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寒煜白栀(前任他叔疯批偏执,但宠我呀)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前任他叔疯批偏执,但宠我呀》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前任他叔疯批偏执,但宠我呀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笨到家吖

角色:江寒煜白栀

简介:【双洁双强➕年龄差十岁➕苏爽甜宠】
帝京有位顶天的爷,江家七爷江寒煜
权势滔天,阴郁暴戾,不喜女色,不近人情
某一天,他身边出现一个小姑娘,七爷走哪都带着
小丫头娇娇软软,在他怀里兴风作浪,咬着他的耳垂,“叔,我要吃糖

江七爷搂着她的腰,旁若无人的低头吻她的唇瓣:“宝宝,我比糖甜,你试试?”
众人恍然大悟,江七爷原来喜欢小白兔款
后来,小白兔徒手夺刀爆锤恐怖分子,众人惊呼,屁的小白兔,这丫头明明比七爷还凶残!
你瞅瞅这一拳一个的野蛮劲,七爷到底是咋怎么受得了的?七爷你倒是管管啊
江七爷:“我夫人娇软柔弱,你们纯属污蔑

白栀随手把壮汉丢到江寒煜脚下:“叔,他把我手打疼了,揍他!”

书评专区

在下慎二,有何贵干:自以为帅气 自以为是 观感不佳

超级娱乐之兵王归来:悄悄塞一本福利文进来:隔壁老王在飞卢双开的影视同人,《爱情公寓》位面里的花都兵王推土机。最新章节好像又被审核了,你懂的…

白龙之凛冬领主:文化底蕴实在太差,文笔也差,词汇量也差。剧情愚蠢,人物塑造弱智。毒是不毒,就是太像中学生作文,我为啥要浪费时间看这个?

前任他叔疯批偏执,但宠我呀

《前任他叔疯批偏执,但宠我呀》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江寒煜:我缺老婆

许雷手里拿着一盒据说是五十年的人参,朝齐敏卖力夸:“夫人您看这个,这个特别好,您看我马上都五十岁了,就是吃这个,现在看起来像四十八一样!”

齐敏站在一堆花花绿绿的盒子**,面前还摆着四五个玉器,更夸张的是连金条都有一小箱。

她茫然地看着白栀。

白栀扶额叹气:“妈,说来话长。”

江寒煜看白栀回来,站起身将喋喋不休的许管家丢一边,姿态很谦卑:“我是江寒煜。”

齐敏原本还搞不清状况,一听说他是江寒煜,立刻反应过来,赶紧开口:“啊我知道,您是找阿楠的吧,他在书房等你,来来来,我带你去。”

齐敏迈过那些花花绿绿的礼品盒,拽着江寒煜就往隔壁书房推,生怕江寒煜说出什么会刺激白栀记忆的话题。

白栀更懵,眼睁睁看着齐敏把江寒煜塞进书房。

齐敏又跑出来哄白栀:“你先自己玩,你看看这些东西有没有喜欢的,这东西你吃了五十岁能看起来像四十八,你看看你需不需要!”

白栀:“……”

齐敏说完就风风火火又跑回书房,白栀哭笑不得,齐敏除了面对那些反应堆以及各种物理实验还有各种数据之外,都挺不靠谱的。

因此白栀没有起疑,只是觉得她妈对江寒煜过于热情。

许雷嘿嘿一笑,凑过去和白栀套近乎,“夫人好啊,我是江先生的管家,您看我多大?”

“四十。”白栀随口一答。

“夫人好聪明,再加八就答对啦!”许雷笑的很欢快,看向白栀的眼神多少有些不怀好意。

白栀再次无语,不仅江七爷脑子不正常, 他身边的人似乎也有点毛病。

书房。

江寒煜看着去而复返格外热情的齐敏,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齐敏同样看着江寒煜,脸上的笑意逐渐褪去,转为紧张,半晌开口:“糖糖说,你好像认识她,你认识她多久了?”

“一年。”江寒煜想尽快取得丈母娘的好感,也不藏着掖着,实话实说。

齐敏一懵:“一年?”

才一年!?

那她白期待白紧张了?!

