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寒安珂)强势独宠:夫人又在作妖了全文阅读_强势独宠:夫人又在作妖了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名:强势独宠:夫人又在作妖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松子倪

主角:萧寒安珂

简介:【甜宠+女强男强+失忆逆袭+马甲】
他是跺一跺脚军政商三界都要抖一抖的萧家太子爷
她是意外失忆叛逆傲娇的小辣椒
看大灰狼如何收服这只叛逆小野兔
仆人:少爷啊!夫人又开始作妖脱下马甲惹事去了
萧少:让她放心去干,晚上按时回家就行
仆人:夫人要谋划逃跑!
来人!缉拿夫人回家!不要伤害肚子里的球!
萧太狼,我要你亲自接我回家!

强势独宠:夫人又在作妖了

《强势独宠:夫人又在作妖了》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不放我走,我就做了你的鱼

正在开车的宋宁已经强忍着笑意,生怕自己一不留神笑出声就完蛋了,肩膀忍不住的在颤抖

萧寒冷冷的看了一眼宋宁,吓得他立马坐直身子全心全意开着车,恨不得把油门踩油箱里

“抬手看看你手腕上有啥?”,萧寒语气有些无奈,他是真的服了安珂这张小嘴,太能巴巴了

安珂抬起自己的胳膊,除了住院手环也没有啥了,不禁疑惑的看向他

“你昨晚被送到医院是我在一直照顾你,你还真的是卸磨杀驴”

“嗯?你一直在照顾我?那我早上怎么没有见到你,再说了你是驴?还是我是磨?”

安珂虽然对萧寒的话表示怀疑,但也没有证据证明他的话是假的,语气明显的弱了很多

萧寒被她一句话气的太阳穴跳着疼,黑着脸长出一口气侧头看向窗外没有说话,他需要缓一缓,不然容易被气死

“那个…我不是骂你,我就是…啧”,安珂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一时没有找到合适安慰的话

“感谢的话就不用了,乖乖的跟我走就行了”,萧寒知道安珂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再让她自我发挥保准能折他十年寿命

“好像我能跳车不成”,安珂噘着嘴小声嘟囔着,惹得宋宁又是一阵憋笑

车子驶入一座豪华庄园,门口全是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一看全是练家子,犀利眼神一直扫视着周围的动静,看到车子停下立刻走上前拉开车门

“少爷”

萧寒点了点头下车,整理了一下西装,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看到一个小身影蹭的一下从车里飞出去

对,没错,就是飞出去的,速度极快,当然飞出去的人就是安珂

她就没想着安安静静的跟着萧寒,一看到目的地了立马拉开车门窜了出去,只不过…她没看对方向,往庄园深处跑去

“少…少爷,这…”

宋宁扶着车门目瞪口呆的看向黑着脸的萧寒,想一下子驯服这姑娘怕是有些难度,为自家少爷担忧一下

萧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哪是小女生简直就是小野兔,一个不留神就跑走了

“让高牧来庄园,就说安珂在我这里,他知道该怎么做”

交代完迈步朝着安珂跑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安珂可是一边蹦跶一边庆幸自己聪明,完全没有注意周围的环境变化,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处茂密的树林中

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里一定不止她一个生物体,果然在不远处就看到三个身影,露着獠牙盯着自己

“我靠,狼?!”

安珂顿时愣在原地

“你再往前跑两步,我不介意让它们开个荤,我还省一周的肉钱”

萧寒笑眯眯的看着安珂走到她身后,三头狼本来龇牙咧嘴的低吼着,看到萧寒后突然变得无比乖巧

“你没事干养狼?”,安珂机械的转过头,这男人啥来路,连狼都怕他

“你要是再跑我不介意让你跟它们交个朋友”

萧寒指了指远处的狼,知道这招对安珂来说还是管用的

“那倒不用,我怕打扰了它们的清净,那就罪过了”,安珂连忙摆手讪笑

“那就跟我走”

说完转身走向庄园里的别墅,安珂偷偷朝他挥了挥拳头,低着头跟在后面,时不时还不放心看一眼狼待的地方,生怕一转身后面跟三只狼

一进别墅大门,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华丽的水晶吊灯垂在房子的正中间,浅灰色的真皮沙发搭配着同色系的大理石茶几,上面摆放着当季的水果

