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那一人(席殊柳璃衣)热门小说_且看那一人完整版在线阅读

书名:且看那一人

主角:席殊柳璃衣

简介:一朵刹那黑莲,一座喧闹江湖
绝代天骄席殊为心爱之人身死道消
重生之后——
且看那一人,一剑,一场美梦,一抔黄土

且看那一人

《且看那一人》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悬尸七日

胤国京都央煊城宸昀殿

“宁无恙,安排你做的事你办得怎么样了?”

“禀陛下,臣私下里经营多年的组织‘黑犬’已在整个大胤国张开罗网,相信不日便有结果。”

金碧辉煌的大殿内只有两个人,一个端坐在极致奢华的龙椅之上,一个俯首跪在大殿前,眉眼里无处不是阿谀奉承。这是当今权势之顶,一个是万民之王,一个是百官之首。

“宁无恙,任你为丞相之日我就把这件事交付于你,这么多天了你还没一点眉目?我看你是被这顶乌纱迷了心眼!”顾曦一脸愠怒,狠狠锤了一下龙案。

“微臣不敢……微臣不敢,微臣已查明那晚禹王的两位世子是在禹王府大管家顾沐年的保护之下从……从北凛门逃出皇城的。”宁无恙吓得赶紧伏在地上,头埋得更低,说话都变了腔调。

“你说什么?北凛门?”

“微臣不敢欺瞒陛下,据微臣收到的消息,北凛门守将季宗纶曾受禹王恩惠,正是他在当晚于长安街掩护顾风月等人从北凛门逃出皇城。”

“放肆!季宗纶人在哪儿?”顾曦气的猛拍龙案,一下从龙椅上站了起来。

“微臣今晨赶到季府,已经空空如也。只有……只有季宗纶一个人在府门前等着微臣,像是早知道事情败露。”

“你去了他府上?那为什么不带过来!”

“季老将军他……他已经自刎了……他……他说他奉皇命守了北凛门十五年,从未放进一个贼寇,也没放出一个叛党。他知道他犯了不赦之罪,死也要死在北凛门之下。”宁无恙小心翼翼地说着,还不时瞥几眼顾曦脸上的表情。

“呵,呵!真是荒唐!他以为他是谁?朕准许他死在哪儿了吗?给我派人全境搜捕季家的余孽,无论妇孺老幼皆杀无赦!”

顾曦愣了一瞬,随即狠吸了口气,他知道他这个新皇还有很多人不服,那就得做点什么让人不敢不服。

“可是……可是微臣担心朝中大臣们会心生怨恨,毕竟……毕竟那季宗纶也算是开国老将,于我大胤有过诸多贡献。”宁无恙试探了一句。

“怨恨?谁敢怨恨他们的王?我那混账弟弟持兵欲反,我不该斩草除根吗?传令下去,一旦发现季家老小,就地处决,悬其尸首于北凛门七日!”顾曦又猛地拍了一下龙案。

靖华镇。

“哎哟我的小祖宗,转眼的功夫你又出去惹事了!说过千万次了白府的海棠花乱摘不得,你看你可好,生生抱了一大捧回来。老爷知晓了定会责骂我的,这可如何是好啊!”庭院里老妇人满脸焦虑,对着眼前十来岁的小女孩不停地念叨,一副哭腔。

“哼,这是烨之哥哥送予我的,勿需你多管了。”小女孩生得眉清目秀,肉肉的小圆脸上的稚气仿若要滴落下来。

“白家二少爷白烨之?那可是白家老爷最疼爱的幼子,既是这样老奴就放心了。”老妪人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会心一笑。

靖华镇口。

“什么,你说你们这镇子并无旅栈?”顾沐年有些惊诧,他们一路走来遇到不止一两个名作“靖华”的镇子就不说了,眼前这个镇子虽说不得是繁荣富硕,可也算得上一路来遇到的镇子里的不错的了,就算他们一直都在择偏僻小道赶路,可这偌大的镇子怎会连一家旅栈都没有。

“唉,你们有所不知啊!这镇子本有一家异乡人开设的旅栈,可何曾想那店主人爱慕上镇子里最大权势之一白府老爷的长女白伊儿,更令人意外的是白家小姐对那异乡人也是情投意合,甚至还与其私奔到别处不见了踪影。白家老爷一气之下便下令再不准有人在这靖华镇开设旅栈,这在靖华镇可早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啦!”

镇口贩卖布帛的老头似是对自己的见多识广很是得意,又凑上前去,轻声说了句,“这靖华镇里最大的可就是夫白二位老爷啦!府衙的执事老爷都得让他们三分!”

“既是如此,我们继续赶路。”顾风月言语冰冷。

“不过……”那老头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还使了些眼色,似乎是故意在引起顾风月一行人的好奇。

“不过什么?”顾沐年也是心急找个休憩的落脚处。

“你们买我三尺帛,我自然告诉你们。等等,我可不是讹诈你们,我这布帛可是有名的上佳好货,三尺只需两枚银珮,怎样?”老头说得轻描淡写,还不忘替自己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似是早已习惯了这等行当。

“小老头儿,你这是赚的什么黑心钱?!”苏家兄弟里的小弟苏十一快人快语,听了这话是气不打一处来。两枚银珮寻常人得辛苦半月,这区区几尺布就要价两枚银珮未免也太黑了。虽然苏十一也从来不缺钱两,但是他就是看不惯这贩布老头趁火打劫的这番嘴脸。

顾沐年拦下苏十一,此时也没必要因这两枚银珮斤斤计较,他随意掏出两枚银珮递给老头,仍旧是面如止水。

老头见到银珮喜出望外,还费心鉴别了一番。他随口开的价没想到还真宰到这异乡人了,自然立马殷勤地将他知道的通通告知顾风月等人。

“白家老爷是个好客之人。诸位相貌我看也不像什么奸恶盗匪,不如去白府拜访一番。若是使得些手段博得白老爷开心,或许还能得其款待。”老头又打量了顾风月等人,看了眼手里锃亮的银珮,心里也大概清楚眼前这群人绝不是山野之辈。

顾风月听得此言,瞥了小弟顾鲜衣一眼,当即做了打算。

“那沐叔,不如就去白府落个脚。”

顾沐年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顾风月,愣了一瞬才回过神来,连忙应道:“好,那好。”

顾风月是顾沐年看着长大的,顾沐年自然知道以往的长公子是如何的心高气傲。成年礼时顾曦为讨好这个背后雄兵百万的侄子,硬是直接在玉馫城郊给他送了一座行宫。

顾风月收是收了,只不过第二天行宫就成了他名下的第二家青楼,起名“除夕”。

大门两侧顾风月亲自题诗,“西风过境起兵戈,美酒入喉送山河”,“西风”即是“曦风”,暗讽他二伯的狼子野心,在他眼里昭然若揭。他的暗讽也是写的明白,就是故意要让顾曦清楚他对他的恨。

除夕,除曦。

这样的顾风月,如今又怎会落下脸面去下榻这种小地方的权势府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