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九院开始》易行渊次元一九完结版免费阅读_《从九院开始》全集在线阅读

书名:从九院开始

简介:从踏出九院的那一刻,本座彻底迷茫了,谁才是真正的我,还是说……一切又只是疯人的胡思乱想
易行渊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从九院开始

《从九院开始》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前奏

面色凝重的多良木子带走了楚雨。

适才豪言万语的二人又被放倒在地,一顿鬼哭狼嚎,易行渊是被殃及了。

萧潇瞄了眼终端,蹦了起来,得意地告知易行渊他的某个贵妃下班了正寻他呢,于是拍拍屁股,赶着投胎似的跑了。

在九院,老海王萧潇的爱妃可谓相当多的,上至医生下至病人,也不知其是怎么让众莺燕保持平衡的。

对于萧潇这个大夏国主的来历,易行渊还是很清楚的。

两年前,酷爱冒险的萧潇组织了一支探险队到森星附近的小卫星上探险。

可旅途不平顺,萧潇离奇失踪了,这把整支队伍吓坏了,那是跨星级别行际公司的公子呀。

但据易行渊了解,萧潇似乎是私生子,是因为相貌过于出众才受到待见。

为了找回萧潇,探险队连各种暗能机械设备都用上了,无果。几天后,众人绝望了,幸运女神却降临到了他们身边,一身狼狈的萧潇又归来了,不过他却呆子般说自己见到了瑞兽麒麟,还是什么大夏的国君。

回到帝星后,他马不停蹄在身上纹了一头腾云的玉麒麟,那不久萧潇就被公司的大公子送了进来,自此他便如背离人民的君主般失去了家族的宠爱,一无所有了。

但一无所有是相对的,与穷困潦倒的易行渊相比他依旧是富翁。

就是这么一个人,来到九院后反而和易行渊臭味相投,时不时塞点礼物贿赂院长,之后带着易行渊去外面鬼混。

……

待萧潇离开后,易行渊来了中区的行政大楼,这件事他有自己的看法。

站在通往院长办公室的电梯内,他从透明的玻璃眺望下去,绿一片,白一片的,有那么几个大黑点在不断移动,应该是哪些活泼的病人。

九院的生活真好呀!没有竞争,没有逐利,大家玩着角色扮演吵吵闹闹的,胆子肥一点甚至可以为所欲为,比如本座,易行渊忍不住歪嘴一笑。

“不用像外界的人一样,相互藐视,又相互奉承;希望自己高于别人,又各自匍匐在别人面前。”

他忽然感觉九院的一切有些不真实的,似是疯人的镇魂曲,埋葬他们这类不愿面对现实的存在。

“嗨,该是本座的病越来越轻了吧,而今都少有那种别人窥视的感觉,不知什么时候本座也会离开这里,坠入凡尘,受尘世之苦洗礼。”

易行渊摇头自嘲道,这五年来他已从五级重症病人走到了二级重症病人这一步。

“叮!”

电梯直达了院长办公室门口,易行渊踏出电梯,映入眼帘的是气派高大的推拉门,门框上零散的宝石如黑夜中的星辰般璀璨,成人高的古式西方骑士像伫立在两旁,名贵的鲜花、古朴的摆钟,这类华丽小玩意应有尽有。

这吞金狗贼可恶呀!平日里是真没少收钱,以后当官了,第一个抓的就是你。

他脸上笑眯眯地这般想,轻轻地敲紫檀木门,道:“院长,本座是小易呀!今天来找你有事。”

良久,门后一点动静也没传来,易行渊暗骂自己愚蠢,平日里这么会说话现在怎么说错话了。

于是他连忙改口,“院长您是不是在睡觉?萧潇特地让本座带了点东西来孝敬您,如果您在睡觉,那我……”

话还没说完,大门就打开了。

身材矮小,大腹便便的院长风一样的冲了出来,八字胡配上他那绿得发光的眼睛如同觅食的大老鼠,浑圆的眼珠子在易行渊手里瞄来瞄去,道,“小易,你来就是了,还要带什么礼物呀!”

尽管新院长毛卫国个子矮小,长相平平无奇中透露些奸诈,但在九院里却一直流传有毛院长的传说事迹和名言。

其中霸道的言论就有,“妄想直视我的,都得给我低下头颅!”

纵然痛恨他敛财的个性,但易行渊却不敢不给,从个人终端里拿出一包上好的名茶。

刚掏出来还没拿稳就被毛院长一把抢过,耸着鼻头,他隔着包装嗅了嗅,嘴里还碎碎念,道:“不愧是大家子的阔少,出手就是大方……”

而后他转身就准备将门关上,浑然忘却易行渊还在外头。

狗日的,拔屌无情!

