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可妍饭米粒《我在地府当房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我在地府当房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地府当房东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饭米粒

角色:崔可妍饭米粒

简介:随着地球人口的增加,而出生人口的减少,地府的鬼魂快把各个大小地狱都塞满了
阎罗王也不分刑罚了,甭管有罪没罪,先塞进去再说
但是现在,实在塞不下了
为了解决地府的“住房”问题,阎罗王决定,在地府边界开辟出一块地,建新房
至于谁来建,他决定招标,让灵魂摆渡人来投标
只是,为什么只来了一个普通人?
崔可妍原以为自己只需要收收租就好了,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事情了呢?

书评专区

反抗在幻想乡:新章:中二又回来写新章了,所以说乖乖写反抗才是正途呀!

全球迈入神话时代:小市民性格的主角看的真的难受

贼胆:盗贼技能书,想找关于盗贼技能的描述就去搜吧。

我在地府当房东

《我在地府当房东》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003章 兴奋的大哥

黑白无常相继离开了,留下崔可妍一个人愣愣地站在原地。

“这……这是不是太简单了点?”

“这就成功了?”

她拿着电脑和标书往外走,对了,电脑里还有建模来着,没想到都没有用上。

从城郊乱葬岗回到老城区,崔可妍还是感觉有点不真实。

直到陆若水一个电话,将意识迷糊的她,唤回了神。

“崔可妍,你偷鸡还是摸狗去了,打了你十几个电话,都不在服务区。”

崔可妍立即和她分享喜悦,“我中标了,哈哈。”

她意想中的祝贺都没有,只有挂断电话后的忙音。

崔可妍给她拨了回去,“真的真的,这还得多谢你的润色,人……人家一看就喜欢了……”

然而,陆若水又把电话给挂了。

她又拨了回去,“若水,我太开心了,成功来得这么快,我都感觉好不真实啊,尤其是我的……”

“嘟嘟嘟——”

崔可妍看着电话咧开嘴笑着,“既然你这样,那我也就不用愧疚了。”

她的笑多少有些阴险,惹的司机频频回头。若是平常,司机倒也不会大惊小怪的,可谁让他今天是在乱葬岗接的人呢。

崔可妍也注意到了司机师傅的动作,她收起了笑,还揉了揉脸颊,往窗外望去。

这时,她突然喊停了车,“师傅,停车,我在这里下车。”

一道紧急刹车的声音响彻夜空。

崔可妍从车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脸上又露出傻乎乎的笑。

出租车在她的身边疾驰而过。

大概往前走了一两百米,她突然停了下来,侧头看着旁边的草丛。

“大哥,你的鼻子正在流血,赶紧处理处理吧。别仰头,小心塞气管啊。”

她的面前站着一位身着黑色破布条般的衣服,头发乱糟糟的,鼻子正往下滴着血。

这位流血的大哥,左瞧瞧,右看看,最后指着自己,问:“你和我说话?你能看见我?”

说话的同时,他从草丛里走了出来。

崔可妍往后退了一步。

“大哥,你搁这儿和我开玩笑呢,这大马路上就你这么一人,我咋还能看不见你呢?”

她往四周看去,就发现对面马路上的行人,奇怪地看着她。

这个时候,她似乎是才想起来,那个银发男给自己开了眼,自己能看见鬼魂了。

对了,她爷爷说,鬼魂的双脚不沾地。于是,她低头瞧了一眼。

完了,撞见鬼了。

她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不断地往旁边移动。

完了,不仅撞鬼了,关键她还和鬼说话了。

这下该怎么逃走啊?

她这才刚刚当上摆渡人,还没有和鬼打架的经历,该怎么办啊?

她正愁眉苦脸呢,这流血的鬼大哥倒是兴奋了。

“小姑娘,你真能看见我啊?”

问完,他自己先笑起来了,“这可真是稀奇的事儿。”

可不稀奇嘛,一新鬼遇见一新手摆渡人,关键两方都还不跑。

不过,没过多久,崔可妍还是撒腿跑了。

这鬼大哥笑起来实在是太吓人了,眼睛黑漆漆的,嘴巴张得老大了,里面的舌头就跟要掉下来似的。

“哎,小姑娘,你别跑啊!”

崔可妍回头看了一眼,跑的更快了,心里还不由得想,大哥咱俩就当做没见过不行吗,怎么还在后头撵上来了呢?

“哎,你别跑啊,我不是坏人,就是想跟你问路。”

大哥,你要问的路,她铁定是不知道。

当她左拐右蹿,急赤白脸地跑进院子里时,正巧撞到了自家爷爷的怀里。

崔南谷暗暗揉了揉自己的胸口,心想小丫头一个,力气可真不小。

但他的脸色还是十分难看的,没好气儿地问:“跑啥啊,被鬼追了?”

