小爽略文艺。

超现代魔法使:看了开头还行,然后移民的梗让我吐了!

苏联教父:段子集合,主角一段时间做的事和以后做的事完全没关系,被历史的车轮带着走最蛋疼的是有些段子完全不能过脑子啊,遇见了基本上一段剧情就得全跳过去了

难追!又是想强娶小青梅的一天

《难追!又是想强娶小青梅的一天》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我抓痛你了吗

祁淮脚步慢了下来。从背后看,身姿颀长。一身运动装,没了西装的束缚,多了些青年阳光随性的朝气。

时荆却从这背影中感到他一丝紧绷。

祁淮侧过头道,“没吃醋。”

时荆很笃定,“你吃了,还吃了很多醋!是不是肚子疼?”

“没吃,不痛。”

时荆,“吃火锅的时候,你蘸了一大碗醋。”

祁淮,“……”

见祁淮背影微松懈下来,真没事后。时荆心生一计,“哎呦!”

她抱着花蹲下来,仰头看祁淮反应,“脚好酸,手也好酸。”

祁淮立即转过身,蹲下查看,大概看到时荆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紧绷的唇线快速松开,恢复往日清冷的表情。

时荆不给他机会说话:“淮叔叔,我们去椅子上坐会吧。”她递给祁淮一束花,“手酸,帮我拿。”

时荆蹦跳到距离最近的椅子,丝毫不在意破坏了刚刚的演技,拍拍身旁的座位示意祁淮过来。

待祁淮坐下,她揪着他的袖子,凑到祁淮耳边,“淮叔叔,这束花是你的了。”

她真诚地注视祁淮的侧脸,似乎因为骤然靠近,他的身体有些拘谨,但那股低气压已然慢慢的回升。

祁淮薄唇微动,唇角漫上微不可察的弧度。“好。”

时荆知道,祁淮心情挺不错的。

她悄悄偷拍了祁淮的侧脸。

以前她都没有祁淮的照片,那四年是看着祁淮小时候的照片来思念的。

河风掠过,吹起祁淮的长发丝,落在时荆脸上,她捏住一缕头发,编了条小麻花辫。

这一幕很舒适,很踏实,仿佛回到了以前。

时荆拉近两人的距离,靠在祁淮肩头,“淮叔叔,我很想你。”

“知道。”

祁淮一说话,胸腔震动传到时荆小脸。时荆想起这几年不间断的给祁淮发信息,偶尔得到一些回复,大部分时候,发出去的信息如石沉大海。关于这几年,时荆并不了解祁淮经历过什么。

四年未见。

她又问,“这几年,你过得好吗?”

“很好。”没有迟疑的回复。

时荆:“那你,想我没?”

迟疑了一秒的回复:“偶尔想。”

时荆有些不开心,“那你想我怎么不回来看看我?”

这次回复很慢,慢到时荆闭上眼呼吸均匀。

而后她听到很低声回复,被风吹散,大概是“看了”两字。

时荆猛地起身,看向祁淮。此刻,祁淮也维持低头看她的姿势。墨色的眼眸掩上一层时荆看不懂的情绪,在她忽然起身对视上后,稍纵即逝。

“淮叔叔,你刚刚说什么了?”时荆不想错过任何风吹草动。

他扭头看向不远处 ,“没睡着啊?”

时荆挺直腰板,揉揉眼皮,思绪跟话题轻而易举被带偏,“肩头膈得不舒服,睡不着的。”