“等等,院长……”

毛院长双手撑着两扇木门防备易行渊夺门而入,瞥了他一眼,脸上满是不耐烦地道:“早上的事,我有听说了。”

对于这话易行渊不觉得疑惑,九院大大小小的事是都过不了院长的眼的。

“看在你平日没少孝敬我的份上,希望你机灵一点,新来的那群人可不简单,我都不敢惹,交由别人处理是最好的的办法。”

“不行,这可是我们的家,不容任何杂碎放肆。”

他义愤填膺的说,对于这片养育他的九院,他心底充满了无限地热爱,即便不为了陆富乙一事,也是想将他们这些外来者赶走。

易行渊也对于他们的来历及目的更感兴趣了,“而且本座总觉得现在的九院有点奇怪,现在实在太自由,根本没有医生来管。”

这时,毛院长转过身来,仰起脑袋,定定地看着他,用油腻的手揉搓着八字胡,“那你想怎么做?长生散人。”

易行渊直接将心里的想法告知毛院长,捉住陈西杰及他的团伙,教训一番,逼问缘由。

“呵呵,好一个暴力破局。”毛院长手上动作停下,笑了笑,“真够简单直接呀!不过,要是我也跟你一样十七、八岁,应该也会选择打出一片新天地。”

可随即便面无表情,语气一冷,“你觉得我会协助你胡闹吗?”

易行渊面露微笑,他知道事成了,“院长觉得,神经病人发病这条理由如何?”

为了九院及九院的众人,他对待潜在威胁绝不手软。

……

离开高耸的行政楼,他如愿以偿地从毛院长手中“偷”来院长的专用终端。

有了这个很多事情便简单了,控制天眼也即是监控探测到对方的位置,甚至是反过来启用防护功能的暗能护罩将那些人囚在一处。

想了想,易行渊觉得现在还该去看望一下陆富乙,他似乎是有不得了的发现而且方才李望走后可能也去了那里,从他嘴里说不定能套问些什么。

走在路上,不少知晓陆富乙一事的病友向他询问病情,甚至有些还夸口说要收拾那伙出手伤人的医生。对于这些,易行渊都感激了一番便拒绝了好意,他越发认识那伙人的不凡便越没打算将他们拉下水。

病房在三楼,来到病房前,易行渊推开门便瞧见了张镇山和李望,二人一言不发地坐在门边。

他也没上前搭话,直直走到陆富乙病床上扫了一眼,脸色比之前更难看了,苍白灰败,像极了被狐仙女鬼吸干精气。

平日里,鸡贼贪财的陆富乙和憨厚多舌的张镇山鞍前马后跟着他,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老大不小的二人都会坚定不移地维护。

仔细一想,也有好几年了。

愧疚又涌上心头,盯了一会,他才发觉呼吸有点难受,艰难地移开视线,给了张镇山一个眼神,二人轻手轻脚地来到屋外。

撑在女儿墙上,背对着张镇山的易行渊开口问道:“左旗使没有醒来过?”

“禀教主,没有。”张镇山满脸愁云的回答,“肖医生说了,这两天要是没有好转,就转到别的医院进行治疗。”

暂时是问不了话了,易行渊心想,又道:“老肖有心了,你去休息吧!这里有本座看着。”

不过张镇山拒绝了,他与陆富乙算是感情深厚了。

因穷困遭受着外界亲人的唾弃,近四十来岁的人连个媳妇也没讨着,得病后干脆来到九院混吃等死。

易行渊回头望着张镇山回到病房内,也没有再劝。

这时李望也从房间内出来了,对路过张镇山一点头又走到易行渊身边,低声地说着对不住。

如果易行渊有细心观察,一定能从李望苦涩的表情上看出难以置信。

他摇了摇头没有多言。

“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罢手,这件事……”

易行渊用冰冷的目光打断了他,胸腔里冒着火气,无论如何,他都得让某些罔顾人性的罪魁祸首付出代价。

李望无奈,内心艰难的抉择片刻后,在易行渊不解地表情中,将他带到了厕所,确定没有人后,反手将门死死锁上。

易行渊不知道李望要干嘛,总不至于是在这里打到他听劝为止吧!

在他注视下,李望闭着眼深呼了一口气,某种不知名蕴有魔力的的能量似乎从他的身体里迸发出来,肉眼可见一只彩色氤氲,布满神秘条纹的手环套在他的左手手腕上,一把半人高,冒着寒气的开山斧被他只手握着。

看起来既神秘又充满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