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朗我吃蛋炒面)这个祖师很科学完整版阅读_李明朗我吃蛋炒面全章节阅读

【无敌+搞笑+修仙+伪科学+装逼打脸】
“癌症不治而愈,人体白日飞升,难道李老师,就是传说中的圣人

某人:“不要扯怪力乱神,我只是个人体科学家,奇迹属于你们

“核打击对炎国失效,医院退出历史的舞台,万国来朝大炎仙国,请问李圣人有什么看法?”
某人:”要相信科学

【架空文,不涉及现实国家,法律】

这个祖师很科学

这个祖师很科学》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这个舞蹈家太有钱了

“啊,老板,这位客人没有现金,也没有微信。

要用这个金块结算。

他用火烧了烧金块,你看,真没有变色。

我用手掂了掂,比铜还要重得多呢。”男服务员说完话,还用惊疑不定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李明朗,这位祖宗到底是从哪个坟头钻出来的。

中年女人惊讶地看了看李明朗,对李明朗的奇异装束有些意外,又看向金块,随着她看清金块的个头。

她嘴巴张得老大,直了眼睛。

她拿过那金块,也拿起一旁的打火机,灼烧了一会儿。

接着她看向李明朗,颤声问道:“你,你真的要用这么大的金砖结算,不找钱吗?

你确定不用找钱吗?”

李明朗眨巴眨巴眼睛,说道:“方便的话,还是找我五千现金吧,行吗?”

“真的,就五千,你确定。”中年女人的目光直直落在李明朗脸上,想再确认一下。

“怎么了,多了?”李明朗挑眉。

“啊,不不不,不多不多,您稍等。”中年女人咧嘴笑。

中年女人又仔细看了那金块几眼,确定无误,有心将金块交给别人保管,可是看了看那些服务员,她还是没舍得撒手。

她掏出一个兜子,将金块包好,向着李明朗眉开眼笑地说道:“这附近有个银行**机,我现在就去取钱,您稍等一下好吗。”

李明朗皱了皱眉头,说道:“行,你快点儿。”

中年女人连连点头,抱着金块,向着早餐馆外跑去。

只是那金块太过沉重,她又有些胖,跑得屁颠屁颠,手舞足蹈的。

此时,有十几个手机摄像头,不时对着李明朗摄像。

人群中,田静愣愣看着李明朗,她有些晕乎乎的,她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天啊,静静,那不会真是你同学吧,这五年,他不会捡到金山了吧。”

“你同学也太豪横了吧,吓死我了,心脏扑通扑通的。”

“你同学怎么这么猛啊?他不会真成大侠了吧?”

田静却只是晃着头。

李明朗向着围观人群抱了抱拳:“各位老少爷们,各位姐妹阿姨。

我是一名舞蹈老师。

现在正在广招舞蹈学员,组建舞蹈队,年龄不限,人数两千,过数不候。

学成后,月薪是一颗一百克的金豆子。

感兴趣的话,九十点左右,可以去南亭大院找我。

家里有亲戚朋友,对舞蹈感兴趣的,都可以去。”

听说学舞蹈领金豆子,人群立刻炸了……

“学成了月薪就给金豆子,真的假的,学什么舞蹈啊。

你可别忽悠啊。”

“你有电话吗,留个联系方式吧,几万一个月,就学舞蹈,这比坐办公室还赚钱呢。”

“你爸妈有金矿吧?这是要自费组建舞蹈队?”

“现在能报名吗,我现在就报。”

“我靠,小哥,你倒是说啊,收我入舞蹈队吧?”

“说好的,金豆子,我报我报。”

“小哥哥,我替我姑娘报名,行不行。”

看着热情似火,跃跃欲试的人们,快要把自己包了饺子。

一个个伸着手,迫不及待地求认识。

李明朗一笑,心中暗想:“这就叫有钱能使鬼推磨。”

等到李明朗和小姑娘挤出人群,出了餐馆。

小姑娘笑道:“这些食物蕴含的灵力还真是充足,我现在的境界已经稳如磐石了。”

李明朗一笑,没有说什么。

小姑娘问道:“那么主人,接下来要去哪里?

要不要去筹备真仙第一考的事情。

六个月收徒十万,时间可是很紧啊。”

李明朗答道:“还是先回家再说吧,我这次回来,就是想回家探亲的。”

李明朗说到这里,眸光闪烁了几下,几张熟悉的脸孔,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下一刻,他腾空而起,身子瞬间便在原地消失了。

小姑娘眨巴眨巴眼睛,一笑,也随即化为一道红色遁光,不见了。

不久,在二人离开的地方,跑来一个气喘吁吁的女孩,正是田静。

她四下张望,有些发愣,那两人早已不知去向了。

她不由得喃喃说道:“他到底是不是李明朗啊?五年不见,他为什么会这么有钱啊?”

一栋家属楼前方,一道青色遁光,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现出了身形,正是李明朗。

红光一闪,小姑娘随即出现在他的身后。

李明朗回头看了小姑娘一眼:“

你在这里等着,别乱跑,等我叫你,你再上去。

不许显露法力,要不然饶不了你,明白吗?”

“知道了,关系到你大考,我怎么敢胡来啊。

你快去吧?”小姑娘挥了挥手。

李明朗深吸了口气,看着眼前熟悉的楼房,心中如同点着了一团火。

以他的修为,只要神识随意一扫,就能感应到家人们。

可是李明朗并不想这么做,他很渴望和家人面对面团聚的场景。

小姑娘笑了笑,目送李明朗走进单元门,有些无聊地踢着地上的小石子。

不到几秒钟,李明朗一脸困惑地拿着一张工整的纸条,走出了单元门。

小姑娘吃惊地看着李明朗:“怎么了,主人。”

“我家搬家了,留给我一个地址,离这里倒是不远。

奇怪了,凭我们家的家境,怎么能担负起两个楼啊?

取暖费,物业费。

难道是中了**了?”

李明朗托着下巴,脸上满是古怪之色。

父母都是临时工,一个月工资才一千块,还要供小妹上学啊,放手里花都紧紧巴巴呢,根本存不下钱。

小姑娘吐了吐舌头,李明朗在说什么,她一句也听不懂。

李明朗摇了摇头,索性新家的地址并不远,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李明朗再次腾空飞起,小姑娘也笑了笑,尾随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