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发(沈错一梦一醒一世)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鹤发》全本阅读

书名:鹤发

简介:在历史的洪流中,人都是很难把握自己的命运的
主人公经历家破人亡,以自身所学,一人一狗,报仇,探险,最终找到了自己命运的归宿

鹤发

《鹤发》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王婆

心有所想,睡的就不踏实。沈远很早就醒了。

沈远起得早,那老道长起得更早。沈远起来没发现道长,自然而然的便往外找去。发现老道长面向着朝阳,闭眼站在院落里。身体随着呼吸轻微起伏,时而犹如小草般柔弱随风摆动,时而似山岳般岿然不动。这种渺小而伟大的感觉,让沈远不禁怀疑自己的眼睛。

餐霞饮露!相传仙人是不需要吃饭的,只需要吸收天地的灵气就能长久的活着。眼前的老道长是不是仙人沈远不知道,但他肯定是个高人。

沈远不敢打扰,回厨房开始烧水做早饭。等两个孩子起来,沈远早饭也已做完,便招呼老道长一起来吃早饭。两个孩子对老道长很是好奇,毕竟他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打扮的人。

年纪长的老人总是喜欢小孩子,俗语叫做隔代亲。老道长自然也很喜爱这两个孩子,这体现了道长慈爱的一面。

时至中午,沈远让两个孩子去床铺午睡,自己则掩上门窗,随道长去“降妖除魔”。除了想出份力,更多的是出于好奇。这种诡异的事情,沈远从来没有遇到过,更何况是见道士抓鬼,强烈的好奇心压过了心中的恐惧。再之现在又是白天,强烈的光线让人安心。

其实,让人恐惧的不是往往鬼怪本身,更多的是黑暗与未知。

山村民众的作息大部分都很有规律。早上起来,去自家田地干活。到了中午,农作有些劳累了,便回家吃个晌午饭,然后在家中打个盹。养足精神,到下午再去田地中干活。因此,此刻村里的路上几乎没人。否则,一个道士来了村中,很有可能会引起围观。

至于沈远,一整个上午诊治,针灸了两个病人,也就没空出时间来和老道长交谈。而老道长,则静静“藏”在里屋,听着沈远诊断病人。似乎他也懂些医术。沈远不免心中有些疑问,但苦于没有机会相询。此刻和老道长单独行走,沈远很想询问心中的困惑,但又不想显得喋喋不休,只得把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

老道长看了看日头,又侧目看了看沈远的表情,见他欲言又止的表情有些滑稽,微微一笑,说道:“时辰还未到,善人有何疑惑但说无妨。”

“道长一上午似乎都在听我如何诊治病人,可是因为我医术不精?”沈远想了想还是出口问道。

老道长摇了摇头说道:“善人过谦了。贫道仔细聆听了一上午,并不是因为善人行医有何偏差,而是惊叹善人医术高明。善人对人体穴位认得精准。对药物的阴阳五行,应用的也恰到好处,实在让贫道佩服。”

岐黄之术说的是岐伯和黄帝的医术,而道术又被称为黄老之术。因此,道家的由来和发展与黄帝息息相关。正真的道士,是能行医救人的。

沈远听到夸奖有些脸红,谦虚道:“那是我爹教导的好,可惜能医者难自医,他走得太早了。”说完一脸的追忆与惋惜。

忽然,沈远想起一事,便出口问道:“请问道长,您能感受那鬼魂,那鬼魂可以感受到你吗?”

“自然可以。”老道长点了点头。

“那它会不会….”沈远想说那它就不会逃走吗?但这问题有些不聪明,因为他们现在正在抓它的路上,所以问了一半他就闭嘴了。

老道长却没显得不耐烦,解释道:“贫道到达此地后就布下了阵法,它如今是逃不出去了。”

沈远点了点头,实际上他很想阿谀几句,什么道长深谋远虑,道长法术高玄。但他心中另有打算,觉得老道长是一个可以结交的奇人,就不想入了俗套,干脆就简单点头。

走了一段,沈远发现老道长走的方向似乎是王婆家,便出口问道:“道长所去的可是那个方向?”同时伸手指了指王婆家的方向。她家房屋较大,很好指认。

老道长微微颔首,问道:“善人定是认识那人,那人平时有何古怪?为何那处阴气如此重?”

