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天道派回来虐渣的炮灰原配》乔夏何嗣年全本在线阅读_(乔夏何嗣年)全本在线阅读

在末世生活了六年的乔夏死了,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叫梨花村的丑丫头身上
正值雨季,村里发大水,她唯一的财产‘房子’还塌了
突然冒出个俊秀的少年蹲下身说道:“你以后就是我何家的童养媳了

虾米?
她上辈子母胎单身三十年,一来就有个未婚夫了?
也行也行,反正她现在行动不便,就赖着这未婚夫先
只是,这腹黑且坏主意频出的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很有做主角的潜质啊!
什么?
还有穿越者、重生者、系统者出现?
这世界乱套了吧!
怎么谁看着,都像是天道他老人家的儿女,拿了主角剧本一般呢?
乔夏瑟瑟发抖,双手抱紧自己,嘴角勾起,漏出个猥琐的笑容,说道:‘吓死宝宝了!’

她是天道派回来虐渣的炮灰原配

她是天道派回来虐渣的炮灰原配》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二叔来了

“何家小子,你五年前跟着老夫学的东西,还记得怎么接骨,不错,不错。骨头接的很好,就这样绑着半月,等骨头长好了,再拆这木片,我再开些消炎止痛的药,喝个两三天就慢慢养着吧!”郑大夫说着站了起来,让身后药童杨柳找出他说的几种消炎止痛的常见药草。

何肆年:“午后给她喝了马齿苋的汤水,郑老,你看可以吗?”

“马齿苋虽然是野菜,但也有消炎的功效,可以,不过那东西是凉性的,女子吃一两次没问题,几天吃下来,却是不行。我这些也是常见的草药,我写个药方,你自己到山间去采,就不用给药钱了。”郑老说着,写了个药方给何嗣年,何嗣年接过药方,又摸出几个铜板给杨柳。

“不用了,这手脚你自己接好了,我就探个脉,不用诊金了,好好养着给她买点吃食,长期营养不良,以后对生养不好。”郑大夫挥挥手,带着自己的药童走了。

“夏丫头,你以后就跟着何家侄儿过日子吧!”中年是原主这具身体的二叔,原主父母还在的时候,对她跟原主母亲都有意见。

但自从原主父亲去世,母亲跑了,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对她就换了态度。

乔夏明白,那叫同情,也叫亲情。

不管她是不是乔松的女儿,这位二叔是真把自己当乔松的女儿的,毕竟乔松这一脉也就只有她一个女儿,不管是不是亲生,养恩总比生恩大,且她那亲生父亲,从头到尾都没对她尽过什么责任。

“谢谢二叔。”为原主,乔夏觉得都应该道声谢。

何嗣年送走了乔二叔夫妻,带着郑大夫留下的药方拿着雨伞,背着背篓出去了。

应该是给她采药去了。

乔夏没阻止,毕竟她这伤不能一下子好起来,吃几天药也行,现在麻烦他的,以后她会偿还的。

“阿华,就着雨水,把这鸡杀了,晚上给你嫂子煮个鸡汤补补。”何老太太让何华去杀鸡。

郑大夫说的对,营养要是不好,以后对生养的确不好。

“好。”有的吃,何华倒是勤快。

麻利的把老母鸡杀了,血也用个碗存了起来,再倒了开水在盆里,把鸡丢进去,把毛拔了,就开始切鸡肉。

那边何老太太在另外一个火堆上煮了杂粮粥,还用烧出来的炭灰盖着几个地瓜,要是杂粮粥不够吃,可以吃地瓜。

闻着鸡肉味,乔夏口水都快咽干了,她是真的饿,这里中午没有午餐一说,不止她没吃,何家三口也没吃午饭。

这会大家肚子都齐齐的响了起来。

就连采药回来的何嗣年,一进山洞就闻到那股鸡肉味,也双眼放光。

只是想到这是人叔叔给小媳妇送来补身子的,他就收了盯在锅里的视线。

“草药都找到了,晚间吃过晚饭,熬了,就可以喝了,我采了三天的药量,三天后应该就差不多了。”何嗣年说着把背篓放下来。

乔夏:“多谢。”

