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潇曹影)南梁一梦最新热门小说_《南梁一梦》全文免费阅读

书名:南梁一梦

作者:西门凉介

主角:林潇曹影

简介:林潇迷迷糊糊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桩凶杀案的现场,而且凶器还在自己手中
为了自保,他开始绞尽脑汁给自己翻案
本以为穿越成了一介平民,没想到,自己的身份并不简单……这是个修行者的世界,也是霸权者的王朝
林潇游走于江湖帮会之间,登顶剑道巅峰;周旋于庙堂权谋之中,化解重重阴谋
且看法医林潇如何闯荡这荒诞的世界……

南梁一梦

《南梁一梦》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太子驾到

四月的建康城,雨说来就来。

才是傍晚过后,天色在黑压压的乌云笼罩下,如是深夜。

一道道闪电撕裂长空,大雨倾盆而下。眨眼间,街上已空无一人。

城南朱雀街,躲在两侧屋檐下避雨的百姓们尽数跪在地上,丝毫不敢抬头。

只因那街上的马车镶金带玉,车身上雕有四爪蟒图,任是三岁痴童也识得那是太子銮驾。

马车后随着两列护卫,有将近二百人。

朱雀街南十三巷,便是御史台。

那辆豪华马车停在了御史台大门口,门口的几个守卫当即便跪在了地上,齐齐高呼:“恭迎太子殿下!”

马车旁已被雨水淋透了的小太监尖着嗓子喊道:“速去通报梁大夫,太子要见他!”

话音刚落,梁大夫便走了出来,先是规规矩矩稽首四拜:“微臣恭迎太子殿下!”

而后起身,望向马车,道:“不知殿下前来,有何吩咐?”

马车中人并未露面,道:“梁大夫,我听闻,你们今儿个在怡红院里,可是演了一出好戏啊!”

梁大夫颔首道:“今日怡红院确实发生了一桩凶案,没想到惊动了殿下!是微臣失职,才让大安府尹不幸身亡,还请殿下治罪!”

“呵呵……”太子冷笑道:“梁大夫,我知道你是个老狐狸,就不跟你打官腔了。我问你,这桩凶杀案的真凶,眼下可在御史台啊?”

梁大夫道:“殿下,恕微臣无能,真凶已被暗箭射杀!至于幕后黑手,大理寺当下正在调查。”

“好一招偷梁换柱啊!”太子道:“我都说了,没必要再打官腔!你御史台的人行凶,弄个捕快来背锅,现在那捕快死了,便是死无对证!是也不是?”

梁大夫再次望向马车,道:“不知是何人蛊惑太子殿下,竟敢如此歪曲事实?”

“你好大的胆!”太子突然厉怒道:“你是说我分不清是非黑白吗?梁大夫,你身为朝廷重臣,竟敢包庇凶犯,该当何罪?”

梁大夫不卑不亢,道:“微臣所言是实!当时大理寺卿柳大人也在场,若太子不信我,大可以传来柳大人,他自能为我作证!”

太子怒道:“本太子可没那个闲工夫!梁大夫,你要是识相的,就把曹影交出来!我要带他去刑部问审!”

“太子,这不合规矩!”梁大夫依旧不卑不亢。

突然的安静让雨声更加肆无忌惮。林潇躲在御史台大门后面,浑身冰凉,大气都不敢喘。

片刻后,马车的牗窗伸出一根手指来,缓缓将窗帘挑起了一半,露出太子那对冰冷的眸子来,死死盯着梁大夫。

“我再说一遍,把曹影给我交出来!”

“太子,我还是那句话,这不合规矩!”

“你是要死保他是吗?呵呵……我还就告诉你,人我要定了,天王老子都保不住他!”

话音一落,那两百东宫侍卫便齐刷刷拔出了腰间佩刀,缓缓向御史台大门靠近。

“完了完了……还是赶紧跑路吧!”躲在门后的林潇心里咯噔一下,当即就要撒丫子开溜。

没曾想,被身旁的贺梦婷一把揪住。

贺梦婷看着林潇脸上的慌恐与不安,突然间就觉得,那张熟悉的脸,好像十分陌生。

愣了会儿后,才低声说道:“别乱跑,眼下没什么地方比御史台更安全了!”

梁大夫在朝为官数十载,什么大场面没见识过?布满皱纹的脸上看不出半分慌乱来,厉声道:“大梁铁律,敢强闯御史台者,格杀勿论!”

御史台在庙堂的份量自然无需多说,那些东宫侍卫们心里岂能不生怯?

脚下的步子便是越来越小、越来越缓,最终停了下来,面面相觑,并无一人敢再向前一步。

太子的颜面碎了一地,哪里还能忍得了?

怒骂了侍卫们一句“饭桶”之后,竟手持长剑跳下马车,愤愤向梁大夫走去。

梁大夫此刻的神色才算是有了几分变化,微微蹙眉,脸色铁青,道:“殿下还请自重!”

太子早已怒上心头,骂道:“狗奴才,你还敢对我动手不成?”

“若是殿下敢踏进御史台一步,微臣不得已,也难免会使些手段!”

“轰隆隆……”话音刚落便是一声惊雷。

太子陡然驻足。

雷声似乎炸醒了他。数年前,左相林颂私通北魏,被梁大夫查证之后,当朝斩首,皇上不但没有怪罪,反倒是对御史台大加褒奖,如今依旧历历在目!

林潇十分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不可置信地暗自说道:“连太子都敢刚?这也太扯了!这哪里是御史大夫,简直就是大腿!大象的腿啊!”

太子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一时冲动,以至于眼下有些骑虎难下了。

就在这尴尬时候,黑漆漆的街上又窜出一匹骏马来。

碗口大的马蹄踏的雨水四溅,马背上骑着一个男子,戴斗笠,披蓑衣,瞧着一脸惫懒模样,右手执着一把朴刀,扛在肩上。

于御史台大门前勒马,惊得那些侍卫们纷纷挡在了太子身前。

“李剪!”门后的贺梦婷认出了来者。

林潇忙问道:“他是谁?”

贺梦婷道:“二皇子的贴身侍卫!”

尽管太子就在面前,李剪却并未下马跪拜,反倒是懒洋洋地说道:“二皇子让我来给太子传句话:庙堂有庙堂的规矩,御史台,不是殿下能撒野的地方!念在兄弟一场,今日之事就不上报父皇了,还请殿下自重!”

马车旁的小太监终于有了向太子表忠心的机会:“狗奴才!还不快下马跪拜!”

李剪不屑地笑了笑,道:“我一介江湖武夫,不懂你们那套繁琐礼节,还望殿下恕罪啊!”

“反了!反了!”太子暴怒道:“本太子一定要诛你九族!”

“不劳太子费心了!”李剪仍是那副慵懒的样子:“我的九族早被我自己杀干净了。”

一句话震慑当场众人!

林潇闻言,差点惊掉下巴,暗自腹诽道:“这不就是个活畜生吗?不过,话说回来,这太子也真够窝囊的!怎么谁都敢顶撞他?”

正说着,就听门外的李剪叫他:“曹大人,二皇子明日午时在府上设宴,想邀你一见,可别迟到啊!”

说罢,便调转马头,潇潇洒洒地离开了。

太子憋了一肚子火,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跟御史台刚到底,这二皇子又突然插手进来,还搬出皇上来压他……

若再敢贸然强闯御史台,只怕明日他这太子之位便要被废去了!

于是,只能愤愤将剑摔在地上,冲梁大夫撂下了句狠话:“走着瞧!”

便灰溜溜地回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