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封苏途(算命的说我结婚了)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算命的说我结婚了》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人们将“神”抛弃了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我们的主角宁封,他表面上虽然是大学里的讲师,但他的真实身份却是“御史台”的钦差“教谕”
按理说能担当如此重任的,必定是深受天子百官信任之人,升迁之路那不说是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但也可以说是站在云彩的肩膀上跳舞了
可情况到了宁封这却恰恰相反
故事就是从他被贬“代州”开始说起
那天,宁封在前往代州的路上,稀里糊涂的破坏了一门“亲事”,而从那以后,宁封遇到的怪事也越来越多……

算命的说我结婚了

算命的说我结婚了》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洗屋(二)

这栋房子是间凶宅。

那要不要住在这里呢?

住啊!干嘛不呢?

宁封可是教谕,他怎么能忌讳这些呢?

看着眼前的西装男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依旧滔滔不绝的向自己介绍起这间房子的好处,宁封已经开始认真的考虑起要不要租这间房子。

这主要取决于房租的价格。

其实之前褶子男给的价格他也不是付不起,只是觉得多少有些不值,但如果是这间大房子的话,宁封还是会欣然接受的。

“免费的。”

“嗯?嗯?”

“免费的。”

似乎是预料到了宁封的反应,西装男面带有点得意的微笑又向宁封强调了一遍。

但你以为宁封听到这个消息会很开心吗?他开心的都要吐泡泡了,多亏照了下镜子他才回想起自己人类的面孔。

但此刻他必须绷住,而且装作很犹豫不决的样子。

在宁封的一番极限拉扯和追问之下,西装男表示,这间房子不仅不要租金,而且每天还会得到一笔很可观的补助。

粗略算下,这笔钱竟能赶上自己工资的一多半了。

宁封起了疑心,更加确定这房子里有问题的同时,不过这也让他松了口气:

“什么嘛,我还以为是不能通网呢,吓死我了。”

要说是宁封胆子变大了吗?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他胆子跟耗子身上长的鸡眼一样小,有时候电话响了都能吓他一跳。

但他没做过亏心事,便不惧什么妖魔鬼怪。

其实不论在哪,凶宅都并不多见。

可如果换别人来住在这,那肯定是心有芥蒂,给多少钱都不住,更别说往外租了。

这便对房价造成了致命打击。

于是为了能让房子继续租出个好价钱,一种特殊的清洁工应需而生。

这种清洁工不负责打扫卫生,他们只负责在凶宅里住上一段时间,等到住户信息更新,他们便会离开。

虽然收入不菲,但有正经工作的谁也不肯接这活,所以多半都是那些没办法走正规途径租房的人在从事这项特殊的工作。

他们大多都像宁封这样:

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又着急找房子,稍微忽悠几句就上套。

更别说还是给钱让你免费住房子这么好的事,于是这类人就会很乐意的承担“清洁”工作。

中介来找宁封就是这个打算。

因为这房子已经换了好几届的租户了,按理说信息更新了好几轮,即使发生过什么那无从查起。

可怪就怪在,凡事租过这间房子的客人都会在住进来不到三周的时间里害上怪病,轻则精神失常,重则力竭而死。

死者死状凄惨,像是浑身的血液被吸干了一样。

这下中介慌了,这刚更新完信息客户就出状况,这再来新租客那不好交代啊,更何况现在就连中介都觉得这房间里怕不是真的有什么了?

请来专家学者来一探究竟,专家学者不愿意接这种活。

于是出于无奈,中介和房东又请了几个大师。

大师们拿钱办事,也顾不上什么天理,便出主意说这房子需要祭品,等房子里的邪祟被喂饱了,也便不会再惹事了。

于是,已经经过无数轮献祭的房子今天迎来了它新的贡品,也就是被中介盯上的宁封。

明着中介什么也不说,他只是给你足够的暗示,让你自己猜,猜对了就相当于告诉你了,猜错了就只能证明你笨。

不需要把话挑明,二人对彼此的诉求都心照不宣。

也许只要有人肯去调查研究,这些所谓的“鬼怪”对于科技发达的九州世界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神秘莫测的。

但坏就坏在,九州科技发达像是个中了**的暴发户,思想与文化的发展和经济的发展之间仿佛有着断层。

思想偏向保守的专家学者一方面宣扬无神论,另一方面又对这种灵异事件却讳莫如深,避之不谈。

没有科学的解释只会加深民众的恐惧与胡乱猜想,这才给了这些所谓的大师一个坑蒙拐骗的机会。

那些所谓的大师可能对于捉鬼驱邪没有什么真本事,但他们对人心的掌握,那可都是炉火纯青。

虽然这栋房子里可能确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经过大师们的一通操作宣传,好歹周围房子的房价是保住了,这让中介松了一口气。

毕竟周围这些房子的房主都一个人,要是周围的房价也一直受这栋凶宅的影响逐渐下跌的话,自己极有可能会被这位大房主扔进河里喂鱼。

这便是他时至今日依然在赔钱请人住这栋豪华小别墅的原因。

只是对于凶宅的事,中介西装男并不想刻意隐瞒,但对于貌似真的有邪祟害人的事,他可是只字不提,毕竟不提这事也没毛病,提了反倒多余。

最后在他口若悬河的推销面前,宁封糊里糊涂的签了两年的契约。

当西装男开车离开这鬼地方时,他的左半张脸露出得意,右半张脸的悔意,并深深的感愧于自己欺负了一个傻子。

不过一想到妻子的医药费和孩子的学费,他瞬间又变得问心无愧起来。

但宁封却并不觉得自己傻:

“说我傻,你才傻,你赔的只剩大裤衩。”

当两个人都以为对方是傻子的时候,那么其中肯定有一个人是真的傻子。

这傻子是宁封吗?至少他认为不是。

于是欣然和西装男签了个两年的合同。

就这样,怀着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宁封在这栋房子里住了两周。

然后到了第三周,一脸憔悴的宁封拿起电话,打给西装男,和他商量起搬家的事:

“违约金?!什么违约金?!”

“宁先生您忘了?您签了两年的契约。现在刚过了三周,按照规定,要付二十三个月房租作为违约金。”

“房租?不是没有房租吗?”

“房租不是没有,而是被优惠掉了,本公司每个月都会发放一次租房补助金,其中一部分为房租,剩余部分作为报酬。”

“二十三个月的房租是多啊?”

“七十七万贝哟,宁先生。”

“?!”

“还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有空过来给我通通下水道。”

“好的宁先生,祝您生活愉快。”

听着中介西装男那“坑定你了”的祝福口气,宁封真想让他也搬进来住上个把月。

瞧了瞧镜子里自己的黑眼圈,再回味一下这几天一直重复的梦,看着自己逐渐消瘦的身体,他恨不得回到一周前,掐死那个多嘴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