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玉鸣晏知远《破产后我与总裁前任相爱相杀》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破产后我与总裁前任相爱相杀》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破产后我与总裁前任相爱相杀

作者:鸣钟几何

角色:栾玉鸣晏知远

简介:栾玉鸣认为人生最尴尬的事情之一
必然包括着当自己落魄失意的时候
却碰上与自己青梅竹马的高冷总裁前任带着女明星光鲜亮丽地在某个热闹的晚宴上与她相遇

而最尴尬事件之二
则必然包括,她因公司破产房子被拍卖,另外租房,房子却被仇家炸后无家可归,只能莫名其妙住进前任家中
却偏偏在第二日撞见了他父母高兴地询问他们什么时候结婚

栾玉鸣:“你知道,我只是想做个平平无奇家财万贯浪迹金钱场的大总裁而已

晏知远:“早点回来吃饭

栾玉鸣:“噢……”

评论专区

[综]东京恋爱养成攻略:蛮有趣的第二人称恋爱游戏就是那种选择活动加不同数值的那种不过游戏科技很发达 当成带系统的穿越也可以就是说人设还挺立体啦 游戏也很自由

朱门风流:府天大大的书,不管是主站还是女频的,都让我有一种,看时爽点不多,但却又想看到底的特征。这是为什么呢?干粮+

星群:已404

破产后我与总裁前任相爱相杀

《破产后我与总裁前任相爱相杀》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晏师傅,带带我

栾玉鸣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单纯浪费时间的快乐了。

她端着红酒撑在露台的围栏上,露台之下一对恋人正拥吻于玫瑰园中。

一时交错盘旋的花枝与寂静迷情的星夜,从杯壁滚落的红酒与被弃如敝履的金币……

明明是眼前之景,却莫名揉杂作了另一场梦境。

六年前,晚上十点。

来往于B市机场大厅的旅人大多都是一副倦容。

栾玉鸣手中提着电脑包,越过一众仿佛等待孩子出校门的家长般在转盘前眼巴巴等待自己行李的人们,伸手轻轻扶了扶耳朵上的无线耳机,缓步出了机场的大门。

耳机之中一个声音沉沉的,在不断擦肩而过的人流之中,莫名给人一种绝对的安全感,“我就在门口,你出了门就能看见我,不要跟上次一样到处乱跑。”

“我哪有乱跑。”栾玉鸣笑着狡辩,“那次是昆特教授正好给我打电话,才一不小心错过你的消息的。”

“但是那次我是在机场的甜品店找到你的。”晏知远毫不留情地戳穿道。

“晏学长。”栾玉鸣虽然理不直但气也壮,“作为一个绅士,你不能阻止一个女孩对甜品的追求。”

她一边说着,一边视线已然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停在路边的黑色SUV。

星星点点的光线流转之下,一切好像在瞬时间安静了下来,风声簌簌,月光寂寂。

她小跑几步,控制着心中莫名的激动上前去敲车窗。

“晏师傅,带带我。”少女的声音清清软软的,虽然无意,却莫名透着一种撒娇的意味。“晏师傅,带我去锦园北区。”

接着,晏知远便看着栾玉鸣极其自然地打开车门坐了进来。

她宛如慵懒的猫咪一般在座位上舒展了一下身体,当下恃宠而骄的祖宗一般发号施令,“我们走吧,师傅。”

“喊我什么?”

“哥,学长,知远。”栾玉鸣闻声一脸无辜地看着他,迅速改口企图蒙混过关,“咱们现在回去?”

可晏知远只是沉默地望了她片刻,手下利落地扣下了锁车键,冷冷开了口,“想得美,现在就去把你卖掉。”

栾玉鸣:“?”

完了,居然一不小心上了贼船了。

“今天我不想去那家法餐了。”十分钟后,栾玉鸣靠在车窗上看周遭倏忽而过的光影,开始了讨价还价,“那家的厨师一定对人类的正常味觉有什么误解,我每次吃完他们家之后,都感觉自己仿佛是个无欲无求的高僧,对这个红尘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是吗。”晏知远道,“但我记得上一次你在那家餐厅,跟他们家的老板聊量子力学与宇宙爆炸聊得很开心。”

栾玉鸣闻声愣了片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直起了身,从口袋之中摸出了自己的手机。

“怎么了?”晏知远瞥了一眼身边的人,不知道她又要作什么妖。

“给老板发消息。”栾玉鸣就像是在说什么吃饭睡觉的平常事一般,“建议他以后开火锅店,如果这次策反成功,我就能天天去跟他聊万物起源。”

晏知远握着方向盘深吸了一口气。

却听见身边之人的手机消息声也很快便响了起来。

“他说什么?”晏知远问。

栾玉鸣看着手机沉默了片刻,许久后迟疑道开口道,“他说谢谢我,但这家餐厅是他父母传下来的,如果他开成了火锅店,他已故的父母可能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拿擀面杖杵死他。”

“噢。”但晏知远听了波澜不惊,甚至开口询问,“那你还要不要问问他,为了物种起源、宇宙爆炸和量子力学,缺不缺帮忙按棺材板的人,把你也招过去。”

“……”栾玉鸣感觉一瞬间想刀人的心都有了,她当下愤愤不平地小声嘟哝,“这位晏学长,请允许我对你未来的女朋友表示真诚地可怜惋惜,毕竟当一个男朋友随时可能在辩论对手和工作狂之间来回切换的时候,人生肯定会像随时在挑战极限一样刺激。”

这回晏知远突然没了声音,可就在栾玉鸣在心中得意,以为自己成功争过了这位B大最佳辩手之时,晏知远却忽又沉沉开了口。

“那你会喜欢挑战极限吗?”

栾玉鸣几乎是瞬间惊恐地抬起了眼。

此时此刻,晏知远的侧脸的夜色与淡光的映衬下异常俊美而疏离,他握着方向盘,偏偏眼中纳入了城市霓虹,带着一种莫名的安静温柔,仿佛幻觉一般。

栾玉鸣迅速偏过了脸,当下却故作淡然地开了口,“我喜欢掌握。”

她将语气调整到最为冷静的程度,伸出手捏着涨红发烫了的耳朵。

却根本抑制不住自己仿佛要跳出来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