一面墙上挂着好几张萧寒穿着迷彩服带着墨镜的照片,安珂盯着看了半天,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穿迷彩服比穿西装还要帅

“怎么?看入迷了?”,萧寒脱下外套,只穿了件白衬衫走过来

“嗯,你穿迷彩服的样子比现在还要帅”,安珂毫不掩饰的夸赞起萧寒,上下打量着

因为在部队的原因,他的头发保持着不长不短的寸头,反倒使他更加的有男人味,快190的个子加上健硕的肌肉,让他的身材无可挑剔

“这会小嘴倒是挺甜”,对于安珂的夸赞,萧寒是非常的受用,顿时心情好了不少

说话间,高牧提着药箱走了进来

“呦,逃跑的小野兔抓回来了”,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安珂

萧寒淡淡的嗯了一句

“你说我?我何时逃跑了?”

“你说呢?在我医院里这么光明正大的逃走,你是第一个”,高牧把药箱放在桌子上,挑眉瞅了一眼安珂

“啊,那是你的医院?你是医生?”,安珂小腿快速移动到桌子边

“不然呢?准确的说那是我开的医院,你就这么毫无防备的逃走,差点让大哥把我发配到边疆去”

“暴君”,安珂对着萧寒的背影小声说了一句,差点让旁边的高牧笑抽过去,能这么怼萧寒的,她是开天辟地头一个

“看看她怎么样”,萧寒冷着脸转过身,刚才她那句话再小声都逃不过受过专业训练的耳朵

等着!这只小野兔,他必定要驯服成家兔

高牧点了点头,简单检查后目前她的状态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放下听诊器,坐在沙发上看着安珂

“我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嗯,你说”

安珂坐直身体看着高牧,萧寒也默默地坐到一旁的沙发上

“你是不是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安珂点点头,“是的,我确实不记得以前的事了,这还是四年前,我醒来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是在哪里醒来的”

“一个疗养院,在A市下面的安县,我醒来以后那里的院长也没有给我说什么,就只告诉我了我叫安珂,其他的都闭口不谈,一年以后我身体恢复的差不多,我就离开那里到了这里”

高牧和萧寒相视一眼没有说话,萧寒眯着眼睛想着她刚才的话

“那你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高牧又继续问道

“我从一年前开始就不定时的头疼,一般都是晚上做噩梦以后,以前找房东阿姨要止痛片就好了,谁知道昨晚上那么厉害,不过也习惯了”

安珂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一年来她仿佛疼习惯了,也就没有太放在心上

“这事怎么能习惯”,萧寒心疼的看着她

“这样吧,再头疼的时候找我,不要轻易的吃止痛片,对你身体不好”,高牧说着从药箱里拿出棉签和酒精还有一只针剂

“你要干嘛?”,安珂看着针管整个人都警惕起来,她最害怕的就是打针,如今看着高牧的动作,她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针是给谁打的

“这是营养针,你的身体现在不太好,食补会慢很多,打针会快速达到预计的效果”

高牧看着惊弓之鸟的安珂,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居然还有害怕的

“不,我不需要”,安珂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看了一眼大门,扭头就冲了过去

萧寒比她的速度更快一些,抢先一步堵住了她的去路

“你让开,我不要打针”,安珂拼了命的推开面前的萧寒,奈何用尽全身力气都没有让他移动半分

高牧好笑的看着奋力挣扎的安珂

“你听话,这也是对你好”,萧寒伸手按住安珂的肩膀

“你放开我,说得好听,针是没打在你的身上,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安珂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高牧,恨不得直接遁地逃走

萧寒不由的轻笑一声,看来这个打针是她的弱点

“啊,你放开我”,害怕到了极点的安珂,顾不上其他的,直接抬手抓向萧寒按着她肩膀的手腕,身子一弯拳头朝萧寒的腹部挥去

萧寒受过多年的专业训练,身体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巧妙的躲开她的拳头,锁住她的肩膀抬腿朝着她的小腿扫了过去

仅用一招成功把安珂放倒在了地上,不顾她的挣扎按住胳膊,朝着高牧使了个眼色

啊…一声惨叫中,尖锐的针头扎进她的胳膊里,随着药物的推入,安珂彻底放弃了挣扎,目光呆滞的看着头顶的水晶灯

打完针的她还没有缓过劲,看着面前笑意满满的萧寒,她真的好想一拳打过去

“这针每一个月打一次,期间多给她吃补身体的,不要接触刺激的”

