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福晋拾簪录》完颜悦薇胤裪全文免费阅读_(完颜悦薇胤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咸鱼福晋拾簪录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尚梓垚

角色:完颜悦薇胤裪

简介:她完颜悦薇是一条穿越到清朝的咸鱼,出身名门世家的她打算过一辈子的咸鱼人生,奈何康熙二十一年,一场战败落得抄家流放,贬为庶人
她踩着荆棘守护家人,从身陷囹圄到康庄大道,不仅洗清了完颜府的冤屈,还带着完颜府重上凌霄
太皇太后:“完颜丫头,哀家想吃你做得西湖醋鱼

康熙大帝:“丫头,过来过来,许久没吃你做得龙井虾仁,还去给朕端上来

德妃娘娘:“悦薇啊,你做得炙羊肉不错,多做点,本宫今日要招待十四阿哥

看着深受喜欢的自家福晋,十二阿哥胤裪第一次觉得委屈,他的福晋人见人爱,可为啥自己那么不高兴呢
朝堂之上,十二阿哥是个透明人,满朝之人都在党政弄权,而他眼里没有皇权,没有尊位,只有他苦心求来的嫡福晋,这世间他只求闲散,但为一人

书评专区

网游之天谴修罗:这本书..\u003Cbr \u002F\u003E.适合吊丝看  主要是不用订阅

影视世界中的旅行者:不能带脑子,就一夏祭八意淫。

日常系美剧:今儿中午12上架,上架前的内容在我看来粮草是有的,期待后续。(2020.7.14四星)进入医学院剧情后整本书变得又水又烂,沦为一本没有主线的嫖文,无趣至极。(2021.2.14)弃书,综合三星。

咸鱼福晋拾簪录

《咸鱼福晋拾簪录》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生门死门都要闯一闯

“二嫂,您也要回府去帮忙打探消息?”

完颜悦薇微楞,她记忆中的二嫂,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腼腆又不善言辞,可谓闺秀中的典范,除去日常给额娘请安,连府门都鲜少踏足,她最摸不透二嫂的性子,没想到她会主动请缨回娘家探探消息。

而且二嫂的父亲是御史台监察院大夫,这层关系能打探的消息,必然更为妥帖。

“嗯,悦薇妹妹,家里出了事,如今能依仗的只有我们,千难万难都要闯一闯,我要想办法救回元洲,宁古塔那种地界太苦,元洲他怎么受得了。”

钮祜禄锦鸢说话间又红了眼,抽出帕子擦泪,她知道素来跟兄嫂小姑都不太来往,在屋子里辗转了半晌才大着胆子来大嫂房中商议,没想到走到门口就听见悦薇小姑也在,还说要回娘家求救,她脑子一热便推门进去。

“好,如今不管生门死门都要闯一闯,只一点,嫂子们不要太寄予娘家,毕竟圣意难断,如在娘家碰了壁,不可心生怨恨,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完颜悦薇看着重燃希望的嫂嫂们,不忍泼凉水,可又不得不提醒,毕竟赫兰家大嫂嫂的生母并不是嫡福晋,本就人微言轻。

而二嫂的父亲是监察院大夫正值风口浪尖,她额娘纵使再偏袒,也会先顾念着二嫂的两个兄弟的前程。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两位嫂嫂便带着各自的陪嫁丫鬟回了娘家,而完颜悦薇也没闲着,她整理了一夜的账目,不算不知道,一算还真是吓了一跳。

从前额娘掌家的时候没细算,眼下她看着平白支出的三四万两白银时,饶是震惊须臾。

额娘的娘家,也就是她外祖父佟佳府,短短三四年就从完颜府支出借领那么多银钱,而上面的手章都是刻着佟佳庭伟的名讳。

佟佳庭伟是她的表哥,因是外祖父的嫡亲孙子,从小不学无术,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公子哥,仗着外祖父的功勋吃了三代,平素里捉鸡斗狗骄奢淫逸。

自从外祖父离世,外祖母更是偏袒维护,就连大舅想要教训孩子都换来外祖母好一顿责骂,久而久之佟佳庭伟成了如今这副游手好闲的模样,后来他有些花销掩盖不过去,便来完颜府求他这个姑母来解围。