江寒煜以为齐敏对他的回答不满意,旋即正色的纠正:“是三百八十八天。”

齐敏摆手:“不重要了,咱们出去吧。”

原来不是糖糖的家人,齐敏有些失望,同时也有些庆幸。

江寒煜:“???”

“快走呀,糖糖还在等着,对了,你不是说过来是有事要说吗,什么事啊。”齐敏本以为江寒煜是过来找糖糖认亲的,但他和糖糖才认识一年,显然不是。

“我要娶她。”

齐敏拉开门的动作一顿,下一秒又“嘭”的一下把门关上,回头超凶的瞪他:“江先生在和我开玩笑?”

“没有,是真的,我要对她负责。”

“具体原因。”齐敏表情微凝,白栀一个人在滨城她确实不放心,如果有人能照顾她,确实可以考虑。

江寒煜薄唇微动:“我缺老婆。”

齐敏:“……”

白栀百无聊赖的啃苹果,许雷则是还在念叨他精心挑选的见面礼,一个身穿白色西服,长相儒雅端正的男人走进客厅。

白栀摆手笑道:“爸你回来啦。”

齐敏和江寒煜恰好从书房出来,齐敏三两步走到白楠身边,指着江寒煜,似乎是在告状:“他要拐你女儿做老婆。”

白楠:“……”?

白栀:“……”她就知道!

白楠看向江寒煜,温润的眼眸微微眯起,这个男人……眼熟,他好像见过。

身为外交官,白楠见过的人不计其数,达官贵人数不胜数,这个人……

好像做过他们出行小队的保镖!

“江先生是不是做过兼职?”

江寒煜:“……”

看见白楠的一瞬间,江寒煜着实错愕,他之前尚未接手江家时,不止一次执行保护白楠的任务,有一次意外露出真容,刚好被白楠看到,没想到白楠记忆力这么惊人,到现在还能一眼认出他。

“白先生看错了,我是一个生意人。”相比保镖,还是有钱人这个身份更能让人放心,江寒煜果断选择糊弄。

白楠也没多想,点点头伸出手:“江先生,幸会。”

江寒煜回握:“叔叔您抬举我了。”

……叔叔!?

许雷在一旁差点咬断舌头。

白栀刚好含一口水润喉,现在直接全喷出去。

江寒煜快步绕到她面前给她递餐巾纸,温柔的拍打她的后背顺气。

齐敏趁机和白楠解释江寒煜的“图谋不轨”,白栀则是气鼓鼓的瞪了江寒煜一眼。

江寒煜幼稚的快速眨眼,深邃的眼眸闪动着细碎的光亮和笑意,很蛊人。

白栀觉得她似乎在哪里见过。

难以言喻的熟悉感再次涌出来,带给白栀一种十分奇特的感觉。

她看着对她近乎有些讨好的男人,心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触动,浓密的眼睫微颤,声音很轻:“江寒煜,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齐敏紧张的抓着白楠的手,白楠微微用力去安抚她,示意她放松。

“不重要,你可以理解为这是缘分。”

确实是缘分,酒吧那么多房间,小丫头偏偏选中他。

白栀撇嘴,心里却有些感动,江寒煜这是在减轻她的心理负担。

“你为什么要娶我?”她实在不能理解一个即将奔三的人会对她一个十九岁的单纯小丫头这么死心塌地的纠缠。

更何况这还是滨城人尽皆知的疯批江七爷。

她一直以为江寒煜是那种一言不合就杀人的疯子,睡一觉才知道,他是一个赖皮。

“我缺老婆。”

白栀对爱情没什么期待,但江寒煜这么好的条件摆在面前,她似乎有些想试试。

毕竟江寒煜除了年纪大点其他方面似乎都不错,更何况她心里对他还有那种莫名的悸动。

“别人也可以当你老婆。”这个答案白栀似乎不太满意,拧眉回怼。

江寒煜深吸一口气,棱角分明的俊脸猛然凑近,暗哑的声音染上丝丝深情:“刚才说的不准确,我重新回答,我不缺老婆,但是我缺你,我江寒煜的配偶栏,缺白栀两个字。”

一击致命,白栀心脏狂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