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朋友)俞欢罗旭阳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俞欢罗旭阳)精彩小说

书名:非正常朋友

主角:俞欢罗旭阳

简介:有时候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感受到的也是片面的!当时得不到答案,我们就慢慢往前走,因为都会在时间里等到答案!无论情亲还是爱情……

非正常朋友

《非正常朋友》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1章 永不停靠的列车1

“乘客朋友们大家好,您乘坐的G1144趟列车即将到终点站绿水站,请下车的旅客随时携带好您的行李,准备下车。”

“呼——”季弯弯长伸了一个懒腰,背起随身携带的电脑包,准备起身提前走到车门前下车。这几天的长途出差可让她昼夜颠倒,黑白不分地忙了好久。

「好在都顺利解决了,要不工程还不知道得拖到什么时候才能开工。」她默默地想。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今天的车厢里人似乎格外少。季弯弯环顾四周,发现车厢里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或躺或靠,大家都一副长途跋涉后的疲惫样子。

正当她正纳闷的时候,列车忽然紧急刹车起来,同时伴随着一阵强烈刺耳的声音,刺痛着每个人的耳膜。

“轰——”巨大的惯性将季弯弯整个人都几乎甩了出去,她顿时感觉眼前一阵发黑,身上一阵剧痛。

车厢里其他人也都无一幸免,大家纷纷从座椅上、走廊里“飞”了出去,一时间哀嚎、谩骂充斥了整个车厢。

大约两分钟后,列车才终于起步,恢复了正常的平稳运行状态。季舒舒也从地上缓缓爬起,捡起她掉落在地上的电脑包。

叮咚——叮咚——

广播里突然传来一声声巨大的提示音,把正在忙着查看伤势的众人都吓了一跳。

“什么情况啊!有没有人管管?列车员呢?列车员——”车厢后部一个穿着露肩t恤纹着大花臂的金项链大哥生气地扯着嗓子叫喊,但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叮咚——欢迎来到天黑游戏!」

“游、游戏?”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纷纷询问着对方,一时间乱成一团。

「各位下午好,我是今天的列车长R先生,很高兴为您服务。」广播里突然传来一阵电子男音。虽是寻常的列车广播男声,但在此时此刻惊魂未定的大家听来,这冰冷的声音略显一丝诡异。

「刚才我们的列车出了一些故障,现在故障解除,列车正常运行。给大家造成了不便还请谅解。由于一些不可抗力因素,列车暂时无法停靠原定的终点站绿水站。请大家自行发挥自己的才能,到达控制室,找出让列车靠站的办法。感谢各位聆听,我们终点站再见。」

“什么?什么意思?”一个身材矮小瘦弱的女生颤抖着问站在她身边的男朋友,却也没得到对方任何有效的回应。

“它刚才说,列车无法停靠?让我们自行解决找到停靠的办法??”这时,一个浑身肌肉穿着运动背心的年轻男生从车厢中间座位走了出来,自报家门:“我叫沈城,是去绿水上学的。”

“我叫吴伟”,刚才高声呼喊乘务员的金链子大哥也向车厢前部走来,惹得众人纷纷为他让出一条路:“我是个包工头,去绿水揽工程的。”

在沈城和吴伟的带领下,车厢中其他人也纷纷做出介绍。

矮个子女生叫李欣怡,她的男朋友板寸男叫吴旭,他们都是A大的学生。其次坐在前部靠厕所位置的是小卷毛大妈李丽和她的孙子小学生林林,而坐在前部靠窗位置的是发福中年男子孙科,他们都是去绿水探亲的。

等众人都一一介绍完,一直沉默的季弯弯才缓缓张口:“我叫陈末,是去绿水出差的。”

“小姑娘,小伙子们,这是什么情况啊?”满头小卷毛的大妈李丽紧张地打断季弯弯的自我陈述,紧紧地攥着身旁孙子的手,浑身颤抖地发问道。

“奶奶——你弄疼我了”林林用另一只手死命地挣脱,并不断拍向他的奶奶,这才让老人家把手放松了一些。

“大妈,这个广播说,咱们是进入了天黑游戏,需要找出办法才能逃脱。”板寸男吴旭一边安抚着怀里瑟瑟发抖的李欣怡,一边开口回复着她。

“什么游戏!我看就是不知道谁在装神弄鬼的把戏!”发福中年男子怒气冲冲地从座位上起身冲到车厢最前边的连接门前,准备靠蛮力推开门出去。却没想到,无论他怎么使劲敲打、推搡,门都丝毫未动。

众人这才发觉,他们现在所处的最后一节车厢,与前一节车厢的连接处的门竟然不再是常规的玻璃感应门,而是一堵看起来严丝合缝、密不透风的笨重的深灰色钢化门。

“这、这怎么变成这样了!”李欣怡从吴旭的怀里抬起头来,害怕地喊到。

“我说**,你长得不大嗓门倒是挺响,你能不能小点动静?”吴伟掏掏耳朵,摊了摊手装作无奈地说。

“你——”李欣怡刚想张嘴反驳他,却被吴旭安抚着打断:“好了好了,这个时候,咱们应该一起努力想想办法,而不是起什么争执。”

听到自己的亲亲男友都这么说,李欣怡也只好瘪瘪嘴,将头继续埋在他的怀里寻求安慰。

“我的手机不见了!谁拿了我的手机!”大妈李丽摸了摸自己的裤兜,脸色巨变道。

“谁会想拿你的老年机啊?”吴伟翻了个白眼,也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我靠,我的手机也不见了!真见鬼!”

经过他们俩的提示,大家都检查了自己的随身物品,惊奇的发现车厢里的通讯工具都神奇地消失了。

季舒舒摸了摸随时携带的电脑包,暗自舒了口气:因为没有网络,她电脑并没有被当做通讯工具消失不见。

这是什么?她结束对车门的打量,缓缓蹲下。她的手抚摸到了一块不同寻常的大约半根手指那么宽的方形凹陷。

“你有什么发现么?”运动型男沈城也蹲了下来,低头查看季弯弯的发现。

“……一个凹槽。”季弯弯往旁边挪了挪,微微侧头,试图避开这股扑面而来的“中二荷尔蒙”气息。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些许抗拒,沈城迅速地起身站好,有些羞涩地挠挠头:“你好,我叫沈城,是C大的研究生,还请多多关照。”

“你好,我叫陈末,已经工作了,多多关照。”季弯弯在心里不情愿地叹了口气,认命地起身站好回答沈城。她总是拒绝不了别人的好意。

“你看起来很年轻,我还以为是我们会是同学呢。”沈城真诚地说。“谢谢你的夸奖,你也很年轻。”季弯弯无奈地回复道,她实在不愿意浪费时间在无谓的寒暄上。

“你们看——这、这是什么!”突然,车厢前部的卫生间里传来卷毛大妈惊恐的叫喊声,并很快混杂着她的孙子林林的哭声。

尖锐的男孩哭声像是一阵催命的乐曲,瞬时划破了车厢内暂时的平静。

林林的哭声不自觉地钻入众人的耳朵中,季弯弯皱了皱眉,第一个率先向卫生间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