可不就是被鬼追了嘛。

崔可妍急忙点头。她大喘着气,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用手指急促地指着外面。

崔南谷还想着她遇见难对付的老鬼了,也没细想她怎么会突然看见鬼了,就去拿家伙了。

当他跑出去一看,一个新鬼,正憨憨地看着他呢。

为什么说是新鬼呢?因为他的身上只有依稀一点鬼气。如果是老鬼,那鬼气多得就跟火焰似的。

“干什么呢?”崔爷爷的语气有些严肃。

他的手里拿着桃木剑,流血的大哥不禁往后退了两步。

“大……大爷,我没有恶意,我就是想问问,去地府的路怎么去?”

“我这也死了好多天了,鬼差也没来带我,遇见其他的鬼,他们又说地府太挤,还不如在外面先漂着。”

崔爷爷上下打量着他,这些天摆渡人都在讨论着地府招标的事情,难免会有顾及不到的地方。

他收起桃木剑,说:“我带你去吧!”

这时,崔可妍悄悄走到门边,探出头去看着崔爷爷带着人往前走。

崔爷爷有所感应,立即回头,手指虚点了几下,似乎是想让她乖乖等着自己回来算账。

她有些心虚地笑了笑,连忙点头,表示自己不走。

突然,崔可妍收回目光时发现那大哥的后背有三个黑色的气团,汹涌滚动着。

她立即大喊一声:“爷爷小心!”

话音刚落,她就看见崔爷爷提起桃木剑就往那大哥刺去。

大哥反应也快,迅速往后飘。

“嘿嘿,还以为能再玩一会儿,”他看向崔可妍,“这么害怕鬼,又没有能力,怎么当上摆渡人的?”

崔可妍顿时站直了身子,“要打就打,废话这么多干什么?”

说完,她就往里面跑了。

大哥又看向崔爷爷,“大爷,你这孙女不孝啊,居然扔下你就跑了。”

崔爷爷挽了一个剑花,再向他刺去,“废话真多。”

大哥觉得这爷孙俩真操蛋,他好不容易找到能说话的人,还不让他多说两句了?

不过这会儿他也说不了了,桃木剑拍在他的身上噼里啪啦地响,他就像被电击了似的,抽动着。

他刚要上前,崔爷爷就在他身上刺一个洞。然后,他就只能一会儿飘近,一会儿飘远,这般和崔爷爷打斗。

这时,崔可妍拿着一条镶嵌着五帝钱的鞭子走了出来。鞭子通体黑得发亮,也就五帝钱还保留着铜色。

崔爷爷听到响声,朝她看了一眼,在看到她手里的鞭子时,他收起了桃木剑,哼了一声:“你倒是会挑东西。”

崔可妍嘿嘿一笑,“五钱鞭,一鞭抽得你胡乱颤,两鞭抽得你鬼气少一半,三鞭抽得你魂飞又魄散。”

崔爷爷睨了她一眼,不作声。

大哥倒是鼓掌,“这话真押韵,不错不错。”

崔可妍朝她爷爷看了一眼,然后二话不说,就朝大哥抽了过去。

还真的就是,一鞭抽得他胡乱颤,就像被十万伏特的电给击中了一样。

“啊!”

他惨叫一声,然后瞬间飘远,一改之前憨样,眉眼开始显露凶狠。

“你们爷孙俩,还真是无趣。”

“废话真多!”

爷孙俩异口同声,然后一起朝大哥冲了过去。

电光火石,残影缠绕,浓郁的鬼气将四周笼罩。

大哥实在是有些难对付,爷孙俩被踹飞数次。

这时,崔爷爷突然又被踹开,崔可妍急忙去扶住了他。

待他站稳后,她挥着鞭子击打着崔爷爷刺进大哥身体里的桃木剑。在大哥企图去抓的时候,又改为抽打他身上的其他部位,令他应接不暇。

桃木剑越刺越深,大哥的叫声也越来越惨。

在他宁愿承受五钱鞭的鞭笞,也要抽出桃木剑时,崔可妍也趁机改为,用五钱鞭缠绕他的脖子,然后往后一拽,鞭子瞬间收紧。

与此同时,崔爷爷立即飞身,抓住了被大哥甩出来的桃木剑。

在崔可妍收紧鞭子的时候,他提着桃木剑,径直刺进了大哥的丹田处。

只听得一声破碎的声音,大哥身上的鬼气立即消失不见,整只鬼瘫软下去。

崔爷爷拔下挂在桃木剑剑柄的葫芦栓子,将大哥收了进去。

崔可妍呼了一口气,用手刮去额头的汗水。

崔爷爷哼了一声,转身往家走,“进来,我们好好算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