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之巅)戴天夏白灵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戴天夏白灵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玄元之巅

作者:山听雨

角色:戴天夏白灵

简介:十三年前,龙门关外发生了一场预谋伏杀,戴家幼子侥幸逃离
十三年后,戴家幼子于平凡中崛起,昔日废材湼槃,满载仇怨归来,誓要击杀一个个仇家
玄元大陆,掀起一场场腥风血雨,且看戴家幼子如何一步步踏着仇人的尸骨,登顶绝巅

评论专区

盛世紫荆:即使是有着种种瑕疵,但是不遮掩其本身的优秀,书中写的其实不是变身,不是复仇,是人性,黑蝴蝶落在红玫瑰上,爱情终究飞不过沧海,哎……

死亡QQ号:国术流无限小说,主神空间以qq群的方式表现出来,显得挺生活化的,蛮不错。然而本人并不对国术流感冒,所以给个干粮,大家可以去看看。

穿越时空的蝴蝶:老老王成名作,比烂流,小受主角,搞笑而刺激,“卓越“的”军事家”的“伟大”征程

玄元之巅

《玄元之巅》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玉佩

只见视线所在,一个胖得像座小山似的少年正走来,一双眼睛小得若不仔细看,还真只能看到一条缝,许是身躯太过肥胖,上身只穿着一件系不上扣子的马甲,每步走出,身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手上拿着个大号的冰糖葫芦,一边舔一边露出享受的神情,开心得像个两百多斤的孩子。

但当小胖子看到鼻青脸肿的李风和其身后那四个似笑非笑的少年的时候,他的心情像是天气一般,瞬间晴转阴,好心情顿时全无。

“李,李少好。”小胖子努力挤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向李风打招呼。

那眯得只剩下一条缝的小眼看着李风那猪头似的模样,心中暗爽,不过却不敢显露出来。

在学府中,李风就是一个小霸王,他没少受其欺负。

“胖子,看你这心情,好像不错啊。”李风上前,轻轻拍打着小胖子那极具弹性的胖脸,冷笑道:“说出来,让我们哥几个一起乐呵乐呵呗。”

“没啥,没啥。”小胖子一脸赔笑,小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了几下,从怀中掏出一个袋子,有些肉疼地递给李风,却还得装作一脸祈求的样子,开口道:“今天在路上运气颇好,捡了个钱袋子,想麻烦李少帮忙看看,给找下失主。”

李风接过袋子,在手上掂量了下,脸上露出些许满意的笑容,钱袋份量不轻,看样子又能浪些日子了。

见小胖子这么上道,他倒是不好意思再找借口下手了。

“不错,是个好孩子,既然胖子这么信得过本少,那本少就吃点亏,费点心力去帮你找找失主吧。哈哈哈,走。”

李风哈哈一笑,边走边抛着手中的袋子,和四个少年渐渐消失在街道。

看着李风几人消失没影了,小胖子对着几人消失的方向,重重呸了一口,嘴中不断骂道:“这些钱,就当是给你们买棺材的,等着吧,一定会有报应的。”

小胖子最终骂骂咧咧的,走过小巷子口,突然顿住脚步,往里看去,不禁轻呼开口:“戴,戴天?”

巷子尾,戴天扶着墙角,颤颤巍巍地站立起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睛肿得跟金鱼眼一样,嘴角不断溢血,衣服尽是尘土,狼狈到了极点。

“戴天,你没事吧?”

戴天循声看去,便见一个如小山般的身影迎面跑来,狭窄的小巷子顿时感觉被挤得满满当当的。

认出来人是谁后,戴天微微一笑:“没事。朱厉,你怎么会在这?”

小胖子名为朱厉,与戴天同在学府求学,在学府中,二人都是知名人物。

不同的是,戴天的名声在于他的起点充满传奇,当年入府之时,一人镇压百位学子,无一敌手,如彗星般崛起,但还未等绽放光芒,不久便被学府确认先天经脉闭塞,无法修炼,瞬间便跌落了谷底。

而朱厉的名声在于他的身材,自小就极为出众,异于常人,像座小山似的,突出得不行,而且修炼天赋也不是一般的废,学府六年,当年同期进入学府的人最差的基本都已经到了玄徒七重天,而他只有区区的玄徒五重天,这样算下来,一年都进不了一重天。许多学府老师,看到朱厉,都不由摇头,除了那身肥肉,真没啥用的。

同是天涯沦落人,自然就成了相互依靠的好朋友。

“是李风他们干的?”小胖子小眼微眯,看着戴天脸上的伤痕,一脸愤怒,但旋即又露出无奈之色。

知道又能如何,戴天不过是不能修炼的废人,而他是个五重玄徒,注定难以讨回场子。

戴天微微点头,一抹嘴角的鲜血,神情漠然,只是那双漆黑的眸子中有光亮闪烁,那眼神,坚毅、不屈。

“有朝一日,我能修炼了,往日之辱,今日之仇,一定加倍奉还。”

他虽然从十岁那年便被学府老师确认先天经脉闭塞,但他从未相信过自己会这么一直废物下去。他坚信,自己有朝一日,一定能够破开这闭塞的经脉,进行修炼。

是以,这些年来,他从来没放弃过,既然无法修炼,那他便熬炼肉体,修习武技,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增强自身的实力。

戴天和朱厉二人的身子在小巷子中渐行渐远,在夕阳的余晖下,二人一壮一胖的身影,拉得长长的。

……

随着夜幕降临,古城内一座破旧的宅子中,大门“吱呀”的一声声响,一道身影从门外走入,轻车熟路地将大门关上,往房间一瘸一拐地走去。

借着月亮洒下的光亮,依稀可见那道身影的脸庞青紫相交,伤痕累累,显然此人便是戴天。

蓦的,他脚跟停住,看向院子,恭敬地叫了声:“爷爷。”

“嗯,又出去打架了吗?”

院子中,有个慈祥的老人半个身子倚靠在石桌上,一手托腮,一手拿着个烟杆子,吧嗒吧嗒地抽着,旋即吐出,烟雾缭绕,迷蒙了戴天的视线。

戴天摇了摇头:“没有打架,只是被打了而已。”

言语间,说不出的落寞。他双拳紧握,看向老人,眼睛充满希冀:“爷爷,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修炼啊。”

这句话,戴天已经问了老人无数次了,每次老人都说快了快了,但转眼间,六年过去了,他还是不能修炼。

老人在石桌边缘敲了敲烟杆子,将一些烟杆子中一些杂质给弄了出来,而后重重咳了几声,道:“快了,快了。”

戴天摇了摇头,这个答案他已经听了无数遍了,虽然每次问起都期待能有个不同的答案,但一直未曾等到过。

回了房间,戴天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拿出一把利刃,割破手指,将一滴血滴了上去。

这几年,戴天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尝试着将血滴入玉佩之中,但每次都没有回应,久而久之,这倒是成为了他一个常规的工作。

这枚玉佩,是六年前他的叔叔陈翼离开的时候给他的,只是告诉他,坚持以血熔炼,到了一定时候,会有一番造化。但六年过去了,血倒是吞了不少,玉佩却一点回应都没有。

看着那滴血慢慢地渗入玉佩中,戴天见怪不怪地准备将其塞入怀中。

然而此时,玉佩突然光芒大放,一道七彩光点自玉佩中射出,迅速地从戴天的眉心没入,消失不见。

而戴天被突然这么一弄,还没反应过来,便晕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