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小姐,指挥使大人又来了)苏小月潘洝全本阅读_(报告小姐,指挥使大人又来了)精彩小说

小说名:报告小姐,指挥使大人又来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灲月

主角:苏小月潘洝

简介:长相普通的苏小月穿越到大洛国,变成肤白貌美的大家小姐
月老的红线冥冥中已经绑定,总是安排她与位高权重的潘洝相遇
初遇,潘洝:这女子该不会和其它女子一样,想对他主动投怀送抱?
再遇,潘洝:我真的不喜欢这女子,帮她只是顺便而已
然后,潘洝发现自己真实的内心:很喜欢她,她却不想嫁给我,这事难不倒爷……

报告小姐,指挥使大人又来了

《报告小姐,指挥使大人又来了》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摔倒

机灵的小灰左拐右拐,不多时就载着苏小月来到天香茶楼大门前。

只见这茶楼窗户上雕有精美的花鸟鱼虫,且描绘了七彩的颜色,让人眼前一亮,与先前所见到的灰色建筑形成鲜明的对比。

终于见识到雕梁画栋是何等壮观了。

“小姐,早就过了约定的时辰,陈公子应该已经到了吧?”

绿儿抬头望向天香茶楼的牌匾,脸上兴高采烈,嘴里叽叽喳喳念叨不停——

“老爷真有眼光,找了陈公子做姑爷。

现在陈公子高中进士,小姐以后要做官家夫人了。”

“老爷清空家底帮陈公子打点了吏部衙门的文职,日后小姐嫁过去,陈家一定会对小姐很好的。”

苏小月淡淡扯了一下嘴角,好?感觉不太可能。

有陈老太太那般爱贪便宜的亲娘,儿子品性应该好不到哪里去。

先看看再说,若是这陈义仁当真很好,就相处试试。

若是不行,就想办法把婚事退掉。

苏小月跳下驴背,立刻有店小二笑吟吟过来接缰绳。

“贵客,里面请。”

“多谢。”苏小月掀开帷帽,伸手去摸头上的步摇。

还好,步摇一点也没松动。

店小二露出惊为天人的神色。

这是谁家小姐?长得真是美!是他见过最美最光彩照人的小姐。

绿儿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小姐,你看那傻子都看呆了。”

女人么,三分靠长相,七分靠打扮。

苏小月大学时期做兼职化化妆师助理十分勤奋,经常熬夜跟妆。

且她很勤奋好学,经常在网上学习名家的化妆技巧。

手艺相当了得,只要不是嘴歪眼斜的,在她手下都能被化妆成大美人,何况现在这张脸本就很美。

苏小月重新戴好帷帽,抬脚走进茶楼。

耳边传来“咿咿呀呀”的吟唱声,十分悦耳。

放眼望去,一楼大堂特别热闹。

正中间划出一小块地方,搭了圆圆的高台用作表演台。

台上坐着一个红衣小姑娘,正在唱小曲。

不仅曲子唱得婉转,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境也很美,四周不时传来叫好声。

肩上搭着白布巾的店小二热情相迎,“姑娘,坐大堂还是雅间?”

绿儿朝楼了指了指,“二楼,吏部陈大人定了吉祥雅间。”

“好嘞,姑娘请跟我来。”

还没走到楼梯旁,前面带路的店小二就停下了,把头垂得很低,看起来有些战战兢兢的。

准备上楼的客人们,此刻也全都退到一旁,低头避让。

原因是,大门处走进来一群锦衣卫。

锦衣卫不简单,职责虽和五城兵马司一样都是维护京城安全,但锦衣卫更高一等,直接听命于洛文帝。

另外锦衣卫还兼收集情报,对罪臣抄家等大事件,是唯一一个可以在京城横着走的衙门。

此刻,所有人都退避三舍。

锦衣卫?从前看电视的时候经常看到,很牛的古代职业。

苏小月细细打量——

只见后面几人穿的是深蓝色,为首的人穿的却是暗红色飞鱼服,面料上隐隐有光芒闪现,低调又奢华。

衣服上面绣的飞鱼是银色的,古代人实在,估计是用银线绣的。

苏小月从鞋子一直看到脸,作为曾经的化妆师,对长相极品的男女特别喜爱。

只见这男子面容白皙,被暗红色衣服衬托得如玉一般,俊脸上鼻梁高挺,剑眉斜飞,嘴唇棱角分明,眼睛灿若星河。

男人竟然可以长得这般好看!人类中,通常女子更注重打扮,但在自然界,雄性动物很多都外表艳丽,以此吸引雌性。

此刻,大堂里的女人们全都着了魔一般,眼神里流露出无限爱慕。

按原主的记忆,眼前的俊美男子正是锦衣卫的头儿潘洝。

在京城,论长相潘洝若认第二,绝对无人敢认第一。

他不仅是锦衣卫指挥使,还是当今陛下最疼爱的亲亲外甥。

潘洝可以说是所有世家子弟的楷模。

明明可以靠关系、靠颜值,但却偏偏是个实力派,年纪轻轻就中了武状元,在京城风光无二。

京城的世家们教育家中不长进的子弟,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你学学人家潘世子……”

在21世纪生活过的苏小月,眼里是没有尊卑之别的。

众目睽睽下,她很自然地跟在潘洝身后往楼梯上走去,倾刻间,就成了茶楼里的焦点所在。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一般。

整个大堂里异常安静,落针可闻,连抱琵琶的女子都停下了歌声。

无数双眼睛汇聚在苏小月身上,感叹又羡慕,不知是哪个府上的大家小姐?真够大胆,竟敢和指挥使大人并行。

苏小月走到一半,突然一个趔趄,摔向楼梯。

电光火石之间,她伸出手死死抓住潘洝的裤脚,才没滚下楼。

但头上的帷帽就没那么幸运了,沿着楼梯滚呀滚,滚下楼之后转了两圈才躺平。

苏小月出了一脑门的冷汗,如果滚下去的不是帷帽,而是她,只怕至少要在床上躺半个月才能恢复。

“唰唰唰”几声,四周的锦衣卫全都抽出绣春刀。

锦衣卫指挥佥事罗十六,将寒光闪闪的长刀指向苏小月,声音威严可怕,“大胆小民!”

虽然眼前的姑娘长得极美,但老大不喜女子近身三尺之内,所以必须吓唬吓唬,以免这姑娘下次再犯。

罗十六长得又黑又壮,目露凶光,瞧着气势很吓人。

场面极度恐慌,胆小的客人们全都低下头,不敢看刀。

先前帮苏小月带路的店小二瘫坐在地上,瑟瑟发抖,唯恐波及自己。

“不许伤我家小姐。”绿儿快速挡到苏小月身前,抬起一双爪子举在身前,眼里全是凶光,一副要跟罗十六拼命的架式。

罗十六知道老大不喜女子靠近,所以才故意拔刀吓唬这对主仆,并不是真的要动手。

“哼,这种借机接近我们老大的姑娘,每天都会遇到许多。

我这刀可是不长眼的,若是识相,速速回避。”

说着把刀又往前举了一些,却没想到这对主仆一点也不害怕,完全在他意料之外。

绿儿争论说:“我家小姐已经定过亲了,将来是要当官夫人的,才不会故意接近你家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