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恐)刘双朽月旧全集免费阅读_《卜恐》完整版免费阅读

三个月前,我从精神病院离开
三天后,我发现精神病院正在寻找我
为了活命,我只能完成书中的任务……

卜恐

卜恐》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他们是同一个人

刘双感到后背一凉,转过头,却发现跳水男距离自己只有一米!且速度不断加快。

来不及多想,拉起谭阳就向旁边扑去。

跳水男气急败坏,飞快向刘双飞去。

刘双站起身,没有一丝犹豫,拉起谭阳,直直冲向岸边。

跳水男想要阻止,当刘双离开亭子后,却没有往前,而是恶狠狠的看着跑掉的两人。

得到喘息,刘双回过头,看见跳水男仍旧站在亭子边缘,血红的双眼正盯着他。

“就是这样,我的推理没有错。”

刘双此时已经明白跳水男的弱点,不能离开亭子一步。

“如果能好好交流,何必走到这个地步。”

知道跳水男不能离开亭子,刘双走向前,发出一声轻笑,准备和跳水男好好交流一番。

这时,谭阳却拉住刘双的手。

“别…别过去,他这是在骗你。”

谭阳轻声对刘双说,身体变得极其虚弱。

听到谭阳的话,刘双站在原地,仔细回想发生的一切。

“跳水男刚刚是有机会杀死我和谭阳,但被我发现。”

“会是巧合吗?不,跳水男明明可以站在亭子和岸边的直路上,把我们逼上绝境。”

“可是….跳水男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出现在亭子**。”

“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刘双不是那种害怕的人,他害怕的,是不能得到答案。

于是,刘双走向跳水男,没有一丝后悔。

距离跳水男二米处,刘双停下,仔细端详着跳水男。

“我知道,你有怨恨,你想杀死背叛你的人,想独自一人承受一切。”

“可是,你一个人真的能做好吗?”

刘双语气诚恳,完全看不出有说谎的痕迹,虽然他也只是在乱说。

但跳水男没有因为刘双的话而动摇,身体不断往前,仿佛在对抗不知名阻力。

“你真的想把秘密永远藏进心里?”

刘双大声说着,越说越激动。

“那你做完一切后,你会去哪?什么地方才是你的归宿!”

刘双有力的说着,无论是谁,他都能与之交流。

跳水男听到这,身体明显颤抖一下,血红的双眼消失,白色眼球,占据整个眼睛。

刘双意识到这样有效果,又继续说道:你就想这样孤独的活下去?

这句话,似乎重重打在跳水男心上,动作变得缓慢。

“我…我不想再杀人了。”

“不想再杀人?”刘双脑海里不断解剖这句话。

“难道是精神病院搞得鬼?”

“等等,为什么跳水男会发出女人的声音?”

为了弄清真相,刘双继续说着。

“有什么苦衷,我可以帮助你。”

无论什么时候,刘双说得话,总是让人信服,他说出的话,总是很直击人心。

“不,你帮助不了我,我只是一个傀儡,一个用完就可以抛弃的傀儡!”

跳水男带着悲伤,仰着头。

刘双知道跳水男的心有点动摇,走向前,距离跳水男一米处停下。

“我愿意接近你,愿意倾听你的故事。”

月光照在跳水男脸上,毫无血色,苍白干枯。

“我是精神病院普通病房的患者,在进入精神病院之前,我就死了。”

“就算是普通病房,精神病院也要用到不能再用为止,我为了能离开,迫不得已才接下这个任务。”

跳水男顿了顿,似乎想说什么,却不敢说。

刘双又往前走了一步,可突然,一双手把自己向后拉去。

谭阳喘着粗气,精疲力尽的说:别信他,他已经被精神病院控制了。

说完这句话,谭阳咳出一口鲜血。

“你怎么了?”

刘双不解,谭阳明明没有做什么,为什么会变得极度虚弱?

“谭阳说跳水男要杀自己,而跳水男并没有提起要杀谭阳。”

“这其中一定有人在说谎!”

刘双决定套套谭阳。

“身体没事吧?”

“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

刘双急忙抱住谭阳,避免他跪在地上。

“我…没…事,只是感到累。”

谭阳有气无力的说着,脸部肌肉变得不协调,手臂变得瘦弱。

“我们快…快离开,精神病院的人快来了。”

刘双惊了一下,狐疑的看着谭阳。

“谭阳怎么会知道精神病院的人会来?”

“跳水男一出现,谭阳就变得极其不对劲。”

刘双心里想着,并没有说出,而是仔细打量起谭阳,仍旧站在原地。

“快!快走!”

“我感觉他们来了!”

刘双没有走动,他感觉谭阳的变化越来越大,面部肌肉在迅速下沉,嘴巴变得惨白,眼眶深凹。

一转眼,谭阳如同干尸一般,仰着头,躺在刘双手臂上。

而跳水男变得越来越像人,脸色不再苍白,逐渐有血色。

“终于,终于解脱了!”

跳水男大声发泄,为了摆脱精神病院,他等了这天等了一年!

“谭阳,你终于死了,囚禁我这么久,必须偿命!”

说时迟那时快,跳水男一个眨眼就到刘双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刘双完全没看清跳水男的行踪,只觉得脖子一凉,痛苦瞬间传来。

这时,刘双才看见跳水男胸前,一个血色的魂字印在他胸前,周围是看不懂的图案。

刘双才想起,自己曾经在书上看见过这种图案,这是,借魂!

在一个人的肉体上,画上这个图案,就能控制,并让他脱离灵魂。

跳水男力道越来越重,刘双就快要窒息。

明明可以瞬间杀死刘双,跳水男却没有这样做,样子变得极其古怪,不断说着刘双听不懂的话。

“谭阳,事到如今,你还想逃脱这幅身体?”

“这身体明明属于我!”

“胡扯!当年为了帮你逃离精神病院,我付出了我的所有!”

“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该离开精神病院,而不是等到计划败露,才匆忙逃走!”

跳水男的头左摇右晃,左手不断把心口前的肉扯下,有两种声音从跳水男口中发出。

看到有机会,刘双挣脱,跑到岸边,静静等待事情发展。

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四点多!

“时间变得紧迫,该好好结束这场闹剧了。”

跳水男胸口不断涌出黑雾,包裹住整个身体。

而刘双又犯病,脑海中把记住的所有细节,整个推理一遍,发现,谭阳和跳水男竟然是同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