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棺一世界,抡天砸地一寡人(莫归零今日无事)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莫归零今日无事)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一人一棺一世界,抡天砸地一寡人

作者:今日无事

主角:莫归零今日无事

简介:莫归零,一个很不吉利的名字,意外降临在一个契灵觉醒的时代

他拥有一个诡异至极的伴生之灵——一口紫色的棺材

开局很妙,他要弑父,举世皆敌,他以一棺夯之!

当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他终究还是成了孤家寡人!

一棺一世界,一人扶棺行……

扶棺问前程,永世莫归零……

一人一棺一世界,抡天砸地一寡人

《一人一棺一世界,抡天砸地一寡人》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灵狱深处,罪民老人

莫归零的嘲讽带动了氛围,前一刻还红着眼互殴的囚徒们也跟着大笑起来。

黑衣男人原本红润的面庞瞬间黑的能拧出水来。

“无知小儿,朱爷爷今天就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话音未落,黑衣男人身前一头十米多长、有着两根三米獠牙、浑身猪鬃如钢针的巨大荒猪契灵一声哼哼,向着莫归零撞来。

荒猪契灵还没到莫归零身前,就造成了一片混乱。

荒猪所过之处,来不及躲开的囚徒们全都被撞飞出去,坠向囚牢深处。

小心谨慎不犯错,秉持着这样的准则,莫归零的棺盖已经早早挡在了身前。

为了顶得住,他更是扎了结结实实的马步出来。

“轰!”

荒猪的一根獠牙狠狠刺在了棺盖上,莫归零被这股巨力撞的往后退去。

一个接触下来,被撞到飞退的莫归零心里有了底。

这位朱同志,虽然有些契灵公的称号,可实力却拉胯至极。

就这一撞,比广昌那个黑龙契灵随意一撞差太远了。

这就是契灵品质造成的实力差距。

理论上广昌要比眼前这个朱同志差二十级,可真要打起来。

莫归零可以肯定,这个朱同志会被广昌打成猪头。

“勇士?就这么点力气吗?你这点力气连我都打不倒。

还想学人英雄救美,你是不是撞的太多,把脑子撞出坑了?”

莫归零一顿嘲讽后停下飞退的身形。

一脸轻松的看着跟随在契灵身后,向自己合身撞来的朱同志。

“既然你不行,那就到我了!”

莫归零冷笑一声,心念一动,他身后的棺体出现在了荒猪契灵的头顶。

“砸它!”

随着莫归零一声大喝,紫色棺体狠狠砸了下去。

一下而已,荒猪就痛苦的哼哼起来。

没了荒猪契灵的阻碍,莫归零高高举起棺盖,向着满眼怨毒的朱同志砸了下去。

“起!”

朱同志没有躲开,而是骨骼震颤,生生用自己的双臂撑住了棺盖。

“哎吆,不错吆,还有点力气。”

莫归零的语气配上他微微上扬的嘴角,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夸人。

“壮士,既然你这么勇,我就让你更勇一点!”

莫归零戏谑开口,手中的棺材板上又加了两分力道。

朱同志原本挺直的身躯瞬间佝偻下去,双臂更是咔咔作响。

“给我碎!”

随着莫归零轻轻一喝,朱同志身上的衣物霎那间成了漫天蝴蝶,四散飘飞。

一具古铜色的健壮身躯呈现在了大庭广众之下。

“ou~~\(◎o◎)/!”

围观群众瞬间沸腾了。

“快看!老朱的鸟飞起来了!”

“哎呀,他的鸟长的好矜持啊!”

……

不管男女老少,所有人都讨论着朱同志的鸟。

羞愤欲绝的朱同志眼睛一闭,任由自己往牢狱最深处自由落体。

“我朱刚烈一世贞操,今日休已……”

没人注意到,朱刚烈的眼角滑落了两滴清泪。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莫归零没有停手,他再一次出现在了那个前面对他很凶的白裙女人身前。

“狐狸精!你再调戏六爷一个试试?”

莫归零狞笑着,一棺盖将白裙女人头顶的狐狸契灵拍了回去。

一手捏住女人的脖子,一手狠狠的往女人脸上抽着耳光。

不等周围那些有心护花的好汉反应过来。

莫归零将女人高高抛出,自己随后跃起狠狠一棺盖就扫了过去。

让人气血上涌的一幕又出现了。

白裙女子身上除了关键处,其他衣裙全没了。

“嗷呜~~(´。✪ω✪。`)”

无数男人发出了鬼哭狼嚎一般的嚎叫。

“小子,牛叉,你做了我们想做却不敢做的事!”

“小朋友,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以后就是朋友。”

……

“小色胚子,坏透了!”

……

无数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话语传进了莫归零的耳中。

他嘿嘿一笑,探出头看着深不见底的牢狱深处大声喊道:

“猪哥,我送狐狸精下去陪你了,不用谢!”

闹剧过后,莫归零并没有停手,他自己也感觉到了,这一通乱战下来,自己的劈仙刀法顺畅了很多。

“所有囚徒注意,今天的放风结束,所有人回到自己的囚室。”

还在疯狂抡人的莫归零停了手,因为头顶的“井口”开始被人盖上了,光——一点一点没了。

“嘟!嘟!嘟!……”

镇灵狱再一次陷入黑暗的瞬间,响起了刺耳至极的警报声。

莫归零这才发现,前一刻还满满当当的走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空了。

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惨兮兮的站在那里。

“囚徒3846号,不守狱规,罚——打入狱底‘纳垢所’一月,以儆效尤。”

随着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莫归零脚下的走廊瞬间消失,他整个人疯狂的往下坠去。

“棺来!”

他一声大吼,紫色棺影出现在他的脚下将他拖住。

一路下坠,他发现往下的墙壁上也遍布着囚室。

只是越往下,囚室越少,囚室里的人气息也越强。

不知道下坠了多久,随着一声巨震,莫归零一个趔趄。

用一个不太体面的姿势砸在了冰冷的地面。

“你这小家伙出场姿势挺别致的啊。”

一道很是沧桑嘶哑的声音在莫归零耳畔响起。

使劲摇了摇脑袋,脸着地的莫归零抬头一看。

数十米外,一个粗布麻衣、满头灰发、脸上褶子能夹死苍蝇的老头坐在一张老旧躺椅上诧异的看着自己。

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莫归零打量了一下周围。

这是个一千多平的广场,除了老头空无一物,这里不是完全的黑暗,反而有着淡淡的黄光。

“这是什么地方?”

莫归零往老头的方向走着问道。

“纳垢所”

莫归零觉得这是个很晦气的名字。

“纳垢所,就是字面意思,藏污纳垢,这是有罪弃民的囚笼,也是惩罚契民最狠的手段。”

老头说着话,吃力的扶着老摇椅,想要站起来。

莫归零赶紧跑了几步,想要扶住摇摇欲坠的老头。

“不要碰我!我是罪民,也是弃民,不想死就离我远点!”

老头突然瞪大眼睛制止了莫归零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