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法修神》佟趣五取三秋完结版阅读_造法修神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造法修神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五取三秋

角色:佟趣五取三秋

简介:众人练气我修诀,众人求实我花哨
我要这术有灵魂!我要这法亮人眼!
以法成道,造法修神!

(天赋流奇幻仙侠
某配角会有穿越系统设定,但只会写人,不会过多提及系统
后边会带有一些二次元、游戏中的设定与画风
但不会偏离仙侠世界观)

书评专区

梦想进化:整体惊艳,作者很会写爽点,但最后恶搞宝可梦令到结尾大崩坏十分可惜。这是我看过王牌流中最有希望青出于蓝的,除了能讲好副本外,团战的激斗感觉最像回事的

洪荒元符录:不怎样。设定自相矛盾。人族居然分黄金白铜青铜。。。被恶心到了,女娃还造几次人。。还有诺亚方舟。。。。被雷到了

我真不是魔神:qd不是第一次干这个了,之前的《太太请自重》也是高仿刺猬猫的同人书《比企谷大叔永远年轻》,也是各种推荐各种洗地!各位,好时代来临喽!不愧是企鹅企业文化!我刺猬猫领先业界三十年没问题吧?

造法修神

《造法修神》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逆转

骤变突起!

顷刻间一团火球从人缝中直袭而来,眼看就要砸中腰腹,电光火石之间佟趣根本无法祭出防御手段,只好全力运转灵力加持于腰腹来硬抗火球。

“砰!”一声闷响,烟雾缭绕。

佟趣被炸倒在地捂胸咳血。

“都给我上!打他,砍他,狠狠地打!”

烟尘散开,只见一名中年男子正蹲在少年旁叫喊,他右手死死抓住了佟趣的左手臂,左手保持着一个掐诀手势。

“哈哈哈,小子!老子这消功大法一出,无论你如何厉害都得先给老子在这儿待着别动!”男子狂笑。

此刻佟趣发现自己确实动弹不得,自身灵力正激烈的汇聚在手臂处,与对方灵力碰撞抵消,看样子不到一方灵力枯竭不会停止。

周边的帮派小弟正在用各种手段击打自己,不过目前灵力加持于身体,他们只能造成轻微损伤。

佟趣心跳剧烈,灵力对碰中感觉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他不禁有些害怕了。

中年男子仍在使用言语神通:“哼哼,看看你的伤口,想想半个时辰后会加剧到什么程度,一个时辰呢?两个时辰呢?哦不对,你的修为怕是坚持不到那时候了,哈哈。”

他陈志行十五岁修炼,二十余年才堪堪步入炼气后期修为,术法实战更是不堪,随着年龄增大,修为愈发难以提升。但又想到自己距离灵气贯通之境已经不算遥远,一旦步入,实力寿命地位都会得到提升。

而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这消功大法,终于让他看到了希望,之后他便在各处游历,通过强悍实力收服当地帮派头领,再用一系列计谋劫杀过路散修获取资源。短短两年不到就让他又升了一层境界。

随着灵力互抵,伤口增多,时间流逝间佟趣总算是冷静了下来。

他愤怒低吼:“卑鄙!”

“哈哈,小子不错嘛,灵力还有多少呢?赶快下去见阎王吧,待会儿让我看看你的小包里有多少好东西!”

陈志行惦记这个储物袋已经好几日了,从那天傍晚詹台破把这袋子拿到面前的时候,自己就知道该发大财了,这储物袋的灵纹复杂程度远超自己的破袋子。

之后一问是个小孩儿的储物袋,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不是怕,是担心这笔财发不了,当即便向胡老三了解了详细情况,无所事事,整天游玩,没有大户人家规矩等一系列表现让他基本判定这少年是个无背景散修。

虽心里仍有些担忧,不过富贵险中求,便有了后续发展,若刚才火球术被什么老祖救命金光挡了,自己也会立马就跑,现在看来,是富贵临门了!