何嗣年点点头,没说话。

把草药一捆捆的拿出来,清洗了,放在一个簸箕上晾干。

现在两个锅都在用着,没办法熬药。

何华那边手脚快,一锅鸡肉已经煮好,何老太太那边的粥还没好,但是地瓜好了。

何老太太给大家分了地瓜,何华也上道的,把第一碗打出来的鸡肉加汤给了乔夏。

然后何家三人都只是吃着自己手里的地瓜,没吃锅里的鸡肉。

乔夏是喝了一口汤后,见他们都不看锅里,乔夏才明白,这是乔二叔给她补身子的鸡肉,不是给他们的。

“大家一起吃吧!我现在这个身体,不能吃多,不然身体也接受不了。”何家三人,乔夏跟何嗣年接触的最多,但也没多了解,何老太太法令纹很深,应该是个爱笑的,就何华难相处些,但最起码的礼义廉耻,她却是知道的,所以她也没动锅里的鸡肉。

“这是乔二叔给你补身子的,你多吃些。”农村里,鸡肉鸡汤也不是时常能吃到。

且他们家,没有多余的粮食养鸡,所以鸡肉也是很少能吃到。

“一起吃吧!”乔夏从末世而来,很护食。

但这里又不是末世,想吃鸡,可以到山上打只山鸡,没有在末世那么难。

她不善与人客气,收了人家的东西,她会用其它等价的东西还回去,所以今天乔二叔送鸡来,她没拒绝,之后等她伤势好了,她会还给乔二叔等价的东西的。

何嗣年看着捧着一碗鸡汤看着他的小姑娘,眼神澄澈,不带一丝情绪,语气坚定。

她不是在跟你客气,只是在说事。

他敢保证,如果他还客气下去,她绝对不会再说第二次。

何嗣年转头看小妹跟阿奶都看着他。

何嗣年:“吃吧!”

何嗣年一说完,何华给何老太太夹了一块,就立马开动了起来。

鸡肉吃进嘴巴里,何嗣年还在想,郑大夫说过她要好好补补,之后等河水退去,能去县城了,他多赚一些银钱,再给她买鸡吃就好。

一大锅鸡肉,还有一锅杂粮粥,四个人都吃撑了。

饭后,何华吃了鸡肉,自觉的去洗锅碗瓢盆。

何老天太用稻草铺了一大一小的位置,这就算是晚上的床铺了。

“夏丫头你睡边上,我睡中间,阿华睡我另外一边,我怕她晚上翻身压着你受伤的地方。”何老太太指着大的那个位置说着。

这个山洞不大,四个人在里面只能避让着走,但平躺下来,位置就不有点不够了。

索性乔夏虽然十三岁,但身体还没发育抽条,个子很小,也不会显的挤。

三个女人躺下后,何嗣年还就着火堆翻看他带上来的书籍。

“洪水过后,家里的屋顶也要翻修一下了!”吃饱喝足很想睡,但睡前,还是跟家里当家的男人沟通一下,以后的打算。

“嗯,家里的稻草要是不够,去山间割一些。”何嗣年放下书籍看向自家阿奶说着。

“雨季过后是夏季,那个时候阿华的婚事也要提上日程了,上个月说的那个秀才,你看怎么样?”说到何华的婚事,作为当事人,她害羞的窝在被子里装睡。

“等这次洪水退去,我去镇上打听一下这人,睡吧,很晚了,有事明日起来再说。”何嗣年打住话题。

乔夏也在被子里闭着眼睛吸收山上的木系异能,这样她的手脚能更快的恢复。

只是还要喝几天的汤药,所以她只修复好了内里的经络和骨头,外面皮肉上的乌青看着还是那么的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