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锦衣卫大人总撩我》慕吟小苏栖最新热门小说_(重生后锦衣卫大人总撩我)完整版阅读

慕吟是家中最小的女儿,备受宠爱,十六岁嫁给了自己心仪的男子,她只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人了
可突然有一天,家族败落,夫君变心
在她前去质问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他娶她只是为了慕家的权势,他和她的庶姐早已经暗度陈仓了
最后,只落得一个自刎的结果
重生后,她只想护住家人和朋友,可却意外的被赐婚了,是南镇抚司指挥使裴临
记忆中的裴临从来都是寡言少语,不苟言笑的
可面前的这个人却冲着她笑,又将她揽在怀里:“春宵一刻值千金

慕吟悠悠地问了一句:“你是裴临吗?”
男人意味深长地笑道:“你鉴定一下不就行了?”

重生后锦衣卫大人总撩我

重生后锦衣卫大人总撩我》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三 章 求一道赐婚圣旨

与此同时,裴府。

裴临从床榻上悠悠转醒,他微微蹙眉,便见到一个身着冰蓝色长袍的男子跑过来看着他:“可算是醒了,你吓死我了!”

裴临蹙眉,段衡看起来还是二十岁左右,他明明记得他和段衡杀入邺京里,然后他替慕吟收尸后,就离开了邺京。

怎么会回到了这里,段衡也变成了这幅样子。

他犹犹豫豫地开口道:“你多大了?”

段衡蹙眉,“十八啊,怎么了?”

裴临心里一紧,伸手打了段衡一巴掌。

段衡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又冲外面喊着:“莫如,裴临傻了!”

紧接着,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推开门进来,看着坐在床榻上的裴临,又看看一边的段衡,“你胡说什么呢!”

段衡这么说,不是质疑他的医术吗?

裴临看着同样是二十左右的莫如,又看向了段衡:“很疼吗?”

段衡的脸微肿,“能不疼吗?”

裴临一听这话,笑了出来,不是梦,这是真的,他重生到了十年前。

看见他笑了,别说段衡,就连莫如也觉得怪了,“你没事吧?”

裴临这人向来是少言寡语的,平日里总板着脸,更别提让他笑了。

裴临问道:“今天几号?”

莫如:“七月五号。”

裴临心里顿时一惊,建宁十三年,七月五号这天,是盛盟向慕家提亲的这天。

他一想到这,连忙要从床榻上下去,却不小心扯到了伤口。

段衡连忙扶住他,“你干嘛去?老实待着。”

裴临挣开他,“你让我出去!”

他脸上还有些虚弱,是的,前几日他在查一桩军马案,偶遇刺客,便受了重伤,一连昏迷了好几天。

看他这样,段衡心里着急,直接道:“你就算是去了又如何,反正她今日是要和盛盟结亲的,你死心吧!”

裴临却还是不理他,推开门就要往外走,莫如也上前拦住他:“以你现在的身体,还不能乱跑!”

裴临还是坚持往外走,莫如无法,只得同意他了。

不过他还是跟着裴临去了,免得他伤情加重。段衡见状,也跟着去了。

没成想,裴临没有去慕家,直接去了宫里,找承明帝要了道赐婚圣旨。

拿着圣旨一路走了出去,裴临笑了出来,这下,他就不怕她会嫁给盛盟了。

而段衡和莫如却抽了抽嘴角,段衡看着他,“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莫如也道:“就是啊,你这不是……逼嫁吗?”

裴临摇摇头,“逼嫁就逼嫁吧。”

翌日,慕吟拒了盛盟的求亲的事情传遍了邺京里的大街小巷。

只是这流言还没热乎呢,为慕吟和裴临赐婚的圣旨就传到了慕家。

看着那圣旨,慕吟头上直冒黑线。

她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一天,她要嫁给裴临。

那宣旨的公公还说这是裴临亲自求的。

慕吟更觉得不可思议了,裴临怎么突然要娶她?

不等她想,慕柏就凑了过来:“说,你和他什么时候的事情?”

慕吟摇头:“我也不知道呀。”

慕柏还想问什么,便听见慕首辅说道:“小六,你跟我过来。”

慕吟只得应下:“是。”

祖孙俩走到慕首辅住的荣寿堂里,慕首辅就开始问她和裴临是怎么回事,慕吟直摇头,说自己也不知道。

慕首辅便又问了她几句,就让她回去了。

很快,街上又流传起来了慕吟和裴临以及盛盟之间的事情了,更有甚者,编写出了他们三人的话本子。

不过这事,很快就被马上到来的朝会给冲淡了。

这一日的皇宫里。

宫宴上,歌舞升平,慕吟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席位上,禹王穿着的是冰蓝色蟒袍,正在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话呢,看起来果真是一个难得的翩翩公子。

慕吟紧紧地捏着筷子,谁能想到,他将来会把亲叔父给活活地逼死。

而不远处的禹王察觉到她的目光,冲着她微微颔首。

慕吟扯出一抹笑,冲他点点头,她还不能露出马脚。

突然间,北燕席位上的使臣**道:“这酒里有毒。”

说着,他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场面一瞬间混乱。

又听见魏国使臣喊道:“陛下,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紧接着,就见到莫如走到北燕使臣身边,将银针放入酒杯中,又拿出来,他从袖口中拿出一瓶药丸,倒出来一个便被那中毒的使臣身边的男子制止住了。

月白锦袍的男子一瞪眼:“不想让你们大人死,就听我的。”说着,便将药丸塞进去。

上首处的承明帝一挥手,“来人,送北燕使臣去歇息。”

而那北燕使臣身边的随从嚷嚷道:“陛下,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承明帝一蹙眉,转头对着身边的内侍吩咐道:“安德,去查。”

安德冲他颔首:“是。”

承明帝又看向了身边的太上皇,欲言又止,太上皇却是沉眸看着下首,没有说话。

不一会儿,安德便带着几个人压着一个小宫女走了过来,“陛下,太上皇,就是她负责的今日的膳食。”

谁知道承明帝和太上皇还没有说话呢,这宫女便哭着道:“陛下饶命!”

承明帝冷笑一声:“朕还没说什么呢,你就要饶命?”

禹王像是极其愤怒,指着这宫女便道:“贱婢,究竟是谁指使你谋害父皇,皇祖父以及诸位使臣的!”

宫女惊慌道:“无人指使,陛下饶命,太上皇饶命。”

说着,又重重地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承明帝身边一个女人看向承明帝,气愤道:“陛下,既然她不说,那就把她关进慎刑司,严加拷打,不信她不说。”

她这话刚说出口,便听见下首的宫女连忙喊道:“我说,我说,是……梁王殿下!”

话刚说出口,承明帝便站起来吼道:“放肆!”

梁王也连忙离席跪下:“求父皇、皇祖父明鉴,儿臣冤枉。”

而承明帝身边的皇后也看向了他,“陛下,梁王绝对不会做出这等事情。”

而那个要将小宫女关进慎刑司的女人也开口道:“皇后娘娘说的对,梁王殿下定不会做出这等错事,即便做了,也是为了陛下着想啊。”

承明帝看向煦德皇后,只见女人只是跪在那里,腰肢挺得笔直。

“来人,将梁王关押起来!”

此话刚一出口,便听见一声:“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