十分钟后。

睡不着的某人身子歪在祁淮怀里,接着头滑在祁淮腿上,侧躺在长椅,挪动几下找到舒服的位置就不动了。

祁淮低头看着怀里的人,长发从肩头泄下,垂在时荆侧脸。她伸手乱抹,眼睛却还闭着,祁淮把挡时荆脸的头发拨开。

远处升起烟花,照亮时荆的安睡的脸。呼吸平稳,长睫毛轻颤,已进入睡眠。

祁淮轻轻摩挲她的耳垂,看向远处升起炸开的烟花。

“看了,每个月都回来看你。”趁时荆睡着,他才敢把回复说给风听。

相当于他回答了。

祁淮嘴角划过一抹苦涩。

时荆被咚咚的音乐声给震醒,旁边有人在跳广场舞。

她睁开眼,入目是流畅的下颚线,凸起的喉结。看到熟悉的人,心底的安全感油然而生。

时荆举起手伸懒腰喊了声“淮叔叔”,笑眯眯地看着他。正想让祁淮拉她,手失力,身子一歪。

按到热热的东西,下意识觉得像小时候去摘树上的桃子般。

她下意识收力。

手腕被一只温热的大手抓住,她听到祁淮闷哼了一声,连忙放开手。

时荆没反应过来自己具体做了什么,祁淮脸上在夜色照耀下,隐晦地变红了。

时荆有点慌,“淮叔叔,我抓痛你了吗?”

祁淮今天穿的灰色运动裤,她不知道刚刚按到哪里,想查看祁淮的大腿,这次双手被圈住。

祁淮从唇缝里蹦出,“别动!”

语气隐忍且有点重。

时荆便不敢有所动作,她内疚的垂下头。如小猫做错事,又盼望主人能不计前嫌地去撸毛亲亲。

祁淮拿过刚刚披在时荆身上的衣服,盖住大腿根处。

看到时荆内疚的模样,他叹息,语气软下来,“我没事。”

时荆像是定住魔法被解除般,猛然抬起头,琥珀色的眼眸亮晶晶,反射远处的烟花,笑起来眼尾弯弯,那胎记也生动得要跃起。

抓起祁淮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像猫咪呼噜主人的手。

“我种下一颗种子

终于长出了果实……”

广场舞歌曲在播放筷子兄弟的《小苹果》。

时荆扭头看不远处的人,她拉着祁淮的手肘,指着不远处跳舞的人群。

“淮叔叔,快看!那个女生拉着男生在一群阿姨里面跳舞。好突兀啊,哈哈哈!看!踩脚了,好搞笑鹅~鹅~鹅~”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时荆跟着哼唱起来,情绪已代入歌曲,手拉着祁淮的手跟着在摇摆。

她转头看祁淮。

祁淮也在看她。

似乎一直只在看她。

脸上还有憋笑的痕迹。

时荆说:“他们好好笑哦,对吧?”

祁淮没看那对男女,看着她,像是想到什么,眼底都是笑意,点头。

*

回到家时,已是晚上十一点。

时荆洗完澡躺床上,点开手机想细细看偷拍的照片。手机屏幕的光,反射在她偷笑的小脸。

指尖滑屏幕,笑脸兀然冻住。她点开一个奇怪的视频,她没印象自己录过。

视频里,一个长得很像她的人,拉着戴口罩的男人,那男人留着长发,很像祁淮。

两人在一群阿姨中抱在一起般。女生歪七扭八的,像条八爪鱼扒拉着男人,还踩了男人很多脚。

指尖颤抖着放大屏幕,那分明是她的脸。

女生是——她本人!

男人是——祁淮!

!!!

所以今晚她问祁淮好好笑,祁淮压根没看别人跳舞。

点头是在回忆那天,分明是在笑她!

“好丢脸啊!”

“啊!!!”

时荆丢开手机,抱住枕头大喊。在床上扭成麻花。

砰砰砰——

门被敲响,而后门猛地被打开,来人是祁淮,脸色很紧张,“怎么了?!”

时荆收声,望向门口也吓到了,这几年她习惯一个人住,她一时忘记祁淮已经回来。反应过来后,脸烫得仿佛要烧起来。

她快速钻进被窝里,卷起被子缩成一团。

手机还在播放视频。

“你是天边最美的云彩。”

靠!死去的回忆又来攻击她。

又社死了!

死了!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