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景炎凤清寒)病弱驸马:公主她绝色倾城美又妖全文免费阅读_《病弱驸马:公主她绝色倾城美又妖》最新热门小说

书名:病弱驸马:公主她绝色倾城美又妖

主角:御景炎凤清寒

简介:【穿越+日常+单女主+公主+狗粮+互宠+微虐+病秧子!】
华国教授研究所天才教授御景炎穿越了!
穿越在原主成亲的第二天,原主死之前还干了一件大事——成亲当晚放了他公主媳妇的鸽子
一见面凤清寒:“本公主可不是好惹的,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
再见面凤清寒:“本公主的驸马也太弱了,该怎么罚呢?”
半年后公主媳妇:“炎儿乖,只要你好好的,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小虐怡情,大虐伤身!虐虐更健康!
总体来说算是小甜文!

病弱驸马:公主她绝色倾城美又妖

《病弱驸马:公主她绝色倾城美又妖》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偶遇公主,九天玄女落凡尘

这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御景炎让侍候的人都退下,独自一人在府中散步。

可他还是高估了这具身体的承受能力,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他便觉得呼吸困难,心口酸涩,他想原路返回可身体条件不允许。

他坐在亭子里面歇着脚,等着巡逻的侍卫发现他,可却等来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一个明媚动人少女带着一群跟班缓步而来,正是玉湛公主凤清寒。

凤清寒一如既往的高贵,她缓步前来,似乎是九天玄女步落凡尘。一身高贵甚至掩盖了通身华丽的衣裙。不过他此时耳边却回荡着第一次见面时公主殿下那不甚温柔的语调。

十六岁的公主殿下已经出落的如此高贵优雅,不知将来会出落得如何迷人。

御景炎见过的美女数不胜数,其中不乏几千年一见的美女,虽然这么说有些夸张。可以他在华夏的身份与地位,接触过的美女自然不在少数,可没有一个人能让他印象如此深刻。

或许这便是封建社会的皇族贵女才特有的高贵与优雅。

公主来到他身边笑着开口,好像之前的恼怒都不存在似的。

“不知驸马为何一人在此?”

笑着开口的公主眼底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御景炎只能拖着灌铅般沉重的双腿站起来循着记忆中的动作艰难的弯身行礼。

“参见公主殿下”

玉湛公主还生他的气,直到御景炎腿轻轻颤抖,她才缓缓开口。

“驸马不必多礼。”

御景炎如何不知她是故意的,可就算知道又如何,在这万恶的封建社会皇权至上,公主是君他是臣,公主不让他坐,他再是难受也得忍着。

御景炎抱了抱拳在公主殿下眼神示意下在一旁坐了下来。

“谢公主”

凤清寒看着驸马紧皱的眉头,在心里暗叹了一声她这驸马可当真是柔弱的很。

其实她心里还是有气的,以至于第三日回门见父皇母后的时候都是她一人前往的。

在她想来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又是陛下的掌上明珠,而御景炎虽然身份也不算辱没了她,可他只是一个病秧子,与他成亲,她是下嫁。可偏偏这人胆大包天新婚之夜竟然缺席。

虽然她以驸马身体不适为由没让他进宫,可父皇那么精明如何不知道他们之间出了问题。

她这次来驸马府就是父皇的意思,与驸马培养感情。所以哪怕心里不情愿,也得在这里待一会儿,她本想在后院转转,没想到刚好碰到御景炎。

她收敛神色,努力做出和颜悦色的样子。

“驸马还不曾回答本宫的问题。”

御景炎虽然不知道她为何出现在这里,不过他肯定不会告诉公主自己是走不动了,当下神色自若的回答:“迷路了。”

玉湛公主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

御景炎点了点头示意公主殿下没有听错,公主瞬间觉得一脑门的黑线。

玉湛公主眸光流转看向身侧有些单薄的身影问道:“驸马三日后可有时间?”

御景炎识趣的问道:“不知公主有何吩咐?”

凤清寒对他如此上道颇为满意。

“本宫听闻蔚蔚湖的鲈鱼甚是鲜美。”

御景炎闻言便明白了公主的意思开口邀请道:“臣邀请公主同游蔚蔚湖。”

凤清寒微微颔首。

其实凤清寒对御景炎的感觉很复杂,他是她的夫君,他们本该是这世上最亲近的人,可两人和陌生人却没什么区别。

而御景炎在他们的新婚之夜醉在外面,她气愤便没再召唤过他,两人空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

这些自然难逃有心人的法眼,哪怕为了父皇她也不能计较这些,但他们必须在外面树立两人恩爱的假象,不能让人以为皇上和镇江王之间有嫌隙,让别有用心的人有机可趁。

凤清寒叹了一口气,什么事一和皇权沾上边,便不再纯粹了。

她也曾期待过一段唯美的爱情,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身影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然后被她赶了出去。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她现在已为人妇,驸马还是一副病秧秧的样子,她对爱情也没什么期待了。

想到这里她有些失落,把目光投向了她的驸马:“驸马现在想去何处?”

御景炎淡淡的开口:“回去。”

玉湛公主闻言也松了一口气,她今天遇见御景炎也挺意外,既然他想回去,便随了他的意吧。

凤清寒对一旁的侍女吩咐道:“绿萝送驸马回去。”

“是。”公主左手边的侍女微微福了福身应道。

御景炎眉头又是一皱,以他现在的体力还能回去吗?

玉湛公主本就聪慧,再加上皇室中人有几个是简单的,看到御景炎的表情再联想到他的身体便明了。

“先让驸马乘坐本宫的轿辇吧。”

御景炎松了一口气,为公主殿下的善解人意而感动。

“谢公主。”

御景炎这次道谢倒是真心实意了许多,毕竟这不近的路要是靠自己走回去怕是明天想要起床就难了。

想到这里御景炎对于自己这不争气的身子颇为无奈。

这好歹也是一个藩王世子,灵药补品也不少吃,怎么就能弱到这种程度。

以他的医术自然能察觉到,御景炎的身体弱,心脏问题只是一小部分原因,更重要的还是这孩子体质弱到他都不忍心去打击。

看来自己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把自己这身体状况改善一下啊,不然这三步一停,两步一歇的,都快成曹雪芹笔下的林妹妹了。

御景炎当着自己的面再次走神,凤清寒自然不满。

她这驸马一而再再而三的忽视自己,真是让人心里不愉快呢?

要不是最近父皇盯得紧,她还真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胆大包天无视自己的驸马。

只是凤清寒还是忍住了,自己虽然不喜欢他,但毕竟是自己的驸马,以后说不定还有用得着对方的地方,只能压着自己的性子回道。

“驸马不必客气。”

凤清寒目送她的驸马离开,目光灵动,无人知道她心中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