高牧看着眼神幽怨的安珂,真是一物降一物

萧寒点了点头,起身送高牧出别墅后,转身看向坐在地上的安珂

“乖,这也是为了你好”

“你这房子经炸吗?”,安珂低着头缓缓的说了一句

“只要你开心,随意炸”,萧寒笑着想抬手摸摸她的头,倔强的小女人不满的歪头不让

“少爷,集团有事需要您去处理一下”,宋宁轻轻的走过来俯下身对着萧寒说道

萧寒点点头,“我有点事,你乖乖的待在庄园,需要什么尽管向管家提,我忙完就回来”

安珂看着他没有说话,不服气三个字已经写在了脸上

等萧寒走以后,一个中年男人走到她面前,微微鞠了一躬

“小姐,我是庄园的管家,我叫曹墨”

“曹管家好,我有个问题能问你吗?”,安珂虽然心里有小九九,但目前还有个问题需要弄清楚

“您说,我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们家少爷叫啥以及啥来路?”,这个问题说真的她确实需要了解,从她认识萧寒到现在仅仅只有两天,连名字都没有来得及问,更别说底细了

“少爷?”,曹墨听到这个问题微微一愣,随即开口继续说道

“我家少爷叫萧寒,是萧家的独子,也是萧氏的继承人,只不过他一直在部队上,集团的事情也就他休假回来的时候处理”

听曹墨的话,安珂嘴巴都是窝成一个大写的O字型,她一直以为萧寒的身份就单单富二代的军官,没想到他居然是萧家的

萧家在帝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论是在军政两界还是商界都是无法撼动的存在,萧氏集团底下的产业已经遍布各个行业,甚至在国外都有所涉及

安珂抬头眨了眨眼睛,心里盘算着自己怎么能和这个大人物有了交集

“我知道了,你先忙去吧,有事我会找你的”,安珂微微一笑支走了曹墨

偌大的客厅就只有她一个人,这个地方肯定是不宜久待,她偷偷摸摸的溜出别墅,朝着大门走去

“小姐,少爷吩咐,您不能离开庄园”,还没走到大门就被门口的保镖拦住,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

“他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我要离开”,安珂咬着牙愤愤不平的说道

“请您不要难为我,我也只是执行少爷的命令”,黑衣男子没有任何表情

安珂看这硬闯肯定是没戏了,长出一口气转身走到花园,看着长势不错的月季花

“萧寒,你给我等着,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呢!”

双手叉腰扫视一圈花园,突然看到旁边的人工湖,嘿嘿一笑走了过去

“鱼啊,不要怪我,谁叫你有个不靠谱的主人呢!”

安珂趴在湖边用手指划着水面,水里的锦鲤不知道危险即将到来,傻傻的凑了过来

捞鱼技术哪家强,那就得看安珂她了,随便在周围的角落里找到一个网兜,邪笑着捞起一条黄色的锦鲤,哼着歌扛着蹦跶的鱼走进别墅

“小姐,您这是?”,曹墨看着她扛着条鱼走进来,再定身一看那条鱼差点魂飞魄散

“小姐,这可是少爷带回来的进口锦鲤啊”,曹墨眼珠子都能惊的蹦出来,结结巴巴的看着安珂

“对啊,进口啊!进…口”,安珂邪魅的一笑,指了指自己的嘴

曹墨还想说什么,就看着安珂走进厨房,身手麻利的把鱼敲昏,去鱼鳞取内脏,不一会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就成了待上桌的菜

看着处理好的鱼,曹墨和厨师都傻了眼,看了看神情淡然的安珂,心想这哪是小姑娘啊?

随后在两个人的注视下,安珂起锅烧油开始做鱼,昂贵的锦鲤在她手上变得色香味俱全,确实让人闻着流口水

“好了,把它放保温箱吧,等萧寒回来亲自尝尝的我手艺”,安珂把鱼摆盘端给厨师,嘱咐他一定要保温

打了个哈欠解下围裙,看着曹墨,“曹管家,我困了,有客房吗?”

“有的有的,小姐随我来”,曹墨哪还敢再说什么,赶紧领着她走上二楼的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