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墨谣封庭域《新婚夜被弃,手握系统养崽当太后》完结版免费阅读_《新婚夜被弃,手握系统养崽当太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新婚夜被弃,手握系统养崽当太后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习习风竹

角色:丁墨谣封庭域

简介:【1v1+萌宝+甜宠】
新婚之夜,原身被抛弃,受尽婆家虐待,好不容易躲过谋杀,却还是被人打死
现代的她,一穿越就在生孩子
大雪纷飞之中,又冷又饿,差点饿死
这还不算,还有坏人要她命,卖她娃
她只得拼命反抗
虽然有个系统,可要她活过24小时才开启
好不容易熬到系统开启,系统却只丢给她……两本破书
我要能吃的,给我书有什么用?
她气得骂人
结果……真香!

对她坏的人,她拼命报复回去
对她好的人,她拼命报答回去

而对于他……
她问:“要江山还是要我?”
他答:“傻子才做选择!”

书评专区

世界寄生体:幼苗。作者的表述能力有点差,有些地方让人看不懂。主角变成了类似《奈格里之魂》的状态,通过改造生物进行灵气复苏,几个获取力量的配角没什么意思,不如火影那本有亮点

旅法师雷恩:养几个月打开,发现作者的太监声明,评论区一片八卦,我还能怎么样,只能删除了事

克里姆林宫的狼人:考据党的极致,可惜是个太监。

新婚夜被弃,手握系统养崽当太后

《新婚夜被弃,手握系统养崽当太后》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踹门

丁墨谣点开书籍封面,之后,书本被疯狂翻页。

里面的文字、草药图、穴位图等,除此以外,竟然还有催眠术,凡此种种全都腾空飞起,冲进她的大脑。

只在一瞬间,丁墨谣就对这本《低阶医经》的所有知识都烂熟于胸。

“嘿!这个学习速度,可真神了哈!”

【谢谢宿主的肯定!您的肯定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尝到了甜头,丁墨谣对这个系统也就没那么排斥了。

“说吧!积分要怎么挣?”

【需要宿主完成系统分配的任务,完成任务,即可获得相应的积分!】

“那你快点给我分配任务吧!”

【很抱歉!您的任务还在休眠中,需要符合一定的时机才能触发!宿主只需耐心等待即可!】

“也就是说,任务的分配也是随机的呗?”丁墨谣强压住心中的怒火,眯着眼睛问道。

【是的!】

“你是来搞笑的吧?你也别叫什么积分书城系统了,我看你干脆就叫「随机撞大运系统」好了?”

【咦?系统怎么知道我的别名?】

丁墨谣忍不住一个白眼。

“少废话,怎么关掉你?”

【催动意念,想着关闭系统,就可……】

“去你的吧!”

系统还没说完,就被丁墨谣给关掉了。

真是的!身上本来就没什么能量,这一气又消耗掉一半。

或许是感觉到娘亲在生气,本来就因为吃不到奶而委屈的小娃娃彻底爆发了。

“呜哇——呜啊——”

好饿啊!我要吃奶……

我也要吃奶……

同时,丁奶奶被惊醒了。

腿上的痛感袭来,她痛苦地皱着眉头,嘴里发出**声。

又同时,院门处响起了剧烈的拍门声。

从那拍门的急骤程度,以及来人骂骂咧咧的嘈杂声来看,这是一群来着不善的人。

丁墨谣暗暗叫苦!

这都什么烂摊子啊!

苍天啊!何不一刀劈死她?

这样折磨她算什么英雄好汉!

不过抱怨归抱怨,事情来了,光躲着也不是办法,总归还是要面对的。

丁墨谣只得忍痛放下两个小婴儿,任由他们哭泣,自己则慢慢爬起来穿衣服。

当她披了褥子走出堂屋门时,这群人已经踹坏门板来到了院子里。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私闯民宅?”丁墨谣厉声质问道。

为首一个人拿出腰牌,在丁墨谣面前虚晃了一下,说道:

“我们是县衙的官差,奉命捉拿要犯,尔等必须配合办案,否则与要犯同罪!”

