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和亲公主总想刺杀皇上)离南风秦君怀全章节阅读_离南风秦君怀完结版在线阅读

书名:救命!和亲公主总想刺杀皇上

作者:天下苍月

主角:离南风秦君怀

简介:【双洁&甜宠&古代帝王】
儿时秦君怀寄人篱下忍辱负重
在无尽的黑暗中是她带来了那一丝光
一朝成为皇帝,囚禁父皇、屠杀手足
人人都道他心狠手辣、冷血无情
犹如地狱之中爬出的恶魔
秦君怀却只是冷冷一笑
面对恶语满脸不屑
无尽的柔情只为心中的那个人
“听说你要刺杀朕?”
“不敢,不敢”

救命!和亲公主总想刺杀皇上

《救命!和亲公主总想刺杀皇上》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遇见

“什么….什么….”

兰香心中一惊,眼珠转得飞快。

离南风冷呵一声,转身向座上走去,边走边道:“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为本宫所用,二是本宫让你成为御花园的养料。你选哪个?”

兰香听后沉默不语,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离南风坐到座上后,慵懒地靠着软枕,打量着自己修长的手指。

“李盛派来的暗卫已经被本宫处理掉了,本宫耐心有限,不想同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废话。”

“那公主想让我做什么。”兰香颤颤巍巍道。

兰香现在才明白原来自己在秦国才是孤单一人。

“将李盛的计划告诉本宫。”

兰香听到此番话,连忙答道:“公主饶命,丞相的计划奴婢实在不知,丞相只让奴婢监视公主。”语气中尽是害怕。

“哦?如英。”

离南风用手端起桌上的茶杯,缓缓开口。

如英示意后,握紧了短刀向兰香的颈间靠近。

“公主饶命啊,奴婢…..奴婢真的不知。”

兰香睁大了双眼,双腿也不停地颤抖,神情十分害怕。

如英见罢,开口道:“她好像真的不知。”

离南风见兰香这个样子心中也信了七八分,随后挥了挥手示意如英将刀放下。

“本宫姑且饶你一命。”

“谢公主,谢公主。”

劫后余生的兰香连忙跪下磕头道谢。

“出去!”一旁的如英一脸鄙夷地说道。

“是。”

兰香立马起身落荒而逃。

兰香走后,离南风不再端着因腹部的疼痛而微微躬身。

如英见状连忙上前,扶着离南风的手,“没事吧?怪我下手太重。”

“没事,不怪你,现如今才解决了一个。”

离南风皱着眉头,思考着下一步该怎样做。

“放心,在和亲前,那批人都已经换成了我父亲的亲信。”如英一边说道一边将离南风扶起,使她靠在一个舒服的位置以减轻疼痛。

离南风听到这番话,一脸震惊地看着如英。

如英看到离南风的反应,忍不住噗嗤一笑。

“这下好了,不用本宫费神了。”

离南风长舒了一口气,紧皱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

许久,如英开口问道:“禁足的事…..”

“没事,不过就是禁足而已,正好没人打扰我。”离南风对着如英笑笑,示意其不必太过担心。

“嗯,那就好,不过这秦国皇帝也不好对付啊,你打算怎么办?”

离南风一听,神情冷了下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刺杀风波就算告一段落了,这几天离南风待在清幽宫内,无人打扰分外地悠闲自在,伤也好了一大半。

太和殿内

那暗卫将自己查到消息,一一地呈现在秦君怀面前。

秦君怀看着桌上放着的信,嘴角微微一挑。

看来事情越发有趣了。

这信上所写大致为离国李盛的事以及送离南风来和亲的目的。

看来这离国公主与这李盛不一般。

“去查查这李盛。”秦君怀道。

“是。”

“借朕之手铲除异己,这离国公主有点东西。”秦君怀缓缓道。

养伤的这段日子离南风都过得十分自由,赏赏花散散步,着实惬意。

这天,离南风正站在殿门口朝外面张望着。

“如英,你说我们现在溜出去玩如何?”离南风看着如英一脸愉悦。

站在一旁的兰香听到此话出声道:“公主如今您还在禁足中。”

如英听到兰香的话轻呵一声不屑地怼道:“怎么?主子的事你一个下人想插手?”

兰香见如英这般凶悍,想起了那天的事,下意识缩了缩头。

“奴婢不敢。”

见兰香这般胆小如鼠的样子,如英忍不住轻蔑地哼了一声,随即又满脸笑意地对着离南风道:“好啊,去哪玩?”

离南风思索了片刻道:“嗯,现在正是秋天,要不去御花园赏菊吧。”

“好啊。”

说罢,二人便离开了寝宫,只剩兰香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二人,指甲狠狠地**了肉里。

离南风二人逛了许久才找到御花园,心中不禁感慨,这秦国皇宫真大,比离国皇宫还要大。

来到御花园后,二人又被眼前的景色所震撼,只见这御花园满园的菊,种类繁多,百种姿色,真是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那感觉说不尽道不穷。

离南风看见这般景色,心中无尽喜悦,这几个月来的忧愁与烦恼全都烟消云散,脸上也挂上了笑容。

如英看见离南风如此喜悦,又想起了离南风的处境,心中万分心疼,对自己的责怪以及李盛的痛恨又加深了几分,若自己陪着离南风身边,她也不用过得如此艰难吧。

如英甩甩头,不再去想这些只是心里道:至少现在我陪在了她身边,往后也会陪在她身边。

二人在御花园逛了许久,这可能是离南风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一次吧。

突然,离南风眼前一亮在满园的菊花中,居然出现了一丛山茶花,白得是那样纯洁,那样动人,它无声无息却摄人心魄。

离南风飞步向它奔去,如英见状连忙喊道:“南风小心点,注意你的伤。”

原本在御花园中散步的秦君怀,听到此动静,便向那处看去。

只见一女子身着淡红长袭纱裙,外披一玫红锦缎,身量纤纤,站在山茶树下,与山茶花的白形成对比,更显娇丽妩媚。

秦君怀看向那女子的脸,顿时心中一惊浑身僵硬,眼睛也在不经意间放大。

那张脸,秦君怀记了许多年,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南风!那是他找了多年的南风!

秦君怀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找了这么久的人竟然就在他身边,他看着眼前的人却不敢上前,怕一切只是幻影。

秦君怀站了许久好似时间就在这一刻静止,他的眼中只有她,那个他找了多年的她。

陈福见秦君怀没有动静,便轻声开口喊道:“皇上?皇上?”

秦君怀这才回过神来,陈福又接着道:“前面那位是纯嫔娘娘,皇上可要上前去看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君怀心中疑惑的同时升起一阵怒意,散发出强烈的杀气。

“去叫宋河来。”说完转身向太和殿走去。

“嗻。”

陈福站在秦君怀身旁,不知发生了何事,皇上为何突然如此生气,但背后却被冷汗打**一大半。

殿内,秦君怀难掩杀气,对着宋河道:“去给朕好好查查离国当年之事。”

宋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一脸严肃道:“遵旨。”

秦君怀握紧拳头狠狠地锤向案台,殿中众人无一人敢出声,在不知不觉屏住了呼吸,被眼前这位帝王的威严所震慑。

此事朕定要查得清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