“那处是王婆的住所,这王婆是村里的神婆,平时村里有些什么古怪的事情都会去找她。帮小孩叫魂,替死去老人带话,解梦什么的,大都比较灵验。”沈远回答道。

“原来是能通灵之人,难怪难怪,这怨魂能找到她也就不奇怪了。”老道长捋须点头。

“王婆能接触的孩童本就比较多,鬼魂附在王婆身上后,它更加变本加厉了,所以孩子生病的事情才逐渐开始蔓延开来,导致无法控制。”沈远猛然醒悟道。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王婆家门口,原本晴朗的天空中不知何时飘来了一朵乌云,遮住了强烈的阳光,两人的影子慢慢变淡,这个情形显得有些可怕。

门是开着的,似乎是在迎接两人的到来。屋里比较昏暗,王婆没有点灯,端坐在正中的太师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着两个人,嘴角露出了一个很奇怪的弧度。她平日里供奉的神像此时已经掉在了地上,脑袋和身体已经摔得分离了,身体更是被踩得粉碎。

王婆所信奉的神明此时已经不能再庇护她了。

自从沈远踏进房间,他就感到了一股寒意。加上王婆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更让他害怕。要不是老道长在身旁,他可能就要大叫一声,慌不择路地逃走了。

而老道长真不愧是得道高人,面不改色,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似乎在看一个孩童玩耍一般。沈远看了看他,心中安定了许多,可还是下意识地躲在了老道长的身后。

就在这时,王婆表情突然一变,露出很痛苦的神色,嘴中咿咿啊啊的发着声音,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诡异的是,她的声音在叫,身体却仍然纹丝不动地坐在椅子上,就好像这身体和声音不属于一体。又过一会儿,王婆恢复了先前的那副表情。

沈远恍然:那鬼魂还不能完全控制住王婆,至少嘴巴还不能控制。这说明王婆还是有点道行的,至少她能和鬼魂对抗,挣扎几下。不像自己,后知后觉,要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所以,先前在村里开会的时候,王婆其实不是上火发不出声音。她是想要求助,但苦于没办法出声。

老道长将这些情景都看在眼里,又侧头看了看房间一旁黑暗的角落,仍是不说话。

无言的对峙,很容易给人精神上的压力。沈远躲在老道长身后,并不觉得,而王婆却有些承受不了了。她率先开了口,声音却是一个中年妇女:“道长,别多管闲事。”语气居然还挺客气。

“贫道可助你们往生。造杀孽,消除不了怨气,鬼魂贪恋人间有违天道。”老道长的语气像是在劝解一个普通人。

“真的吗?”王婆露出了一个欣喜的表情。

“贫道不会骗你。”老道长点了点头。

“我那苦命的孩子没看过这人间就走了,她想看看,我也想让她看看。”王婆似乎在认错。

“世道艰难,这人间还不如不来。”老道长叹道。

沈远见气氛居然一点都不紧张,这两人居然还闲聊了起来,便大着胆子探出了头,站到老道士一旁。

沉默了一会儿,老道长从袖中取出一张黄色符纸。上面有些沈远看不懂的红色字符,这些红色颜料应该是朱砂。朱砂也是一味中药,沈远听过,也认得。

“请吧,贫道送你走。”老道长开口说道。

王婆没有说话,似乎是同意了此事。

事情异常顺利,这让沈远却多多少少有些“失望”。

但就在这时,意外陡生,原本老道长瞥过的黑暗角落,蹦出一物,向老道长的喉咙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