丁墨谣心里一咯噔。

不会就是厨房里那个男子吧?

糟了糟了!

野猪吃不成了!

野鸡也吃不成了!

要是被当场搜出来,这一家老小恐怕就要遭殃了。

也不知道牢里的伙食怎么样?

要是管饱的话,去住几天倒是比在家里强。

就这样胡思乱想了好一阵,丁墨谣才尽力去稳定心神!

她恭敬地施了一礼,说道:

“官老爷办案,民妇自当全力配合,只是这里没有您要找的要犯,恐怕会让您失望!”

“别啰嗦,有没有搜一下就知道了!你们快去搜!”为首的衙差一声令下,他的三个手下就迅速冲进了各个房间。

当厨房门被打开的时候,丁墨谣心里一紧。

不过还好,厨房里是空的。

还好还好!

丁墨谣暗暗松了一口气。

就是不知道,那男子是逃走了还是上山打猎去了。

“厨房里怎么会有血迹?你怎么解释?”为首的衙差向丁墨谣质问道。

“官差老爷,您没看到吗?”

丁墨谣说着,故意拿手去捂自己嘴巴,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民妇昨日刚生下孩子,有血就太正常了!

“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能动,出来进去的可不就沾染上了吗?

“不光厨房里有,你看我这身上披的褥子里也有呢!”

丁墨谣把身上的褥子拿下来,把有血的那一面翻过来给官差看。

这时,去堂屋和卧房搜查的官差小跑出来。

“头儿,里面只有一个生病的老人和两个小婴儿,没有我们要抓的要犯!”

为首的官差是过来人,他一听便知道丁墨谣说的血其实是恶露。

顿时一脸嫌弃地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

“呸!真是晦气!兄弟们!走!”

为首的官差黑着脸走出院门,猛地踹了一个人一脚。

“你不知道这家刚生过孩子吗?你还跟我说这家有血腥味,肯定窝藏了要犯,玩你大爷呢?”

他说完,又踹了这人一脚,之后扬长而去。

被踹的人是郑大刚。

丁墨谣走到院门处,看着不住揉大腿的郑大刚,奚落道:

“我说郑家老大,你昨日不是挺有狠劲的吗?”

“怎么今天被踹了两脚,你屁都不敢放一个?”

“关你什么事?你怎么还没死!”郑大刚见官差们走远了,立刻面露凶相。

昨日他醒来以后,明白自己是一时大意,着了这娘们的道儿。

所以今天就想过来找茬,刚好见到村子里有衙差在捉拿要犯,便把衙差引了过来,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挨了一脚。

“限你今日就从这个房子里滚出去!否则……”

“否则怎么样?你是不是还想像昨日一样晕倒?”丁墨谣眯着眼,言语之中威胁的意味十足。

她心里其实很害怕,毕竟敌我双方力量太过悬殊,要是打起来,她只有挨揍的份。

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要主动出击,好让对方看不出她有几斤几两。

郑大刚一听此话,果然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并且后退两步。

丁墨谣嘴角露出一丝讽刺。

“别以为我怕你,我只是不跟你一个女人一般见识!”

“我倒要看看,你没有了粮食,这一屋子老老小小能撑到哪天!”

“你就等着我给你们收尸吧!哼!”

郑大刚撂下一堆狠话,悻悻地走了。

丁墨谣看着郑大刚的背影,并没有多少胜利的喜悦。

她明白这个胜利是非常短暂的,郑大刚兄弟几个随时都可能卷土重来。

总是这样下去不行,她必须要想办法尽快在村里立足。

可是用什么方法呢?

系统是指望不上了,还是靠自己吧!

丁墨谣一边想一边去把地上的门板扶起来。

门板破损得不算太大,安上还能用。

可是以她现在的力气,能勉强一个把门板竖起来就已经让她喘个不停了。

正当她喘匀了力气,准备去扶另一块门板时,一个人突然闪了进来,吓她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