陈志行还自顾自的高兴着。一旁佟趣咬牙忍痛间冷声咒骂:

“你个傻呗。”

陈志行也感觉有些不对劲,这小子怎么还敢这么跳,仔细一感受,发现对方此刻运转的灵力量竟完全不下于自己,当即眉头一跳。

“哼,我说怎么了,这就是你的有恃无恐?你以为我这神功没遇上过同为炼气后期的修士吗,在这束缚之下,谁也别想动,都得被老子耗死!”

“詹台破,胡老三,还有弟兄们,卖力点!回去大大有赏!”

“谢大人!谢大人!”众人应道,随即砍得更是用力了。

詹台破还不忘嘲讽两句:“哼,臭小子,下辈子记得可别在你破爷面前装大爷了。”

嘲讽还在继续,伤口也在增多。而佟趣胸口的伤势终于在灵力滋养下平复了不少。

他也不废话,直接全力运转灵力,以图早些磨光陈志行的灵力。

“哟!毛头小子竟有炼气十一层修为,啧啧,不错不错。”陈志行笑道。

“是嘛?还有更不错的。”少年冷哼道。

佟趣此间全力运转灵力之下发现对方仅初入炼气十层修为,且还驳杂不堪,灵力流动微如细丝,自己在灵力互抵之时竟还有余力凝聚丝丝灵气。

他抬起右手,手中闪起泛泛微光,那是一小团灵气汇聚而成的光球。

“!”陈志行见佟趣竟然能活动手臂,已是非常震惊,当他看到手中还摊着一团灵力球,顷刻间慌了起来。

“你怎么?!”

“别急,还有更精彩的呢。”佟趣此时已经掏出护体符箓,普通人的攻击已经伤害不了他分毫了。

紧接着他手中的灵力球往空中浮了上去,停留在了半空中。再接着从他手中不断凝聚灵力球飞往空中。数十个呼吸间,空中已有十余个灵力球!

此时有帮众已经感觉到不对劲,停下了对佟趣的攻击缓缓向后退,拔腿就跑。他看着空中的不明光球,属实感到害怕。

“砰砰!”逃跑的两人直接被直击后背,吐血趴倒。

“谁逃,我就炸谁!”

“饶命啊少侠,饶命!都是…”话到嘴边,并不敢说完。

佟趣低头看了看手臂,又转头看向面前慌乱无比的中年男子。

“少侠…这法术施了就解不…少侠…饶命啊少侠…”男子声音逐渐转为哭腔,他不想死,他好不容易入了仙门,好不容易修到如此境界,好不容易可以对太多人居高临下,他不想死啊!

“砰砰砰砰砰…”

傍晚时分,砍柴下山的老李可是被吓了一跳,这树林间零零散散倒吊了不少尸体,甚是恐人,其中一具更是浑身焦糊,凄惨异常。

数月后,长河县客栈入驻了一名黝黑少年,面容一瞧,正是日晒风吹,远道而来的佟趣。

次日,客栈房内。

佟趣是个善良的孩子,那日他没有杀人,问出情况,打伤主事人陈志行,废了他的丹田后就回城去医馆治疗去了。至于后续他们能否在树上活着就不关自己事儿了。

当日在佟趣掌握主动后,陈志行就交代了所有事情。

原来陈志行才是与那混元宗有瓜葛之人,当年他年纪小且有修行天赋,被混元宗外门招入门内,可入门后才发现天赋属实平平无奇,在十八岁那年眼看要被淘汰掉便一意孤行触犯门规,随后叛逃出宗门。

“唉,这叛逃弟子的入宗介绍令,能不能用呢,唉,用着都丢人。”佟趣有些烦恼,但还是带着入宗令踏上了去混元宗的路途。

回想那一战,属实是危在旦夕,若他的帮手不是凡人,若他的灵力强度足够,那自己恐怕…

不过没有如果,他修为不足,神功在手,不敢赌同伴修士会不会有一天黑吃黑,毕竟消功之时无法行动。若他灵力强度正常,大概也不会落得干这事儿的境地。

抛开回忆,这数月路途自己的银钱、资源什么的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昨日发现县衙门前挂了除妖令,报酬还不错,而且是以多打少,便揭了下来。

再次熟练了一下当日夺来的消功大法,佟趣便出门前往县衙了。

“对了,那招就叫烟霞满天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