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枝沈君孑(星光落下时吻你)全章节阅读_《星光落下时吻你》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星光落下时吻你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牵机

角色:南枝沈君孑

简介:外表温婉内心冷静成熟且霸气护短的女学霸VS清冷孤郁只敢默默暗恋的小可怜
【重生+救赎+校园+日常甜宠+先友后爱,糖多刀少,HE】
南枝不曾想过,与自己话都没说过几句的高中同学沈君孑会舍身救下她
直到他的日记被送到眼前,一场浓烈又极其压抑的暗恋浮出水面
薄薄的日记本里记载了沈君孑的整个青春,而他的青春,全都是南枝
重活一世,她要那个卑微孤冷的少年与她并肩,和她相守

评论专区

开个公司做游戏:典型的皇帝的金扁担,其中充斥着各种亲自下场玩自己家的游戏装比的弱智桥段。

玄镜司:没有前一本好

暗黑之不朽意志:作者想接盘关你们什么事!人家现实里连个丑逼都不带正眼瞧他,网上yy下怎么了!

星光落下时吻你

《星光落下时吻你》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你不疼吗?

看着女儿一脸震惊的样子,母亲黎燕有点不解,“一周前不是跟你说了吗,南鸢姑姑家的表弟转学到你们学校不远的附二中,你姑姑他们忙着租房子,所以轩轩先来我们这里住一个月。”

南枝仔细翻找记忆,确实想起这么件事儿。

她松了一口气,“妈,你直接说表弟嘛,吓死我了……”

“你这话说的,什么表弟不表弟,现在人家来了我们家,你得当亲弟弟对人家,别分什么表不表的,别让那孩子心里有疙瘩。”黎燕不免嘱咐道。

“知道了知道了。”南枝无奈的笑着,推她进厨房准备水果。

自己则是走到客房面前,礼貌的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进来。”

南枝打开门,只看见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生,十三四岁的样子,戴着黑框眼镜,端正的坐在书桌前,捧着一本世界名著在看。

“这么晚了还看书啊。”南枝走过去,温声打着招呼。

韩轩乖巧的回头,叫了一声表姐,然后才说:“还有一点点就看完了。”

说完就继续看书,也不再跟南枝讲话。

他倒是和沈君孑有点像,同样的不爱说话,大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南枝没再打扰他,把水果送进来后,就关上门。

由于南枝是走读生,根据学校规定,可以申请不上早晚自习,所以南枝一向不上早自习,但是晚自习基本都会去。

吃过早饭后,南枝本想顺便送韩轩过去,但因为他的转学手续还有一点问题,他得等一下再去学校,南枝就先走了。

路过沈君孑家方向的路口时,南枝忍不住张望了一番,没看到人,也不知道他是走了还是没走,时间已经不多了,她只好先赶到学校。

早晨的风温柔清爽,明媚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灰尘在阳光中上下起舞,教室里已经坐了许多人,欢声笑语从里面传出来。

南枝从后门进,那里离她的位置近。

刚踏进门口,一个扫帚迎面飞了过来,南枝吓得一侧身,扫帚落在地上,差一点就砸到她。

“对不起对不起!”这时候一个男生跑过来赶紧跟她道歉,“没砸到你吧?”

南枝摇摇头,安子逸也从前面过来,看着男生又看着地上的扫帚。

眉头一皱,厉声说道:“以后不许在教室打打闹闹,不然我就扣分。”

分分分,学生的命根。

扣到一定程度,是会被老刘请家长的,男生偃旗息鼓的哦了一声,把扫把捡起来放在垃圾角。

南枝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安子逸,礼貌的微笑,“班长,你挡着我路了。”

安子逸退开一步,跟南枝并肩走,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沈君孑的位置上。

他撑头看着南枝将书从书包里摆放出来,又随意翻了翻沈君孑桌面上的书。

忍不住嫌弃道:“差生还真是差生,这书比他脸都干净,烂泥扶不上墙。”

南枝顿了顿,对他这种**带有歧视性的语气很不舒服。

“班长,你的位置不在这儿。”南枝语气中带着几分冷硬。

安子逸却说:“南枝,你的位置也不应该在这儿。”

南枝笑了,反问他:“那你说,应该在哪儿?”

安子逸目光灼灼:“我是班长,你是学委,只有我们两个强强联合,才能彼此进步,所以,你选择沈君孑,是大错特错。”

南枝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然后轻描淡写的说出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我觉得,我一个人也能进步,难道班长你没有这个能力吗?”

安子逸瞬间傻眼了,南枝一向是文静温婉的,怎会如此咄咄逼人,一定是沈君孑这个家伙把她带坏了。

不行,他的找个机会向老刘反映,南枝不能毁在沈君孑手上。

安子逸站起身来,看着对着南枝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南枝,希望你早点想通,不要自甘堕落。”

南枝盯着安子逸的背影,忍不住皱了皱眉,感觉他管得有点多。

而且说话挺伤人的,他的性格,南枝也不是很喜欢,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跟他走很近?

沈君孑的日记里说,自己还跟他约定考了同一所大学,还说什么一直在一起。

不是吧?我,跟安子逸?

看来那时自己还真是年轻不懂事。

现在的南枝,内芯已经换了,虽然失去了绝大部分记忆,但是性格已经没有当初那么单纯幼稚。

随着上课铃声响起,语文老师抱着课本踏进教室,同学们立刻安静下来,南枝看了看旁边空空如也的座位,又看了看后门处的走廊。

没有沈君孑的身影。

这么久了,还没到学校吗?

一直到第一节课上了近十五分钟,沈君孑才戴着鸭舌帽,将头垂得很低,几乎埋进了衬衫衣领里,双手都插在裤兜里,从后门走进来。

老师虽然不满,但也不想打乱自己的节奏来斥责他,他自顾自的讲下去。

沈君孑在旁边坐下来,南枝忍不住小声的问:“你今天怎么这么迟?”

沈君孑抿着嘴角没有回答她。

突然,一缕猩红的痕迹顺着他的颧骨流了下来,南枝凑近看过去,沈君孑没来得及躲,另外一边嘴角的伤被她瞧了个正着。

南枝立马掀开他的鸭舌帽,只见他的眉角处破了很大一块,正往外渗着血。

“你!”南枝不禁惊呼,转而又压低声音,“你,你怎么弄的?”

沈君孑伸手夺回帽子,冷冰冰的说:“不用你操心。”

南枝这才注意到,他不仅除了脸上有伤,手上也有。

南枝皱眉,一把拽过他的手,打开手掌,掌心都是血,有一道连接到虎口处的伤痕。

她心瞬间颤了一下。

“你不疼吗?”南枝声音闷闷的问。

她秀眉微蹙,神色满是关心,沈君孑眸光闪了闪,把手抽回去,嗓音低声别扭的说了句:“不疼。”

“不行,得去医务室,天气热,你这伤口不处理很容易感染。”

南枝说着就要举手报告,沈君孑拉住她,神色冷郁纠结,“我不想被老师发现。”

如果老师发现他打架,一定会要求请家长。

可他父母在外地,是不会轻易回来的。

沈君孑的眼神落寞下来。

下一秒,沈君孑身子一歪,南枝拽住了他的衣袖,然后报告老师。

“老师,我身体不舒服,让沈同学陪我去医务室。”

话音落下,他被南枝拽着,风一样的跑出了教室,周遭的同学和讲台上的老师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风撩起少女的头发,阳光在她身上染上一层光晕,沈君孑目光怔怔,只见南枝回过头来,冲他绽开一笑。

眸光莹莹。

沈君孑仿佛,看到了三月桃花尽芳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