早膳时,完颜悦薇旁敲侧击的跟额娘提起佟佳庭伟支借银子的事,额娘尚有些犹豫,并不想深谈。

“送出去的银子,哪有拿回去的道理。”额娘捏着调羹,神色挂着些许不自知的潮红。

完颜悦薇心里知晓,她这个额娘啊,但凡碰上娘家的这些人总是宽厚大方,可眼下完颜府身陷囹圄,曾经她接济过的亲人没一个雪中送炭。

“是借不是送,我看账房好几张都是佟佳庭伟按了手印的借据,还有几张春月阁的花酒账单也是额娘帮着处置的吧。”

她平心静气的跟母亲说,如今家道中落,三四万两不说尽数追回,若能回到手中一半,也可以做许多事,她昨日便看到了账目,只是并未跟祖母提起。

“容我想想吧。”

对于追讨银子的事,额娘没吐口,完颜悦薇倒也不着急,看得出母亲并不想跟舅父那边撕破脸,如今府上的吃穿用度,柴火菜蔬畜类都是庄子供应,如今宫中将田庄产业都没收充公,眼下府中余粮短时还可支撑一下,时间久了,连吃饭都是问题,谈何离开。

用完早饭,她也带着望月出了趟府,抄家第二日,府门外的禁卫军和宫人已然不在了,想必是觉得完颜府搜刮干净,便去复命了。

同福客栈外,侍剑在外徘徊多时,见到完颜悦薇,赶忙走过去,几个人四处张望了下,侍剑谨慎的走在前面,而完颜悦薇并着望月若无其事的在身后。

南市街头熙熙攘攘的行人,主仆三人穿过主街,先后进了寂静窄巷最不起眼的一间四合院。

“姑娘,这四合院还是前些年置办的,院子里草木都是按照您喜好种的海棠与翠竹,可是姑娘,老夫人要知道这宅子是您的,会不会被吓着。”

侍剑想起自家姑娘在府中装傻充愣的那些年,平庸的嫡小姐变得精明又家财万贯会不会吓着人?

“自然不能让祖母她们知晓,就当这宅院是租的便好。”完颜悦薇笑笑,素来吃喝玩乐的人一下子精明强干,确实挺吓人的。

这南市的达官显贵不少,而当初完颜悦薇在城南买宅子也是为了放些体己家私,万万没想到会有一天来避难。

完颜悦薇进门四处走走看看,这四合院三进三出,每个套院都走过不足一炷香,院墙白墙灰瓦,庭院里有海棠有翠竹,四四方方的院子虽不及完颜府万分之一,却能遮风挡雨。

她打买来这宅子拢共没来过两次,修缮后还是头次进来,点点头,颇为满意的说:

“不错,往后这里便是咱安身立命的地方了,侍剑你就在这打点安置,将银子藏好。”

“是,姑娘。”

侍剑忙行礼答应,她六岁便被大少爷从军中带回,武功身手被**得十分出色,跟在姑娘身边保护多年,寻常宵小根本近不得身,这点小事交给她并非难事。

还未晌午,完颜悦薇便回了府,才进后院,路过清澜别院,就听见嫂子在哭,她才走到中庭,紧接着几声翻箱倒柜,摔天砸地的摔打声越见清晰。

完颜悦薇紧走了几步,就看到自家嫂子在往院子里丢东西,书册本籍砸了一地,看着她怒容昭昭的模样,完颜悦薇饶是一愕。

“嫂子,您这是做什么?”

“那些势力浅薄的小人,这些东西都是我从娘家带回来的,不要也罢,一会儿我就打发人丢还给他们。”

她随后进了屋,问了嫂子缘故,才知晓回赫兰府的坎坷,平白无故受了嫡福晋的白眼,听说嫂子的生母侧福晋白月蓉被赶去庄子里休养,而她连父亲的面都没见到。

出门前嫡福晋还百般刁难的向赫兰雪讨要当年陪嫁的几本医书典籍,说是神农百草的孤本,当初在不知名的情况下被侧福晋当陪嫁,如今想要的时候发现没了。

最恶心人的便是赫兰氏竟揶揄她说不会连几本医书都被抄走,担心她上赫兰府打秋风,又怕被赫兰雪连累府上的几个小少爷没办法考科举。

“嫂子,你别气,越是这样的情况下,咱们越得平心静气。”

完颜悦薇安慰着嫂子,其实昨天晚上她就料到这样的结局,富在远山亲人记,穷途末路无人怜。

如今完颜府就是这种情况,被人落井下石,是在所难免。